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70个项目,超8亿元融资,新媒体的春天到底长啥样?

导读 : 用户的知识品位越来越高,内容变现的成本也越来越高,下一个突破机会在哪儿?

文 |i黑马研究中心

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在今天似乎得到了特别的验证。

所有人都在说,内容创业的春天来了。尤其是papi酱的融资成功,似乎打开了一个阀门,羡慕、惊讶、狂热,一切情绪释放而出。对内容创业的关注热度陡然被提上了一个高峰。

这两年的新媒体融资也一直处于火爆阶段。i黑马根据公开资料,统计到了2014年以来的70个以微信公众号为运营主体之一的新媒体创业项目融资情况,总融资额接近8.5亿元,在其中,估值超过1亿元的项目达到16个。

在这个年代,即使是自媒体创业,也不再局限于一个人单打独斗地写作。群体化、机构化,内容也日趋丰富化,内容创业这把火,正在熊熊燃烧。

融资的春风,在微信自媒体时代吹起

自媒体概念由来已久。博客和BBS已经被现在的年轻人淡忘,但当年,众多知名博主与写手们在其中起家,其江湖地位就与如今的大V们差相仿佛。

微博凭借强大的社交性迅速取代了博客的地位。一批具有极强知名度和社会地位的大咖们实名入驻后,迅速积累了大量人气。而140个字的限制,对写手的才华、表达能力和对读者的心理把握做出了最直接的挑战,从作业本到天才小熊猫,从江宁婆婆到博物杂志,从网红到国民老公,草根、明星、段子手,各路大V们,都粉丝云集,一条微博分分钟转发过万。

但是当年,大V们再牛,也和融资这件事儿是不靠边的。

那时的自媒体,很多人还是在“玩票”,连他们能不能养活自己,当时还是众说纷纭。因为,它们的盈利模式,还是单调到乏味,除了稿费之外,想变现,也无非是走“打广告”的老路,利用自身的公众影响力,在第三方平台上发布付费内容。一不留神,还有沦为“广告狗”自砸招牌的危险。

但是,还是有人对自媒体的盈利前景深信不疑。2012年,时任腾讯网科技总监的程苓峰离职,宣布将专门通过微博与媒体专栏发布信息,以获取稿费和咨询收入为生。

微信的出现给一切带来了新的变化。网络信息爆炸后,大众对精准、专业、重度垂直的内容需求无比增强,张小龙产品逻辑给了垂直领域的优秀内容一个脱颖而出的机会。微信打破了大众传播和个人用户间点对点传播的隔阂;熟人社交尽管相对微博而言闭塞,但是朋友圈仍能让它进行病毒式的营销。

变化一直没有停止。微信的用户迅速增长,到2014年第四季度,微信月活跃账户已经达到5亿。快速精准的内容推送,能够节省中间获取用户的大量成本。同时,微信的内容推送能够在垂直、小众领域快速传播和聚拢用户,这是之前的一切媒体和社交平台,都无法做到的。而微信支付方式的加入,O2O商业模式的扩展,为微信端新媒体们,带来了商业价值扩展的可能。

自媒体的好时候真的来了。个性化定制、兴趣化社交、垂直社群用户变现、引入O2O商业模式,资本的兴趣在这个领域也迸发了。

早在2013年,罗辑思维获得了顺为资本的天使投资。2014年8月,女性情感账号“潘幸知”获得了接近1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投资;9月,“餐饮老板内参”获得了深圳维玺投资的200万元天使投资。

自此,自媒体融资的大幕拉开。

接下来的里程碑事件,都出现在2015年,这个被称为“自媒体投资元年”年份。在这一年,自媒体融资的步伐逐渐加快,融资的信息接连不断。而在7月,餐饮老板内参获得狮享家新媒体基金2000万元投资,估值达到1亿元,顿时给所有自媒体创业者打了一针强心剂。

接下来的高潮出现在10月,罗辑思维B轮融资之后,估值已经达到13.2亿元。

整个新媒体创业,都被卷入融资潮中。视频类新媒体一条,以及罗辑思维,都已融到B轮;而诸如餐饮老板内参、关爱八卦成长协会、12缸汽车、P2P观察等,估值均已超过1亿元。

资本入局:谁在投?投什么?

