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创业三年,42亿估值待上市,他仍不满意:我们值上千亿

导读 : 三年3亿用户,42.8亿估值,唱吧享受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同时也在等待着一场并不确定的资本盛宴。

i黑马 周路平 3月10日报道

回归与等待

42.8亿元。

这是唱吧决定回国上市后得到的估值,距离唱吧成立已经过去了三个年头。一直低调的唱吧,原本没打算透露。

然而一切身不由己。它的好几家投资机构LP(有限合伙人)来自上市公司,人们根据上市公司披露的数据估算,得出了上述数字。

回国上市,原因无外乎两者:一是国外估值太低,二是业务和股民都在国内。暴风科技是拆VIE回国上市的最好样板。2015年3月24日,暴风科技成功在A股挂牌,随后一飞冲天,31天内出现30个涨停,一时之间,艳羡、惊呼、质疑之声四起。

陈华同样是因为这两个原因选择了回国上市。“A股的融资能力远远超过美股,融资的玩法A股是更好玩的。” 唱吧创始人兼CEO陈华对i黑马表示,“其实对唱吧来说,去美国也不差,但在A股会成为更好的公司。”

2015年2月,暴风科技上市前夕,陈华找到暴风科技创始人冯鑫。陈华2006年在酷讯时,唱吧与暴风楼上楼下,两人经常见面。冯鑫对前来取经的陈华讲了一点,“回来是很痛苦的,要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太多的人想回国上市,多数搞到一半搞不下去,只能往回撤。

2015年6月,陈华开始着手拆除为了在国外上市设立的VIE资本架构。这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其中关键的一点是,让人民币基金接盘之前的美元基金。通俗而言,就是美元退出,人民币进入。

陈华当时找到了九鼎投资董事总经理于明,希望获得资金支持。双方聊完,一拍即合,于明还成为了唱吧的首席财务官(CFO)。陈华回忆,原本找投资人要钱,但是他看中于明在A股市场的实战经验,于曾主导安达科技及网宿科技等多家上市公司的战略投资。“我不要你的钱了,你就直接过来吧。”

于明的进入加快了唱吧拆VIE回国上市的步伐,唱吧募集了4.5亿元资金,接手了之前的美元基金。陈华透露,除了引进部分新投资人,前期所有的投资人都没有离开,表示看好唱吧未来发展,用人民币基金接盘了自己的美元基金。为了平衡利益关系,“我们没有在估值上花太大的精力,主要解决的是我们老投资人能够认可的合理估值。”尽管估值已经超过40亿元,陈华坦言,这个估值“偏低”。

然而决定回归并不意味着成功。如同贝克特的《等待戈多》一般,希望总在前方,却迟迟不来,一切都是未知。

“时间进度不由我们说了算,我们要做的就是按照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好准备工作,然后等机会。至于这个机会是什么机会我也不知道,轮到你就是你,没轮到就等着。”陈华流露着尴尬和无奈,一方面A股曾因为股灾短暂性关闭,积压了大量排队上市的公司,而借壳也困难重重;另一方面,新三板虽然是个选择,但流动性不高,大批公司常年没有交易。被寄予厚望的战略新兴板又尚未推出。

2015年12月25日,恰逢西方圣诞节,证监会传出消息,战略新兴板将在明年推出。i黑马将这条消息在微信上转给陈华,他回了一个字:哈。而后便无其他反应。翌日,陈华转发了IPO注册制授权决定获通过的新闻,配文:加快加快。显然,对于唱吧和陈华,上主板比上战略新兴板诱惑更大。

无论是财务,还是在结构上,唱吧已经基本准备就绪,只等枪响。然而除了等,似乎没有太多选择。

四分幸运,六分努力

从2012年成立到2015年回国上市,唱吧没遇过什么大坑,甚至在外人看来多少有着幸运成分。

唱吧团队2011年2月组建,产品在一年零三个月后才正式上线。这段时间,陈华异常纠结,“我曾经做过酷讯,我再创业的话,一定要让自己的背景结合起来。”他开始围绕搜索引擎、生活、电商找方向。

选来选去都没有找到一个方向能够再次超越酷讯,“这样做就没意思了”。当时整个团队停下来,两三个月时间,什么都不干,寻找好的方向。他们在黑板上列了一二十个备选,选择的标准是能够火爆,而且一夜爆红。最终确定了唱歌方向。

当时的团队并没有人会唱歌,对音乐圈也不是很懂。“但这个方向却是一个非常低门槛、能产生用户量、能产生内容的平台。”

如他所愿,2012年5月31日,唱吧上线,5天时间登顶APP store榜首,10天时间获得100万用户。

这被归结为存在时代和运气的因素。2012年前后,移动互联网起步,智能手机飞入寻常百姓家,陈华说只要做的好点的app,都能有不错的下载量,包括微信、陌陌等一系列火爆的应用都是起始于这个时间段。

2013年,唱吧在湖南卫视的娱乐脱口秀节目《天天向上》亮相。未曾想,这一次的曝光为唱吧带来了上百万的下载量,促使其很快甩掉其它竞争对手,结束了原本的鏖战状态。陈华回忆,当时竞争环境恶劣,各类唱歌应用扎堆井喷,恰好《天天向上》节目组需要录制用户喜爱的应用,找了6款当时最火爆的App,其中就包括墨迹天气、唱吧和大众点评。

籍此机会,唱吧与湖南卫视建立了联系。这一次拆VIE,湖南卫视也参与了投资,双方在娱乐选秀等活动中的各项合作也由此展开。

陈华将唱吧当前的成就40%归结为幸运,还有60%是自身的努力。

在唱吧上线前两年,陈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对产品进行优化,搭建功能框架。当时,他们做了一个打标签功能,网友对歌曲进行标签化,譬如日韩、摇滚。陈华的出发点是通过网友对作品进行分类、细化,使得每个小类别都有更多的人关注。

