神刀安全网

王峰:创业者就像“土匪”,都是自封为王

导读 : 好多创业者是天生的,我不是一个极力鼓动别人创业的人。

王峰说

有一天你自己做公司了,说兄弟们,从今天起,我当老大了——这个很有意思,你当老大,谁让你当的,你这是“自封为王”。

创业者是真睡不着觉的。我最幸福的状态就是十二点前能睡觉,六点起床。我现在一般是凌晨三四点睡觉,六七点就醒了,没有闹钟。睡三四个小时。这样的人生我过了20多年了。

很多人说VC我懂,就是投人,这是个大话,随便一个做天使的都会说。如果你具体问他,怎么个投人法?他说得投产品经理——那就讲投产品经理好了,别讲“投人”了,这话逻辑混乱。

早期天使、A轮投资,你知道有多少人在乱来吗?给完钱以后你就会发现,他公司没做成,自己可不缺钱了,买车买房,非常牛逼。

VC怎么可能问倒我呢,做VC的都是今天看这个项目,明天看那个,但我为这事天天睡不着觉,天天想产品怎么卖,怎么做,怎么可能两三个VC就把你 PPT问倒了,你也太菜了,这种人怎么可能去创业呢?但现在太多这样的人了。

采访 | 王根旺,吴丹   文 | 吴丹

王峰在圈子里有很多粉丝,这不光因为他经历传奇,说话耿直,经营着一家游戏公司,还因为他本人说话时自带一种冒险气味,能绘声绘色讲故事,容易使听者兴奋。他来自武斗时代的重庆,当过数学老师,卖过保健品,28岁到金山面试,被雷军相中,3年后即升为副总裁,名声开始流传。

后来他做了蓝港,8年后公司在香港上市。“那时流行去香港上市,上不去才去A股,现在又反了。”

王峰语录透露,今天的商业环境又变了。

眼看着京东、滴滴从无到有,先后崛起,他觉得要“再干票大的”,做一个超越蓝港的大家伙,至少几个公司加起来不输别人。2014年,他选中家庭娱乐领域,因为目测这个能做大。但现在市场不太好,往前看,俩巨头,往后看,“没垫背的”,有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悲怆味道。他决定先闷干几年。

现在的他,重新站在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位置上。

2016年3月, 创业家 在斧子科技位于望京的办公室对王峰进行了专访,听他谈二次创业的故事,对当下国内创业生态的思考,对游戏主机市场的判断,以及他未曾说过的一些话。

创业者“自封为王”,就是一帮土匪

好多创业者是天生的,我不是一个极力鼓动别人创业的人,有人真的很擅长在一个现成的平台上释放自己,成就一点不差。当年张小龙是创业者,后来以很便宜的价格把产品卖掉了。但你看他进了腾讯以后是什么状态?很淡定,腾讯有很多空间可以让他发挥。张小龙今天的成就比很多创业者大太多了。所以说,你没办法把职场和创业拿来比较,谁好谁坏,就看哪件事更符合你。

我之前在大公司做了好多年高管,当时觉得自己干得不错。过去老大找你,王峰谈谈你的看法,我就从专业角度巴拉巴拉,他就哎呦,讲得不错。你也觉得,这个专业人士当得很成功,高管很满意。

在金山我当过副总,这个头衔是要董事会一起通过的,很多员工就觉得,哇,你升职了,好牛逼呀。但有一天你自己做公司了,说兄弟们,从今天起,我当老大了——这个很有意思,你当老大,谁让你当的,谁封你当CEO的?你这是“自封为王”。所以说创业者就是一帮土匪,真的。

真出来以后也才明白,无论在职场的位置有多高,你都要意识到一点:创业跟在职场是截然不同的,创业者是真睡不着觉的。最幸福的状态就是十二点前能睡觉,六点起床。我现在一般是凌晨三四点睡觉,六七点就醒了,没有闹钟。睡三四个小时。这样的人生我过了20多年了。

之前有很多文章,谈从0到1,其实大部分创业者面临的不是那些问题,而是生死问题。有很多人是天马行空,被嘲笑,没人理睬,过两天死了,结束。极少数能活下去,能活着是极其罕见的。《创业维艰》都不用看,我心想我的故事已经够维艰了,很多看这种书的人,都是没创业过的,感慨万千。像我们这样一路杀过来的,看那个都没什么意义。