在内容生产这个圈子里,专门投资新媒体的投资人也应运而生。

从记者到作家、出版人,在“吴晓波频道”之后,吴晓波又开始了自己的投资者生涯。2015年,吴晓波联合经纬中国合伙人曹国熊成立了“狮享家新媒体基金”,专门以投资新媒体为主。迄今为止,狮享家已经投资了餐饮老板内参、酒业家、关爱八卦成长协会、十点读书、B座12楼、12缸汽车等公号。

在投资选择上,可以看到,目标人群是白领、中产以上,价值观和“吴晓波频道”相似的公众号,以及做到垂直门类的前两名的大号,比较容易获得狮享家的青睐。

2015年,原《证券时报》投资总监范卫锋发起高樟资本,以“专业的新媒体基金”为定位,第一期募资3亿元人民币,在4个月内,已经投资了15个新媒体项目,其中包括读懂新三板、商业人物、有马体育、新经济100人等。“投人”是他的主要理念,接受他投资的新媒体中,有的甚至当时连公众号都没有。

从央视主持人岗位上转型的张泉灵,现在是紫牛基金的创始管理合伙人。从自己的媒体经历出发,张泉灵更愿意在自己熟悉的行业里出手。她在紫牛的初试水,就投资了年糕妈妈、混子曰、编程猫等新媒体项目,都与内容有关。

真格基金也是热衷于投资新媒体的投资机构之一。今年3月,真格基金投资了大热的papi酱,企鹅和猫、大象公会等,也都是它投资的项目。

随着投资人的发力,各大平台也赶忙跟上了步伐。一场新媒体补贴的战斗就此打响。2015年,今日头条宣布“千人万元”计划,即未来一年内,头条号平台将确保至少1000个头条号创作者,单月至少获得1万元的保底收入,并重点扶持至少100个“群媒体”,单月将至少获得2万元的保底收入。除此之外,今日头条还推出了“新媒体孵化器计划”,为中小团队提供孵化服务,提供办公场所,引荐风险投资。

今年3月1日,腾讯启动了“芒种”计划,主要针对自媒体,号称要投入2个亿的补贴来扶持自媒体发展。

此外,喜马拉雅FM、搜狐等音频、视频平台,也针对自媒体出品的内容,做出了孵化与流量支持的支持计划。

大规模的新媒体品牌矩阵也随之出现。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立于2013年,目前旗下已经有200余名自媒体人,覆盖了科技、餐饮、汽车等多个领域。2015年,WeMedia获得新加坡投资机构华映资本A轮300万美元融资,同时宣布将投入1000万元扶持优秀自媒体。

2014年,媒体人申晨创办的熊猫自媒体联盟提出“全媒体私人定制”概念,力图基于不同自媒体人的内容,为这些团队进行推广策划,以及定制个性化内容。从2015年1月到5月,完成了两轮融资。

在此之前,创业的自媒体人们,一直都是依托自身的内容号召力,单打独斗。而现在,平台们也正在将他们聚拢在一起,打造正规的品牌化运营。自媒体创业,正在和以前的作坊式生产阶段告别。

现在的新媒体们,再单纯靠传统的广告变现方式,自然也吊不起资本和平台的胃口。它们必须打开更大的商业想象空间。

关于这点,吴晓波曾这么说过:“有价值的自媒体必须探索电商模式。”

从“卖月饼”开始,罗辑思维已正式向商业公司转型,以会员模式为基础,书籍出版、演讲和互联网电商相结合,打开了一条盈利之路。和罗胖一起“卖货”也成为不少自媒体大号的选择,比如不久前拿到紫牛基金和经纬中国A轮融资的年糕妈妈,就是在母婴育儿分享账号基础上开始做母婴电商。

教育培训、金融服务,也是新媒体创业者们常见的商业化选择。“餐饮老板内参”本来就是一个垂直餐饮行业的内容分享账号,现在,则从中也衍生了餐饮老板商学院培训,以及金融借贷服务。

除此之外,还有和亲子旅游结合的童游亲子营,进行创投服务的B座12楼等。

当价值变现的路走通了,内容才更富生产的动力。

新媒体创业者:从纷纷挽袖下场,到迷茫与瓶颈

在这种情况下,新媒体创业者们纷纷下场,已经成为了潮流。无论是媒体人,还是商业大佬,或者是各行业的专业人士、技术人才,都忙着开通自己自媒体公众号。

去年7月,冯仑从万通退休,开始筹划自媒体“冯仑风马牛”。从第一财经日报总编岗位卸任的秦朔,也推出自媒体“秦朔的朋友圈”。他们不但做自己的微信大号,还联合吴晓波,一起做了视频“大头频道”。

2015年底,转战了多个媒体之后,迟宇宙携《商业人物》,也开始了自己在微信平台上的新征途。连续三篇王石和两篇联想,激起了业界的极大反响。

曾经在南方都市报深圳杂志部任职的咪蒙,给自己贴上了“逗比的女性创业者”、“花痴”、“三观正的情感专家”等等标签,横空出世,从2015年9月到12月底,写了70篇文章,赚了近百万粉丝,篇篇阅读10万+。

