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程序员的黄金时代

(第一次尝试写小说,本文仅向王小波致敬,情节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我叫张三,身高 1.9 米,不要看我身材高大,我的手可细的很。我敲键盘的速度可以达到 APM 666,不带一个按错的键。其实可以达到更高,但我对 666 这个数字情有独钟。

你也许猜到了,我是一个程序员。我在全球第一的软件公司上班,公司名字叫「猎狗」。我觉得这个名字很贴切,适合大多数的程序员和产品经理前来工作,我就是其中一个。

「小黄」是我在公司的花名,每个进公司的员工都会分配一个花名,我被随机抽到了「小黄」这个花名,但是我不喜欢。每次别人叫我小黄,我都要解释我不姓黄,他们总是抿抿一笑。

我在公司升职的很快,从 D1 到 D6,我只用了 3 年的时间(心智正常的程序员一般需要 10 年)。不是因为我写代码又快又好,也不是我的代码让公司产品占据一个又一个 Store 畅销榜单第一。我写的代码没什么技术含量,因为榜单基本靠刷。

我升职快的原因是讨老板喜欢。只要老板出席的会议,我总是第一个到。我会把老板说过的每句话都记下来,一字不差,会后还会组织大家学习,深刻领悟老板提到的每一个方法论。

公司群里只要老板一发话,我总是第一个回复我来解决。只要产品一出问题,我总能说成是别人的锅。我会仔细揣摩老板发的每一条朋友圈,精准定位老板的喜好,投其所好。一旦发现老板开始发表观点了,点赞和转发是不够的,我还会第一时间准备上万字的软文往各大网站和社交媒体里发。

曾经有一次我写代码的时候睡着了,把错误的代码提交到了上线系统。用户投诉一个接着一个,我被老板的电话叫醒,我一拍桌子,愤愤的说到:「他妈的昨天隔壁老王写的什么狗屎代码,老板你不用担心,我分分钟就可以搞定!」

我用了 1 个小时理解了昨天写的代码,然后真的只用了 1 分钟就修复了 Bug。我十分得意,为此老板在给全公司的邮件里表扬了我,还许诺今年的优秀员工、重大技术突破奖非我莫属。他后来确实做到了,这点看来是很诚信的。当然,被我栽赃的王二也被开除了。

类似的事情实在太多,我不能再细说下去,我怕你们学了去我丢了饭碗。我认为这是程序员最好的黄金时代,像我这样的三流程序员也可以在全球第一的公司里混的风生水起。然而我还是想错了。有一天,我收到了 HR 寄来的解雇信,没有一点征兆。

我想一定是搞错了,解雇老板的可能性或许还要高一些,要解雇我,必须给我一个理由。我思前想后,觉得不对劲。距离上次我在软件出错对话框里弹老板裸照已经过去一年了,虽然我只设了老板一个人的白名单,同事也一直没有揭发过我。

我想是「二蛋」告的密,他一定是眼红我。但我还是要找老板问个究竟。我找到老板,老板「啪」的一声拿出一叠打印好的 A4 纸,说到:「看看!这都是什么!」

我只见最上面的一张纸工工整整的写到:

secret_key = '6ICB5p2/5piv5Liq5aSnU0I=' 

我大惊失色,「老板,这可是掌握公司上亿数据的加密密钥,可不带这么随便打印出来,万一让人捡了去,可不好了。」

老板根本没有理睬我,继续问道:「这行代码是你写的不?」

对于公司保密性最高的代码,也只能是我写的了,我只好承认。

这时老板哼了一声,显得有点得意:「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段密钥是一个 Base64 加密过的字符串,我写了一个小程序,解密了一下,你过来看看!」

我很好奇老板居然懂 Base64 加密,更好奇他还会写代码。我知道了,一定是二蛋写好的代码发给了老板。我凑过去看,老板找了半天没找到点哪个按钮可以执行,然后我告诉了他。接着,屏幕的赫赫的输出了解密的结果:

老板是个大SB 

我突然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回事,但我不能承认,说到:「老板,这你也相信?」

老板:「这程序执行的结果千真万确,『老板是个大SB』绝对没错。 」

我噗呲一笑,又感觉不太好,气氛有点尴尬,正想怎么把这事推到二蛋身上。老板继续发飙起来,你看看后面的,比如这个:

<html> <!-- 老板是个大SB --> </html> 

还有这个单元测试案例:

def test_stupid_boss(self):     self.assertEquals('老板是个大SB', dog_company().get_boss()) 

我看着这些代码,心里想着我的代码写的还是不错的,代码工整,命名也很规范。我和老板说:「有人要诬陷我。」

「整个公司就你写单元测试,刚才的测试代码除了你写的,还能有谁?」

这时老板的逻辑性变的强了起来。的确,这一点我无可辩驳,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写什么单元测试了,都是害人的东西。

「那你怎么确认不是别人偷偷改了我的代码?」

「这里的每一行我都 git blame 过了,就是你写的!」

我突然有种感觉,老板也不是那么 SB,至少逻辑性非常强。我正打算和他解释 git 的 commit log 也是可以随便修改的,老板只和我说了一句「滚!」。

在猎狗公司,只要老板说出「滚」字,你是不能进行任何辩驳的,就像一道圣旨,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也不会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因为假如我没有滚,就相当于老板承认了是大 SB 的事实。我也必须滚,因为我还在更多的代码里藏了骂他的话,骂的更不堪入目,假如哪天他发现了,我还是得滚。

