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硅谷预言帝凯文·凯利探访Magic Leap:它有潜力成为巨头

硅谷预言帝凯文·凯利探访Magic Leap:它有潜力成为巨头

VR次元 4月21日报道

世界上最热门的初创公司不在硅谷,而是位于佛罗里达州的郊区,它就是Magic Leap。

《连线》杂志的创始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对神秘的Magic Leap公司进行了探访,并撰文讲述了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的现况和发展。

以下为全文摘要:

硅谷预言帝凯文·凯利探访Magic Leap:它有潜力成为巨头

创始人罗尼·阿伯维茨展示Magic Leap公司的秘密武器:光场芯片

在佛罗里达州的一个办公室里,我戴上Magic Leap的全息眼镜,可以看到一架20厘米长的外星无人机悬停在一些植物前面,我知道它是虚拟的。如果我偏一下头,就可以看到它飞到了一盏灯前面,虽然看上去有点透明,却并不影响它那强烈的存在感。这是虚拟现实的一个很有前景的领域,感觉就好像你幻影移形到了一个魔法世界,或者是魔法事物幻影移形到了你的面前。

这比我原先想象的更加强大。

戴上这种神奇的眼镜,我可以看到人类大小的机器人穿过墙壁。我还可以拿着一只真的道具枪朝它们开枪。微型的小人在真正的桌面上互相搏斗,就像《星球大战》里的全息棋局一样。这些小人显然不是真实的,但他们栩栩如生,我几乎觉得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存在。

以这种方式把VR叠加在现实世界之上,被称为“混合现实”(mixed reality,简写为MR)。 (眼镜是半透明的,你可以看到真实环境。)它比传统的完全沉浸式VR更加难以实现,从很多方面来说,MR都比VR更加强大。

不可限量的潜力

Magic Leap并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家MR公司,但现在它制作的虚拟景象的质量无人可及。正因为如此,大量资金涌入这家公司。它的投资者包括 谷歌 (微博)、安德森霍洛维茨等等。在过去的一年里,大多数主要媒体和科技公司高管们都前往Magic Leap朝圣。今年年初,该公司完成了C轮融资,筹得7.935亿美元。迄今为止,它的筹资总额达到了14亿美元。

而且别忘了,Magic Leap迄今都还没有公布其产品的beta测试版,就连开发版都没有。所以这样的筹资规模就更加惊人了。除了潜在投资者和顾问,很少有人能看到它的产品。巨大资金加上巨大的神秘感,自然引发了人们的好奇心。

但要真正了解Magic Leap的潜力,你还需要了解整个高科技产业的这波风潮。所有科技巨头,包括 Facebook 、谷歌、 苹果 亚马逊 微软 、索尼、三星,都已经吹响了AR集结号,他们每天都在招聘相关的工程师。仅Facebook,就有400人在VR部门工作。此外,还有大约230家公司,比如Meta、 the Void、Atheer、Lytro和8i,正在为这个新的平台奋力制作硬件和内容。要充分领略 Magic Leap的吸引力,你必须放眼这个新兴的行业——每一个MR和VR头戴设备,每一种VR镜头技术,各式各样的VR应用, 每个VR游戏的beta测试版,每个原型阶段的VR社交圈。

然后,你就会明白VR技术具有怎样的洪荒之力,为什么像Magic Leap这样的公司有机会跻身有史以来最大的公司行列。

虚拟现实的救星

我第一次接触VR是在1989年,那时候web还未出现。虽然当时的VR技术相当粗糙,但所有的关键要素都已经齐备:头戴式显示器,手套跟踪技术,多人社交沉浸。但是,面向大众市场的VR技术却迟迟没有到来,因为VR设备的成本太高了。之后的几十年里,发明家们改善了这些技术的质量,但却无法降低它们的成本。

二十五年后,VR的救星出现了,它就是智能手机!智能手机在全球范围内大获成功,导致小尺寸高分辨率屏幕的质量节节上升,成本却一路下滑。手机内置的陀螺仪和运动传感器,可以被VR用来跟踪头部、手部和身体位置。新型手机芯片的处理能力,足以和之前的超级计算机媲美,你可以在小屏幕上轻松观看流媒体电影。

硬件成本的下降,为Oculus Rift在2012年推出提供了条件,而Oculus Rift的推出发出了一个信号,很多创业者都在等待着这个信号。(2014年,Facebook斥资20亿美元收购了Oculus Rift公司)。

今天,所有的头戴式VR显示装置都内置了便宜的手机技术。据一位专家估计,即使是谷歌Cardboard那么简易的VR头盔,如果要在1990年代实现,成本也会超过100万美元。

从“信息互联网”到“体验互联网”

VR正在引导互联网的下一步演进。如今的互联网是一个信息网络,包含60万亿个网页,保存着4泽字节的数据,每秒传输数百万电邮,由无数晶体管相互连接在一起。我们在“信息互联网”上生活和工作。但是,人工现实正在构建的却是一种“体验互联网”。你用VR或者MR设备分享的是一种体验。当你在客厅里打开一扇神奇之窗,你获得的是一种体验。你用MR幻影移形,这也是一种体验。在相当大的程度上,VR技术支撑的所有经历都会迅速交互,并且互相传输。

每次进入虚拟世界,我都会发现:虽然这些环境都是假的,但是我在其中的体验是真实的。 VR做了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第一,它营造了一种令人信服的存在感。虚拟景观、虚拟物品和虚拟人物,似乎真的就在那里——与其说这是视觉上的错觉,不如说一种发自心底的直觉。这确实不可思议,但第二件事情更加重要: 这种技术迫使你体验它,通过一种平面显示器所不具有的威力,让你获得真正的体验,就像现实生活中的体验一样鲜明。人们对VR体验的记忆不是一种“看到了什么东西”的记忆,而是“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记忆。