我现在的决心是,要做一个超过上一家的公司,毕竟玩过一场了,内心会多一些底气。我们在融资方面也是没有压力的。我记得融资那天上午10点,IDG、北极光、复星资本一号的合伙人坐在这儿,我说一小时内你们决定投不投钱,也没有PPT,就在一个白板上画我的想法,完了问有什么意见吗?都说没有。那好,现在开始,你投多少他投多少。当天他们就把钱报好了,剩下就是走流程,大概一个月就close了。后面冯鑫和乐视也投了。

在拿哪家钱方面我们也仔细考虑过。蓝港上市前8个月,我们还拿了一轮百度的钱。要不要这个钱,我们争执了很久,害怕360难受。江湖真的也太麻烦。后来想,公司得往前跑,哪那么多废话,你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还惦记着别人的感受?所以我创业这么多年,已经不顾任何人脸色了。当你面临生死存亡,你还顾得上什么?

给了钱才能干?这不是神经病吗?

创业是你自己的事情,是发自内心爱一件事,而且我们怎么都拦不住你要干,你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有很多人成天问你,能不能给我点钱,我问干啥?答我要去创业。我说你做了什么准备吗,他说你给了钱我才能干——这不就是神经病吗。请问你是在赶时髦吗,还是觉得我在做慈善机构?慈善到捐给脑残去创业。

现在很多创业者,骗你钱的时候就给你一个DEMO,做得特别好,问他自己做的吗,他马上反问,多少钱投我?说要两千万,好几家已经给了,然后你一激动,明天就把钱给了,从来没想过去问问那小子过去的人生经验,也没想过深刻地拷问他的内心世界。第二年他跟你说,老大我们没钱了,我们一看都这样了,股份也基本都没有了,然后做清算。再过一个月,我发现他又拿了下一笔天使投资。而且那天使投资真牛逼呀,说你上次做的东西呢?答说上次没做成,钱太少了,我们遇到一个傻逼投资者,给的钱太少了,但还好,我们孵出了一个核心。新的投资方想,这太好了,上一个投资的是傻逼,这次被我们拣便宜了——中国都是这种状态。

乔布斯当年在车库创业,他爸说这个地方给你们了,我把东西拿走,你们两个进来。美国从总体上来讲条件都很好,这些小子创业真的不是改善生活。但在中国创业是,不创业我怎么活下去?——这是非常非常荒谬的。

中国人为什么做不好游戏?

中国有些人为什么做不好游戏,太聪明了。今天做这个,明天要做那个。有人问我,王总我好不容易来一趟,向您请教,现在应该做卡牌还是RPG(角色扮演游戏,编者注),我说你觉得呢,他说现在流行RPG,我说那你觉得明年怎么办?对方答明年搞个手游你觉得怎么样?然后他告诉我,想做一个在地铁奔跑的社交游戏,说一定火,给他投点钱……幸亏我没投。半年以后他跟我说,你看我新游戏做得怎么样?我说那地铁怎么没了,不,我现在改了一个页游。后来没人做页游了,又做了一个RPG页游。好吧,你们真聪明。

有意思的是,你跟同行聊天,他们都说,王峰,游戏不好干——这确实。人又说,这行业得拼创意呀,说像你这种脑子能干游戏吗?我脑子怎么了,意思是我太“轴”。最早听得我也很自卑,像我等这样的资质怎么能干成,满世界都是天花乱坠的创意——但你错了,这种说法很骗人。游戏玩家多种多样,有人喜欢《魔兽》,有人喜欢刀塔,但做游戏的人,你冷静观察,都是一帮极笨的人。

什么叫极笨?暴雪(美国游戏公司,制作过《星际争霸》等,编者注)一个好的美术设计师,就为了抠游戏里面一把剑、一个光效就跟那儿磨来磨去,磨得非常非常细,跑出来的动作稍微不对就被否了。再看中国的设计师,够了,南极小火球,可以了,一看什么火,赶紧上。暴雪跟那儿20年,就干那个类型,你还美其名曰是因为他们有创意,他们哪有创意,是兄弟你太有创意了。你创意多得别人都看不懂了。

早期天使、A轮,你知道有多少人在乱来吗?

