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起底快鹿百亿兑付危机制造者施建祥

[摘要] 4月5日,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以健康原因辞任,隐身幕后操盘,其一手创办的快鹿系商业帝国正陷入当天财富、金鹿财行等一系列融资平台兑付危机,竭力自救。

起底快鹿百亿兑付危机制造者施建祥

施建祥(中)与《叶问3》主演甄子丹、迈克·泰森

时代周报记者 胡秋实 发自上海

“施主席为人好大喜功、铺张浪费,开一个会就能花出去200多万元,这次辞职对公司兑付也算是积极影响。”快鹿集团一名不愿具名的内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4月5日,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以健康原因辞任,隐身幕后操盘,其一手创办的快鹿系商业帝国正陷入当天财富、金鹿财行等一系列融资平台兑付危机,竭力自救。

施建祥为人豪爽义气,并伴有争议。与许多60后企业家一样,中国60年代的贫穷困苦逾是激发着他对成功的渴望,事实上,童年的清贫与缺乏系统的高等教育对施建祥影响至深。“施建祥很喜欢别人称呼他施博士,也许是从前没有真的接受过高等教育,所以对文化身份非常偏好。”上述快鹿员工表示。

1964年生于上海市崇明县长兴岛的施建祥,早年创业开过印刷厂,而后拿到美国西方石油公司的华东区代理权获得第一桶金;1999年借收购濒临破产的国有企业“快鹿电缆”一跃而起,开始在房地产等实业领域多元化探索,建立起快鹿系商业雏形。

然而,这些多元化拓展并不能满足施建祥对曝光率及成功的渴望,金融与电影自2009年前后步入其视野。金融与电影让施建祥及快鹿集团迅速成名并壮大,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快鹿系创办及控制了多个P2P平台,进军影视业野心膨胀,更让施建祥喊出了所谓的“互联网+金融+电影”模式。

“互联网+金融+电影”模式没有带来预想中的辉煌,换来的却是快鹿集团上百亿的兑付危机,施建祥的黯然离场。在票房遭受质疑后,《叶问3》成了多米诺骨牌,引发了快鹿集团旗下理财平台一系列的兑付危机,截至4月8日,金鹿集团、当天财富、当天金融、魔环金融和东虹桥在线5家P2P平台因参与快鹿《叶问3》以及后续《大轰炸》等项目遭遇兑付风险,影视圈名人扬子发行公司火传媒解散。

4月6日的投资者见面会上,快鹿集团承诺对出现问题的各合作方及产品进行兜底,兑付工作最快7月1日启动,并即刻启动对金鹿财行、当天财富等平台的全资并购及重组工作,接任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的徐琪向投资者表示,快鹿集团整体应兑付款超过100亿元,而该公司总资产为87亿元。随后,4月8日,快鹿集团在其官网发布声明,本阶段公司唯一的工作重点就是兑现承诺,“努力拼还款”。

而漩涡中的施建祥,3月份奔忙于《叶问3》的首映礼后便一直在香港。

“阳光的”的发家史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是一家从百分之百国营企业转制为百分之百民营企业的大型民营投资集团。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自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陆续做过服装、贸易、房地产等实业,累积到一定资本之后,于2010年左右开始转型进入金融行业。

近日,一篇《还原一个被污名化和传奇化背后的施建祥》文章在网络上出现,经快鹿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此文章应当是施建祥授权发布的专访文章。该文章提到,施建祥年幼时经济条件较差,一段“吃红烧肉的童年记忆”也被提及。与许多60后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家相同,穷困是那个年代的共性,施建祥的童年也是在贫穷和饥饿中度过。那时起施建祥暗下决心要成为家族的一面旗帜。

施建祥也曾向媒体表示,“家里没有经济条件让我接受良好的教育,但我坚信,没有学业背景,未必就没有好职业,未必就没有自己的大事业。”

至1995年,施建祥从“铁饭碗”的印刷厂辞职下海,拿着4万元积蓄创业。当时世界500强之一的美国西方石油公司来沪招募代理商,通过一番传奇般的争取,施建祥成功获得西方石油公司华东地区总代理权,3年代理商后有了一定的原始积累,这也是他的第一桶金。 而对于这样的经历,施建祥曾提到:“成功企业家最初资本积累时难免带有一些灰色。但我可以自豪地宣布,我的第一桶金完全是阳光的。”

