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昨天设计癖发布了对设计师周宸宸的专访,今天我们与三位设计新星畅聊了他们的品牌和产品。2016 设计上海展上,时尚家居生活杂志《安邸 AD》再度推出「中国设计新星平台」,推出了 10 位中国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新星设计师,其中 But Design 是由毕业于南艺工业设计学院 2011 级产品设计专业的陈伟、江伟杰、蔡宏顺,2014 扎根杭州成立的工作室,现阶段主要做设计服务和以工作室为名的原创设计品牌。此前设计癖也曾报道过他们的作品 Crack Lamp在本次设计上海的现场,我们也见到了 But Design,与他们畅聊了设计新星成长背后的故事。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从左到右)江伟杰、 陈伟、 蔡宏顺

设计癖:为什么一毕业就做了工作室?

But :最初,我们对于设计工作室并没有太清晰的概念,只是有感于市面上一些主流的商品粗制滥造之余甚至有点恶俗,就是单纯的想要做优良的设计,得到更多人的认可。给予我们信心的是 2014 年一举拿下的三项红点奖,让我们有了起航的决心。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三项红点概念作品

那时候我们大三,都在一个研究生带队的工作室,经过一年的锻炼,设计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团队也如愿拿到了国内大大小小的二十余项奖项和三项红点。大三结束,接下来就面临毕业季,同学们都有自己的打算,我们三个算是比较崇尚自由的人,对于去公司上班,考研再读的选择都没有好感,而做设计工作室的未知挑战和机遇恰恰迎合了我们当时的锐气,年轻气盛嘛,在这点上我们算是一拍即合。

设计癖:为什么要叫 But?

But :我们并不打算为自己框定一个标签,如同一些工作室的名字有着很强的设计偏性。想了很多名字都觉得不满意,直到有一次脑暴中,有人说道 But …是的,就是很长的一段沉默,But ?后面应该有什么?会发生什么?每个人所衔接起来的想象都不同,每个人对 But 这个词之后的期待各不相同。我们意识到这个词,所带来的巨大可能性和想象,这便是设计吸引人的地方,从无到有,从抽象的概念到可以触碰使用的实体产品。

设计癖:从做概念产品到做实体产品的转变,是从毕业设计开始的么?

But :毕业设计是第一次把概念想法落地的实践,但是毕设作品 Urban Naturn 更多的还是具备概念因素和实验色彩的这么一个作品。在毕设之前我们做过一些概念产品到实体产品的尝试,但是遇到了很多工艺问题,也包括经济问题,一旦涉及到塑料制品就要求走量,成本投资大。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Urban Naturn

这才明白过来,很多国内独立设计品牌都偏向实木和手工艺这两个方向,从那时候开始,也在琢磨我们所力所能及的设计范围是什么。现在我们还会坚持做一些概念设计,概念产品总是要脱离很多的束缚才会有创新突破,而实体产品要考虑的则更多。但是拥有良好的概念思考,才能有创新的可能。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边柜:山

Urban Naturn 是我们从自己的角度解构自然而做的家具,在设计之初我们希望能够有所突破。我们首先避免落入传统的枯山水的形式,但是还是借鉴了枯山水之中的一些借景取意的做法。其次,我们也在规避过于具象而未经概括解读的形体在作品之中。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茶几:水

Urban Naturn 将自然中的山、水、风、雾四个元素结合在四件家具上,通过这种方式诉说自然与人之间的互动体验并强化这种自然感受,而不仅仅只是在造型上体现这些元素。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屏风:风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景观灯:雾

设计癖:真正投入产品设计、生产,遇到了哪些问题?

But:产品从概念到实物有很长的路要走,也有更多考虑因素的加入,除了依旧会考虑产品和人之间的关系,也会考虑产品的生产工艺、包装、产品在各个环节的用户体验、在使用时间轴里会出现的问题,这些因素有可预见的,也有不可预见的,需要非常系统地去思考。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Coldthings 系列

最早做的设计作品中涉及塑料制品和陶瓷,需要较大的资金投入,这让我们比较苦恼吧。没办法开发,早先找到的工厂也不多,工艺上限制也比较大,这让我们意识到整合资源的重要性,也是我们的基础设计保障,我们开始结合自己能够获取到的资源做设计。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十字桌

很快就会发现,考量一个合格产品的因素是方方面面的,设计只是产品环节的一部分,但是好的设计考量,却要统筹个个环节的需求。

设计癖:我们现在看到 But design的作品: AO Chair、Crack Lamp、Coldthings 系列品,都是金属制品,对这个方向有特别的偏爱么?

But :此前也提到,国内独立设计品牌都偏向实木,也做出了很多优秀的产品,我们希望能够在其他材质上有所创新,金属不同于塑料,用简单的加工工艺就可以小批量生产,经济上对我们的限制不大。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我们也希望探索更多的材料,金属材料是我们这一阶段的探索。就像我们的名字 But,我们将会带给大家更多的可能性。

设计癖:很多人关注 Crack Lamp 这款产品,这款产品的设计灵感是怎么来的?

But :Crack lamp 是我们通过对金属可变形图案的研究而获得的成果,金属这种平面,在大多数人看来,可以掰弯做造型,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思考,可以通过改变表面的图案,产生变形下凹。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Crack Lamp

这些形体都是平面变形产生的结果,这种变形使得 Crack Lamp 看起来像是被光所撑开,而产生渐变效果的纹路,让它的光感显得理性而富有形式感。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我们还基于此做了AO 椅,这些图案是有讲究的,灯是十字型的,AO 椅 是六边形的基础图案,需要通过图案控制下凹的幅度, 要潜心的推理,当然还要 考虑到材料的韧性和硬度。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AO 椅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产品前后打了十几次样,优化了很多生产环节,诸如保证量产时突出的灯面曲线幅度规范化的磨具和面上拉丝的处理。我们对质量提出了较高的要求,也使得生产的工序要多加一份细心,好在现在这些产品都已经可以量产了。

设计癖:是如何规划 But 的发展的?

But :But 的本意是做独立设计师的原创设计品牌,同时我们也在做设计服务,这既能扩充我们的视野,也可以带来更广阔的合作机遇。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三个人除了产品设计会一起构思、脑暴,也有了分工上偏重,譬如陈伟会偏向于媒体、品牌构建上,江伟杰在平面设计方向做的比较多,工作室现在还没有工程师,蔡宏顺就会在建模、工程的工作上有所偏重。

应该说很长一段时间里,日本的设计工作室 Nendo 是我们在学习的对象,但是在以后的路上,希望我们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模式。

以上就是 But Design 的分享,如果你也在上海,可以到设计上海来看看,But Design 在 展位,些许可以偶遇设计癖,设计癖派出的两路记者,正在全程报道此次展会情况,包括参展设计师专访、主办方专访以及重点展品介绍。全方位解读优秀参展作品,尤其是中国独立原创设计品牌。 3 月 11 日上午 8:30——11:30,下午 13:30——16:00,设计癖还将在斗鱼平台进行展会现场直播,敬请期待!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设计上海 2016 :设计癖专访中国设计新星 But Design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