2008年邓锋给了我两千万美金,直到今天我都觉得他当年真是疯狂,敢给我那么多钱。但还好,我们总体是成了。在2009年、2010年蓝港做得并不好,邓锋有时会找我聊天,问我状态怎么样。

很多人说VC我懂,就是投人,但这个话是个大话,随便一个做天使的都会说。如果你具体问他,怎么个投人法?他说得投产品经理——那就讲投产品经理好了,别讲“投人”了,这话逻辑混乱。早期天使、A轮投资,你知道有多少人在乱来吗?给完钱以后你就会发现,他公司没做成,自己可不缺钱了,买车买房,非常牛逼。创业之前他连部门经理都混不上去,但自从在你这儿骗完钱之后,房车都解决了,然后还跟你说今年经营得不好,能不能再给我点钱。

投资有时候真是福报,互相看顺眼了。IDG和北极光投了我之后的三四年,公司做得一塌糊涂,但从来没人说过我,每次都说,挺好的。第一状态特别好,第二我觉得你小子明白,如果干得不好,会有非常清晰的理由,而且总能告诉我们,下一个方向才是对的。因为大家看得见你是怎么组团队的,工作了多少个小时,账本也是清清楚楚的,没有拿公司钱为自己干过任何坏事。今天中国热钱满街跑,更应提醒今天的资本跟创业者,认真对待这件事。

当你把人生大部分时间都赌在创业的时候,你到底是赌在哪儿了?有人说是赌青春,但很多时候其实是赌在你个人声誉上,这是很重要的事,但很多人觉得,这个都不重要了。其实你想,有些事能做成,这么多人愿意跟你一路走,下次创业还愿意给你钱,很大程度是信任你这个人,未必是你那两把刷子比谁好。

我见过好多创业者,一下就被问傻了,商业模式讲得乱七八糟的,你问他公司怎么管理?他讲得更乱。我的感觉是他不痛苦,不挣扎。一个创业者居然能被问倒?我这么多年去融资,从来没有被VC问倒过,都我问倒VC。VC怎么可能问倒我呢,做VC的都是今天看这个项目,明天看那个,但我为这事天天睡不着觉,天天想产品怎么卖,怎么做,谁是你的客户,怎么可能有两三个VC就把你PPT问倒了,你也太菜了,这种人你怎么可能去创业呢?但现在太多这样的人了。

虽然所有的创业都是在不确定当中往前走的,但你总得把那个不确定的多种可能性说到。

斧子怎么着也该是个独角兽啊

我开始决定做主机游戏的那一年,上海自贸区放开了对主机游戏市场的限制,当时种种迹象让我们已经意识到,中国市场这次一定会彻底放开的,可能对某些问题的审查未必放松了,但总体来讲,文娱领域越来越放松了。

所以我就确信无疑,挑战将不是来自于政策,而是市场是否认可你,以及未来能不能真正形成一个大众的主机产品市场?我们从危机中看到的机会是什么,我认为未来的年轻人会逐渐被更强大的互联网内容带回到客厅,从这个角度来讲,爱奇艺、优酷、乐视它们推动的内容,跟我未来在斧子里想放的游戏是一个道理。

当你蒙蒙胧胧有些感觉,又有些条件可以做的时候,就值得你去做了。我跟团队谈过,你们加入斧子要想好,未必我们就能够大成,甚至很长时间我们都……没那么快。做好心理准备没有?今天愿意加入斧子的人我觉得大部分都是真爱,这个很有意思。

如果在中国做手机,前面是苹果,固然牛,但往后一看,一帮屌丝,你只要打败他们就可以了。你马上可以跟深圳一帮山寨机说,你们这帮屌丝,比我差。但在游戏主机市场不是这样,直接就是俩巨头,索尼和微软,往后看,没垫背的……关键还有,那批玩家也非常精英,只玩他们的东西,你说我也来,玩家说你是谁,我是国货,滚,玩家不吃这套。

然后你就会知道,你将要在多少人的嘲讽之下发布一个产品。所以现在要面临的问题就是,到时候拿出来的产品,要从定价、包装、内容、服务、还有当天发布会上王峰的表现,全程都是看点。如果有一个地方大家觉得你low,就说,难怪你做,lowlow的家伙。

