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为何美食类APP未能成为“餐饮界的Airbnb”?

编者按:作者 Tove Danovich ,以 EatWith 为例,根据自己的亲身体验,分析美食类 App 的优劣势,并对未来美食 App 的发展前景进行了思考。

美食社交 APP 的出现,使得美食享受不再局限于餐厅,而这似乎也是分享型经济发展的结果。可它们为什么没有占领市场呢?

晚餐本打算去吃由布鲁克林一位主厨烹制的日本料理,一共有六道菜。样品菜单中包括毛豆汁蒸嫩豆腐、狐鲣鱼汤焖土豆丸以及甜点绿茶焦糖奶冻。花 57 美元出去吃一顿,这在纽约可以说是相当便宜了。座位有限,我申请了一个,随后便收到一封邮件,其中写明了用餐的详细地址以及大写的穿鞋不得入内。但是在当天早上,由于订餐人数没有达到晚餐的最低要求,厨师取消了此次晚餐,对此她表示 “由衷的歉意”。 

我是通过EatWith预定这顿晚餐的,类似的美食预约平台还有很多。厨师们可以在这些平台上推广自己的私房菜,对顾客人数要求通常是 6 个及以上,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们赚的钱可能比在餐厅厨房里赚的还要多。与此同时,用餐者将享用到高品质美食,或许还能够与厨师进行些互动以及在饭桌上结交新朋友。

我希望第二次的预定能够成功,这次价格略高,为 69 美元。这次晚餐将是次 “韩国城” 美食之旅,共有三道菜:热蔬菜紫菜卷、蒸排骨以及种类繁多的韩国泡菜。这里也获得了之前食客的一致好评,比如 “有趣主人带来的有趣夜晚” 以及言简意赅的 “相当出色”。有位客人点评到 “给自己的一个福利,来这个有趣的地方结识新朋友并与之共进美味的晚餐”。但我再次收到了通知:“很不幸,由于顾客人数太少,我们不得不重新安排本次晚餐。”

由此不难看出这是 EatWith 这类 APP(以下统称 “与陌生人一次吃饭的 APP”,简称 “EWSA”) 共同面临的难题。它们不仅要吸引提供晚餐服务的厨师,还要吸引前来用餐的顾客

为何美食类APP未能成为“餐饮界的Airbnb”?

现状

EWSA  希望城市居民们不再是坐在吧椅上全神贯注地玩手机或点大量的外卖,而是进行些现实生活中的交流。正如 Feastly 创建者 NoahKaresh 所说:“我们将餐桌视为原始的社交网络”。和其他 “分享型经济” 行业一样,EWSA 应用常常被称作 “餐饮界的Airbnb”。这些公司会从每一个订单中收取佣金(有时也会对厨师收取注册费),而食客们也可以吃到在普通餐厅里难以吃到的美味佳肴。这样一来,那些受不了餐厅厨房里高压力、长时间工作的厨师们便可以在自家厨房舒舒服服地烹制美食。

EWSA 首次占领新闻头条是 2010年 代初期。那会无论是餐饮新闻还是科技新闻都对诸如 GrubWithUs、Kitchenly、Grouper、EatWith、HomeDine 以及 LeftoverSwap 等这类公司撰文报道。尽管获得了超过 600 万美元的风投基金,GrubWithUs 还是在 2013年 倒闭了。同样的,HomeDine 和 Kitchenly 也没能维持多久。(不知为何,倒是最初被视为笑话的 LeftoverSwap 却坚持了下来。)这些只是众多新兴公司中的一小部分。由于希望与 Airbnb 一样获得巨额财富,使得 EWSA 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然而,当中大部分均以迅速倒闭而收场。

为何美食类APP未能成为“餐饮界的Airbnb”?

