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赛艇、混圈子、分享失败,湖畔大学这样上课

今年3月底的一天,38岁的北大毕业生陈华从北京飞往杭州,重新进入大学,开始了为期四天的封闭学习。并且,在接下来的两三年时间里,每隔两个月,他都要奔赴杭州,离开手机、放下工作,身份从创办唱吧的明星CEO,转变为一名普通学生,在封闭课堂中开始人生第二次教育经历。

陈华加入的是湖畔大学。

湖畔大学,由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担任校长,郭广昌、史玉柱、冯仑等知名企业家担任校董,招生对象是类似陈华这样的创业者,意在培养未来中国的商业领袖。这大概是当前中国进入门槛最高的一所大学,无论校长、校董、老师、学生,皆是经常出现在媒体报道中的商业明星。

陈华去年11月成为其中一员。之前,这位北大毕业生曾开发出天网搜索引擎,创办了酷讯,现在则作为创始人和CEO领导着一家估值42亿人民币的创业公司唱吧。不过,陈华在2015年陷入了对公司未来的长时间思考中,也曾考虑上MBA或者EMBA课程寻求答案,但在和湖畔大学相关人士沟通后,最终改变了自己主意。

与中欧、长江等商学院不同,湖畔大学,这所刚刚成立一年多时间、集聚了众多商业领袖的大学异常显赫而神秘。近日,陈华和《深网》讲述了他如何加入大学,以及这所学校所教给他的东西。以下是《深网》对陈华口述内容的整理。

怎么进入湖畔大学? 记住:别跟马云要签名

我跟阿里巴巴其实缘分挺深的,2009年离开酷讯后加入阿里巴巴,待了两年时间,也学到一些东西。但是在我当时那个位置上,其实也没有机会听马云站在我面前认认真真分享经验和教训,更多只能靠自己去感受。

去年8月,湖畔大学的人找过我,但我当时有点犹豫,以为这跟阿里内部一个针对高管的“百年湖畔”培训类似。拖到了9月,我又跟一两个湖畔大学的学生仔细聊了一下,到11月才下定决心报名。

第二届湖畔大学对入学者设置了一些硬性指标(注:硬性门槛为创业3年以上,团队超过30人,年营业额三千万以上),这个硬性指标只是一个报名门槛,但其实最后筛选,我发现还有一些更高的门槛在里面。

这个门槛主要在于创业者本身,是不是一个所谓的企业家。

湖畔大学里面讲得最多的就是“企业家精神”,就是说看这批人是不是有梦想、有执行力、有野心,然后培养这批人成为像马云那样有梦想的成功企业家。

我觉得湖畔大学主要看是否有“企业家精神”来筛选学员。湖畔大学设定一些最低报名门槛,比如说员工、纳税、收入,我觉得那都没关系,比较虚,只是先把一些初级创业者筛出去。

当然,筛选有一个更长的过程,最后一道关卡是面试。

面试是这样的,分小组,每个小组四五个人,然后一个小组有三四个面试官,我那个小组面试官有郭广昌,还有两个当时我叫不出名字来。

面试的题目是命题作文,要每个人画一张图,描绘自己的问题和梦想,然后去讲述你的问题和梦想。面试官实际上是通过一问一答,了解你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事情,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其实画得挺土的,有点像我产品规划的一个大图,涉及唱吧未来的业务布局的一些东西。

面试进行到一半,郭广昌忽然问我们中间一个创业者,“你是不是富二代?”,那个创业者承认是。之前我也觉得他太厉害了,比我小这么多,已经有两三家上市公司,动不动还要再搞一家上市公司。面试官一问才知原来是富二代,人家老爸已经很牛逼了,那没办法。

其实最后二期学员里面也有好几个学员可以算是富二代,比如霍启文(香港霍英东集团行政总裁霍震寰之子)还是挺年轻。我们聊过几次,但是没有到业务层面去沟通,我觉得他挺有意思的。我们还一起玩过赛艇比赛,结果赛艇里面特别猛的几个人,就有姚劲波,有霍启文。

当时还有个很有意思的故事,马云自己讲的,湖畔大学面试的时候,有一个面试者一进去,就非常高兴地跑过来说要找马云签名,然后马云当时就不是很高兴,最后这个人也没有通过面试。

不是说马云不喜欢那个人,而是说这个细节可能决定了你的眼光和视野,毕竟到了这个阶段的创业者应该是见过世面的。比如说霍启文,他确实挺不错,有家世的人也多了去了,所以想想就没觉得需要低人一等特别对待,就当好朋友一样聊聊天就好了。

最终能进湖畔大学的,我觉得标准也不是完全按外面理解的是要多么成功的公司,其实更多也要看这个人的魄力,有梦想,有野心,执行力又非常强。

学员里面我对游族网络CEO林奇印象还挺深的,因为他跟我最早面试的时候就在一个组,最后分组又分在一起了。他年纪好像比我还小一点,公司上市了,又在折腾《三体》电影。我觉得研究三体电影的人一般都是比较有梦想的人,这个事情还挺有挑战。以前我问林奇三体拍得怎么样,他还不吭声;前两天我又问他,说我能不能去跑个龙套,然后他告诉我已经拍完半年了,正在编排剪辑。

