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谷歌创始人对话史玉柱:不要赶走兔子,而是根本不要招兔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小马宋(zhongguowenlian) ,作者:小马宋。

如下对话纯属小马宋本人猜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拉里:尊敬的史玉柱先生,我最近在谷歌办公室测试我们自己的新产品微信公号文章搜索功能的时候,发现了一篇叫 《史玉柱:向“兔子窝”文化开火,把公司变成一个“狼窝”》 的文章。根据我们的搜索指数,这篇有关您的文章在中国创业圈子里备受关注。

史玉柱:我也没想到,一篇内部的演讲稿,会在创业圈里引起这么大关注。甚至像傅盛、周鸿祎这样的大咖都纷纷发表了自己的见解。最让我想不到的是,居然您也关注到了这篇文章,我很想听听您对兔子窝这篇文章的看法。

拉里:史玉柱先生,鉴于我本人的背景,可能并不能完全理解中国词汇中的“兔子窝”的真正涵义。据说您一下子开除了100多位中层干部,这在谷歌可能是不可想象的。当然我并没有认为您是一个以炒人鱿鱼为乐的企业创始人,但我可以分享一下谷歌在招聘和使用人才上的一些思考。

史玉柱:洗耳恭听,愿闻其详。

拉里:我为什么说您开出100多位员工的做法,在谷歌是不可理解的?因为谷歌在招聘员工时一直坚持一个原则:宁可“漏聘”,也不“误聘”。虽然炒人鱿鱼总比被人炒鱿鱼好一些,但我们觉得这依然是一件让人很难做的事情。所以我们在招聘之初就要我们谷歌的招聘委员会牢记:要想避免解雇不得力员工的窘境,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把他们招进来。

所以,谷歌的原则是宁可不聘,也不错聘。所以我觉得傅盛先生所谓“赶走兔子,宁可错赶,不可漏赶”并不是最好的策略,而是在招聘员工不力的情况下的下策。

史玉柱:这怪我,这几年我去搞民生银行了,没有太多关注巨人网络。

拉里:史玉柱先生,我个人知道您在脑白金、征途游戏和民生银行上都获得过巨大的收益,我个人也并不反对在商业上抓住各种机会获取利益。但是从谷歌的价值观来看,我们可能不会在如此不相交界的领域涉足,我们也不会单纯为了盈利而放弃谷歌的客户。

史玉柱:这个,我尊重谷歌的价值观。我想知道,您怎么看待华为的狼性文化。

拉里:恕我直言,我并不理解阿里和华为普遍推崇的狼性文化。听说李彦宏先生之前也在公司强调要具有狼性文化,好像4年过去了,百度似乎也没有变得比以前更加狼性。反倒在贴吧等产品的商业化上备受诟病,这种做法在谷歌是不可想象的。

谷歌认为优秀的员工会产生羊群效应,也就是说,人和人之间是互相效仿的。你只要招到几个优质人才,就会有一大群优质人才跟过来。我们认为,大多数创意精英来到谷歌,并不是因为谷歌有免费午餐、可以带宠物以及按摩补贴,他们加入谷歌,是因为想要与顶尖的创意精英共事。

但是,创意精英并不一定要具有狼性文化。所以这个事情上,我无法表达我的观点,我们谷歌希望找到创意精英,但并不限定在有狼性的人这个范围。

史玉柱:我知道的芬兰移动游戏公司Supercell,才168人,一年12亿美元利润,他们这168人都是狼。您不觉得这样的团队是每个公司都应该具有的吗?我也要大量找狼,有多少要多少;兔子有多少赶走多少。

拉里:或许我们对狼性的解读不尽相同,导致我们的看法并不一致。芬兰的游戏产业的确发展得非常好,但是像愤怒的小鸟这样的游戏创始人一样是诺基亚的旧部。诺基亚倒闭后,前诺基亚员工在芬兰总共创办了大约400家公司,而这些员工在诺基亚的时候却只能默默无闻。所以很多时候,是公司没有让员工发挥能力的制度,而不是员工能力不行。

史玉柱:谷歌认为的创意精英,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特征呢?

拉里:谷歌对人才的招聘非常严格,几年前谷歌的招聘试题也曾经是网络的热门话题。我们希望找到的人首先要富有激情,但我们自有一套考量体系;其次我们更看重学习型的员工,所以我们在招聘时更看重他的智慧而不是他的具体技能。

最后,我们还把有趣和好的性格列为谷歌员工的一项必备素质。想象一下,如果你和一位同事搭乘飞机出差,却因为飞机延误要待上6个小时。你能与他开心的打发时间吗?你会享受这段时光,还是假装看手机微信去了?这就是我们提出的“机场法则”。

史玉柱:额,我还从来没有考虑过要把有趣当做招聘员工的一个条件。那么,您怎么监督一个团队的工作效率呢?

拉里:史玉柱先生,我们之所以在招聘员工上制定如此高的标准,就是为了能够让这些具有自主创新能力的员工能够实现自己我激励。实际上,谷歌很多重大产品,都是员工自己在业余时间研发出来的。

在这里,我要说说谷歌的20%时间制度。

谷歌的“20%时间”工作方式,就是允许工程师拿出20%的时间来研究自己喜欢的项目。语音服务Google Now、谷歌新闻 (Google News) 、谷歌地图 (Google Map) 上的交通信息等,全都是20%时间的产物。

史玉柱:谷歌员工真的只工作4天,而在周五把时间用在这20%上?

拉里:其实,许多人都对这个概念有误解:谷歌这个制度的重点在于自由,而不在时间长短。

这种工作方式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园区每到周五就会变成夏令营园地,任由电脑工程师们用创新的方式肆意而为。其实,与其说20%的时间,不如称120%的时间更合适,因为这个时间往往都会安排在夜晚和周末。

无论你想把这20%的时间用在何处,只要不妨碍你的正常工作,那就没有人能阻止你忙自己的事。这个制度对那些看管严格的管理者起到了制约平衡的作用,让人们得以把时间花在工作不允许的地方。

但是,这个制度之所以有效,就在于我们招聘到了优秀的具有主动工作意识的员工。

史玉柱:拉里先生,很高兴与您会谈,让我茅塞顿开。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拉里:史玉柱先生,您过奖了,其实,我只是被一个叫小马宋的作者虚构出来的一个人物而已,凭空产生了这么一次对话。其实很多思考和总结都来自谷歌团队,包括我们另一位创始人谢尔盖,以及埃里克、乔纳森、艾伦等公司同事。

可能这个叫小马宋的很忙,不会写太多文字,所以我必须要离开了,再见,史玉柱先生。

史玉柱:再见,拉里先生。

陪无聊的人吃饭,不如听有趣的人扯淡。小马宋私人出品。转载请联系公众号: 小马宋(zhongguowenlian) 获得授权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谷歌创始人对话史玉柱:不要赶走兔子,而是根本不要招兔子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谷歌创始人对话史玉柱:不要赶走兔子,而是根本不要招兔子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