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网红最危险的时刻到来了?

突然间,网红最危险的时候到来了。

昨天发生了两件重要的事情。一是,papi酱被广电总局要求下线整改、去除低俗内容。二是,六间房、优酷、花椒、映客等直播平台们开始实名制及黑名单制度,主播行为开始受限。

这意味着,网红们过去所依赖的最简单、最吸粉的方式,正在被监管所剔除。考验的时刻到了。

“当代鲁迅”中招

继《武大头传奇》后,“好姑娘papi酱”可能正款款向你走来。

打脸的是,就在前两天,papi酱的投资人徐小平在一次采访中,把papi酱形容为“互联网时代的鲁迅”。这一说法很快遭遇鄙视,一位资深媒体人士评论称,吐槽和批判,显然不能相提并论。

不过,和鲁迅相似的是,papi酱也没有得到当局的认同。

在整整一天的传言、辟谣等真真假假之后,最终人民日报官微拍板,确认了papi酱被要求“下线整改,去除粗口低俗内容”的事情。papi酱也进行了简单回应,表示会 “响应网络视频的整改要求,为大家传递正能量”问题是,一个传递正能量的好姑娘papi酱,还有多少网友感兴趣?

有观点认为,papi酱被点名的原因,是她最近风头太劲。徐小平投资、估值1.2亿、和逻辑思维合作、贴片广告拍卖会炒到爆。所谓枪打出头鸟,papi酱撞到枪口上了。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自媒体界最大的IP,遭遇了成名后的最大冲击。

事实上,视频类自媒体中,和papi酱的语言风格类似、甚至更“粗口”的不在少数。微博大v里,风格偏激的也大有人在。因此也有观点认为,总局对papi酱的管制,本质上来看是对网络大v、甚至是网民言论的管制。

友情提示下各位网红,下次吐槽的时候,一定记得高雅用词,比如“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最起码,也要用视频消音软件,“哔”掉所谓的低俗。

“卖肉经济”终结

主播产业的另一个代名词,就是“卖肉经济”。因为 你很难看到,一个穿得很多的主播,被一群人捧场和打赏。

从商业角度讲,直播平台也属于所谓的“现金牛”业务。一个朋友刚刚离职的一家融资失败的小直播平台,每天仍有10多万的盈利进账。

一个曾经迷恋直播的土豪这么描述当时的心情,“开着豪车冲进直播间,砸下礼物和花,视频里那个穿着清凉、众人舔屏的姑娘就会热情奔放的喊你哥哥,那一瞬间心情真的会超爽。”

这位土豪花在直播间的钱,曾经达到每月数万。那种在线上俯瞰万千屌丝的尊贵感,让他心甘情愿地一掷千金。天鸽互动的财报显示,年均消费在6000元以上的客户约3%,他们的年人均消费约26万。

这些土豪们促成了直播平台巨大的营收和良好的现金流,比如欢聚时代、天鸽互动等知名上市公司。据称,欢聚时代一旦私有化并回归A股,总市值可能达到千亿级别。而目前较为知名的几个移动直播平台,如虎牙、花椒、斗鱼等背后,也处处可见大公司身影。

但在“直播造人”等事件后,监管的手明显在收紧。上周,文化部公布查处YY、虎牙、9158、六间房等19家直播平台,主要原因就是“涉嫌提供含有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危害社会公德内容的互联网文化产品”。

直播平台们也在想办法应对。昨天开始实施的 《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 ,是六间房、优酷、花椒、映客等20余家共同发起的。其中承诺了主播实名制、涉黄主播封号和黑名单制度、内容存储不少于15天备查等多项。

很显然,“卖肉经济”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要么改变,要么转为不见光。

凤姐、papi酱和主播们

无论是papi酱,还是主播们,都在从不同的切入点,试图或者已经成为网红,因为成为网红的好处显而易见。

网红鼻祖凤姐最近又开始刷存在感,借外媒的采访抛出了流传颇广的“阶级论”。从更直观的角度来看,主播们靠收入分成,网红们基本都开了淘宝店,热衷出名的学者们,则忙于出书和走穴。根据不少八卦账号的分析,很多不起眼的小网红,淘宝店都是月入百万流水的明星店铺。

从明星、作家、经济学家,到成为网红的普通人,名气最终都会变现为商业利益。

回过头来看,凤姐的网红之路,算得上是网红进阶范本。从审丑成功博出位,再回过头展现进化论。减肥也好、签约凤凰主笔也好,都是在试图给网友制造新话题。

凤姐的幸运,在于她走红于一个奇葩匮乏的时代。只要出位,就能吸引整个社会的关注。比较之下,现在的网红们,生存环境则要艰辛许多。微博上,遍地是模特和演员,从整形风格、拍照角度、到P图技术都如出一辙。直播平台开始全民直播时代,并且主播们一个比一个豁得出去。奇葩言论随处可见,甚至“某某门”这样的事件,也不再如过去那样稀缺。

网红想要成为网红,并且保证地位不被别的网红所超越,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准确的说,是要比别人更吸引眼球。所以,众多网红在抱王思聪的大腿,papi酱的吐槽必须给力,主播们穿的衣服一定不能太多。

网红的边界

但现在的情况是,监管介入了。网红们正面临一个困境,就是要做到既吸睛又合规,这无疑是一个难题。此时网红们的需求是,在保留自身特色的同时,如何找到其中的平衡点。

换言之,网红们需要一个边界。

和papi酱相比,马东的《奇葩说》也有不少争议言论出现,奇葩们的言论经常会挑战传统价值观,也有不少被消音的粗话。但《奇葩说》至今安然无恙。一位音乐行业的朋友评论称,马东应该算是明星转型互联网的阵营中,唯一一个已经称得上成功的人。这其中,对言论边界非常恰当的拿捏,显然是一个重要原因。

一个问题是,从多个新兴行业的经验来看,拥抱监管的同时要做大业务,这个边界并不好找,并且需要不断的试错。更何况,网红产业本身属于IP,内容的可控性要比很多行业都低很多。

很多人在担心papi酱20日的招标。毕竟,如papi酱方面的回应所说,整改过后那个传递正能量的“好姑娘版的papi酱”,是否还能维持之前的热度,继续坐拥此前的众多拥趸,是一个值得怀疑的问题。而这直接决定了其商业价值是否受损。

更何况,在papi酱风头最劲的时候,看衰的人也已经够多了。

对papi酱来说,如何找到监管和吸粉的边界,是决定其接下来兴衰走向的重要一步。对众多主播们来说,如何穿起衣服还能留住土豪们,也是一道大槛,谁先迈过去就是赢家。

如果不能够准确找到边界,网红就走到了危险的一步。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台风口的考拉”,一起关注互联网的八卦、深度和新鲜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杨舒芳 授权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45777/1.html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网红最危险的时刻到来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