体验的创造和分享

在VR和MR中,体验是新的通货。有了Magic Leap这样的技术,我们就能够产生、传输、量化、细化、个性化、放大、探索、分享、转发体验了。从信息的创建、转化和消费,向体验的过渡,定义了这个新平台的角色。正如Magic Leap创始人罗尼·阿伯维茨(Rony Abovitz)所说,“我们正在建设一个‘存在和体验的互联网’。”

信息互联网已经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裨益,我们尚未完全消化这些裨益。但是,人工现实的来临会让互联网翻开新的篇章。有了VR这个平台,我们就可以创建“体验的维基百科”,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提供给任何人。

靠近正在爆发火山的边缘的那种恐惧,在金字塔附近漫步的那种惬意,只要有一部VR设备,任何人都可以经历。你也可以分享经历:在伊朗参加示威游行,在马拉维狂欢节上跳舞,转换成另外一种性别。还可以选择一些非同寻常的体验:探测火星是什么样子?变成一只生猛的龙虾是什么感受?

你可能已经在电影、电视或在书本上看到过它们,但是你却没有经历过,无法把它们称为是你自己的体验。一位业界人士说得好,“没有其他的媒介可以像VR那样,对我们的潜意识产生影响。”

虚拟现实的三要素

使用类似于Magic Leap的技术,虚拟对象不仅被融入到现实世界中,而且还会对现实世界做出响应。比方说,虚拟皮球如果滚到你的办公桌下,它就会被遮挡在你的视野之外,除非你弯下腰去看它。

VR的一个原则是,看见不等于相信。我们用所有感官来测量现实。今年市面上出售的大部分高端VR设备都有动态双耳音频功能,也称为3D音频。它不仅仅是立体声,立体声在空间中是固定的。为了达到栩栩如生的效果,声音的位置需要根据你的头部转动而改变。

良好的VR设备还包括触摸功能。因为VR中的存在感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我们的触觉。VR手套仍然在研发之中,硬件制造商提供了一些简单的控制器,配备了易于操作的按钮。它们的位置可以被跟踪,以便你能操纵虚拟对象。

触觉、视觉和声音,这是VR的三大基本要素。

虚拟现实的语法

电影的语法经过几十年的时间才发展起来,比如定场镜头、溶镜,和特写,这些电影技术获得了普遍接受和使用,而且大家也都知道它们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些技术在VR中使用的效果并不好。很明显,体验的语言与以往的语言有所不同。人们需要发明VR和MR的语法。

举个例子,很多热门电子游戏都是默认使用第一人称视角,比如《我的世界》(Minecraft)。目前有1亿玩家在电脑、平板电脑和手机的屏幕上玩《我的世界》。在这个游戏中,你会看到你的手,或者看到一把锄头。但是,微软正在构建的VR版《Minecraft》中,拿着锄头挖砖块的体验是如此直接而真实——即便砖块是卡通像素 —— 使得玩家的存在感被大大放大了。这导致他们内心的感受发生了变化。

在对志愿者进行测试时,《我的世界》的开发者发现,在VR中扮演同一角色的私密感,远远强于在平面显示屏中玩第一人称游戏。这种沉浸式VR让你去感受它,而不是观察它。

研究人员发现,VR提供的这种视角给人带来了情感上的负担。测试一个小时之后,受测者就需要休息一下。在VR中,存在感如此强烈,你必须抚慰它唤起的情绪。第一人称射击游戏通常血腥而混乱。这在VR中是行不通的。夸张的场景只有在平面显示器的世界中才有吸引力,如果改为沉浸式环境,可能就会让你不堪忍受。

超强的社交属性

但是,人工现实最令我惊讶的地方是它超强的社交属性。我在VR或MR中获得过的最好一些经验,至少都有另外一个人的参与。而且人越多越好。事实上,只要多几个人,VR体验就会成倍提升。这里面存在一种网络效应:VR带来的快乐,是分享它的人数的平方。这意味着VR将会成为最具社交属性的社交媒体。比今天的社交媒体更有社交意义。

我曾经参加过一个“躲避测试”,用来检验VR的质量。如果你站在一个人旁边,这个人拿着一根虚拟的棒球棍,向你挥舞过来,你会不会躲开?只有当你真正相信他在这么做的时候,你才会躲开。否则你只会笑一笑,或者是等着看被击中是什么“感觉”。在现实生活中,你是不会等着挨打的。

但更好的VR测试是扑克游戏测试。坐在你对面的虚拟人物,其眼神交流和肢体语言是否足够微妙,流露出了一丝丝虚张声势的迹象?

一个不能回避的事实是,戴上VR头盔之后,你看上就像个白痴。它掩盖了我们的人性特征。谷歌眼镜之所以失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你戴上它之后,型格就下降了几个等级。还记得直立式个人交通工具Segway吗?它真的很好用。但是它不会彻底改变交通现况,部分原因就在于骑着它显得有些滑稽可笑。从外形上说,VR和MR设备要想在文化上被人们接受,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Magic Leap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微软现在在出售MR全息眼镜HoloLens的开发版。另一家初创公司Meta也发布了MR设备,预计在今年秋天上市销售。虽然Magic Leap已经申请超过150项专利,它尚未公布原型的演示片。

我们对人类感知的了解还不够多,不知道它在虚拟世界中有何反应。不过随着VR技术的发展,我们会逐渐摸索出经验。(Kathy)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硅谷预言帝凯文·凯利探访Magic Leap:它有潜力成为巨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