在获得第一桶金之后,不满足于此的施建祥向往着更大的成功;后来为人所熟知的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与上海快鹿实业为施建祥家族的核心企业。而“快鹿”的名字来源于1999年的国企改制。1999年,上海4家国有企业宣布破产,施建祥悉数收购,将一个100%的老牌国有线缆企业改制为100%的民营企业—上海快鹿电线电缆有限公司。数据显示,至2005年,快鹿集团资产增值45倍,销售额超过前45年的总和。

截至目前,上海快鹿电缆注册资本5亿元,股东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施建忠,双方分别持股90%、10%。旗下6家子公司,上海欧忆光电技术、上海快鹿电器成套设备等。上海快鹿电缆是作为上海诸多政府项目及国有大型企业的供应商,也由此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当然,施建祥掌控下的“快鹿”也由此开始多元化经营。

2001年12月,上海快鹿实业有限公司成立,截至目前注册资本20亿元,股东分别为胡培、施建兴,旗下4家子公司,如镇江慧谷快鹿科技园、上海迅鹿国际贸易等;2003年,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成立,截至目前注册资本50亿元,股东分别为施建兴、上海快鹿实业、谷平;其中,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党总支书记为施建兴。

据了解,施建祥、施建兴、施建忠均为兄弟关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与上海快鹿实业成为施建祥家族与快鹿系的大本营,在房地产等多方面领域扩大经营。经过多元化经营,上海快鹿实业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都开始拥有了大量产业,具备充足的积累,也为后来金融领域的探索提供基础。

上述快鹿内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快鹿系企业有点国企气质,也许是当年改制遗留下来的风格;每一次开会施建祥派头十足,而且喜欢开大会,动辄100人、200人一起参会。而快鹿也设有党支部,党支部书记为施建兴。他还提到,施建祥本人谈吐比较豪爽,对企业员工有一种江湖义气的味道。

隐形的“东虹桥”金融帝国

至2009年,45岁的施建祥找到了新的梦想,他将金融放置于梦想的高地。相信这也是快鹿系通过电线电缆、房地产等实业累积到一定资本之后,开始着眼于“用钱赚钱”。在东虹桥小贷成立时,施建祥对外表示,“可以说商海浮沉30多年,涉足金融,我才真正认识自己,了解自己,金融之梦现在是我追求的梦想。”

对于为何涉足金融行业,施建祥当时提到,是20多年前他碰到的一个坎。当时,公司拿下一个美国订单,但苦于没有抵押 ,拿不到贷款而最终流产。他感受到民营企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一定离不开金融的支持。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自2009年开始快鹿投资集团开始涉及金融领域,上海多家以“东虹桥”为名的金融企业,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的子公司或由其发起成立,似乎成为快鹿系旗下隐形的金融帝国。

2009年东虹桥小额贷款成立,注册资本5亿元,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持股比例为30%,为第一大股东。2012年,东虹桥融资担保成立,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持股比例39%。同样在2012年,东虹桥金融控股、东虹桥资产管理分别于当年9月、12月成立,注册资本分别为30亿元、10亿元,两者为母子公司关系,而后分别更名为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上海中海投资管理。股东为自然人李淼、周萌萌等人,但是在工商变更正中,出现沈燕的身影,有资料显示她是施建祥的夫人。外界也质疑中海投资控股为上海快鹿系旗下产业。

2014年,东虹桥金融控股(即“中海投金融控股”)发起成立当天财富与金鹿财行。当天财富目前股东为郑洋等自然人,而发起人中有着快鹿集团、东虹桥金融控股的身影。同样的,在上海金鹿财行工商变更中,其创始发起单位为上海金融文化联合股份,而该公司的股东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

另外,2015年成立的东虹桥互联网金融(即“东虹桥在线”),注册资金5亿元;大股东为上海隆钥金融信息,成立于2012年,股东为自然人高燕、王迪,其原名为东虹桥金融信息服务,工商变更中显示原股东为东虹桥金融控股及东虹桥资产管理。然而,东虹桥金融控股旗下拥有29家子公司,除了上述曾经参与发起成立的金融企业,还涉及影视、传媒、金融等多个领域。

进军影视业野心膨胀

在金融领域布局的同时,施建祥自2011年开始关注到电影行业,并参与过多部电影投资。公开资料显示,施建祥涉足电影行业的初次尝试应当在2011年,上海合禾影视投资与香港天马电影制作合作,由黄百鸣监制拍摄影片《八星抱喜》。根据工商信息系统显示,合禾影视2010年注册成立,控股股东曾为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股份,后者的股东为快鹿投资和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自2011年与黄百鸣合作《八星抱喜》后,施建祥非常热衷于接触影视演员,出席影视圈活动。而施建祥频频与知名演员合影发布在微博上,如黎明、古天乐等。并且与谭咏麟、钟镇涛等歌手演员成为好友,甚至将钟镇涛的女儿收做干女儿。

