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色情?约炮?NoNoNO!极乐王国的VR社交很正经

第一次见崔海庆是在《投资界》举办的一次VR沙龙上,他做主题演讲,在台上讲他的VR社交“帝国”,兴致勃勃。半个月后,在暴风魔镜所在的办公室里,我又见到了他。

走过里面放着绿色植物,上面写着“暴风魔镜”的木盒子们,在一片清新的尽头,一个高高胖胖的身影微笑着走了过来。他是极乐王国创始人、暴风魔镜合伙人。

在“暴风魔镜”的字海中,我找他聊极乐王国,也许是他散发出的亲和气息,竟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旁边不时有人走过,里边的桌子边人换了一拨又一拨,他们声音大的时候,崔海庆就自觉的往录音笔的方向靠靠,声音也说得更大点儿。

色情?约炮?NoNoNO!极乐王国的VR社交很正经

极乐王国创始人崔海庆

萌芽:在游戏研发里长跑

他是2015年初加入暴风科技的,在他加入后,暴风魔镜才成立,他做为合伙人。2015年1月,他在暴风内部主导了VR社交项目极乐王国,4月份第一个版本上线。直到今天,极乐王国都保持着每个月一次的迭代频率。“我不太清楚,用户在VR里面到底需要什么,所以通过迭代的方式,一点点满足用户的需求。我们这个迭代一直会持续下去,现在做的某个设计,大家第一次玩儿觉得很好、很有意思,可能三个月后,这个对的东西,就是错的。所以都要与时俱进。”目前,极乐王国PC版已经开发完毕,IOS版本月会上线,此外,极乐王国还正忙着从暴风魔镜中拆分出来。

在采访过程中,他不止一次强调,极乐王国是一个社交平台,更多的是引入第三方好的产品、内容,把各种资源对接进来,而不是着力于营造技术壁垒。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VR技术,崔海庆还和团队去做一些公益性质的分享,将自己在VR行业两三年的所有经验分享给那些想转型去做VR游戏的人。开发者能从中赚钱、用户喜欢玩儿的VR游戏,也是极乐王国这样的社交平台所需要的。

崔海庆做游戏已经有16年了,一直是以游戏研发为主。从2005年开始创业,在流量为王的游戏行业,他也跟别人一样考虑过自己去创造一个平台,自己做流量。2009年,他创办了一家叫幸福互动的公司,尝试做了一些类似手机助手的产品,失败了。“在互联网做平台化太难了,做一个平台要和微信、QQ面对面,用拿鸡蛋碰石头这个比喻都不恰当,难度太大了。”做平台失利,继续做游戏研发的他,在2012年中的时候,发现整个手游产业的发展速度已接近200%左右,着实夸张。到了这样的阶段,意味着垄断就在不远处等着。此时还没跻身第一梯队的公司,就会赚得越来越少,慢慢会被淘汰。按照他的估计,这样的局面会出现在2014、2015年。

不幸的是,幸福互动就是第一梯队外的公司。站在这样的转折点上,很多第一梯队外的手游公司开始走回头路,转向端游、网游、客户端游戏、页游。但崔海庆不是一个喜欢“后退”的人,他喜欢往前走。前路有什么?电视游戏、体感游戏、主机游戏、机器人游戏、H5游戏、VR游戏。他安排了公司的两个小组研究后,得出这样的结论:除了VR方向,其他部分虽然都有市场,但是很容易看到天花板。

初生:一剂定心丸,吃下对VR的坚定

作为一名老极客,他对VR的认识很早了。在幸福互动面临转型的2012年底,Oculus开始正经的做VR了,崔海庆还参与了其DK1头盔的众筹,“体验的确很与众不同,就是恶心想吐”。在硬件体验尚且如此糟糕的时候,要转型进入VR行业,几乎所有人都在反对他,他们认为,这个东西不但没用,就连市场和技术都没有。

要是放弃,那就不是崔海庆了。虽然有点心虚,他还是一头扎进了VR里。既然一切看上去都很糟糕,他便从最初步的地方做起,推出了推广VR概念的平台87870.com,并于同期开始研究VR技术,他发现,别说天花板,VR连方向都看不清楚,这里面的空间太大了。

在他做VR概念推广的半年多以后,游戏界的大神级人物卡马克放弃自己的公司,跑去给Oculus的90后CEO打工,而他对VR的看法跟崔海庆的看法一样,这让崔海庆吃了一颗定心丸,认定自己的方向是对的。

在手游业务上没有进入第一梯队,后来又转做VR。2014年底,公司方和投资方产生了分歧。投资方建议崔海庆放弃VR,专心做手游。但小两年的VR行业经历,他觉得就这么全部扔掉太可惜了,便离开公司加入了暴风科技。那时候的暴风,恰逢上市,想加入一些更前沿的概念。看好VR的暴风跟对VR有信心的崔海庆一拍即合,崔海庆加入暴风科技后,暴风魔镜逐步成立。

在暴风魔镜的VR大环境里,他开始让自己专注于一个点——社交,这就是极乐王国的诞生。极乐王国有VR社交、VR游戏、VR影音和VR购物四个版块。目前,平台上已经有7万多注册用户,平均在线时长达30分钟。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色情?约炮?NoNoNO!极乐王国的VR社交很正经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