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你可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从苹果到Google,都在为这位硅谷传奇“教练”的去世而悲伤

你可能从来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你知道的硅谷传奇人物几乎都是他的密友或者“弟子”,包括苹果创始人乔布斯、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和 Twitter 创始人杰克·多西;

他是苹果在任时间最长的董事,也帮助 Google 打造了强大的董事会,当苹果和 Google 因为 iOS 和 Android 进入白热化竞争的时候,只有他才能促成乔布斯和施密特的密谈;

他一生中从未写过一行代码,从哥伦毕业大学毕业时拿的是教育的学位,还当过一段时间不成功的橄榄球教练,但他却成为了硅谷最受人尊敬的导师,是那些赫赫有名的创始人们最信任的“教练”;

他就是硅谷传奇“教练(coach)”——比尔·坎培尔(Bill Campbell)。他的去世,引发了几乎整个硅谷的哀悼。

你可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从苹果到Google,都在为这位硅谷传奇“教练”的去世而悲伤

他的离开,是整个硅谷的损失

尽管被硅谷最有权力的 CEO、VC 和创业者们视为导师,但是坎培尔一直非常低调、总是藏在幕后。也许他自己也想不到,他一生中唯一一次吸引了众人目光的时刻,却是在他去世的消息公布后。和癌症抗争了很久后,他还是在75岁的高龄、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

无论是苹果、还是 Google,无论是蒂姆·库克、还是施密特,都专门发文悼念坎培尔的离开。

“比尔对于我们这些在苹果的人来说,是一个导师,也是一个‘教练’,是我们大家庭的一员、一个高管、一个董事会成员。在很多人都不相信苹果的时候,他就对苹果充满信心,为我们的公司做了巨大的贡献,陪我们一起经历了起伏,怎么说都不会夸大。我们将怀念他的智慧、友谊、幽默和他对生活的爱。”苹果在声明里说。

你可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从苹果到Google,都在为这位硅谷传奇“教练”的去世而悲伤

施密特也在自己的Google+上悼念说:“比尔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人,然而,今早这个世界失去了这位伟大的领袖。”

KPCB合伙人约翰·多尔(John Doerr)连发四条推文哀悼,Andreessen Horowitz的本·霍洛沃茨(Ben Horowitz)写下长文回忆他和坎培尔的故事,并且悲伤的说,“我以后再也不能打电话给他了。”

从一个不成功的橄榄球教练,到苹果 1984 广告的关键人物

坎培尔最开始和科技没什么关系:他的父亲是一个高中的老师兼篮球教练,他自己则在哥伦比亚大学念教育专业,还是橄榄球队成员。他曾经作为队长,带着哥大橄榄球队,在常青藤学校的冠军赛里和哈佛打了个平手 。

毕业后,坎培尔在哥大做起了橄榄球教练,但是他输了很多场比赛。沮丧的他离开了干篮球场,加入了一家广告公司负责柯达项目,很快就被柯达挖走,又来到了苹果负责市场。

正是他把苹果最有名的 1984 广告带到了超级碗比赛上,完成了 Mac 电脑让人惊艳的亮相。如果不是他,或许这则有史以来最经典的苹果广告,根本没有机会和世人见面。

当时,苹果内部管理层认为在超级碗上做60秒广告太奢侈、这个广告的内容也太惊世骇俗了,应该把超级碗上的广告时间给转让出去,但是坎培尔并不同意。

所以,当销售人员和坎培尔说,找到了愿意接盘这60秒广告的下家时,坎培尔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不要告诉管理层这件事。误以为没有接盘者的苹果管理层只能让广告如期播出,却没想到 Mac 因此而大获成功,这则广告也被认为是历史上最棒的广告之一。

他在乔布斯被放逐期间才加入苹果,却成为乔布斯的密友

也许招坎培尔进入苹果,是苹果前CEO约翰·斯卡利在任期间做的为数不多的对的事之一。坎培尔最初担任苹果的市场主管,后来负责苹果分拆出去的软件 Claris,如果不是苹果行使了回购的权利,坎培尔会带着 Claris 上市。

你可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从苹果到Google,都在为这位硅谷传奇“教练”的去世而悲伤