一时之间,人人都产生了一个新媒体创业之梦。据2015年8月微信的统计数据表明,微信平台上已有超过1000万个公众号,并还在以每天1.5万的速度增加。

在这样的基数上,能够获得融资、脱颖而出的项目,就是凤毛麟角了。单纯依靠原创纯内容产出、吸引大量的粉丝,进而变现,这样的路已经越来越不好走了。

大量涌现的内容创业者,几乎抢占了大多数垂直细分领域。尤其是到了2015年,各个领域,各种玩法,几乎都已经被先行者尝了个遍。对于后来者而言,用户对其内容的要求更加高了。

内容创业者们不得不面临这样的窘境:他们正在面临和当初网络信息爆炸一样的轮回。用户获取内容的渠道分散,大量杂乱的信息充斥在订阅号和朋友圈中,甄别成本越来越高。随之而来的,必然是用户阅读量的下降。

最好的入行的红利期已经过了。自媒体人宗宁(万能的大熊)在IT龙门阵活动演讲中就这样表示:“那个时候对才华的要求比较低,现在对才华要求比较高,因为风口已经过了。”

而依赖平台的新媒体们,也不得不面临平台对它们的束缚。

去年8月拿到了A轮融资的大象公会,其实在那之前刚刚遭遇一次浴火涅槃。3月13日,大象公会账号被禁言。那时,它刚刚上线100天。曾任凤凰周刊执行主编的黄章晋,创办大象公会的初衷是想和读者分享原创的知识性内容,帮助读者增长见识、分享谈资,而这次封禁,给了他重重一击。这次封禁时间长达7天,关停当天,黄章晋无法打探出账号被禁的原因,也无从得知未来大象的走向将会如何。被封禁之时,甚至还有假冒者不断给大象的用户发送私信。

那次和大象公会一起被封禁的账号,一共有四五十个。封号事件,也并不只有这一次。其中被封禁的,固然有违规操作的账号,但是对于创业新媒体而言,每次都是重大的打击。

而在走上正轨的运营道路之前,新媒体平台们,也一样要面对内部的纠纷。2015年11月,首席娱乐官发布文章,表示由于其运营团队内部问题,公司走入解散程序,微信公众平台暂停更新。

还没有走到行业的成熟,新媒体创业,就已经面临着种种瓶颈。但这并不意味着新媒体创业就将就此停滞。还有新的机遇和模式仍旧等待着爆发,比如短视频。

下一个风口:视频类自媒体?

2015年,短视频应用爆发。

自媒体广告平台微播易曾做过一个统计,近半年来,在微播易上投放广告中,视频投放订单已经达到1.2万个,去年第四季度,视频自媒体订单数环比增长了78%。

视频更容易为人接受。它的内容富有表现力和感染力,短视频应用的兴起让它易于传播,更重要的是,视频更加容易形成个人IP,其识别力比文字还要更高。而且,视频在做电商营销方面,简直具备天生的优势。视频中出现的每一款产品,都很容易获得极大的搜索量。

当更多人还在埋头码字时,papi酱红了。几乎是现象级产品的力度,这个“低配版苏菲玛索”,花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发布了40多条原创短视频,每篇微信公众号阅读量几乎都超过10万+,收获了过亿粉丝。今年3月,papi酱接受了真格基金、罗振宇等联合注资1200万元,估值达到3亿元。

而成为了papi酱投资方的罗振宇,当然核心思想还是“卖货”。这一次,他把papi酱的视频贴片广告拿出来卖了。被罗振宇定于“新媒体历史上的地标性事件”的papi酱第一弹广告拍卖会,将在几天后的4月21日举行。

除此之外,i黑马也统计到了更多的视频类新媒体项目。除了papi酱之外,真格基金还投资了军武位次面、企鹅和猫等视频类项目,其中也包括同样在今年3月刚刚拿到超过5000万元A轮融资的二更。另外,也有更多的PCG内容新媒体开始和视频相结合,如创业类视频化内容媒体爱代言、接招等。目前,视频类新媒体内容,已经覆盖了生活、美食、情感各个领域。

但是,视频制作,远比文字和图片类内容创业,难度还要更大。而且,视频类内容创业的商业模式,更是刚刚起步。即使是罗振宇,也还是带着papi酱在试水探索之中。

这是内容创业的春天,百花正在开放。但通往下一个季节的路上,拥挤的创业队伍中,注定了多数人还只是陪跑。只有坚持下来,才能接下来享受秋天的收获。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70个项目,超8亿元融资,新媒体的春天到底长啥样?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