从2011-2015年,施建祥以出品人身份出现在8部影视项目中,如《精忠岳飞》《忠烈杨家将》《八星抱喜》、《叶问》 等,其中囊括了一线明星与国内知名的影视公司,施建祥短时间内与中国电影圈甚至好莱坞进行了广泛接触。

“中国电影票房达到10亿元的时候,我在做生意,发展自己的企业;当票房达到100亿元的时候,我在观察;当票房达到300亿元的时候,我要出手了。”施建祥如是说。在与黄百鸣多次合作后,施建祥在电影行业的野心逐渐放大,目标也令人瞠目。黄百鸣出品《叶问3》,施建祥与其进行了更为深入的合作。以2亿元的价格买下内地发行权,并推出互联网+金融+电影的模式,借助各融资平台以《叶问3》票房收入为投资标的,进行融资, 与此同时,施建祥与快鹿投资集团入主十方控股、神开股份等上市公司,并借《叶问3》票房,做大上市公司市值。

2015年10月,施建祥在公司内部会议上提到,《叶问3》票房大陆目标30亿元,一旦实现30亿元票房,快鹿将创造中国110年电影史的奇迹,让集团在整个中国电影界建立行业地位。此时的施建祥对未来影视行业的野心有着极大的愿景,《叶问3》还未上映,就已经开始投资《大轰炸》、《敢死队4》等多部电影。

《叶问3》是施建祥首次站到台前大手笔操作发行,拍摄、发行、上映的前后过程中,快鹿集团内部资源和关注度都集中于此。上述内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提到,“《叶问3》上映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快鹿集团内部开会非常频繁,甚至会加班到深夜。”

爱出风头到黯然离场

值得一提的是,从事影视行业不仅仅是因为赚钱,施建祥非常热衷于自己的“曝光率”和个人形象包装。该内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施建祥非常喜欢出风头,而且出手阔绰”。上述快鹿集团内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还提到,“施老板目标非常高,《叶问3》30亿元的目标几乎没可能,有点好大喜功,为《叶问3》的上映和排片,很大方地给予影院方面不少的好处”。

而对于新电影《大轰炸》的投资,施建祥在内部会议上曾提到投资额上不封顶,出手可见一斑。目前《大轰炸》已经杀青,总投资高达7亿元。在影视领域的拓展不得不提到扬子与黄圣依。快鹿投资集团内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扬子、黄圣依两人与施建祥的关系匪浅,并且在传媒、影视领域,扬子在给施建祥“打下手”,曾经同黄圣依蹭好莱坞红地毯,正是施建祥一手炮制;而火传媒、菜苗网络两家公司也是施建祥出资交给扬子打理。

此外,施建祥对于文化身份也极为热衷,最多时有十余个身份。如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基金会副会长、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上海历届春节晚会中首次由民营企业家担任总导演、剑桥大学终身荣誉院士等。然而,这些身份的真实性存疑,包括剑桥终身荣誉院士、参与白宫晚宴、蹭好莱坞红地毯等均被曝为造假。

由于《叶问3》假票房事件的爆发,施建祥旗下的十方控股、神开股份股价均出现暴跌。在3月底,当天财富、金鹿财行等金融平台出现兑付危机,而兑付方均指向快鹿投资集团。4月1日,十方控股公司发布公告称,快鹿集团董事长施建祥因健康理由,辞去十方控股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职位。并在4月5日宣布辞任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

对于目前逾百亿元的兑付危机,当天财富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上百亿元的应兑付款已经说明这不仅仅是《叶问3》的问题,未来合并带来的结果便是裁员,多家公司合并到一起,只需要一套团队就够用,所以至少2/3的人都会被裁。”由于资金链紧张,该当天财富人士还提到,“我们社保公积金已经停止缴纳,到4月15日工资能发下来就不错了。

辞任后身在香港的施建祥并没有因此停止发声,他在近日发表声明称:“我虽因健康原因已辞去快鹿投资集团的一切职务,但我永远都是快鹿的人。在此我承诺,我愿意将个人数亿的资产和部分现金借给当天财富和金鹿财行去设法维持运营,以确保企业的正常运行来完成对投资者的兑付。”

然而,施建祥的信件并未给快鹿集团带来正面影响,4月8日,快鹿集团在其官网发布公告,该信件中的一些措辞及表述,可能会给一些媒体朋友造成困惑,信件中的内容仅代表施建祥的个人观点,不要将其解读为快鹿集团的官方声明。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起底快鹿百亿兑付危机制造者施建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