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阿里巴巴郑俊芳:花名“灭绝师太” 对假货杀无赦

阿里巴巴郑俊芳:花名“灭绝师太” 对假货杀无赦

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

原标题: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学“灭绝师太”出狠手对假货“杀无赦,斩立决”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大侠成就了成人的童话世界,马云则在阿里巴巴实践了武侠文化的诸多哲学。

在一个关键时刻,马云把《倚天屠龙记》中的一代大侠“灭绝师太”花名“御赐”给这位女性:她就是我们这一期的TMT大咖——阿里巴巴34位合伙人之一、副CFO和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女士。

今年4月以来,郑俊芳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一天几个大会议,中间穿插多个媒体的采访,中午就吃一个盒饭,压力已经成为常态。

郑俊芳笑侃自己这个“灭绝师太”相当平易近人,但是,对于刷单等现象,她执行的却是“灭绝师太”那番“杀无赦、斩立决”的决心。

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郑俊芳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郑俊芳的坦率和真实,让同事和很多见过她的人倍感亲切。在正式场合,郑俊芳喜欢这样介绍自己:“我叫郑俊芳,是一个特别土、特别有时代特色的名字,大家一听基本上就知道是70后的,英文名字是杰西,花名叫‘灭绝师太’。”

起初,郑俊芳的职场之路和大多数农村走出来的穷孩子一样,开始是努力跳出“农”门,大学里学的财务,毕业后到一家国企做财务,后来做了毕马威的合伙人。当所有人认为郑俊芳会在毕马威做到退休的时候,她的生活在2010年突然有了变化,那就是阿里巴巴的机会。离开毕马威之前,她的资深合伙人和她深谈了一次,他说,“杰西你要知道,其实你不用去阿里,只要在毕马威做合伙人直到退休,你知道你能够赚到多大的一个数字”。当时的阿里CFO也找到她深谈了一次,尤其是讲了一些有关阿里理想主义的案例,最终令郑俊芳选择离开毕马威,从此过上北京杭州“双城记”的生活。

经常有人问郑俊芳究竟为什么跳槽到阿里。她的回答就是“至少退休的时候觉得不后悔”。她说,如果像资深合伙人说的那样一直做到退休,给自己的下一代或者下下代去讲曾经的经历,自豪感会稍微差了一点。而现在,最起码等退休的时候会觉得在整个中国经济发展的大潮中,自己是深度参与的,即便自己是做了个人微小的贡献,也会为自己曾经所做的感到自豪。

2015年底,郑俊芳被任命为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之一,当时集团对她的评价是:聪明、乐观、皮实、自省,尤其是“因为简单,所以皮实”。和很多阿里人一样,郑俊芳喜欢叫马云为马老师,同时也毫不违言对马老师“有点理想主义色彩”的爱戴,而这更影响了理想主义的她。

郑俊芳全家现在是真正的阿里人,家里购物等大都在阿里的平台。有一次,郑俊芳下载了其他电商平台的购物软件,立即受到了爱人的制止,说为什么要用别人的购物软件啊?其实,郑俊芳只是为了研究别人的软件究竟有啥特点。

郑俊芳非常感谢她的爱人和女儿。郑俊芳跳槽到阿里之后,做北京和杭州之间的空中飞人整整半年,这半年里一到两周会往返一次,每次往返的那个周五晚上,不是害怕杭州飞北京的飞机赶不上,就是担心周日杭州飞北京的飞机晚点。郑俊芳感慨“双城记”的结束归功于自己的女儿,女儿自小生活在北京,在一个比较好的学校就读,离开北京对她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直到有一次,女儿来到杭州,心疼妈妈的辛苦,终于哭着告诉妈妈“我们支持你”,然后一家人从北京移居杭州。

现在,郑俊芳每周周末都会尽量抽出时间和爱人女儿在一起,每年也会尽量抽时间和家人一起出去度假一次。因为郑俊芳知道,工作非常重要,但生活和家庭也同样重要。

“灭绝师太”平易近人

让郑俊芳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以为会在财务专业路上做到退休的自己,有一天会与造假、刷单、炒信、侵权这些“黑灰”产业扯上关系。2015年12月,阿里巴巴设立了平台治理部,负责电商平台的规则、知识产权保护、打假,打击信用炒作等管理事宜,刚刚成为合伙人的郑俊芳被任命为负责人。

阿里有花名文化,而郑俊芳2010年到阿里以后一直没有花名。因此,被大家叫马老师的马云,在郑俊芳接收平台治理部的时候,立即“御赐”了“灭绝师太”这个花名。在《倚天屠龙记》里,灭绝师太系峨嵋派的掌门,不仅武功高强,且性情刚烈、正邪不两立、行事偏激,出手极狠。但在外界眼里,郑俊芳与小说中的“灭绝师太”差异很大。

