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互联网医疗:主任级医生多点执业月入近百万

■IT时报记者 章蔚玮

4月6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确定了2016年深化医改的重点,明确2016年要在全国70%左右的地市开展分级诊疗试点,开展公立医院在职或退休主治以上医师到基层医疗机构执业或开设工作室试点。这被业内解读为将大力推动医生的流动。

事实上,在此之前,互联网的冲击,已经为资源分配失衡的医疗行业带来变革。据《IT时报》记者了解,随着互联网公司的介入,医生跳出体制,或者进行多点执业,客观环境和条件都在逐步成熟,这让步履缓慢的医疗体制改革,有了比以往更为强劲的动力。

主任级医生多点执业月入近百万

“当你收到一位病患家属的来信,感谢你拯救了一条生命时,你会真切地为自己身处这个行业产生满足。”陈丁(化名)是一位胸外科的主任医生,尽管前一天他又从手术台上拯救了一条生命,但这依然无法改变他离开的决心。不久前,他向工作了近十年的医院递交了辞职信。这位在手术台上表现出色的医生如今也想闯一闯资本横行的商业场,他认为自己两年前开始的创业项目在今年定然会迎来一波爆发期。

自2014年血管外科医生张强创办了国内第一家跨专科医生集团以来,体制外的医生执业团队开始不断涌现。这些目前依然处于政策灰色地带的医生组织,让越来越多体制内的医生跃跃欲试。

尽管在此之前,资本市场对于私人医生执业团队的模式态度谨慎——去年,张强医生集团被传出5000万融资计划失败。原因是集团组织与管理专业性面临质疑。

但互联网业却向这种不被看好的创业模式伸出了橄榄枝。不久前,国内九家医生集团入驻 腾讯 旗下的医疗平台,陈丁的不少同行朋友也已经入驻,这在他看来无疑是行业的重要风向标。

陈丁的创业项目在行业内算不上新鲜,把全国在职的主任级专家聚拢,然后再分派,主要是到医疗资源匮乏与落后的县级及农村地区进行个性化诊疗。过去业内把这称为接私活,如今可解读为资源再分配。

两年的积累,让陈丁旗下的主任级医生资源超过500人,而他们目前沟通的主要方式是微信群。微信群内有人发布最新就诊需求,有人接单。团队由7名医生组成核心团队,负责定价与医生资源的安排与管理。之所以能吸引专家级医生的加入,除了私交,更多的是可观的收入。比如,类似胸外科主任委员会成员级别的专家一次出诊费用平均在2万元左右,从前期了解病情到手术,通常总共需要一周时间。

在定价因素中,工作时间并不是主要的考量因素。“专家级别、距离远近、病情的轻重是定价关键。比如一位主任级专家,一个月的收入最高可接近上百万,其中来自本职工作的收入比例不到10%。”市场需求的旺盛让陈丁看到了商机,“每个人对健康的需求是无限的,比如本地医生也可以做的甲状腺手术,有人会愿意花上万元请外地专家来治疗。其实我们专家到了现场后会发现不少县级医院的硬件或软件也很完善,但他们依然愿意舍近求远。”

在业内人士看来,传统的医疗资源简单粗糙的再分配只会是过渡时期的产物,随着政策放开,医生作为个体资源的流动将无法避免,而在未来的医疗资源格局中,信息、数据会是决胜的关键。

互联网公司的介入,让陈丁这样的创业项目找到了出口。腾讯在近几年已悄然在医疗圈招兵买马,先后投资了丁香园、挂号网,今年又推出了腾爱医生平台,帮助医生在行业内外树立个人品牌形象,进一步推动多点执业的医疗资源共享。

用智能硬件、大数据解决偏远农村看病难

正当以医生集团为代表的精英模式蓬勃发展的同时,以农村医疗改革为代表的普世化分级医改也在悄然进行中。

事实上,从去年到今年,一场接着一场的互联网+医疗的创新试验在中国一个又一个偏远农村进行。这些试验的成果目前依然很难用成功来界定,但毫无疑问的是,互联网+医疗的版图在不断扩大,精英化医疗之外,如何通过大数据来精准定位就诊人群是互联网要面对的挑战。

在洪湖市最偏远的乡村, 阿里巴巴 建立了网络医院的乡村试点,交通不便加上医疗资源的稀缺,让这里成为互联网医疗最佳的试验场所。根据流程,村民可在试点内完成挂号、并通过视频与武汉中心医院专家进行问诊,一些常见病、慢性病可以由医生远程出具处方,病人则在阿里医药电商平台上下单买药。据说有村民在第二天就收到了药品。相较速度,经济和时间成本降低是村民更在意的地方,有村民向媒体算了一笔账:“挂号费4.5元,药费20元,而去一趟武汉,起早贪黑来回最少要两天……”在湖北省,阿里建立了300多个网络医院乡村试点。在洪湖市,阿里还打通了处方和非处方的通道。

