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他曾是一举改变了互联网的年轻黑客,如今却是一名游荡街头的流浪汉

创见干货:这是一篇拜会「黑客祖师爷」的文章。让我们回到现代互联网还没有成型的那个年代,一群年轻的电话线路侵入者(其中大部分还没有成年)聚集在一起,形成了「Inner Circle」这样的团体。他们是如何串联的?当时又是做了什么引来 FBI 的破门而入?而领头的那个刚好 18 岁的年轻黑客,为何如今沦落为游荡街头的流浪汉?

1983 年,12 月 12 日,底特律。

Bill Landreth 打电话叫他的朋友 Chris 过来聊一聊。谁知,Chris 在电话里带着颤抖的声音形容了自己的房子在刚才是如何被 FBI 破门而入的。「别再给我打电话了。」Chris 最后扔过来这句话。Bill 虽然不知道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确信的一点是:如果 FBI 真的来找 Chris 了,那么他就是下一个。

也就是在次日,位于圣地亚哥郊区的 Bill 爸妈家,被十几名 FBI 探员给围了起来,查收了大量物品,其中就包括了藏在他姐姐床下的一台老旧电脑。那年的 Bill,只有 18 岁。

在仅仅一天时间内,FBI 发动了横跨九个州的协同突击行动,查获了大量的电脑、调制解调器、非常可疑的手写笔记,上面详细地写着如何入侵到各种网络的办法,而这些网络就是我们现在互联网的雏形……

这个核心圈子成员一共由 15 名黑客组成,全部都是青少年,他们来自南加利福尼亚州、底特律、纽约、以及美国其他五个地区。Bill、Chris、还有其他的几位小伙伴已经侵入到了各种网络中,比如 GTE 的 Telemail,它曾经是给可口可乐公司、Raytheon 公司,Citibank 以及美国太空宇航局建立邮件主机服务的,比如 Arpanet,这是一家被无数大学研究人员和军事要员使用的网络,直到上世纪 80 年代 Milnet 成型。Chris 非常得意于曾经黑进了美国五角大楼的留言板系统。

在 上世纪 80 年代初期,其实像 Inner Circle 这样的青少年黑客团体绝不是这一家,但也只有 Inner Circle 这个黑客团体频繁地入侵政府网络,大公司的邮箱账户,这才使得这个团体被 FBI 放到了「搜索雷达」之上。

FBI 的这一次多地协同的突袭行动,一下子成为了全国各大报纸的头条新闻。Inner Circle 这些孩子们的所作所为,让人们一下子重新认识到了计算机犯罪到底是什么,我们又该通过法律上怎样的手段来打击这种犯罪,也正是因为此事,国家的第一步「反黑客法」于 1984 年颁布。

我决定追踪一下当年这个轰动全国的青少年黑客团体「Inner Circle」,想了解其中的几名成员在他们如日中天时到底做了什么,团队又是怎么一下子消失不见的,而如今的他们都过的如何。在这个过程中,我通过了一个「信息自由化法案」的申请,获得了当年 80 年代关于这些青少年黑客群体的 FBI 文件,这些文件加起来一共 351 页。虽然这些文件几经修改,而且年份已久,但是仍然能够带我们回到那个久远的八十年代,去看看当年的 Inner Circle 成员是如何在还未成型的互联网荒漠上信马由缰,一骑千里的。

他曾是一举改变了互联网的年轻黑客,如今却是一名游荡街头的流浪汉

1983 年的 6 月有一部电影《WarGames》,在这部电影中,一个自恃聪明过人的男孩想方设法地要证明自己的智商要高过任何一个成年人,结果却险些将整个世界毁于一旦。

关于 Bill 和 Chris 的黑客故事其实就是起始于好奇心。要知道在那个互联网已经逐渐成型的年代里,计算机黑客相关的法律还没有。那个年代中,几乎所有的美国人,事实上包括 FBI 在内的每一位探员,你要问他们调制解调器是啥他们都不知道。从 1979 年到 1983 年,对于孩子们来说计算机网络就是儿童界的「狂野西部大冒险」。他们喜欢计算机,见证了它不断加速普及的浪潮,也见证了个人电脑一路下滑的价格,同时还有那部热门电影《Wargames》的上映。事实上,这段时期的青少年就是计算机领域的先行者,而他们也因此而惹上了巨大的麻烦。