虽然坎培尔是斯卡利招进来的,但是他和乔布斯走得非常近。“我是看着乔布斯怎么成为一个CEO的。我看着乔布斯离开苹果创办 NeXT,看着乔布斯从一个天才创业者变成了一个商人。”坎培尔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道。也是乔布斯亲自邀请他加入了苹果董事会。

乔布斯脾气暴躁、多疑,追随者众多,但是挚友却不多。比尔·坎培尔绝对是其中一个。1997年,乔布斯刚回到苹果时,经常会在周末走去坎培尔家,在后院晃来晃去,或者坐在游泳池边。

有一天乔布斯走了过来,他们俩在游泳池边的板凳坐下,乔布斯向坎培尔发出了邀请,“我想要邀请你加入苹果的董事会”。对此,坎贝尔只说了一个词——“当然。”

有很长时间苹果甚至没有董事长,而坎培尔是两位联席长之一。在那段时间里,坎培尔会亲自参与苹果内部很多话题的讨论。很多人都说,坎培尔是“乔布斯的人”,而他和乔布斯的友情让他对乔布斯的性格和想法都了如指掌。

他甚至能够安抚独断专行的乔布斯。他接受了施密特的邀请,帮忙施密特管理Google,乔布斯得知之后对他大吼,“如果你帮他们,那就是在伤害我。”但是坎培尔一下子就安抚了乔布斯,他说,“得了吧,我又不会编程。我只是教他们怎么更好地管理他们的公司。”

于是,在苹果 Google 因为iOS和Android打得最激烈的时候,他也成为唯一一个可以把施密特和乔布斯拉起来会谈的人。

在担任苹果董事会成员17年后,坎培尔因为个人原因决定辞任。很多人说他和乔布斯的继任者蒂姆·库克的关系会非常尴尬,但是并没有。他把他在硅谷的深厚人脉交给了库克,在库克遭受质疑的时候,他站出来说,库克是一个“冷静、周到的人”。

库克同样对他心存感激。他说,“比尔对苹果的贡献是不可衡量的,我们都欠他巨大的感激。”在库克心里,坎培尔也是一个导师、一个朋友,库克还以坎培尔的名义,在坎培尔长大的小镇上进行了捐款。

他是Google的导师,教施密特怎么处理和Google创始人的矛盾

2001年,当施密特出任Google CEO的时候,有人向他推荐坎培尔担任“教练”,但是施密特反问说,“为什么我需要一个教练?我不需要别人的帮助。”

但是,他还是同意和坎培尔见面。见面时,坎培尔问施密特,Google有些什么需要解决的问题?施密特说,打造高管团队。于是坎培尔开始着手帮助解决这个问题。他成为了唯一一个每周至少参加一个Google高管会和产品介绍会的非Google员工。

你可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从苹果到Google,都在为这位硅谷传奇“教练”的去世而悲伤

在坎培尔的建议下,Google成立了产品管理团队。而且他在很多事情上帮助施密特,包括怎么开雇员会议,以及董事会上应该讨论什么。也是在他的协助下,施密特才能和Google的两位创始人、赛季布林和拉里佩奇一起合作无间。坎培尔甚至创造了一个方法,让这三个人可以在私底下处理好自己的分歧,然后在对外时又团结一致。他还在Google收购YouTube之后,帮助YouTube更好地平衡好独立发展和Google的关系。

施密特说,“坎培尔知道怎么为这些公司寻找最合适的领导者。坎培尔会拥抱他见面的每个人,他帮助我们打造了Google,在无数的方面帮助我们成功。最开始他是一个外部的‘教练’,但是很快他就成为了我们内部的管理专家,他会参加我们的职工会议,和管理层会面,他会帮助一个公司选择最合适的董事,并且帮忙打造公司的文化。”

他不懂得编程,但是他懂得最宝贵的东西——人性

在这两个世界上最了不起的科技公司里,他一待就是数年。也正是那段时间,坎培尔也开始接受VC们的邀请,帮忙“训练”科技行业的领袖们。

比如 KPCB的合伙人约翰·多尔(John Doerr)就跑来问他,他是否能帮助亚马逊。于是坎培尔说服年轻的杰夫·贝佐斯留下来担任亚马逊的CEO、而不是董事长,让他可以更好地管理公司,还有Facebook的扎克伯格、Twitter的依文·威廉姆斯……全都是硅谷权力金字塔上最顶尖的那些人。