一开始觉得挺酷,不过最后却成了广告集散地。用户体验糟糕,怒骂不止。再加上使用人数不多,陈华便砍掉了这个功能。

曾有人向陈华建议,唱吧能不能讲笑话,干点别的,“我说不欢迎这个地方讲笑话,你可以去别的地方讲。”唱吧被陈华看得很纯粹,只聚集喜欢唱歌或者听歌的人。

转攻线下

在商业道路耕耘了三年的唱吧,踩下过“唱吧app”,“直播间”,“线下KTV”,“麦克风”等脚印。前者是根基,后三者在延伸。

2014年6月,唱吧正式宣布进军线下KTV,投资参股KTV连锁品牌麦颂,彼时唱吧线上用户规模已突破1亿。

这个决定萌芽于当年3、4月份,当时,红杉资本在看项目,发现麦颂在寻求融资。作为红杉投资企业,陈华被拉去共同参谋,帮助投资决策。看完回来途中,红杉投资人问陈华,这个项目值不值得投?陈华说,“我想的问题,根本就不是这个事情,我想是说这家公司能不能给唱吧。”随后,唱吧投资参股麦颂。

当年底,唱吧麦颂KTV第一家线下店在北京方庄开业,五音不全的陈华扯着跑调的嗓门陪唱了几首,跟着到场的朋友摇着手机,在一旁玩着赛马类游戏。看得出,线下店被他寄予厚望,当天的陈华甚至拉来了他的产品总监,全方面的介绍这款欲图颠覆线下KTV的得意之作。

陈华想通过互联网的玩法把手机这块屏和KTV的屏进行打通,即使朋友未能参加,同样能通过手机App,进入线上的房间,实现远程和现场互动,支持送礼等服务。他甚至在角落设置了一张游戏台,供类似陈华这种不爱唱歌的人消遣。

只是,用户体验遭遇了现实尴尬。当天技术人员倒腾了半天,也没能解决安卓手机的安装问题。

一年后,2015年圣诞节那天,改良后的唱吧麦颂再次推出新版本,首家3.0线下KTV在通州开业。陈华饶有兴致的搬来电脑,播放自家员工录制的3.0视频。这家KTV再次被他寄予厚望,从他展示的视频看到,他给每个房间设置了独立舞台,舞台有灯光、烟雾,根据歌曲节奏变换。陈华在描述这个场景时,满脸抑制不住的兴奋。

据陈华透露,唱吧麦颂3.0版本的改造成本,每个房间比传统KTV贵了几万元,一家店的成本300多万元。

他曾豪言,5年内争取开到2000家线下KTV店。不过,根据透露的最新数据,唱吧麦颂正式营业的KTV有十几家,其中三四家为加盟店,另外还有三四十家线下店正在装修进场,“进度符合预期”。尽管与2000家还有很大差距,但陈华认为,相比于App的开发,开线下店涉及选址、签合同、谈价钱、装修、申请牌照、工商消防等等,周期漫长。“一年十几家店已经算进展很不错了。”

如今,他很少再提起2000家线下店这个事。他甚至告诫创业者,原本能做到100分,跟投资人讲的时候只能说80分,降低投资人的期待值。

“唱吧最少上千亿”

回国上市前夜,等待进场的唱吧开始面对着用户增速放缓的质疑。

2012年5月唱吧上线,2013年10月用户破一亿,2014年11月破二亿,2015年9月用户破三亿。唱吧用户增长轨迹,实则不慢。不过,对于喧嚣的移动互联网依然要遭受诟病。陈华解释,唱吧目前已有3亿用户,用户体量决定了不能每年翻倍的增长,而是在纵深方向精耕细作。“我觉得用户的总规模呢,并不是那么重要的,更重要的是这些用户使用的频率。”

目前,唱吧的打开频率是每周一两次。陈华希望加强用户的社交属性,一方面唱歌者大多单身男女,有强烈的交友需求;另一方面,努力营造社交氛围,他甚至专门设置了开放群组的玩法,陌生人可以随时进入,同场PK。

唱吧是典型的互联网轻资产公司,迄今,这家公司的员工总数200多人,技术占多数。陈华也符合这种互联网特质:略微腼腆,爱憎分明。

曾有一段时间,唱吧的20多个网红被竞争对手挖角,对方开出的条件是每月几万元工资。根据唱吧模式,唱吧与网红之间并非雇佣关系,双方采用分成体系,没有工资一说。起初,陈华也紧张了一阵,担心网红出走太多,带走用户。

陈华便把20多个网红的账号封了,不让他们在唱吧宣传竞品,过了几个月,因为无法带走粉丝,网红又回来了。

当前,唱吧这个平台的大部分营收来自于虚拟物品和会员体系,广告、游戏、电商、产品、线下KTV也在贡献收入。

比起于用户和产品,陈华并不愿意讲太多挣钱的事情,“说你喜欢的人发唱片了,是不是应该支持他。他开演唱会了,你是不是应该买张票。”赚钱,在他看来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唱吧不只是一个APP,我们要把所有喜欢唱歌的,喜欢去给别人唱歌的人,聚集在这个平台里,成为一个唱歌人的网络。”陈华说,唱吧将围绕唱歌和社交,打造音乐社交的生态,“唱吧未来最少是上千亿人民币的公司。”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创业三年,42亿估值待上市,他仍不满意:我们值上千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