1983 年的 6 月这部电影上映之后,无数黑客都受到这部电影的鼓舞,都准备从像 RadioShack 这样的地方搞一台计算机和调制解调器,认为其实他们是可以跟那个大大的红色按钮(导弹发射按钮)离的非常近。当然,现实离电影还是相差很。但在 1980 年代的初期,确实有很多人凭借着一台电脑,一根电话线,还有年少轻狂所带来的无知无畏与狂热,一头扎入到互联网的世界中的。

1982 年,FBI 开始追踪 Inner Circle 团队,直到 1983 年,他们最终一举瓦解了这个团体。但这个功劳得归功于当年 42 岁的义警黑客 John Maxfield 的身上,这家伙曾经是业内有名的「电话耗子」,所谓「电话耗子」,指的是在电话线路上利用一些巧办法绕过收费。他在当时的 BBS 论坛上面获得了很大的威望,而且深受一些少年黑客的仰慕和信赖,而 Maxfield 把这个信息转而给了 FBI。

Maxfield 给 FBI 提供的情报中刚好就有 Inner Circle 的,尤其是涉及到 Telenet 网络的 Telemail 电子邮件系统入侵的案子。

他曾是一举改变了互联网的年轻黑客,如今却是一名游荡街头的流浪汉

瞧瞧他们干的好事!

当时的 Chris 正在经受着青少年时期特有的压抑、烦躁和无聊,所以他开始在网上把可口可乐公司高管的电子邮件一封又一封地删除,又或者是利用管理员密码来更改账户名字。当时负责营运 Telemail 服务的公司 GTE 很不开心。毕竟,这些黑客是在「非法」(那个时候虽然没有相关的法律,但是这在很多人的概念里,免费无偿且不受任何限制的使用就是非法)地使用 Telemail。

FBI 的文件中详细记录了这些孩子给公司造成了多少时间上的浪费,并且换算成为了美分。就比如说,在 1983 年 9 月,未经授权使用 BMW 的通讯服务,给 GTE 造成了 0.29 美元的损失。同月,入侵到 Raythoen 公司的账户总计导致了 298 美元的损失。虽然这些数字并不是很大,但是它给数字安全行业所带来的震动,乃至大部分人对 GTE 公司的不信任,这些损失所造成的深远影响是无法用美元给换算出来的。

我曾经跟 Bill 和 Chris 聊过,但是无法再接触到 Inner Circle 的其他成员,Maxfield 也联系不到,我曾经给他发过信,但没见回,我找到的所有跟他有关的电话号码都是暂停服务,据我所知,他应该是死了,又或者是已经老的动弹不得了。Maxfield 一直希望他能躲避大众的目光,但是自从 1983 年他成了「二五仔」之后,在互联网上他已经成为了人人见之痛骂的过街老鼠……

眼前的这名流浪汉……

他曾是一举改变了互联网的年轻黑客,如今却是一名游荡街头的流浪汉

我是在 Santa Monica 的星巴克里约见 Bill Landreth 的,他当时安静地坐在吧台跟前喝着咖啡,两个包并排放在他旁边的椅子上,还有在角落里放着一包装满了毛毯的包。在他的咖啡和三星平板电脑旁边,一个由苹果木制成的烟斗放在桌子上,我有理由相信,这个烟斗里面放着的应该医用大麻。我观察他的时候,他旁边过去了一位警察,投来了狐疑的目光,但是并没有走上前来。

如今的他已经 52 岁了,留着一点点的山羊胡,打折卷的波浪式头发几乎已经留到了他的肩膀上,Bill 在街上已经睡了 30 年的时间,但是如果把他的头发修剪一下,再把他目光中的那些灰色迟暮给去掉的话,也许你会误认为他是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在他的言谈中有一种无比坚定,且带有防守性质的东西,好像 Bill 是那种从来都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爽快男人,但是似乎在我面前又有点担心说出什么话越界了。

在我们的对话中,他冷静,平衡,很睿智,不过很快他就开始满口都是计算机和计算机行业里的术语了。

在 1980 年,Bill 拿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台电脑。那是出自 RadioShack 公司的 TRS-80。他 14 岁或者 15 岁,解释到他计划利用他攒下来的 500 美金去购买一个 8K 的内存。他爸爸同意再给他加 500 美金,这样他能够搞一个 16 K 版本的存储器,外加盒式磁带存储驱动盘了。他自己还选了一个 300 波特的调制解调器。

