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快递小哥们被打:“血汗模式2.0”不可再持续

前两天,北京一名快递小哥被掌掴的视频传遍了网络,引发公愤。而就在昨天,陕西媒体报道,一名西安的快递小哥也被打折眉骨。两起事件中,打人者同为机动车司机,起因都是道路纠纷。毫无疑问,打人者必须遭到谴责,并负起责任。而这两起事件共同指向了普通道路使用者与快递行业的“路权”之争,这背后有十分值得深刻探讨的问题。

快递小哥们被打:“血汗模式2.0”不可再持续

基层快递员与普通道路使用者的“路权”之争两败俱伤

大城市的道路是很紧张的公共资源,谁优先使用是一个大问题。而近年来红红火火的快递业,在最为重要的“最后一公里”离不开电三轮这种连国标都没有的交通工具。装货很多的电三轮风驰电掣地在路上开着,对于其他的道路使用者来说,就有了权利冲突。快递员受制于派件的数量,想要尽可能地达成考核,多赚钱,必然要争分夺秒地抢时间,想方设法地多装东西。与此同时,安全便很容易牺牲。顺丰老板王卫在一篇采访里承认,“为了抢时间,而违反交通规则,或者对路上的行人及其他道路行驶者造成危险,顺丰和我们同行都需要反思这个问题。”尽管北京和西安这两起事件都发生在机动车司机与快递小哥之间,但是快递交通纠纷也发生于普通行人与电三轮之间。需要说明的是,这个问题不应该光盯着多少人死伤来看。举个例子,普通行人有对于人行道和小区道路安全性的合理期待,一辆三轮车突然火急火燎地迎面来,就打破了这种期待,是对行人的冒犯,而这种突如其来的“凶险”本不应该在行人的注意范围内。当然,电动三轮车的安全威胁,不光是对其他道路使用者来说的,对于快递员本身也是如此。

安全性之外,还有便捷性的问题。一个吊诡的现象是,在电动三轮车交通事故中,一些地方法院把它归类于机动车,另一些地方则认为是非机动车。电动三轮车的确是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人行道都可能使用。道路公共资源一时间是有限的,大城市尤其如此,所以,这也牺牲掉了其他道路使用者的便利性。那么,快递员又便捷了吗?也没有。骑着这么一个笨重的庞然大物,哪里是便捷的事情呢?

不难看出,不管是一线的快递员还是普通的道路使用者,都承受着痛苦,后者对于前者的诟病很大,而前者只能默默忍受着,有时候不得不牺牲掉自己的尊严。还是举北京这个例子,视频中开车男子不断地辱骂并掌掴快递小哥,后者完全没有还手。并且,这名挨打受伤的小哥还赔了400元的剐蹭费,又去派了几个件。倘若不是这个场面被拍下来,网络视频引发了公愤,不出意料的话,27岁的快递员只能默默地委曲求全,忍受这一切。

“渔翁”是电商买卖双方

到底谁是获利者呢?答案不言而喻,最大受益者是中国的电商行业以及普通购买者们(快递行业的经营者们利润很薄,亏本的有不少)。不信请看下面这张图,猪肉价格涨了,CPI每年都在跑高,但是快递价格不仅没涨,反而降了许多——

快递小哥们被打:“血汗模式2.0”不可再持续

除了价格实惠之外,门对门的便利性也是中国快递业基层员工的贡献。在日本等地,快递业“最后一公里”和便利店是相伴相生的,人们去周围的便利店买东西,同时也把快递给取了。然而,尽管中国一些快递企业开始推行这种模式,但是涉及利益分配等问题,一时半会儿铺不开来。早已被“惯坏”的消费者们也不太吃这套。这背后却是一线快递员们爬不完的楼梯,打不完的电话,甚至收不完的白眼。

金玉其外的快递模式,剥削的是一线员工,电商服务业是血汗制造业的2.0版

中国快递的送货效率与规模,全球无双。极高的性价比背后,有人承受着代价。快递行业对于道路等公共资源的消耗,可以分摊到每一个普通路人身上,只是一些人未必感知那么明显罢了。同时,快递业的服务质量也谈不上好了,暴力拣选等问题屡屡被曝光。而这个行业带来的物流便捷与福利,更多来自于一线普通快递员的付出上。在几年前,以富士康为代表的“血汗工厂”模式曾经遭受极大的非议。人们都明白,出口到欧美等国家价格低廉的制造品,其实来源于普通工人的“贡献”,如此,才有了“世界工厂”的地位。随着产业结构由制造业向着服务业转移,这样的“血汗模式”其实也有着复制和变迁,且看下图的总结——

