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蔡英文这一席话,要让台湾互联网产业赶上大陆

台湾有一对年轻人养了一只狗,也养了一只猫,他的狗叫 Google,他的猫叫 Yahoo,可是他们的脑筋里,心里想的,每天看的,抱在怀里的,还是Internet 这个观念。── 蔡英文

最近赴台旅游在士林夜市、屈臣氏等观光购物景点,都可以刷支付宝付钱了,不用兑换成新台币也能结帐,台湾互联网支付产业与中国大陆相比,可说是全部溃败。

不过,蔡英文即将在 5 月 20 日上任台湾新任领导人,她会提出什么样的振兴互联网产业政策?台湾互联网创业与环境会不会有所转变?我们来看一看 她日前出席“2016 台湾网路暨电子商务产业发展协会(TiEA)会员大会暨产业论坛”致词时的谈话,因为她这些幽默对话,已经引起台湾互联网科技圈的疯狂转发。

蔡英文这一席话,要让台湾互联网产业赶上大陆

蔡英文说,年轻人不要怕跟政府机关打交道,不用太温良恭俭让,民进党的文化是,主席听不见,你就讲大声一点,也可以拍桌子。相信未来政府有这样的雅量接纳年轻人,第一次听不见,可以讲大声一点、第二次再讲,再听不见,第三次就可以拍桌子,但她也笑说“不要第一次就拍桌子”。

对台湾的网络产业有没有信心?蔡英文表示, 我告诉你,我有信心。因为这是一个很自由的地方,我们的年轻人,其实是满自由,也充满了创意,尤其是在台湾,我们是非常熟悉西方的网路文化,也是华语圈的一分子,所以,台湾其实站在一个非常好的跳板上。

她从来不认为,台湾的市场小,是一个不能克服的问题。台湾没办法发展自己的电商品牌,是因为欠缺的是一套完整的战略,及包括政府在内,整个社会都要全力支持创新的决心。

蔡英文站在领导人的高度,说了这么多对台湾互联网产业的创建与看法,你也同意吗?欢迎表达意见。

蔡英文致词全文如下:

大家都尊敬的詹宏志董事长,还有我们新任的、年轻的、四十岁以下的理事长林之晨,看到两位,从来没有看到前后任的理事长年纪差这么多,这表示这个行业,真的是一个让人感到年纪这件事,是件恐怖的事情。不过刚刚简副理事长有讲到西装裤跟牛仔裤的差别,可是我也有注意到詹理事长穿的是牛仔裤,所以你跟他也是有一段的差距。

在今天我们日常生活里面,Internet 这个字好像是每天跟我们在一起, 不论你做哪个行业,不论你是什么样的年纪,不论你志向有多伟大,或者是你现在的兴趣是什么,Internet 就是我们每一天跟我们在一起的一件事情

我刚进来的时候,说了一个故事给我们几位好朋友听,我曾经去台南拜访一个创业团队,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创业团队,他们是做木工的。台湾的年轻人走回木工这个行业,讲求传统跟未来的木工技艺,这一对年轻人养了一只狗,也养了一只猫,他的狗叫Google,他的猫叫Yahoo,他们给 Google 跟 Yahoo 做了一个木屋,让 Google 跟 Yahoo 住在一起, 这对年轻人虽然他们做的是木工,可是他们的脑筋里,心里想的,每天看的,抱在怀里的,还是 Internet 这个观念

所以,我相信没有人在这个世代里面,在这个年代里面,年纪也绝对不是借口,你做的工作性质也不是借口,因为 Internet 是每一天跟我们在一起的。我们看到过去很多人的努力,尤其是詹宏志董事长的努力,尤其是我看到他在第三方支付的坚持,一个在我认知非常温和的人,为什么突然凶起来了,就表示说他对这件事情很心急,所以我也非常敬佩他。TIEA 协会在成立不到 4 年的时间,就已经在网路创新、电子商务、还有第三方支付等等议题上面,发挥很大的影响力。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对詹宏志一直有一个感觉,除了他的牛仔裤跟他的长头发之外,事实上,他是一位,站在下一个时代,看现在台湾的人。

