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美国知名孵化器500 Startups创始人Dave McClure如何看创业与风险投资

虎嗅注: Dave McClure于2010年创办500 Startups,据其在2014年年中的介绍,500 Startups差不多一半算是种子阶段的VC,一半算是孵化器,每年它投资约250个公司,其有120-150家在山景城(Google总部所在城市)、旧金山和墨西哥,还有100-150家是纯粹的种子投资。Dave McClure最受到关注的观点是他秉承的投资策略:Spray not pray(分散化组合投资)。本文正是从这个策略的讨论入手,后面附了Dave对创业的12点思考,来自个人博客 25iq.com 。原文题目为: Dave McClure谈创业公司、风险投资与商业 。本文由虎嗅编译:

风险投资家Dave McClure是一个有争议且言谈直率的人物,所以我打算将他说的话陈列在下,不赘述更多。

他的分散化投资(spray not pray)策略也许是他投资之道中最具争议性的部分。他的核心意思是要提高每支基金的投资数目,比如提到30-40个。

沃伦·巴菲特在他1993年致投资者信里曾这样描述“多选下注”:“当你去做一项有风险的投资时,你必须将资源分散到几个各自独立而相似的个案之上,这样虽然每个个案都有可能导致损失或伤害,但只要你确信每个独立的个案经过机率的加权平均能够让你得到满意的报酬就行了。许多创业投资就是这么玩。”投资家Michael Mauboussin也表述过类似的意思:“任何随机操作的内在经验是:’正确’的次数无关紧要,真正有意义的是这是一个多大份量的’正确’。”

我在之前一篇文章里对此做过进一步的解释:

风险投资与价值投资有一些共同地方,但根本上两个体系是基于不同的“定价错误”。这是个需要投资者理解的至关重要的问题。如果一个资产没有被错误定价,投资者要取得业绩几乎就不可能。不同的原因会导致“定价错误”——理解这一点也非常重要。

在风险投资里,“定价错误”是因为很多投资者与资产所有者不理解期权。这就给了VC从公司那儿以非常便宜的价格买入本质上是远期、“深度价外看涨期权”的机会。通过买入这些期权,一个理解期权的、做完正确交易的VC,就能极大地跑赢市场。对顶级的、排名前5%的VC来说,这是个非常简单的公式。

一支基金如果投出30家公司,其结果能反映出一个强大的定律——一家VC所投公司里的一到三家,会给这支基金带来绝大多数回报,而差不多一半的公司则带来几乎全部的亏损。

以下是Dave McClure的观点:

1 一个初创公司会困惑于这样的问题: 1)产品是什么;2)用户是谁,以及;3)如何赚钱。 一旦停止对这三件事的思考,那么它就不再是一家初创公司而是一个真正的商业了。大多数情况下是这样。

2 我们在寻找的是可用的产品,它已拥有一些早期用户,甚至有的已有了收入。我们会比其他投资者更早地下注到这些项目中。通常来说,我们不只是在寻找好点子,而且还在寻找人们真正想要的成功产品。我们需要理解,该项目在产品功能与用户所需之间是否已实现了很清晰的匹配。 最好的投资时机是看到公司已有产品原型出来,并且已证明它有规模发展并盈利的潜力。

当产品一个月取得一万块钱收入时,这通常不会是偶然,一定是它已跑通了一些东西,这时候我们就会开始投资。如果该公司在这个基础上持续增长,如果这时有其他投资者进入,我们可能会在种子期或A轮时加倍下注,并且签下第三张支票试图进入B轮。

我们看产品有三个核心指标: 用户量增长与留存,收入增长以及每个用户的经济效应,以及其他一些关于投资的下游决定。 如果我们能确认这三个因素中的两个、当然最好是三个,我们就会很开心。如果我们只能确认一个,那我们很容易就知道:这不能投。