有人问我,老板对你这么好,为什么还骂他?我说我没有,我只是说了实话。

生活还得继续,我依然相信现在是我的黄金时代,像我这种高高级开发狗,肯定会有大量的公司抢着要。然而我还是想错了。

那天我来到程序猿拍卖基地,和很多程序员站成一排,等待上台拍卖,希望被好的雇主看中。我们被分成了几个组,由于我之前在猎狗公司工作过,自然被分配到了狗组。我看见对面站了一排人,他们左顾右盼,不停的用眼角余光警惕别人,时而露出奸诈的微笑,他们是狼组。最受雇主青睐的一个组。

我和拍卖基地的人说,我应该属于狼组,我凶的很,警惕性高,写代码可以不休息,进攻性也强,把我派去竞争对手公司做卧底分分钟将它搞垮。我说了很多,他们说你说什么没用,他们说你是狗,你就是狗。我看看对面的一群即将失业的羊组,想想还是有道理的。

轮到我上台了,主持人开始介绍我:「张三,猎狗高高级开发狗,…… 离职原因:在代码里辱骂老板是大SB。」我的天,本来以为三路破塔拿下高地只是分分钟的事情,想不到猎狗的老板还给我来了这么一出,感觉就像被剑圣偷了基地。雇主们纷纷灭灯,我闭上眼睛,等待导播放「可惜不是你」。

最后我被一个雇主雇佣了,原因是他在听介绍时睡着了没有灭灯,也不知道我辱骂老板的事。这家公司叫「巨狼」,是个游戏公司。我顺理成章的从狗晋升到了狼,十分高兴。

我被分配到了开宝箱组,每天的任务就是写游戏里开宝箱的功能。我和老板说,开宝箱涉及到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心理学、社会学等众多领域,技术难度高,开发时间长,吸金能力强,所以得加钱加人。老板是聪明人,说:「叫你写开宝箱,别叽叽歪歪。」我不确定我是不是听错了,这不是羊才干的事情的吗?但老板就是老板,肯定比我高瞻远瞩,我不敢骂他,偷偷的也不行。

有一天我去 UI 组提宝箱界面需求,是一个面容清秀的 UI 妹子,她叫陈清羊。我提完需求后正要走,她一把拉住了我,问我晚上有时间没,要找我单独谈谈。我再次不确定是不是听错了,虽然我身高 1.9,但平时邋遢的很,头发蓬松,拖着拖鞋上班,几天也不洗一次脸。我环顾四周,确认了她确实是在和我说话。淡淡的说了一句:「行吧。」

陈清羊很漂亮,她肯定不会看上我,这点是可以确定的。我们在约好的咖啡厅见面,她上来就说,「别人都说我和老板有一腿,可是我不是,你能帮我证明吗?」原来是她看我天天写开宝箱比较老实,没有像其他同事一样天天去骚扰她,就想找我证明。

「别人都说你和老板有一腿,那就是有一腿,没有什么好辩驳的。」

「可是我没有啊,而且我也不认为和老板有一腿有什么不好的。」

「你看你面色红润,ru 房高耸,穿着时髦,时不时往老板办公室里钻,上班比谁都晚,下班比谁都早,升职比谁都快。就是我也相信你和老板有一腿啊。」

陈清羊看我分析的头头是道,但回想到我夸她的用词,脸上泛出一道红晕。

「要是你每天像我蓬头垢面,别人上班你下班,就没有人再说你。」

之后,陈清羊还是经常来找我,要我证明。这样一来,在同事间反倒传出了我和她的绯闻来。绯闻闹的越厉害,她越是不怕,越是来找我。

她和我说,同事都说她和我有一腿,要我证明没有。我想了想,说到:「我倒挺希望证明有。」她有点生气,她并不介意有一腿,介意的是没有的事,却被别人说成了有,感觉吃了亏。

那天晚上我和她讲了很多故事,特别是水泊梁山的故事。我和她说,义气就是不管你是什么人,有多坏,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我称它为「伟大友谊」,我和她就是伟大友谊。她听了很感动,仿佛某根神经被电触到,对我说的话深信不疑。

我心里一阵窃喜,看了看外面,天色已晚,接着说到:「我来公司这么久了,一直都是一个人,有件事情,只有你才能帮我。」

陈清羊的脸更红了,她知道是什么,为了伟大友谊,她什么都可以做。于是我们不约而同的拿出了笔记本电脑,我写代码她画画。我接了个私活,就缺一个设计师。

我们接了不少私活,赚了不少钱。别人都知道我和她接私活,也就不再说有一腿的事了。后来有人向老板举报,老板要我们交代事情经过,不能遗漏任何一个细节。我把所有细节都交代了,唯独没有交代那天我指着陈清羊的设计稿大骂「什么狗屁设计」这件事,老板更关心的是敦伟大友谊的细节。

后来陈清羊也交了一份自我检讨的材料上去,第二天我们就被开除了。老板给了我们 N+10 补偿,叫人帮我们收拾好,还特定送我们出了公司。

我和陈清羊开了一家游戏公司,公司里没有狼,没有狗,也没有羊,只有人。现在公司已经有 168 人,一年的利润有 12 亿美元。我们的公司名叫「超级人」,我们尊重公司里的每个人,我们用正确的方式激励员工,发挥他们最大的创造力。他们工作的很开心,既实现了人生的价值,又收获了财富。

陈清羊说,这是她的黄金时代,特别怀念当时敦伟大友谊时的紧张和兴奋。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一直不敢问她,就是当年她写的那份材料到底写的什么,会让老板给了我们 N+10 的补偿,才有了第一笔启动资金。直到我去参加她和老板的婚礼,我才有勇气问她。

她说,她只写了一件事。就是关于那天我指着她的设计稿,毫不留情面的大骂「什么狗屁设计」的这件事。在检讨材料里她写道,我骂她的一瞬间,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就在那一瞬间,她已经把一切都遗忘,她已经爱上我了,而且这件事永远都不能变。

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她。这就是我的黄金时代,一个程序员的黄金时代。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程序员的黄金时代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