所以说现在心里压力是有的,然后会把所有的压力释放到一点,继续折腾我们的工程师和设计师——没办法。我所有的压力都拿回来折腾他们了。不要跟我谈销量,不要谈什么3月份卖的话能多卖10台,要不然你去发布会?工程师说那还是你去吧,我说那你听我的——这话倒是很管用。

我们本来3月份可以上线了,但在最后一个多月里,被我推期了,希望做得更好些。我们现在拿到授权的应该有50款游戏了,买这么多内容,是希望能做成一个,针对中国大众市场的入门级游戏主机,还希望在主机交互里给玩家更多的指引和社交。

最早我们也不断问自己,市场有多大容量,但最近我都不算这个账了。我现在的心情是,特别希望在5月份发布主机的时候,同行、玩家、媒体看了以后,都能真心说,王峰做了一款好产品。我不希望大家会骂我,嘲讽我,说我做得太差了。

有人问我,斧子之后还有没有什么事?还是有的,我内心可能还有很多东西。仔细想想中国互联网这些年的改变,我就问你几个问题,2007年你真的相信刘强东去做京东靠谱吗?我听这名字一直都以为是北京郊区的一家互联网公司,还说它挺能折腾的;然后滴滴快的的时候,说这是什么玩意,你信吗?你本能就想,它们能搞定交通局吗,能搞定出租吗,这不开玩笑吗?但它们现在都做成了,都到百亿级了,它们比我现在大多了。我为什么不相信我这儿也能成呢?我认为斧子怎么着也应该是一个独角兽啊。

人生一直在失去,接着往前奔跑吧

我看过一个小说,南美一个作者,谁来着,那哥们儿死掉了。故事讲一个男人一辈子爱过无数女人,最后到老的时候,还是把之前那老太太叫到身边,说我就爱你,我之所以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是因为我一心爱你,得不到你,就乱来,我是最坏的男人。他中间也干了一堆坏事,但老太太都原谅他了。最后他俩就一起跑到游船上,终于度过了美满的人生。 ——对,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所以说不好讲,人这一辈子可能有好几样东西你都觉得挺好的,投机和理想有时是交替结合在一起的,它是一种螺旋状,是复杂的。

一路走来,大家觉得王峰做了很多事,其实后来想,都是一件事,就是阿甘那种奔跑的状态。你一旦让我停下来,找个岛玩三天,其实我蛮痛苦的。我去巴厘岛,一看哇这么美,难怪这帮人都提巴厘岛。但待到第二天我就想回来,买了机票我心里就开心,终于要回去了。一进公司就觉得,这才是我的主场。

可能这种状态给你带来一种安全感,或者说满足感。

我家里每一代都是冒险的。我爸是山东人,我又是在重庆出生,正好赶上文革,重庆武斗全国第一,我妈说我就是在枪林弹雨中出生的,子弹在我们家院子里嗖嗖地打。等我们这一代人长大,我们又跑到北京来了,我们整个家庭就不是那种安定的状态。

我小时候在兵工厂长大,整个童年是在山沟里渡过的,兵工系统的孩子都是打架打出来的,也很乱。那个地方天南地北,上海人,广东人都有。如果有可能,有一天我一定要拍拍自己的成长,把我兵工厂的童年写出来,这个经历绝不亚于《阳光灿烂的日子》。

后来长大了,回到故乡一看,发现我们那个地方没了,全都被毁掉了,一片废墟。你就会感悟,原来你连故乡都没有了。所以有时候回重庆老家,我很难过——这些我从来没讲过,这是第一次。但后来你发现,这也无所谓了,人生就是要不停寻找新的东西。我后来又有一个发现,我人生里边,从小到大一直在失去,有点不忍回首的感觉。有人说王峰把你的历史再好好写一下,我说能不能不要再写金山了,老写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蓝港互动一共经历了三次转型,到最后就发现,它是一个心灵越来越自由的过程。你别看我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在创业,但内心却在不断靠近自由,纠结的东西越来越少了。你知道这么多年喜爱这个事,确实有感觉,就沿着这个路做下去了,而且越做越轻松。所以创业会累,睡不着觉,但内心世界是自由的,无边无界。

我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创业者,到中间经历了曲曲折折,最后再上市,你就发现,接着往前跑吧,管那么多呢。——你每选择一次新活法,就更靠近自由。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王峰:创业者就像“土匪”,都是自封为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