Bill 学习迅猛,他很快就掌握了 BASIC 编程语言,从此处开始,他接连不断地学习各种语言,他探索计算机世界的渴望是那么的强烈,一旦他征服了某个领域,总有新的东西在街的拐角等着他。他是个探索者,更感兴趣于把计算机编程的整个领域全部用「脚」丈量一遍,而不是纵向精深于任何一个网络中。

同时,他还在网络上接触了一批跟他同样刚刚涉足于「新大陆」的探索者,在他的眼前升腾起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Bill 说道:「其实你真的不必要去其他人。你有自己的方式。」而 Bill 所说的这个方式,就是通过调制解调器和电话来实现的。

尽管在 1983 年的 12 月 12 日,朋友 Chris 在电话中给他警告,Bill 仍然不确定 FBI 是不是真的会来抓他,直到 FBI 破门而入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当时,Bill 正在入侵世界上第一个商用分组转换式网络:Telenet。Telenet(如今是由 Raytheon 持有)是基于 Arpanet 的架构而来,到了 80 年代初期已经在 52 座城市部署了主机服务。Bill 侵入到这个网络的邮件系统之后,他和他的黑客小伙伴们就能够打本地电话来聊天,

某个人告诉 Bill:「GTE Telemail 的管理账户密码都是以大写的 A 作为开头。」Bill 就尝试了英文名字里面所有带「A」的姓,借此破解了大量的账户。

然而,针对 Bill 的起诉书却很单薄,只有 8 页内容来详尽叙述他的「罪行」。在 1983 年,那个时候还没有针对计算机犯罪的法律,而维吉尼亚州法庭却相信:侵入到计算机网络是一项非常严重的罪行,即使这里没有任何东西被偷。所以,Bill 被判处了「电信欺诈罪」,所落实的罪行只是用他的电脑打了三次电话而已。

他曾是一举改变了互联网的年轻黑客,如今却是一名游荡街头的流浪汉

后来我和 Bill 从星巴克咖啡馆里走出来,一起约着去吃中午饭,在饭间,我尝试以三种不同的方式来探寻 Bill 侵入网络到底是图什么?Bill 说他就是想知道「那里」有什么。他回答的语气是如此的直接,这让我很相信他给出的理由。而 FBI 给出的文件也从侧面上证实了这一点,每一次他侵入都是浅尝辄止,他并不是为了一己私欲,要偷数百万美金或者怎样。他只是希望成为一名数字空间里的玩家。Bill 和他的朋友经常搞一些恶作剧,比如在一次多方参与的电话会议上把所有的电信运营线路给接管过来,他甚至还涉及到了一些军事电话会议当中。

尽管 Bill 的家遭到搜查,自己的电脑还有其他设备都被没收,但是他相信自己可以不用请律师,自己为自己辩护就可以。他认为这种侵入网络的行为就相当于你自己走过一栋大厦,大厦的门正好没锁,你只是出于好奇心,溜进去想看看里面到底有啥而已。在他这么解释的时候我一直没插嘴,因为在我看来,这个说法实在太合情合理了。毕竟,他是出生在嬉皮士家庭,美国西部的那种好奇探索精神已经驻留在自己的灵魂中。但是,我更清楚,这样的说法在这个国家东部的联邦法庭法官的面前屁都不是。

Bill 的父亲坚持要让他请一名律师,到今天在 Bill 看来仍然被视为是错误的举动。最后结果出来:鉴于 Bill 承认了三起电信线路欺诈,认罪态度良好,给予他 3 年的保释期。Bill 一家人搬到了阿拉斯加。没有了电脑,Bill 在 BBS 论坛上消失了。他去读了一段时间的大学,但是很快又前往墨西哥,最后又跑到了 Oregon。他从来没有告诉他的保释监管员他的去处。最后,他被警方遣送到圣地亚哥,在那里蹲了 3 个月的监狱。

在出狱之后,Bill 清楚自己必须寻找到赚钱的路子,他那个时候已经 120 磅重,身无分文,饥肠辘辘。然而,在当时的他看来,一台电脑的重要性是要大过食物的。

Bill 说道:「我当时真的想要一台电脑,但是我也真的不知道怎么赚钱才能买得起一台电脑。」

他曾是一举改变了互联网的年轻黑客,如今却是一名游荡街头的流浪汉

(左边是 Bill 高中时的样子,右边是 Bill 所写书的封面)