EatWith列表页面

EWSA 应用遭遇的问题部分在于,人们聚会活动的第一选择正在从 “吃饭看电影” 转向 “去酒吧小酌”。那些拥有共同兴趣的用户可以通过诸如 Meetup 和 Facebook 这类网络平台来进行交友。人们相聚在一起的原因是出于共同的兴趣和爱好,而不是对美食的喜好以及愿意同陌生人一同用餐。想在当地酒吧里来一场寻鬼之旅或抢零食的游戏?你会找到为你这类人而建的兴趣小组。如果你是美食爱好者,又不喜欢被困在平淡的旅程里,那么你在全世界任何一座城市里都能找到很多和你一样追求冒险感受的食客。

在这一行业里坚持下来的公司能否取得良好的发展,这还难以预料。即使在大城市,可供顾客选择的食物种类也不总是很多。如果用餐者在 EWSA 上发现有自己想试试的美食,他们就想着今晚或明天去吃,而不太愿意仅仅是为了试吃下新菜品便提前 4、5 个晚上做好计划(或在去的路上花个 40 分钟)。对于用餐者和厨师来说,他们也可以将此类信息发布在 Eventbrite 或类似平台上,效果同发布在 EWSA 上是一样的。但是如果公司希望盈利规模能达到 Airbnb 那样的规模,那么他们就需要做出调整,减少佣金并且放宽管控

3月 份最后一个周四, EatWith 应用上提供了 5 类晚餐供你周末选择。尽管每家获得的评价都达到四星半或五星,但是每家都至少还剩 5 个空位。其中四家对人数的要求是 5 到 12 人。也就是说这些晚餐很有可能会在最后一分钟被取消。

Feastly 通常是提前一两天提供预订,有的 “只是候补名单”,但用餐地址大多数都在旧金山。在最近的一个周一,芝加哥没有这样的预定,纽约有 1 个,华盛顿 2 个,洛杉矶 4 个,而其他城市则 “按需提供”——就是说如果你是组团吃的话,厨师便会为你准备。

梦想

EWSA 之所以能坚持到 2016年,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帮助人们结交朋友、帮助人们寻找新的美食以及帮助许多优秀厨师赚外快。基于这三点,EWSA 应用似乎没有理由得不到发展。

对于一些厨师来说,这类应用确实有用。来自旧金山的 KevinSchuder 从事餐饮工作 10 余年,有着丰富的经验,但现在 Feastly 成为了他的主要收入来源。“一周招待几个用餐者以及提供一些餐饮服务”,他的收入就能达到做餐厅主厨时的水平。由于大大降低了厨房后勤的开支,Schuder 觉得这种用餐模式能减少开销,提高员工薪酬,促使他们将重点放在食物上,从而让 “顾客不虚此行”。

一周只招待几个来自 Feastly 的用餐者以及提供一些餐饮服务,他的收入就能达到做餐厅主厨时的水平。

尽管如此,他还是认为餐厅依旧有市场。“厨师要培养自己的技能,就必须始终如一,” Schuder 说到。不能因为一次只需要为 24 位顾客提供服务,便觉得烹制中不再有挑战以及不再需要 “多任务” 处理能力。“如果厨师连这点自律都没有,那么他们也无法通过 Feastly 这个平台明白到这一点。”

因此,Feastly 和 Eatwith(其他致力于提供诸如千层面、饼干等一人份食物的平台也是如此,比如 Homemade 和 Josephine 平台)都会先对厨师进行筛选,然后再决定是否通过他们的申请。正如餐厅的生死存亡取决于 Yelp 网站上的点评(目前是这样子的),这类平台上的厨师也要建立起良好的信誉。用餐者希望,无论选择哪位厨师,他们每次享用的晚餐都是美味的。

当前 Feastly 只覆盖了少数大城市,而且都是些美国城市。但是如果他们走出美国,便会发现国际社会 EWSA 的巨大潜在市场。Karesh 表示,在全球范围内,已有数万人申请加入该平台担任厨师。他表示这将为贫穷国家的人民带来收入、为女性带来机会以及让人们觉得食物不再仅仅只是 “为身体提供能量,还能提高人们的社交能力”——虽然这一切都开始于一个网站。

