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无人机打农药,为何就选极飞?

曾经有一位农民,他想尽一切办法,只为提高家里老黄牛的效率,少吃点草,多干点农活,但总事与愿违。因为他没有想到,与其训练老黄牛,不如换一台拖拉机。跟无人机比起来,现在的拖拉机就跟当年的老黄牛一样。

极飞科技 CEO 彭斌经常用这个故事勉励他的员工。这家 2007 年诞生于广州的无人机企业,早期深耕于飞控及多旋翼技术,近年确立无人机农业用的发展后,2015 年 4 月发布一款商用植保无人机 P20 。随后分别在新疆与河南设立无人机服务基地,为当地农民提供上门药物喷洒的服务, 而且只卖服务,不卖飞机 ,2015 年全年的作业面积达 56 万亩。

用无人机洒农药这事儿到底靠不靠谱?这种近乎“快递走单”的无人机植保模式,又在多大程度上,推动农业现代化的发展?

无人机打农药,为何就选极飞?

4月18日,PingWest 品玩参加了极飞在北京举行的一场小型交流会,彭斌带来了他们最新一代农业植保无人机系统 P20 V2 。负荷6千克、作业量达60亩/小时、搭载 RTK 定位模块……老实说,对于这些具体参数,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一些细节的考究却让人难忘。

“为什么无人机的尺寸要做成一米左右?”“因为无人机在飞行时螺旋桨会造成向下的强气流,需要照顾到植物从幼苗到成熟的整个生命周期,无人机越大,气流也就越大,贴地飞就很容易把幼苗吹死。我们发觉,现在的尺寸对与农作物最好,也不易对围观的农民造成恐慌。”12 岁之前一直在福建农村生活的彭斌,对于乡土的关怀,潜移默化也带到公司的业务经营之中。

至于新款无人机的外壳为何涂成靓丽红色,彭斌开玩笑说:“红色是在向东方红拖拉机致敬。”

无人机打农药,为何就选极飞?

优势

精准的喷洒与飞行,是极飞这款新品的优势。其所搭载的 D-RTK ( 载波相位差分)是一套成熟的可以大幅提升 GPS 定位准确度的技术,精度可以从几米提升至几厘米,唯一的缺陷就是贵。

传统上的 GPS 定位只能够精确到米,如果放在新疆的棉花地里头,这样的定位精度是不够用的。当地风沙大,按惯例田地之间都设有防风林。对于动辄上百亩的作业规模来说,工作人员不可能时刻用肉眼盯着飞机,只要定位稍有偏差,无人机很容易就撞到防风林上。

彭斌跟他的同事从中悟出一个道理,农用无人机不是成本导向,而是性能导向。 损失一台无人机,不但一天的效率没了,耽搁了撒药的窗口期,农民的庄稼很可能一下就毁了。 在实现更为精准可靠的飞行后,极飞试着让飞行变得更智能,配备一个人就能同时操控 3 架植保机无人机作业,一小时的作业量高达 180 亩。

彭斌说,如果极飞是一家出售无人机的公司,成本会成为他们首要考虑的问题,是否添加价值上万人民币的 D-RTK 系统,可能要考虑很久。但他们是一家农业服务公司,只关心自己提供的喷药服务是否够好,加入更精准的定位系统是首要任务。

在 4 月 19 日开幕的中国国际农博会上,参加展览的农业用无人机企业不下二十家,其中还不乏大疆、中航等企业,只有真正比对过各家的飞机,你才会发觉极飞确实走在行业的领先位置。

就拿药箱的设置来说,包括大疆在内的诸多植保机的药箱是外漏在表面,用简陋的透明塑料管接至两端的喷头。这些外漏装置在是否会在日常使用遭风化腐蚀且不说,工作人员在灌药时容易造成农药中毒,是个概率不低的问题。而极飞这版的 P20 V2 配有密封式药箱,已做到人药分离,全程隔离灌装只需 30 秒,并且输送管也藏在碳纤维的机身当中,无论从工业设计还是功能使用上都优于竞品不少。

无人机打农药,为何就选极飞?