快递小哥们被打:“血汗模式2.0”不可再持续

说是“2.0”模式,必然有升级。在制造业,工人是封闭在工厂的流水线上,很少与外界发生什么联系,所以很多人看不到,没感受。而在服务业,一线员工需要和普通民众接触,甚至要争夺道路等公共资源,在此过程中很容易便尊严受损,代替企业和收件人受过,因为他们必须要冲在第一线。

当然,快递业只是整个电商或者说O2O(即从线上到线下)服务业的一个典型缩影而已。电子商务一听非常高大上,但如果没有庞大的一线从业队伍的付出,恐怕很难如此蓬勃地发展。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制造业向着服务业转移大量就业人员的背景下。这样的服务业,显然和中国的制造业一般,是低端的,低附加值的,是需要供给侧改革的。

快递小哥们被打:“血汗模式2.0”不可再持续

伴随着就业结构的改变,“血汗模式”也在转移

改变“血汗模式”,需要企业规模化经营,重视品牌形象建设

快递等行业的规模在快速地增长着。这个行业门槛太低,所以人们说进就进,说吸纳人就吸纳人。除了个别品牌而外,一般都是以招募加盟商的形式来野蛮扩张。加盟商更不会在意服务质量、员工满意度。行业也很难有规模化经营。靠谱数据显示,一万多家的快递企业中,大企业49家,而小微企业加在一起是1.12万家。而根据中国邮政局联合德勤做的一份报告,从2007年以来,这个行业的集中度在下降——

快递小哥们被打:“血汗模式2.0”不可再持续

CR4和CR8分别表示排名前四和前八的企业,图片来自《中国快递行业发展报告》

在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中,业界和学界都在讨论如何提高产品的附加值,从低端向高端迈进。经济学家海闻在《时代周报》一次采访中强调了规模化对于中国制造的重要,可资借鉴:“以人们熟知的马桶盖为例。普通马桶盖的生产商可能只需要拥有几台机器,而生产目前广受欢迎的健康又舒适的马桶盖,生产商就需要组建科研团队研发新产品,并通过反复实验来保证质量,同时需要购置精密机器来替代原来的简单机器,这都需要投入。因此,企业的固定投入规模和整体成本都大大增加了——这样的投入和成本都不是一般的中小企业能够负担的。”换在服务业也是这个道理。如果行业从混乱竞争时代走向规模化,那么不管是在技术,还是在企业形象上,都会有很高的标准与要求,自然会更加地注重员工自身,抛弃掉“血汗”模式。

企业形象很好理解,那么技术为何会促进员工的尊严呢?这里以著名的海底捞为例来说明一下。餐饮企业中,海底捞的服务水准有口皆碑,同时,员工的满足度也很高。而在人们感慨于员工满意度造就顾客满意度这样的理念时,往往会忽略掉其配送流程的高度标准化,这样能够极大地从低效、重复的劳动中解放员工。而快递业同样如此,只有规模化了,才能用技术减少那些低附加值的、重复的劳作。

说到这里,又要回到普通民众本身了。制造业的转型,供给侧改革提得非常响亮,那是因为人们对于商品的高附加值越来越重视,甚至出现了出国抢购的风潮。而就目前的快递等服务业来看,人们更看重的是便宜、快速,对服务质量等因素的重视度要排在后面了,例如信息时报刚刚联合暨南大学做了一份调查,超五成受访者最看重速度,近五成人认为降低服务费用是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倘若市场这样,企业便没有动力去变革。因此,普通人在为快递小哥被打而愤慨之时,十分有必要想想自己是不是也该更新一下对于快递服务业的认知,督促行业的进步。

结语

快递业一线工作人员的现状是整个电商服务业的缩影,也是制造业中血汗工厂模式的升级版本。相关企业有必要提高自己的社会责任感,善待一线员工,这也能够为自己赢得良好的社会形象,争取差异化竞争。而普通民众也有必要了解目前高效率低价格的快递是通过一线从业人员的牺牲换取的,而不是心安理得地接受,毕竟,形成一个要促进行业进步的共识也是有益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快递小哥们被打:“血汗模式2.0”不可再持续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