第一课:赛艇

面试过后,是四整天的学习,前面两天玩赛艇,后面两天是讲课,第一课上午是开学典礼,下午是马云讲,第二天是曾鸣(阿里巴巴执行副总裁、参谋长)和Lucy(彭蕾,阿里巴巴集团首席人材官,兼任小微金服集团首席执行官)讲。

两天玩赛艇,两天上课,就是这样子。

赛艇是抽签分组,分成两个大组,每个组里面又分两艘八人艇,两艘四人艇。其实赛艇是国内比较少的一种娱乐活动,我觉得非常特别,它要求很好的协调性,艇上所有人,步骤必须完全一致。

这实际上是非常消灭你的创新性,你想任何创新都不行,你就必须跟上前面第一名,完全统一步骤,一出乱子,整个船就没法动;然后统一步骤之后你会发现,忽然之间速度就上去了,然后有一个人节奏对不上速度就变慢了,而一下子全部对上之后,它的速度又飞快无比。那种感觉非常爽。

我是第一次玩赛艇,所有人基本上都是第一次,我平时比较少运动,运动能力不行,但当时在我那艘艇里面,结果我居然是年纪最小的,只能做组里的生力军了。虽然后来比赛输了,我们还是非常高兴地说我们终于拿到了亚军,找到了一点大学的感觉。还是很激动。

分享失败

我们的第一次课主要是阿里的几个负责人讲,分享他们的经验,比如说阿里巴巴为什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一些理由。

但未来的课就不是和阿里巴巴相关了,史玉柱、郭广昌或者柳传志等其他一些大佬们,都可能过来给我们做一节课或者两节课的分享,三四个小时,就站在你的面前慢慢讲,有问题现场问。

这些东西外面不见得听得到,即使柳传志这些大佬平时也会出来做一些公开分享,但那种分享有些东西他不会讲——就像我出去分享的时候,很多东西也不讲,因为担心被传播出去后,会伤害到我企业的形象,或我自己的个人形象。

但是在一个封闭的场所,约定了所有人不许对外分享,这个时候,反而有些问题就可以问得很清楚。比如真的有一些可能上不了台面的做法是什么样的。

到了创始人这个层面,很多问题是很痛苦的,要不断去解决。所有的创业者,基本上晚上睡觉都睡不舒服,因为每天一堆事情烦死人,解决不完;然后解决问题的过程也各种痛苦,有时候就会用自己并不喜欢的解决办法去处理。没办法,因为企业要往前走。

我觉得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最重要的是少犯错误,犯了错误必须快速纠错。举阿里巴巴的例子,大家都觉得阿里巴巴厉害对吧?阿里巴巴失败的项目你知道有多少吗?掰手指头可以掰出一大堆非常失败的项目。

曾经牛逼哄哄的阿里软件去哪儿了?这可是在2007年、2008年的时候阿里几大支柱之一,雅虎中国也没了。B2B现在也不是之前的B2B了,公司退市了。也就说阿里巴巴这么大的公司,实际上它也犯了很多错误,也有很多项目失败了,只是失败的东西大家没有去注意而已,最后我们来看成功学的时候发现阿里很聪明地做了淘宝、支付宝,做了阿里云、菜鸟网络这些成功业务。

传统MBA输出的是伪成功学

国内的MBA和EMBA培养的叫做职业经理人,但创始人不是职业经理人。

创始人是企业承担最大压力的那个人,他要做决策、要承担责任。但是职业经理人不太一样,不见得会做一些冒险的事情,也不敢去承担责任,大不了我走人,换一个地方继续干。所以我觉得职业经理人的培养和创始人的培养有非常大的区别。原来的MBA、EMBA教的都是成功学,就是已经成功的公司告诉你它为什么成功,但实际上这是不对的。就像我今天出去,说唱吧为什么做得好,我可以说一堆理由,但其实你回到当年来看,真的是无路可选才选了这条路而已。

所以说你去EMBA、MBA看那些成功的公司,觉得人家可牛逼了,对吧?可关键是人家为什么做了这个选择?原因在哪里?可能你并看不清楚。

市场上其实没有面对创始人的教育培训机构。如果真要说有的话,有一些是有点类似的,比如说创业分享会,请一些非常优秀的创业大腕,面对一两百个观众,现场去分享创业过程的一些经验、理念和问题。

这种会我自己也去分享过很多次了,把自己在创业中碰到的问题、经验、总结分享出来,我分享的时候觉得挺开心,觉得通过自己摸索出来的东西能告诉别人,别人能学到一点是一点,已经很好了,对吧?但反过来,我跟谁学呢?如果给我分享的人资历、年龄、阶段跟我也差不多,其实问题大家都大同小异。

