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互联网中的鄙视链:王可可看不上马达加斯加

“鄙视链“一词的兴起,源于2012年南方都市报一则《鄙视链——生活中那些微妙的优越感之社会心理分析》的报道。形形色色的鄙视链从现实蔓延至网络,不管承不承认,我们都有意或无意中被拉进了鄙视链的某一层,鄙视别人还是被别人鄙视,在鄙视链的流行中,除了鄙视,我们不会收获任何。

怪圈:无处不在的互联网鄙视链

1、互联网行业鄙视链

国内互联网公司之间:BAT>老牌互联网公司>新三板>A/B轮融资>天使轮>零融资

中国的互联网是属于你们的,也是属于我们的,但最终还是属于BAT的。2015年,社交帝国腾讯交出了破千亿的成绩单、阿里则增加传媒、音乐、金融等外围业务的投资不断拓展自己的版图、百度通过百度钱包、百度糯米、百度外卖等形成了完整的支付生态闭环。

三大互联网巨头仿若站在了国内互联网的尖端俾睨群雄,势不可挡。福利好、挣钱多、前景广让BAT成为了互联网公司鄙视链的顶端——虽然孤独,却尤为光荣。

十年是个坎。从2005年到2015年,有些老牌互联网企业陷入了十年魔咒,日渐式微,遥想曾经显赫一时的四大门户,而如今,他们只能喟叹未能赶上移动互联的大潮分一杯羹,蹉跎时间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将他们拍死在了沙滩上,但即使这般,他们的眼中也是看不上刚拿到融资或者才起步的小型创业公司。

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

互联网公司内部:技术>市场>产品>运营>编辑

互联网中的鄙视链:王可可看不上马达加斯加

各类招聘网站上和互联网相关的职业中,技术岗位的起薪无疑是最高的,而与之相对应的专业都是理工科,理工科的优越感在互联网职业中就表现为无技术,不网络。

技术内部也存在一条鄙视链,写iOS的工程师鄙视写Android的工程师,写Android的工程师鄙视写Windows Phone的工程师。搞程序开发的鄙视做前端测试的,做前端测试的鄙视敲代码的,敲代码的鄙视做设计的,每一层都摆出了一副高冷的姿态和“你这是什么玩意,我才是技术核心”的自信。

而市场和产品部门作为沟通客户和公司产品的重要一环,每天面对的是挑剔难缠的甲方和向运营和编辑传达各种需求,修改、修改再修改以及无止境的修改。

作为鄙视链底端的编辑,加班多工资低还盛产单身狗被所有互联网职业所鄙视。

2、互联网产品鄙视链

搜索引擎:谷歌>百度>bing、搜狗、搜搜、360搜索>即刻(人民)

客观来说,谷歌搜索在用户体验、页面布局以及广告宣传上都比百度良心地多,使用谷歌搜索产生的优越感更为明显的是,谷歌搜索引擎都是需要翻墙软件才能打开,这无形中逼格就提升了不少。

但相对于微软的必应搜索和搜狗、搜搜、360搜索这些后起之秀,百度的用户体量无疑是巨大的,自然就出现了百度粉看不上小众搜索引擎的现象。

至于,前身为人民搜索的即刻搜索是什么鬼?

互联网中的鄙视链:王可可看不上马达加斯加

游戏:主机单机>国外PC单机>国外网游>国内网游>网页游戏、QQ游戏

网传一份游戏界逼格生存指南,首先就需要懂英文,再者就是得体地称呼游戏名称。比如,星际争霸的简称并非星际而是StarCraft,既洋气又自带逼格。

不会游戏术语怎么混迹游戏圈?仅知道特殊怪物叫BOSS简直孤陋寡闻,让魔兽世界的玩家来告诉你,引到多余的怪物叫ADD,仇恨超出叫OT,范围伤害魔法叫AOE。

视频:Netflix>Youtube>B站A站>优酷土豆爱奇艺等国内主流视频网站

就算翻墙,Netflix也不一定能看到,只对部分地区开放的Netflix不但封锁了VPN,还必须成为英美剧的付费用户。也难怪只要翻墙就能看到的Youtube就被Netflix所鄙视。

国内的AB站用户标榜为小众二次元人群,自购版权和自制低成本网络剧,自然是看不上优酷土豆爱奇艺这些国内主流视频网站。

邮件:Gmail> 163 mail> QQmail

某科技博客总编辑在微博上宣称不欢迎使用QQ邮箱和163邮箱发送的求职简历——但事实上,这两者是国内用户规模最大的电子邮件服务。此事甚至闹到了知乎上,gmail用户与QQ邮箱用户吵得不可开交。