蔡英文这一席话,要让台湾互联网产业赶上大陆

所以在他面前,我想,就不需要说客套话了。我知道,他对于台湾电子商务的发展,比谁都心急;对于政府的效率,也比谁都感到不满。所以在我要继续讲政府角色的时候,我怕我等一下忘了,我要先讲一件事情,就是我要向新任林之晨理事长说一声“加油”。

你虽然只有 37 岁,我有查过了,但是我感觉你是非常老练的, 所以在 Internet 这个世界里面,37 岁应该算是比较高龄的,是不是?即便是如此,你还是把詹宏志董事长留下来,因为你希望他将来跟政府可以沟通,那一刹那之间,我会觉得这个政府是有多老呢? 我今天就站在这里,你要找我沟通,可以,很欢迎,你要找詹宏志来跟我沟通,也欢迎,但是我不只是跟詹宏志沟通,所以我想詹宏志董事长,他有很多人生的历练跟经验,可以教导我们,让我们有很多发想的能量来源,但是年轻人不要怕跟政府机关打交道,也不需要太“温良恭俭让”,有时候声音大,别人才听得清楚。

所以我要这里讲一下,我曾经在杂志上面,看到詹宏志董事长形容台湾的文官,是一群“有礼貌的失败主义者”。他的意思是说,台湾的文官都循规蹈矩,虽然想要为民服务,但是害怕失败,更害怕被追究责任。今天我走了好几个产业,台湾主要的产业,在这段时间以来,我大致都走了一遍,这件事情,没有一个行业不提到这件事情,就是台湾的文官体系怎么了?为什么没有人做决策?为什么没有人负担责任?

不过, 我相信,台湾的文官并非缺乏理想,也不是他们不愿意支持创新,而是有太多法规把他们绑死了。更不幸的是,现行的法规结构,其实都是在工业化时代发展出来的法规结构,是一个制造业导向的法规结构 ,当我们走向创新,走向 Internet,走向 E-commerce 的时候,就发现这个法规用起来,好像怪怪的,刚才简副理事长有讲,法规确实是个问题,只有法能够松绑,把人从法规里面解放出来的时候,才看到人在新的制度里面,在新的环境里面,他有产生能量的可能性。台湾的官僚文化,并不太鼓励文官变得过于与众不同,导致很多文官事实上是想做事,但他们也觉得是无能为力。

所以,我们希望可以破除文官的无力感,形成一种勇于任事、不会轻易放弃的官僚文化。而且,逐步建立一个有足够的弹性,可以支持创新事业成长的机制,这就是未来新政府面临最重要的挑战。

蔡英文这一席话,要让台湾互联网产业赶上大陆

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新创事业,特别是网路和电子商务产业发展,所需要的空间,再加大幅度打开来。法规如果可以解套,公务人员也才会愿意承担更多责任,政府才会真正可以成为产业的伙伴。

所以我主张,在一定范围、一定时间内,而且在没有重大安全疑虑前提下,我们可以规划一种“新创服务的实验机制”。透过这样的弹性机制,先让业者跑一小段。一方面,在这个实验的机制里面,可以评估风险,兼顾市场的安全,像是维持金融秩序的稳定。另外一方面,也让产业不会失去市场的先机。

未来政府的角色,不应该只是管理市场,而是要去引导、甚至创造市场,让整个市场可以支持产业往创新的方向走。创新,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创新,需要一种文化,就是你习惯失败的文化。我曾经跟矽谷里面的创业家、投资家谈过,他们说在这个行业里面,最大的资产是失败的经验,所以在我们传统的教育,觉得失败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但在创新的世界里,失败,是一定会发生的,而且从失败中汲取教训跟学习,那才是真正成功的开始。

刚刚我也提过,政府很多的制度,确实是让我们没有发展的空间,昨天我也去跟我们一些 IOT 业者座谈,其实他们的发展空间里面,他们需要一个场域,这些场域常常来自于政府所掌握的公共资源,或者是政府本身就是一个场域,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个法律跟这件事情很有关系,当政府要把公共资源拿出来,或者把自己拿出来变成一个场域的时候,无可避免地,一定会碰到“采购法”。我也跟软体业者座谈过,他们认为资讯软体的采购,是他们在产业发展上,最困难、也最难以突破的关卡。这就是为什么我从昨天一直讲到今天,过了今天,我还是会讲,就是政府采购的法规,还有政府提供业界的公共资源管道及相关的法规,都应该要持续去检讨。