你的第一印象不会总是正确的,你通常需要用6到18个月时间去想明白一件事。我的意思是,我们经常去试图理解那些在六个月内显现不出效果的事。天才的出现通常会很慢。

3 当创业者向投资人“推销”创业计划时,绝大多数高效的演讲,80%会放在“问题”上,20%才是自己的“解决方案”。用户其实不关心你给的是什么样的解决方案,他们关心的是他们的问题。

4 我认为很多公司在他们发展的头几年,并不需要比100万或200万美元更多的钱。正常情况下,他们的花费应该很小。但许多VC在那开出500万、1000万甚至2000万美元的支票。我觉得这是好事。一旦一家公司找到商业上的发力点,找到增长的策略,它有这么多资金做助推燃料,挺好的事。

5 如果你在做创始人与VC之间有得选的话,那选VC吧,这是一个能进行更好演出的机会。如果红杉是纽约洋基队,那么我们就是奥克兰A’s队。

我们对商业的态度更加开放,我们并不是次次都想全垒打。我们喜欢打出一垒安打、二垒安打,极少数情况下,我们才会击出全垒打。人们对十亿美金公司的故事都兴趣非常,但我们的兴趣则不止十亿美金公司,而是要分散化我们的投资。我们会投那些把价值做到过亿美金就算成功的公司。即便我们在它们市值过亿时退出,这对创始人也是有意义的,对我们也算不错的回报。

独角兽公司是非常罕见的,而且不太有可预测性。半人马公司出现的机率就大得多了,也更能预测,而小马驹公司则到处都是——事实上,我们可以从这三个不同门类的公司挣钱。应该让人们把对独角兽的狂热注意力转到所有有意义的小公司身上。总的来说,我们认为我们会从所投公司里的15-30%退出,而5-10%则会获得极大回报。我们乐观地认为,我们投资的1000家公司里会有100家胜出,事实上,一部分公司已经胜出了。

6 分散型投资,这是我们被称之为“疯狂”的方法论。我们比大多数人要更早地入场——在公司的加速或种子阶段。你投得越早,损耗率就越高。所以我们有一个更科学的投资方法。

我们喜欢把自己看成实验室里在培养皿前的科学家,而不是在轮盘赌桌上的赌徒。我们就像在拉斯维加斯玩游戏的MIT学生,不同的是,我们将自己的策略应用于互联网创业公司。我们做的事就是预测这些公司会不会失败。当我其实是个他妈的数学家的时候,我的策略却被认为是赌博或打猎。

7 风险投资业的反馈回路非常慢,如果你身在其中、且够聪明,你可能得需要四五年以后才看到一些结论性的东西。如果你试图通过回看地图来展望未来,你其实什么也看不到,你能看到的只是自己的屁股。

8 说要投资一家公司又不投,是一种违约。当我们做出糟糕投资时,我们丝毫不会吃惊。这很正常。而大多数投资人却陷在他们所称的“FOMO”——即“害怕错过”的情绪中。我们大多数人都会担心自己是不是在轻视或拒绝以后会发展壮大的某个事物,这就会导致我们常常会做出错误的决定。这几乎是一种非理性的担忧。 要明白:你不可能抢到所有投资机会。

不过当你想到你错过了可能是过去十年最好的投资机会时,你还是会痛心疾首。我经常有没投、后来后悔的时候。最著名的一例,就是我错过了Uber,这是一个数百万美金的错误。

9 去找到那些在用自己投资的产品与服务、或者在说/在写这些产品服务的投资人,他们了解这些产品与服务。

10 创业者通常不爱听命于人。你得相信他们可以胜任自己的工作。记住,你投资时得明白:这个项目是很可能是会失败的。

11 当下可能并非泡沫,但可以确定的是房租真他妈太高了。我一向批评的是那些还没有拿出增长战略的公司,却融了太多的钱。

12 硅谷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但其实这里的人来自各个地方。所以 硅谷更多的是种态度,而不是一个地理概念。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美国知名孵化器500 Startups创始人Dave McClure如何看创业与风险投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美国知名孵化器500 Startups创始人Dave McClure如何看创业与风险投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