如果 EWSA 在美国国外未能取得突破性发展,至少它们能够为居住在美国的外国厨师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展示出鲜为人知的菜品。来自缅甸的 Feastly 厨师 Ma Hmwe(为了这篇文章,我联系了多个平台上的多个厨师,但给与回应的厨师恰巧都是来自 Feastly)在旧金山的一家缅甸餐厅里已工作多年,但随后辞职成为一名公交车司机(简历中是这样写的)。现在她依旧烹饪美食,不过仅仅是出于对烹饪和缅甸菜的喜爱。她表示,每顿饭全程做下来需要花费好几个小时,这在其他餐厅是不需要的,因为餐厅都已经提前将材料准备完并放在冷冻室里冻着。前来用餐的顾客来自不同的文化,而许多人都是首次尝试缅甸菜。自己的菜能作为缅甸菜的代表,她深感自豪,因此会精心制作每道菜。 

为何美食类APP未能成为“餐饮界的Airbnb”?

Karesh 认为,对于那些不适合做餐厅菜的厨师来说,EWSA 是个完美的平台。Feastly 上有位厨师喜欢做基于昆虫的美食,“这在餐厅里行不通,但在我们的平台上可以”。不过为这类菜品提供平台的新兴商业模式已存在一段时间了,并变得越来越常见。去年曼哈顿蓝山餐厅举办了一场活动,活动中所有的菜品都是由本会被丢弃的食材制成的。像 A Razor, A Shiny Knife 这类地下晚餐俱乐部可以承办各类活动,比如在纽约地铁 L 线上举办晚宴或在伦敦举办主打黑色食物的黑色宴会。现在有不少人从事这一行业(不过新手还是不多),所以问题就在于EWSA应用能否在这一领域做到与众不同。

至于问到同陌生人一起吃饭有何不便之处,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不过 Karesh 认为所有申请人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 “每个出席者都是出于对活动的兴趣”。这一共同点是促使人们 “同那些平时因为种族、性别以及年龄而不会去交流的人进行互动” 的关键所在。

未来

EWSA 市场进入严重饱和状态,这使得用餐者经常面临订单取消以及厨师很难凑够用餐人数,除此之外,EWSA 也面临着监管难题。Airbnb 至少会为房东购买保险,以防房屋受损,但是 EWSA 没有。同时,卫生部门通常认为,任何一顿饭,但凡是有偿的,便就同普通餐厅一样属于餐饮服务业,需要获得同样的许可。但是 EWSA 平台上大部分厨师都不具备这样的许可。Schuder 认为当前 EWSA 的运营处于 “法律灰色地带”,虽然现在没什么事,但将来可能会成为政府所关注的问题。事实上避开政府部门很多时候是有益的。Schuder 帮助创建的旧金山餐厅 Citizen Fox 依旧无法在固定的地方开业,(Schuder 认为这是由监管问题导致的),餐厅为此都等了近两年时间了。“餐饮业有时真的发展得很慢,而厨师会有新创意,他们希望能快些发展。”

以往,监管部门只会在 “分享型经济” 企业强大到足以打破现状时,才会对它们实施打压,比如洛杉矶的 Uber 和 Airbnb。因此 EWSA 目前所取得小成就可能还有利于它在这一行业的发展。

尽管面临着种种挑战,并且有迹象表明 EWSA 概念可能永远无法得到飞跃性发展(成为下一个 Airbnb 的概率很小 ),但创业公司依旧对此充满憧憬。如果 EWSA 能加强人们之间的连接并有望从中获利,那 EWSA 有什么理由不能取得成功呢,只要努力就行。不过,相对于帮公司盈利来说,EWSA 更能为用户提供便利,无论是食客还是厨师。如果一家创业公司将成功视为运行一个只对用户有利的网站或者一款 App, 那么 EWSA 最后可能取得成功。但是 EWSA 能为企业创收吗?这还有待考察。 

注:本文译者为 Trista Dong。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为何美食类APP未能成为“餐饮界的Airbnb”?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