你问我,对电子商务跟台湾的网路产业有没有信心? 我告诉你,我有信心。为什么有信心?因为这是一个很自由的地方,我们的年轻人,其实是满自由,也充满了创意,尤其是在台湾,我们是非常熟悉西方的网路文化,也是华语圈的一分子,所以,台湾其实站在一个非常好的跳板上。

接下来,我们希望积极加入 TPP 和其他区域经贸协议;也希望和中国大陆业者互惠发展,让台湾的电商服务可以在世界畅行无阻。

另外,我刚听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东南亚,台湾有相对成熟的电商发展经验,加上原有的台商供应链、侨生和新移民的连结,都是我们前进东南亚的优势。我会要求政府部门,配合新南向政策,在人才交流、产业合作等等面向上,要提供业者整体性的支援。

蔡英文这一席话,要让台湾互联网产业赶上大陆

我从来不认为,台湾的市场小,是一个不能克服的问题。我也不认为,台湾没办法发展自己的电商品牌。我们欠缺的是一套完整的战略,及包括政府在内,整个社会都要全力支持创新的决心。

我想,我现在讲的就直接回应了林之晨刚才讲的三件事情的第一件,确实我们要有一个战略,把它当作是台湾未来产业发展重要的战略一环,让我们大家一起坐下来,去形成这个战略,这是需要很多的沟通。坐在政府办公室里面的人,熟悉的是政府的制度,熟悉的是既有的法规结构;坐在外面的人,试图要去突破现在技术的框架,要突破的是现在思考的模式,要突破的是现在熟悉的商业模式,一个坐在家里守成的人,跟一个在外面准备要突破一切的人,沟通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相信詹宏志董事长将来一定会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但是你也不能够逃避这个责任,我是说新的理事长,我会鼓励大家,这是民进党的文化。也就是说,当你有一些意见,主席听不见的时候,你再跟他讲一次,他再听不见的时候,再讲大声一次,再真听不见的时候,你就可以拍桌子让他注意一下,你这里有个声音必须要听。

我相信未来的政府,也会有这样的雅量,如果第一次听不见,你可以大声一点,第二次再听不见,你可以更大声一点,第三次再不回应你的时候,你可以拍桌子。但是,我拜托的是不要第一次就拍桌子,如果我们把这样创新的决心,带回这个国家,就是我站在这里的原因。

我刚也听到几件事情,人才这件事情,没有错,我非常的同意,我们的国民教育、大学的教育,我们的数位能力、程式能力都是在教育体系里面,要全面地去强化。我刚看到排名表前面的几个国家,他们的教育内容已经改变了,程式跟数位教育已经是他们在从小教育过程中,就是一个很重要的成分。这就是我们要去做的事情。我们的教育也面临到,要重新思考,要教下一个世代小朋友、年轻人,可以做什么事情,可是也要教他们一件事情,事业的开始,不是在毕业的时候,在念书的时候,而是在学习的时候,也是开始跟社会接轨的时候,让我们的小朋友可以尽快的跟社会接轨。所以我非常同意,人才跟战略是我们下个阶段最重要的因素。

将来,让网路公司的资本评价可以更合理化,对资本及资金的筹措一定是有帮助的,也要建立一个友善跨国团队的环境、落实政府数据的开放等等,都是我们要努力的方向。我也完全同意,必须提高对网路平台的支持,进而帮助更多本土业者走向云端。

最后,我要说,在新时代、新经济,这一切,有很多的机会,都在等着台湾,我们这个世代的人,不论你现在是怎样的年纪,我们大家都有一个责任,让我们这个世代能够全力的投入这个产业,让我们的产业,让台湾更壮大,让台湾的人民更自信,让台湾有一个好的未来。我们一起加油,谢谢大家。

注:

詹宏志:PChome Online网路家庭出版集团和城邦文化创办人,台湾网路暨电子商务发展协会(TiEA)第一届理事长

林之晨:台湾AppWorks 之初创投合伙人,台湾网路暨电子商务发展协会(TiEA)第二届理事长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蔡英文这一席话,要让台湾互联网产业赶上大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