前景

目前,中国适宜稳定利用的耕地有 18 亿亩多,保守估计,如果每亩地每年的撒药投入按 60 元算,这已是个破千亿的产业,而极飞去年服务的田地仅有 56 万亩。用彭斌的话来说,这是“巨大商机下的供需脱离”。

一方面是随着城市化的进程推进,农村劳动力资源急剧下降,成本升高。一方面是农村土地流转,散户转向大户,一定需要专业化服务。三是 无人机技术 成熟可靠,成本越来越低。

基于这三者因素的考虑,极飞相信无人机农业的生意很有搞头。2015 年开始,极飞先在新疆尉犁县建了服务基地,之后又在河南西华县建了第二个服务基地。目前仅新疆的服务团队就有 800 号人,加上广州的研发团队近 300 多人,极飞已算是一家上千人的“大公司”。

他们的经营之道也从最初的“卖飞机”转为“卖服务”。具体而言,极飞不直接向农民出售无人机,在农忙时节或遇到病虫灾害,农户只要拨打服务电话就能预约极飞的上门“一条龙”服务,具体的流程包括:预约——实地确定——测量评估——上门作业——回访。

“他们之前是从来不知道,按一个键完成一件复杂的事情是多么爽的事情,”彭斌表示他们在新疆的服务大受好评,甚至还出现工作人员在干完这单服务后,想回驻地休息也不行,被当地农民拦在村口,给做饭,给切西瓜,不干完所有人的农活不许走的情况。

“这叫什么?鱼水之情,很多年前我们的政府也有这样的体验。”

无人机打农药,为何就选极飞?

挑战

广袤的农田上空,无人机在防护林、电线杆之间穿行……在周二农博会的极飞展位上,我看到一个基于新疆农田地貌的 1:50 模型。工作人员告诉我,与实际情况相当,无人机并没有人为操纵,而是按照程序设定的蛇形路线,迂回飞行。即便如此,如今极飞服务的收费标准仅仅等同于或略低于地面喷洒的标准,以棉花地来算,喷洒一亩地收费7~8元,毛利率其实并不高。

农业是一个低频次、高密度和有着周期性作业的行业。一般来说,农田一年需要 4 次服务(新疆的棉花田可能要打7~8次药),但是全国各地依照季风气候分布,湖北和河南的需求时间不一样,所以需要在区域间做合理调配,需要卡车运输,在半径 300 公里内运动。

继 2013 年完成 2000 万美元的A轮融资,极飞近日表示已完成 B 轮融资,但没有透露具体细节。这说明,资本甚是看好极飞目前的经营状况。

彭斌认为,目前极飞重运营模式的盈利就像快递业一样,“收一个包裹活不了,收一万个包裹,有了合理的调配系统就能活了。”他估计,等到年作业量达到 500 万亩,便能达到盈利平衡点。

在中国,秋冬便逐渐进入农闲季节,好多人都没有那么忙了。无人机没药可打怎办?或许,我们可以把目光移到南半球。在澳洲,由于地形的限制(主要是沙漠)及人工成本的昂贵,当地农业对于机器和自动化的需求都很高。

PingWest 品玩获得独家的消息,下图是极飞今年下半年打算在澳洲试验的农田。这些建于沙漠中央的农田,仰赖各种高科技的滴漏装置,图中这种圆形的中央枢纽臂喷灌,造价为 1.5 万人民币/米,而植保无人机可以在任意形状的地形喷洒,在保证同等速度的情况下,综合成本还不到一半。

无人机打农药,为何就选极飞?

无人机打农药,为何就选极飞?

彭斌告诉 PingWest 品玩,他们在新疆地区刷了 2529 个广告墙。此前一直很少投入费用在媒体,因为他们觉得客户不在城市,而在广袤的农村。

“我们在农闲时间还会给农民派扑克牌,反面是极飞农业。农民不需要说服,供需是脱离的,需求是非常旺盛。他眼看着虫子在啃他的棉花,啃他的小麦,调不到拖拉机,那个心里叫着急。”

而且他们的上门热线电话也很好记,400-980-3131,就是“一个电话就帮您撒药撒药”的意思。

无人机打农药,为何就选极飞?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无人机打农药,为何就选极飞?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