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如果你每天都不开心,那可能是因为生活中的「大数据」太多

编者注:在这个数据为王的时代,我们每天都要从不同的来源获取众多的量化数据。从我们每天的运动量到晚上睡眠的质量,我们生活的一切似乎都被量化了,然而,这些冷冰冰的数据让我们变得更快乐了吗?最新的研究表明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本文编译自 The Atlantic ,原文标题为 「The Quantified Welp」http://www.theatlantic.com/technology/archive/2016/02/the-quantified-welp/470874/ ),转载务必注明本文和原文链接。

这是一个生活被量化了的时代。

这个量化的时代不仅仅由 Apple Watch 这样拥有自我市场追踪能力的公司驱动,也不全由像 Fitbit 这样花哨的计步器所统治,更不可能属于那些值得怀疑的睡眠监测软件。但不管是通过那些痴迷于数据的新闻媒体还是那些售价 4000 美元的、为员工进行生物扫描的系统,我们都能发现,这个时代就是一个企业强制量化的产物。

量化越多,快乐越少

当然,目前我们还不清楚在这众多的量化产物中,哪个部分能最后脱颖而出、真正流行下去;但此时此刻,新的证据显示,当我们从事那些测量工作时,我们也许并没有那么开心。来自《消费者调查》杂志的一份研究显示: 不管是何种类型,但只要是一项测量活动,它都只会减弱人们继续做下去的动力。 如果你每天都不开心,那可能是因为生活中的「大数据」太多

换句话说,这个研究证明了: 为了自我奖励,你量化的东西越多,你在做某件事的时候就越不快乐,同样的,你也就越不想继续坚持做下去。 通过一系列的测试,杜克大学商学院的教授 Jordan Etkin 发现, 那些人类行为的内在动力——比如去阅读、走路等等——都会在你开始量化测试的时候下降。 也就是说,你本来走得好好的,但一旦你开始计算自己走的路程长度,你就会开始不快乐了,你继续走下去的意愿就会开始下降。

在一项测试中,研究人员对 105 名本科生在几分钟时间内进行涂色方面的测试,然后再计算他们享受其中的比例。 那些得到了精准数字反馈的同学要比没有得到数字反馈的同学涂的更多,但他们也更不快乐 (数字反馈就是指「你已经涂了一块了」、「你涂了两块了」…这种涂色数字结果的反馈)。 如果你每天都不开心,那可能是因为生活中的「大数据」太多

在另外一个测试中,研究人员让 100 位调查者戴着计步器过完一整天。如同涂色的案例一样,那些戴着计步器的人比起以往走了更多的路,然而他们却也更不开心了,即使是在他们无法获知相关步数的时候情况也没有好转。在最后的一个测试中,300 位学生开始了有关阅读的测试,当他们能看见自己读了多少页的时候,他们要比看不见页数的时候读得更多,但情绪也更加低落。

「这是一个心理学的主流研究方向,它着眼于观察外部的奖励会如何破坏我们在做事情时所获得的内在乐趣」 ,Etkin 说道,「一个经典的例子是: 如果你有了小孩,小朋友通常都喜欢涂色,而当你在他们涂色时给他们设置奖励措施,那他们会变得不那么享受这次涂色的过程,同时也会降低他们在未来对涂色的兴趣。」

测量的目的很重要

但是她同时警告说, 如果有人就是为了某个特定的原因去做某件事,那么为他提供相关的数据就能让他在做件事的时候更开心。

你为什么要参与这项活动的原因非常重要,如果那真的是一件目标导向型的活动——比如为了减肥而去走路——那么相关的数据就不会让你觉得不开心了。事实上,你还能从中获得更多的乐趣。

如果你每天都不开心,那可能是因为生活中的「大数据」太多

同时,Etkin 补充道: 「量化中的负面影响主要集中在你为了获得乐趣而做的那些事上,测量会让它们变得没那么有趣。」

但我们同时也要对这个研究保有谨慎的态度。 正如许多的心理学研究一样,Etkin 的研究主体主要是美国的大学生们,他们绝大多数来自西方世界、受过良好的教育,成长的环境也是那些已经完全工业化而又民主的地区。因为这类的研究对象都是一群非常特定的人,因此你很难下结论认为得出的结论能够通行无误。直到现在,心理学还在为「复制」的问题而苦苦摸索,心理学研究中其中许多重要结论和假说得出的环境都无法在实验室中重新还原。

结语

让我们回到最开始的地方吧。那些戴着运动手环的人们,他们当然不是为了好玩儿才戴着这些东西的,其中当然有某些特定的原因(比如减肥),因此,他们也不会在乎这些研究发现的。但是,对于那些通过让人们量化测试某些东西而卖出自己产品的公司,你们可要注意了,Etkin 的发现应该会给你们一些警示。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如果你每天都不开心,那可能是因为生活中的「大数据」太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