就在那时,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经历其实可以写成一本极为精彩的小说。于是,他把当时全国上下针对他这起案件的所有报道都从报纸的头版头条处剪下来。他当时找到了一个书商,他把自己的想要写成书的想法全部手写下来,然后再用打印机打出来。最后,书商那里得到了两个赞助商的回应,其中一个就是来自于微软公司。微软当时决定提供 5500 美金的赞助。

这本书的作者除了 Bill 之外还有 Howard Reinghold,于 1984 年出版,名字为《Out of the Inner Circle》。很快,Bill 就把自己得来的稿费拿来添置了一台全新的电脑。

两年后,他的版税收入坐吃山空,很快就不剩多少了。Bill 来来回回找工作,却一直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如今的他能够养活自己,但是医用大麻、对社保津贴的的依赖、以及加州政府所发放的免费食物,这一切都让他无法拥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事实上,从他高中毕业以后开始就一直是这种状态了。

Bill 所有生活用品全部塞进三个包裹里面,要让这三个包裹时刻保持在自己视线内,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东西被偷,他往往不知道是被其他的流浪汉拿去还是被警察收走。他说自己每三个星期就必须买一些新的毯子。而他那款 150 美金的三星平板电脑永远处于别人觊觎的处境中。

然而,在另外一个角落,他当时的伙伴 Chris,却过着不一样的人生。

而 Bill 当年的好友 Chris,曾经首当其中遭遇 FBI 搜查,之后赶紧打电话给 Bill 的 14 岁男孩儿,如今过的生活却又是另外一番模样。三十年了,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而他们此生也从未见过对方一眼。

按照 Chris 的要求,我不能揭露他的真实名字,在这个前提下,我电话采访到了 Chris。在八十年代初期,他已经是互联网上的红人,昵称是「Arpanet 的巫师」,Chris 会经常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比如最近又侵入到了哪个网络中。如今,他有着一份体面的工作,在底特律市的郊区成家立业,他的工作还是跟电脑打交道。

Chris 是 Atari 电脑的粉丝,他的第一台电脑就是 Atari 2600.「你只要插上盘,大概就有 1K 左右的存储空间,然后你就能利用它来做一些很酷的事情了。然后你将电脑升级为 Atari 400,这就变得更酷了,因为你可以做一些编程工作,然后你有了调制解调器,你可以想着如何利用这 300K 波特的「猫」到网上去搞点儿什么事情来做了……

跟 Bill 一样,Chris 也发现了他的电脑是通向外界的一扇大门,它给予 Chris 一种在其他地方找也找不到的归属感。

「在上面你会找到一些 BBS 留言板,它是那么的特殊,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注意。你可以在上面留言,然后来来回回去查看上面的动态。当时的网速很慢,而且上面没有任何的图像,但是互联网基本的概念已经成型,到现在都没有发生改变。」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所谓「黑客能力的大小」其实就是找出如何打免费电话的诀窍。自从 1960 年以来,就不断地有人在钻研电话线路的侵入,这个想法对于我们现代互联网的「黑客先驱」来说有着特别重大的启示意义。在你的邮编区域内,通过一根电话线,链接到 BBS 上,这其实并不难。但是如果你是在底特律市,你想要在你邮编区域之外的地方接入的互联网上,这意味着这是一个长途电话,而长途电话的费用绝对贵的吓死你。所以任何一名计算机黑客都会将自己所有的聪明才智都放在如何「侵入」到电话公司系统中,这也是「Arpanet 巫师」一开始就做的事情。

Chris 告诉我:「这彻底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Inner Circle 团队的黑客有着各种各样的办法能够侵入到网络中。在那个时候,互联网安全保护工作弱到什么地步呢?弱到了连使用「侵入」这样的字眼都显得太重了。当时的人连初始密码都懒得改,任何一个懂点儿计算机知识的人都能够针对不同的系统,窃取到不同的管理员账号密码。