事实上,“灭绝师太”这4个字的花名只用了一天,就被郑俊芳改成了“师太”。郑俊芳知道马老师御赐“灭绝师太”这个花名的分量和期望,尽管她并非武侠迷,但家里仍有全套金庸的小说,灭绝师太则是郑俊芳印象很深的主角,但作为女性,“灭绝”二字确实有失柔性。

现在,阿里内部的同事们称呼她为“师太”。同事对于“师太”的印象是:直爽、正直纯粹、有亲和力、专业敬业;而在阿里内网,她的个人标签下,这4个词也是核心关键词。在大家眼中,“师太”更多时候是风风火火地工作,说话柔和,嗓音不高但特别坚定。

郑俊芳笑侃自己这个“灭绝师太”相当平易近人,她评价自己,觉得作为射手座、AB血型的她拥有了独特的两面性,换而言之,她是一个原则性较强的人,一旦碰到自己的底线,那将是非常决绝的。

“刷单”是现代社会“黑灰”产业毒瘤之一。去年,一个朋友的孩子兼职创业,看到淘宝平台模式不错,就想在淘宝生态上做生意,但这个孩子拿着家长给的学费做起了炒信生意,其实就是刷单炒作信用,没有多久就被人以炒信的名义骗走了6000多元,而这事还和淘宝平台本身没有任何关系,即便是报案也无从查起。郑俊芳知道这个事情后非常生气,专门找到这个孩子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在她看来这是没有价值观底线的事情。

不过,教育归教育,郑俊芳不忍孩子没法交学费,最终通过朋友给这个孩子补上了被骗走的钱,并告诫这个孩子创业一定要走正路。这件事情对郑俊芳的触动相当大,也更加坚定她对刷单、售假等现象执行“杀无赦、斩立决”的决心。公开资料显示,在2016年2月15日至3月15日的一个月内,因为涉嫌刷单问题,有22万多个卖家被淘宝处以“降权”的处罚。“降权”意味着这些店铺完全得不到展示机会,与卖家被降权同步处理的是39万多个相关刷单的商品也被降权,与之相关的销量也被清零处理。同时,有严重刷单行为的6000多个卖家被封店,1万多个卖家被处以不同程度的扣分处罚。

治理平台也会“激进”

现在,从财务到兼平台治理,郑俊芳还是用财务部门形成的“严谨”来做事。

平台治理部的工作非常复杂,不仅涉及整个阿里集团几乎所有部门的协同合作,还涉及跟政府机构、执法机关、社会组织等多方力量的合作共建。在同事眼里,面对一个如此庞大复杂的任务,“师太”有她自己的探索方式:自打上任后,一遍遍进行梳理、沟通、整合工作,几乎把整个集团都沟通了一遍,像收集龙珠一样,把原本散落在各个部门的精兵强将召唤在一起,把打击假货、网购恶意行为、炒信、知识产权保护、反侵权斗争,规则等一个个复杂命题做细致的讨论。不论平台治理的任务多么复杂和艰巨,“师太”的态度一直是非常坚定的。

她这样评价自己:“做财务出身的人有一个特征,非常较真,你要让我做一件事,我希望认认真真地做。所以没什么是我不敢下手的。”

郑俊芳认为,面对知识产权保护、打假,打击信用炒作等事宜,并非是“黑”与“白”的关系,有时候做出一个决定非常艰难,比如你判定一个商家是“假货”,你是有法律风险的,但今年仍要激进地去做这件事。她知道平台治理并非几个勾手拳下去就能完结,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首先,我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其次,我们在今年可能会从内部先练好内功,包括技术上的一些突破、整个处理效率的提升,以及内部整个机制上做一些更大胆的决策。再次,我们还会强调社会共治,并在合作共建上加大投入,如特战营等。”

“刚接手平台治理部的时候,大家对你的期望值真的是很高。虽然我们原来在业务互动的过程中都会参与,而当自己真正从财务的世界一下子跳进假货、知识产权保护、炒信等世界去进行深度了解时,感觉真的不同,所以现在一定要以平和的心态去看待这些问题。无论是自己也好,阿里也罢,我们是人不是神。”郑俊芳坦言对于中国整个社会的难题,并非因为外界骂了阿里就能把事情解决,“灭绝师太”一上来就能把假货做到“灭绝”,这个太难。

郑俊芳认为要扭转现今“不以售假为耻,反因售假赚取钱多为荣”的观念,不仅是依靠打以及呼吁,更希望能够让所有人对整个假货土壤体系的观念要发生变化。因此压力仍在,但也由此变得很有价值和意义,或许在N年之后自己回过头去看,将会感到非常自豪。

“师太”郑俊芳的压力目前是巨大的。不过,她知道现在去谈压力,较之当初刚接手平台治理部门时的感觉已经好太多。现在知道压力在哪里,即“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而当初感觉压力很大则源于“一切都是未知”,也不知道自己会“飘在哪里”。

阿里巴巴郑俊芳:花名“灭绝师太” 对假货杀无赦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阿里巴巴郑俊芳:花名“灭绝师太” 对假货杀无赦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