举个例子,比如姚劲波,可能你会觉得姚劲波特别有名,但是在我看来,姚劲波就是2006年跟我们同一批创业的人,他当时做58,我在做酷讯,只是我第一次比较失败,人家成功了。当然姚劲波很厉害,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但是这一批人出来分享的时候,我会觉得好像还差一点。

那什么样的人分享是更有益的?什么样的人能够让我看得更高更远?那可能是再往上一代。

互联网基本上是十年为一个维度,你可以看到2005年、2006年那批创业者全是80年前后的一批人,再往上一批,比如马云这批人,他们年纪要大至少十岁以上,可能是60年代末出生的一批人,他们接触的东西真的不太一样。

比如说创业初期的艰苦程度跟我们不太一样,当时的市场经济没有那么成熟,有更多的问题要去解决,或者说他们可能能够认识到更多根本性的问题。

所以我看来看去最后才发现,也许湖畔大学这种模式是更有意思的一个模式,它通过一批成功的老一辈创业者,把他们创业的经验和理念,尤其是作为一个创始人身份碰到的问题,去和给大家分享。然后接受分享的我们这批创始人也互相学习。所以,我觉得湖畔大学应该叫做“创业者的大学”,只是定位是比较高端的。

彭蕾的课比马云更实用

第一节课,柳传志其实也讲了几句话吧,但是还没有认真参与,还有好多人,我列不出名字。之前我们跟这些企业家交流非常少,实际上也有代沟,年龄上差个十几岁,经验、阶段也不太一样。

以前整个课程里面,我印象最深的是彭蕾的课,她讲整个企业文化的定义,KPI的设定、考核、团队的建设。

她以前其实不是管具体业务的人,但是,她能够把人的要求提到一个非常高的标准。她认为一件事情要成,首先是要人,并不是说一定多么厉害,但做事的方法、态度和组织结构很重要。所以她会花很大心思去建立企业文化、管理制度、考核制度,使得这个企业有强大的生命力。

其实我们以前也很清楚这些,只是一直停留在表皮,学不到特别深的东西。

上完第一次课回来,我就组织大家研究公司的使命和愿景,前两天刚刚又讨论了一个来回,估计还得讨论个一两次,最后定一个稿,然后就从上到下去宣扬。到了公司一定规模之后,我觉得这个非常有必要。

比如唱吧现在差不多接近300人了,这时候就会出现一个很大的困扰,新招进来的员工对公司的理解会不清楚,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天天去公司开会,跟他们去讲。

定下了公司的使命和愿景,能够指引普通员工去做正确的事情,反过来也能约束高管。比如说我自己,忽然之间哪一天脑子抽风,觉得有个事情挺好玩就想去做,可能会面临一大堆的人站出来反对,“你这个想法不对,违背了公司大的使命,我们不应该去赚这个钱,这个钱跟我们没关系”,这样就可以纠正创始人。实际上就像彭蕾说的,使命、愿景是公司的定海神针,有了这个东西,公司的方向不会偏太多,而且会越来越专注。

马云的课主要是讲宏观的大道理,彭蕾的课相对更实用,回来就可以照着抄,去做执行。

学费不贵,但捐助真不少

上湖畔大学的学费大概几十万,但这个学费,按照马云的说法是远远不够运营成本的。所以这个学校的盈利模式非常有意思:捐助模式。

意思就是,从湖畔大学出来的学员,你开心就给湖畔大学捐点钱。但是你要想想这些人都是行业里一些大佬,捐款估计都不是几十万的量级,所以说这个学校会很有钱,不差钱。

有点像哈佛那种学校。哈佛是一个私立学校,它有校董,然后有大量的捐助,哈佛拿到这个钱之后就建立一个基金,这个基金到时候可以做投资,比如投给其他基金,其他基金赚的钱回报回来,学校就会一直非常有钱。

学校有钱就可以请世界上最好的老师,最贵的老师,它不在乎这点点钱。比如一个人过来讲一节课收一百万,那就给一百万,没关系。

对于建立湖畔大学的意义,我觉得马云是希望培养一批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首先找一批人,这批人本来就挺有斗志、有梦想,帮助他们,把自己的经验教训告诉这些人,让这些人继续成长,甚至未来能形成一个小圈子,互相支持,能够做出世界级企业。

我对马云没有崇拜这种说法,不过,马云挺会演讲,能够用一些非常正面、积极的语言去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有很强的煽动性,这个值得我们学习。把个人梦想放在一个更大的梦想范围内去实现,你会发现工作生活更开心,也更踏实。

注:陈华,唱吧创始人、CEO,出生于1978年,1999年在北大读书时,开发出天网FTP搜索引擎,从此踏上创业之路。唱吧已创办四年,目前估值42亿元左右。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赛艇、混圈子、分享失败,湖畔大学这样上课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