所有人都知道“这不是我们用户”是一种清高的自嘲,但在实际操作中,对于这些用户开发者总难免陷入一种鄙视链中。

其他:浏览器鄙视链:谷歌Chrome、Firefox>苹果Safari、Opera>遨游> IE系列> 360等国产山寨货

手机鄙视链:苹果>小米>HTC>三星>索爱>诺基亚>摩托罗拉>联想>中兴>山寨机

杀毒软件鄙视链:AVAST>ESET>卡巴斯基>诺顿>瑞星>金山毒霸>360>QQ杀毒

3、互联网社交鄙视链

互联网中的鄙视链:王可可看不上马达加斯加

微博鄙视链:Tw1tter/饭否>新浪微博>腾讯微博>搜狐微博>网易微博>天涯微博等其他微博

论坛鄙视链:豆瓣>天涯>猫扑>贴吧>门户类论坛

聊天工具鄙视链:Gtalk>MSN>微信>QQ>飞信

国际化的社交产品总能毫无悬念荣登榜首,大多数用户会觉得国内的都是山寨货根本不值一提。

此外,知乎鄙视上述一切社交网络以及不上任何社交网站的人最有优越感。

4、网络红人、网络购物鄙视链

网络红人:卖知识的>段子手>卖衣服的>秀自拍的>动物网红

微博著名网红“王可可是个碧池”(国民老公王思聪家的狗)的粉丝量都甩你好几条街,其好基友“韩寒的马达加斯加”的文艺气息也是令人侧目。

动物界网红的世界你不懂。

网络购物:海淘>跨境电商>淘宝>拍拍>京东商城>凡客>当当>卓越>一号店

现在网购最大的乐趣就是看买家秀和卖家秀的对比吐槽了。

互联网鄙视链养成的背后——社群

英剧之所以被网友尊至“鄙视链”顶端,根本原因是它的小众趣味所带来的优越感。就像在民谣圈里,以李志、万晓利为代表人物酒吧民谣成为装逼和反装逼的分界线,校园民谣、城市民谣以及最近各大选秀节目中大肆吹捧的民谣歌曲成为了实验民谣、抗议民谣、地方民谣这下玩地下民谣所不屑的产物。

小众文化一般只是满足很小的用户需求,并不迎合大众趣味。有网友将鄙视链人群分成了”自然型“鄙视、”追风型“鄙视、”装“鄙视三种类型。

第一种人群由于行为习惯或成长环境的差异性,在网上寻觅到自己的同类或者圈子时,对通俗意义上的大众文化增强了反感和不苟同,继而形成抗拒或鄙视;第二种人群是本身对小众文化圈的向往而自然而然地鄙视,当渴望融入到一个圈子,需遵循相应的规则继而追风形成的鄙视,其实,这个人本身并不对他鄙视的东西有任何了解;最后一种人群仅仅只是想把自己和别人相区分从而获得满足的心理,通过抨击别人来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

互联网中的鄙视链:王可可看不上马达加斯加

线下的圈层就是互联网思维中的社群,因为共同的目标或兴趣而集结在了一起,社群成员与社群发起人之间在精神上出现了高度的一致性。社群需要一个精神领袖来将自己的价值观灌输给聚集在身边的人,比如罗辑思维的罗振宇、企鹅吃喝指南的王晓寒以及吴晓波频道的吴晓波。

通过罗振宇口中所说的不断“洗粉”,最终积淀出一批忠实核心粉丝会员,这些核心会员鄙视普通会员,普通会员又鄙视免费用户,免费用户又鄙视没看过罗辑思维的。层层往上,优越感越来越高。

鄙视链暴力与网络暴力共生下的互联网

阿猫形色匆匆,阿狗心事重重,不见得谁比谁天真,谁比谁浅薄,毕竟,所有人都在同一片大雨中。

年初的“帝吧出征”事件轰动一时。这种大规模、群体性的翻墙刷FB评论的行为被很多批评者视为暴民、庸众或者被贴上“直男癌”、“屌丝”这种标签。这种痛斥网络暴力的精英们也同时不可避免地调入鄙视链暴力的怪圈。

很多批评“帝吧出征事件的人都习惯性将中小学教育作为民族主义思想宣传的明证,由于年龄产生的隔阂,很多批评者对中小学教育的理解还停留在上世纪80、90年代,或仅仅从书本和自居成人的世界、批判的眼光产生的刻板印象来解读这一事件。

结语

身处同一片比特世界的我们,裹挟着鄙视链暴力和与之对立的网络暴力,在喧嚣的是非判断中,你迷失初心了吗?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互联网中的鄙视链:王可可看不上马达加斯加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