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专访晨兴资本刘芹:投资难不投更难A股考虑了5年

专访晨兴资本刘芹:投资难不投更难A股考虑了5年 晨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刘芹

新浪科技 李根

说“No”总比说“Yes”难,刘芹坦言这是过去两年里他焦虑的主要来源。

作为作为一家老牌美元基金的掌舵者,面对超乎过去的创业热潮,他们需要做更多的选择,而选择里最困难、最令人焦虑的部分来自:放弃哪些投资机会!

这位晨兴资本董事总经理说,在去年O2O热潮里,晨兴没有介入到高补贴特征的O2O项目投资中,即使找到了其中很优秀的项目。他这样说明原因:“做早期投资的人,当市场已经出现千百家公司用一个同质化竞争模式的时候,可能最好的投资时机已经过去了。”

他还进一步解释说:“我觉得这里面隐含了一个我们自身对投资上自己的认识,真正早期信号的捕捉应该是要提前,有一定的提前量,但也因为这个特点所以我们也错失了非常多的机会,但是怎么能够在错失和纪律性之间找到平衡,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那这家早在1992年,就开始在中国大陆开启投资历程的创投资本,到底如何总结去年的创投环境?又对未来3-5年的创业趋势有怎样的判断?当下火热的内容娱乐、体育产业,以及网红现象,他们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以上这些都内含了“错失和纪律性”之间的平衡。

此外,人工智能的大趋势下,创业项目又怎样避开与财大气粗的BAT进行正面交锋?

在接受新浪科技的独家专访里,晨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刘芹,表达了在创业投资领域里,让他们看好的和焦虑的。当然,他还对“成立第一支人民币基金”的幕后故事,包括内部的思想斗争,做了首次公开阐释。

专访晨兴资本刘芹:投资难不投更难A股考虑了5年 晨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刘芹接受新浪科技独家专访

新浪科技:去年创投先热后冷,从投资创业的角度来说,晨兴资本怎么选择?

刘芹:过去两年,我们做投资的经常市场热的时候特别容易焦虑,特别是对于我们来讲。

过去两年资本市场太热,很多公司都非常的着急,大家都拼命烧钱。当整个行业进入到这种状况的时候,我们不可能完全不受影响,但是我们过去两年,对这种特别烧钱的事即便找到特别强的团队,我们还是忍住了没有投资。晨兴投资历史上来说,我们一直在说放弃这些所谓过热的竞争态势,过去我们基本上保持着这样的策略风格。你说完全不受影响,我们也投了一两家,但是感觉不行。

在我们眼里,每次资本寒冬,其实不影响对真正优秀创业者的投资机会,反而市场过热的时候往往会带来过分竞争,以及优势的公司可能会被稀释。

下一阶段的竞争是差异化竞争,那之前或者当前大量同质化的项目,我们内部也叫做’me too’——你我都一样的项目,会很难拿到钱。今年我们自己摸下来,真的好的团队还是可以那得到钱,当然融资疯狂的感觉肯定不如过去两年。因为创业者和投资者都变得相对理性,所以估值相对来讲不会出现过去那样一直疯涨,我觉得现在很难会出现这种疯狂的情况,现在已经回归到一定理性的阶段。

新浪科技:所以未来创投市场除了回归理性,还会有哪些趋势和投资机会发生?

刘芹:我们做投资思考的是未来3到5年的趋势,通常投一家公司一般有6到8年运营期,如果我们投一个东西已经是被市场上都知道了,而且非常热,这就不是创投做的事情。

但是也不能聒噪,因为会带来风险,不然等它真正起来的时候你就变成先烈了。所以怎么把握好时间度,我们考虑未来,在过去一两年我们已经做了一些,而且这个时间可能还会有更长时间的运营。

我们比较关注的是消费升级,我们最近投资了几个体育有关的项目都是跟消费升级有关。总体来讲消费升级牵扯到方方面面,比如说晨兴为什么投爱屋吉屋,为什么投神工007,我们都在做消费升级上的布局。我觉得像车、房,所谓的衣食住行里面有超数万亿的大市场,晨兴都在寻找机会,这都是跟消费升级有关联的。

另外一个关注的是互联网金融,但是互联网金融本质上还是跟金融行业有关联,金融本身的信用风险怎么来管理。我觉得中国的金融技术领域(Fintech),因为中国金融行业的发展特性,它会是领先全球的,这里有相当大的机会。

再一个关注的领域是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特点的可能是下一个推动力,我们对这个也感兴趣。企业互联网在应用,因为现在人工变得越来越贵,效率提升变得极其难,所以这些方面晨兴也非常关注。

新浪科技:那我们先谈下消费升级里的体育产业,晨兴认为风口将至吗?

刘芹:我看好体育有两个因素,为什么说消费升级?我觉得有两方面:

第一,人们对自己的身体健康越来越关注了,但是体育是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因此怎么可以捕捉到年轻人消费里面的一个升级性需求,这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信号。因此,我对这一点是比较看好的。

第二,我觉得体育在中国有几个背后的因素,可以举几个例子:国家政策放开,允许更多的人把它当做一个产业经营。而在以前体育在我的想法里面不是一个产业,是一个非盈利性机构、政府福利性的公共事业。而我们更关注的是怎么发挥商业性价值跟消费者对接。

另外,从商业投资的角度来看,还有两个方面的考虑:

首先,体育IP。我认为体育的生命周期非常长,如果从文化载体上来说,它肯定比其他的生命周期都长,生命周期长意味着商业的钱也长。

其次,体育跟互联网结合,我们讲技术和产业耦合带来的颠覆性的体育的机会。

新浪科技:那对于时下火热的网红现象,晨兴怎么看?会投资吗?