Chris 毕生最得意的作品,这也是他如今最不愿意谈的「丰功伟绩」,是入侵了 Arpanet 网络和军事系统。实际上,这也是我为什么能够把他找出来的缘由。当时,我在搜索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苏联间谍到底在 Arpanet 和 Millnet 这样的网络上搞些什么名堂,我知道一些肆机寻找国家情报的苏联黑客,捎带着我知道了 Chris 的存在。这些人跟苏联黑客不同,他们侵入到 MIT、斯坦福、UCLA 网络中纯属是找乐子。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开始接触到 Arpanet,通过某种方式,我找到了其中的一个主要接入口,一旦我侵入进去,就得到一份完整的 Host 清单。」Chris 所使用的是一种被称之为 TIP 的工具,它类似于一个超级调制解调器,能把 Arpanet 的信息给传送过来。

根据我所获取的 FBI 文件,当时在 Arpanet 各个结点上的军事人员和研究人员都没有探测到这样的侵入。他们之所以最后知道 Chris 的存在,完全是因为当时前文所提到的「二五仔」BBS 上的知名人物 John Maxfield 的通风报信,而 Maxfield 也是从 Chris 本人的嘴里得知这一切的。

「二五仔」Maxfield

Maxfield,这个曾经颠覆了前面两个年轻命运的著名「电话窃贼」,跟大家想象中的剧情不一样,并不是 FBI 上门找他的,相反,是他主动走进 FBI 的大楼,告诉探员们目前有一些年轻人在 BBS 论坛上面交换一些软件。FBI 探员回道:「这听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好事儿啊!」然后等 Maxfield 开始使用诸如「调制解调器」这样的词儿的时候,这些探员就完全跟不上思路了,他们开始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了。

但是在 Maxfield 进行了初次接触之后,他跟 FBI 这家情报机构建立起来了非常长久的合作关系。Maxfield 在线上线下专门召开会议,从年轻的黑客那里套取第一手的证据,FBI 也曾经在他的指引下,在大街上把这些孩子的模样全部拍照记录下来。

Chris 回忆道:「他当时从全国各地邀请各种各样的黑客到他家(底特律)做客。这简直就是一场黑客大会,在他的办公区,摆放着各种他自己的手机设备和电脑。很多孩子都是高中生和大学生,来自全国各个地方,这就像是『让我给你看看我能做什么。』以及「让我看看你能做什么』的大会。」

Maxfield 当时就很吃惊于「Arpanet 巫师」的手腕,并从中记录下来了他的一举一动。「事实上,每一个进出他家门的黑客全部被 FBI 拍照了。」

当逮捕行动开始之后,Maxfield 刻意低调,拒绝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只有记者 Patricia frankilin 曾经在她的新书中提到过他。我最近联系到了 Franklin,并抱怨为什么 Maxfield 怎么这么难找。Franklin 笑着说这完全不出乎她的意料:他是一个非常神秘,并且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不断地采用化名,消失在了如今这个人人都知道什么是黑客的年代中。

「黑客是一种完完全全违背人性的罪行。他们没有一个人想着什么时候抄起一把匕首,或者拎起一杆猎枪,当街把人杀死。这些黑客既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犯罪,受害者也永远不知道屏幕背后有一双黑手。这里面不存在任何物理性质的风险,黑客是一群随时随地寻求刺激的内向型人群。」Maxfield 曾这么总结道。

在 Franklin 的书中,他又是这么说的:「有了一台电脑,黑客所有狂野的幻想都能在里面得到绽放。事实上没有任何人能够监管他们。这是现实中黑帮在网络上的投影。」

在 1984 年出版的杂志上,封面就是 1983 年 10 月份 FBi 的那次突袭,封面文章里面着重提到了 Maxfield 给 FBi 通风报信的这件事,自此之后,他就声名狼藉了。

他曾是一举改变了互联网的年轻黑客,如今却是一名游荡街头的流浪汉

FBI 突袭之后的黑客组织四名成员,从左到右分别为:Wayne Correia (17 岁), Gary Knutson (15 岁), Gregg Knutson (14 岁), and David Hill (17 岁)。

与网络黑客有关的法律首次亮相

当 Chris 的家被突袭,FBI 将他的卧室翻了个底朝天,把电脑以及跟电脑有关的所有东西全部收走。当时 Chris 的妈妈就在现场,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为她的儿子辩护:「他确实曾经吹嘘自己什么都能做,但是他也说了如果他侵入进去并不会给任何人带来风险,不会造成任何损害。他就是跑到那儿看看然后就走掉了。我儿子压根没有罪!」