腾讯则将他们的试验点设定在了西南方位的贵州。去年开始,腾讯与贵州达成了糖尿病慢性病的诊疗中心。但与阿里的医药电商模式不同,腾讯通过村医院向患者直接赠送智能医疗设备,对村民健康数据进行追踪,提供远程监测、预约诊疗、在线医嘱,形成个人血糖指数档案。当患者出现血糖明显高于指标为一级响应,防控中心必须在五分钟内与患者取得联系,而连续三次出现血糖超过指标则为二级响应,防控中心的客服会当天与患者电话联系,提醒他们数据上的异常,同时,这套数据也会传输至相关医生处,由医生与患者进行直接沟通,督促或指导患者治疗。目前贵州省内已有6个市、县引入试点,过去一年累计发出一万多条医嘱。2016年将扩大覆盖至贵州40%的市和县的糖尿病患者。

目前,这些案例正作为互联网+医疗的样本不断对外推广,从农村地区开始进行的试验,成本更低,门槛也更低,这是中心城市难以匹敌的优势。

贵州模式,将成为腾讯在与政府就医疗大数据合作上的重要样本。腾讯通过与医院、医疗机构及地方政府的合作,建立电子病历、健康档案等大数据开放平台。对于政府而言,所有病患大数据将是他们提高管理的重要指标,而对腾讯而言依托大数据,将医院、医生、诊疗,甚至金融保障等与患者连接,有助于形成互联网+医疗的新生态。

政府的开放将为医疗改革带来新的活力。据了解,类似贵州模式、洪湖市模式都将逐步在全国范围内推开。而腾讯与阿里都不同程度透露,未来在部分地区将有望引入医保体系,届时,互联网金融医保也将以大数据+医保的形式提供低门槛的商业保险。

通过大数据实现分流,提高空置率较高社区医院的就诊率将是互联网公司与各地政府及相关主管部门合作的敲门砖。

然而看似合理的商业逻辑背后,互联网的改革之路依然漫长。在一位医疗圈人士看来,互联网只有真正解决了医疗痛点后才有可能迎来商业的春天。比如,农村村民是否真正信任这些网络就诊方式?专家级医生是否愿意接受远程值班就诊这样低收益的加班模式?这一切,目前来看依然都是未知数。

更多互联网+医疗的变革预期

随着去年末和今年年初的一系列相关新政的推行和落地,2016年或将成为奠定互联网+医疗发展新基调的发展元年。根据政策,今年在分级诊疗、医药分开、电子处方、网售处方药、互联网医保支付以及医生多点执业等几大方面政策逐步进入改革正轨。

2015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明确推进分级诊疗时间表,要求以提高基层医疗服务能力为重点,以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分级诊疗为突破口,完善服务网络、运行机制和激励机制,引导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形成科学合理就医秩序,逐步建立符合国情的分级诊疗制度,切实促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公平可及。

分级诊疗的推进将带来医疗市场利益重新分配,让互联网企业能够搭建起分级诊疗平台,缓解大医院的诊疗压力。而与此同时,分级诊疗制度的推进,一定程度上为医生多点执业提供更多平台,从而有助于促成更多“医生集团”的兴起。

在买药贵方面,2015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提出要积极探索互联网延伸医嘱、电子处方等网络医疗健康服务应用。2016年年初,包括北京等地的政府已开始逐步推进医药分开。政策的执行将改变医院以药品收入为主的现状,取消医院药品加成,药品的流通渠道也将从医院转移到药店。除医药电商将迎来政策利好外,对于电子处方的应用、远程诊疗、网售处方药等一系列互联网+医疗新商业模式都将有深远影响。

网售处方药的推行对医药电商将是重要转折。根据数据显示,2014年非处方药物的市场规模为1783亿元,而全年药品流通行业销售总额逾1.3万亿元,一旦放开处方药销售的话,医药电商则必将迎来井喷发展。

可预期的是,互联网医保支付也在今年内进入运行。所谓互联网医保支付就是指患者在网上看病后,通过医保账户结算、划款。目前,受限于医保的地区差异、互联网平台与医院的财务系统对接等问题,医保在互联网渠道的应用还没有完全放开。但业内人士估计,随着互联网在医疗领域的不断深入,医保支付通道的打通完全可以预期。

然而,今年年初,各地陆续推出“取消医生加号”的新政或对挂号网等互联网挂号预约平台形成一定程度的影响。如何防止黄牛利用互联网技术更便利地垄断医疗资源,目前仍然是互联网企业和医院要共同攻破的难题。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互联网医疗:主任级医生多点执业月入近百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