你可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从苹果到Google,都在为这位硅谷传奇“教练”的去世而悲伤

不过,坎培尔的“培训课”不是开在商学院里,也不是奢华的办公室,而是在他自己买下来的一个运动主题的酒吧里,一群人伴着啤酒和鸡翅和披萨,大声的聊天。

坎培尔还辅导过一个叫做Go的创业公司,尽管公司最后失败了,但是坎培尔由此成为了培训创始人的专家。他也成为了Intuit的创始人聘请的第一位外部CEO,把公司业绩从2.1亿美元的营收做到了5.62亿美元。在坎培尔从CEO的位置上卸任时,创始人甚至把自己的董事长席位让给了他,让他可以有一个正式的职位参与公司的管理。

坎培尔有一种被这些高管们视为“魔力”的特质:他理解他们。这是一种对人性非凡的理解力和洞察力。

著名投资机构Andreessen Horowitz的本·霍洛沃茨(Ben Horowitz)在得知坎培尔去世后,写了一篇长文来怀念他。霍洛沃茨说,每当他在生活上遇到困难和烦恼的时候,他都会打电话给坎培尔。

“我打电话给坎培尔,不是因为坎培尔能够告诉我应该怎么做,而是因为他能够100%理解我的感受。我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人可以像比尔那样。”霍洛沃茨说。

他同样是坎培尔的“学生”。

你可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从苹果到Google,都在为这位硅谷传奇“教练”的去世而悲伤

2002年,本·霍洛沃茨还是创业公司Loudcloud的CEO,在科技泡沫破裂的时候,公司出现了严重困难。一家在纽约的公司愿意给他们注入现金,但是要求他们裁员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的员工也会重组。

霍洛沃茨本来想要飞去纽约、在媒体发布会上宣布这个消息。但是坎培尔阻止了他。

坎培尔告诉他,“你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公司里的每个人,唯一会关心的事就是他们自己的处境。你得传达消息、和他们在一起,帮他们把东西搬到车上去。”

霍洛沃茨于是取消了纽约之行,而是待在公司里,和员工们一起面对这件事。霍洛沃茨的陪伴,对于留下的和被裁的员工,都有非凡的意义。这些人成为了他之后东山再起的基础。

后来,在霍洛沃茨的恳求下,坎培尔加入了他们的董事会,并会出现在他们的工程师会议上。而坎培尔的另一个建议让霍洛沃茨的公司在面对生死时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因为缺钱,霍洛沃茨的竞争对手关闭了软件研发部门,而霍洛沃茨的投资人也叫他们做同样的事,但是坎培尔阻止了他们。坎培尔说,”如果你没有自己的技术,就没有一切。”

最终,霍洛沃茨研发部门的研发出来的软件拯救了这家公司——他们在2007年以16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惠普。

当会议开始时,他会拥抱会议室里的每一个人

坎培尔是一个不看重金钱的人。他在帮助霍洛沃茨的时候,拒绝拿钱,导致霍洛沃茨威胁说如果他再拒绝,就把钱捐给民主党(坎培尔是共和党人)。他名下的苹果和Intuit股票价值2亿美元;尽管施密特没有透露Google给他多少钱,但是在Google,他有一个专属车位。

就连乔布斯也说,坎培尔身上有一些“深刻的人性化的东西”。这在硅谷可是非常难得听到的评价。

坎培尔一生从来都没有写过一行代码,但是他知道怎么打造可以伟大的公司:在Google,一名核心员工患病了,坎培尔是第一个知道消息的人,连施密特都不知道;当一个会议开始时,他会拥抱会议室里的每一个人。

你可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从苹果到Google,都在为这位硅谷传奇“教练”的去世而悲伤

去世前,坎培尔给家乡的学校捐了2000万美元,并且闲暇时间还在奥瑟顿的学校担任橄榄球教练;而在他去世后,所有收到过他帮助的人都在为他的离去悲伤。

如果你不在硅谷,可能你从来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他就是那个永远都在幕后的人;但就像霍洛沃茨在他的悼念文章里写的:

你可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从苹果到Google,都在为这位硅谷传奇“教练”的去世而悲伤

不论春夏秋冬

你只需要呼唤我

我就会出现

因为你有个好朋友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你可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从苹果到Google,都在为这位硅谷传奇“教练”的去世而悲伤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