而当时的 FBI 虽然那么兴师动众地突袭了黑客的家,但是摆在他们面前的有两道难题。第一:他们在媒体争取公众同情心的战役中节节败退。有足够多的 FBi 文件都显示,当时的 FBI 在处理这些案件的时候非常谨慎小心,因为设计到很多未成年的孩子。第二,当时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黑客法律。所谓「侵入计算机系统是非法的」,这么一句话智能从「电信欺诈」的宽泛解释上面入手,这也是 FBI 对 Bill 的行为所做的司法解释。但 Bill 已经成人,而 Chris 当时只是 14 岁的孩子,他们在面对一群孩子的时候感到焦头烂额。

最后的结果就是所有的孩子都相安无事,Chris 也没有被指控。当地还有一些媒体还在质疑 FBI 为何如此全副武装,兴师动众的去抓捕那些尚不懂事的孩子。也许这里面唯一的输家就是 Bill。事实上,那些年轻黑客齐齐地把手指指向了 Bill,认为这是让所有人不明不白地卷入到网络黑客事件的唯一元凶。Bill 在住处离他们都很远,也刻意保持低调,这让他在媒体上面显得十分神秘。其他的孩子都是来自于高收入家庭,而他则是一个经济条件不好,且已经年满 18 岁的年轻人。

Chris 不仅没有受到指控,他甚至还从 FBI 的这次突袭上获得了某些好处。等他从 FBI 大楼回到了学校之后,名声大噪,成为了校园里的传奇。不仅仅是所有人在议论他,而且他还交了好几个女朋友……

到了 1983 年 10 月末,也就是 FBI 突袭的当月,FBI 请求国会出台强有力的反黑客法案。但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国会必须首先重新定义什么是」财产「、什么是「入侵」。

FBI 最终拿到了这项法律。第一步计算机入侵的法案:伪造接口设备、计算机欺诈及滥用法案于 1984 年正式颁布。这部法案象征意义明显,但是实际作用有限,它瞄准的只是黑客领域造成最小危害的一些行为。

在认识黑客,打击黑客的路上,人们才走出了第一步。

就比如说:真正的计算机犯罪往往是发生在某个特定的公司内部。由 American Bar Association 所展开的研究发现:其实计算机犯罪中 77% 的比例都是在某家公司自己的员工制造的……

自从 1984 年的首部法案颁布以来,跟它有关的其他衍生法案陆续出台。而最原始的那部法案到现在还被执法部门使用。之前的互联网活动价 Aaron Swartz 曾经在网上下载了大量的专业学术论文,就是因为这部法案,他受到了 100 万美金的罚款以及 35 年的牢狱生涯。当他得知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后,2013 年的 1 月自杀了。

流浪汉 Bill 的人生悲剧,却也为我们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开端……

当我去 Sata Monica 去见 Bill 的时候,其实我内心已经有了准备:我估计是要听到一个控诉 FBI 如何毁掉一个人生活的故事,但是当我离开的时候,我有了不一样的答案,其实不是 FBI 毁了他的生活,而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并没有给他的才华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毫无疑问,从很多方面来说 Bill 都是远超那个时代的。他足够聪明,能够在所有人还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就发现了系统中的很多漏洞,而这个系统就演变成为了如今的互联网,带来了如今更加完善的互联网相关的法案,数字安全才被认为提到桌面上被重视对待。如今,员工拿着六位数的薪水,工作就是去寻找网络上还存在哪些漏洞隐患。但是 Bill 呢?仅仅因为他比 Chris 大了四岁,作为一名成年人被审判,他的人生之路自此走向了不一样的地方。

很谢谢 Bill 在此把他的故事分享出来,当我离开的时候,仍然觉得这个世界没有饶恕三十年前他所犯下的错误,仍然对他施加着惩罚。

但是转过头来一想,如果 FBi 没有选择指控他,而是跟他合作,他的未来真的会和现在有什么不一样吗?我问了 Bill 未来的打算是什么,他说自己准备写点儿什么东西,比如是回忆录、还是电影剧本,但其实他自己也不确定。

本文来源: Gizmodo 译文创见首发 由 TECH2IPO/创见 花满楼 编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他曾是一举改变了互联网的年轻黑客,如今却是一名游荡街头的流浪汉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