刘芹:我觉得网红经济怎么可以把它从个人经济变成机构化的业务,是我们投资的主要标准。

中国第一代网红经济都是电影明星,是名人,是 微博 大号。你仔细看过去这么多年明星很难有一个机构,通常都是他们自己变成公司的。所以作为一个机构如何能够真的找到一种方法结构化网红经济的业务,我觉得这个晨兴还在思考,这个东西我们没想清楚之前,大规模的投资可能还是要考虑考虑的。

新浪科技:刚才谈到的另一个大方向是“人工智能”,那在这个领域,当前BAT都在亲自参与、发力,初创项目如何与BAT竞争?

刘芹:人工智能不是一个最终给用户感知的东西,它是增加别人能力的一种技术。BAT虽然有非常强的技术积累,但实际上人工智能可以应用的方面不仅仅局限在BAT的核心产业,它可能会被应用在方方面面,比如说机器人跟美的、海尔,格力传统家电合作,但是怎么能够帮助每一个家电智能化,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市场,这不是纯粹BAT的范畴。

第二,国外正在谈机器人,有服务性机器人,有生产性机器人,每一个做机器人的产业都需要人工智能,这种增能性的应用场景不完全是在BAT手上,这就给了其他的科技公司一个机会,它可以应用到这些应用场景,而且这些应用场景不完全都在BAT手上。

BAT技术当然有非常多的优势,他们可以在自身的产品里面大量的引入智能性的技术,比如说很多现在在电商里面的推荐引擎,广告平台上的广告引擎,包括现在新一代的今日头条都是用算法解决内容的筛选问题,这些都不完全是在BAT范畴之内的。

新浪科技:晨兴资本最近最显著的变化是成立一支人民币基金,刚才也透露说规模会在6亿6千万左右,那能说下决定做人民币基金背后的考虑吗?

刘芹:晨兴资本是老牌美元基金里最后一个决定做人民币基金的。但实际上我们内部讨论人民币基金,至少在5年前就在思考了,3年之前开始认真地进行了讨论,但是为什么压到今天才开始宣布和决定呢?

不管是做美元基金还是做人民币基金,我认为有三个前提。

第一,我们有效的投资方法和投资能力,和这个产品的市场特点能不能耦合。第二,能不能找到高质量的基金产品的投资,也就是LP。第三,能不能管理好和现有美元投资人和人民比投资人的利益上的冲突,这是我们考虑的最重要的三个要素。

今年决定做这个事情之前,我们始终认为A股对所谓公司的偏好和美元是非常不一样的。比如说 优酷 当年是一个亏损公司,如果按照人民币的A股逻辑是上不了市的,但这样的情况在美国却可以被接受。

其次,国内的很多规定,比如说现在电子商务已经允许在国内上市了。不过在以前,有很多限制性的政策,使我们投资做得比较困难,这就是很多人做人民币基金要绕开的因素,这里面割裂了大量的资本以及创业者。一个项目说暂时没有盈利,没有赚钱,但是不代表它不是一个优秀的公司,我觉得这是资本市场的逻辑和偏好。

在以前,国内还有一些是政策性的限制,所以有一些方面可能只可以在国外做。另外有些创业项目激进的策略也更能够得到美元市场的认同。包括你去美国上市的时候,美国有成熟的价格发现的机制,能够把优秀的公司分辨出来。

具体来讲,以前A股市场有自己的偏好,比如地产、资源,以及有重资产的,有盈利能力的,有牌照资源的。我们有一些行业没有牌照资源,如果你搞不定这个事情,在国内根本就是竞争劣势。而且作为看早期项目的资本,晨兴考虑的是8年、10年的投资。然而如果只是考虑3年或者更短的盈利,可能就被迫去投资一些不熟悉、不擅长的公司,比如说投一些小规模的,盈利的,快进快出的。所以在此之前,美元基金和美元市场更加符合晨兴的投资理念。此外,LP的因素。可能人民币的LP没有耐心,听说我们要8年、10年的存续期,他们不想拖,他们说你能不能3年给我回报,这跟我们的投资观念是有冲突的。

第三,我们也比较担心,怎么管理好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之间的冲突。比如说新三板、创业板、主板,虽然现在暂时不会做战略新兴板了,但是整个大的趋势,我觉得他们的投资理念和主流的投资理念,和美元市场是趋同的。

这个背后涉及到一个问题:A股市场能不能有一个筛选能力?把真正优秀的公司筛选出来,给他们好的溢价,而把不好的公司逐步淘汰掉。

以前我们是看不到这个市场能够产生有效的筛选机制的,但现在看到了趋势。虽然今天的A股市场依然不完美,但是毕竟迈出了第一步,这也是我们看到的。而且现在有成熟理念的、愿意投长期的早期投资的LP出现了,且越来越多了。

因此我们开启了第一支第一期人民币基金,但也没有一下子做的很大,就是想把这些符合我们相互适合对方的投资人找出来。而且我们也获得了美元基金LP的支持,我们商量了一套成熟的管理机制,应对可能潜在的冲突的方法。我们还是比较负责任的心态,决定要做,就用自己成熟的方法去做。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专访晨兴资本刘芹:投资难不投更难A股考虑了5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