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为什么说表情很难做成IP

在现在的互联网聊天模式中,表情包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一些人在日常聊天中已经到了没有表情就不会聊天的地步。宁可一个字不说,也要斗图到底。

为什么说表情很难做成IP

1.为什么大众会参与表情的使用与传播

你为什么用表情?因为比打字快啊!表情符号诞生于1982年,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Scott E. Fahlman在计算机科学社团首次使用了符号:-),当时,他并没有对这个表情太过认真,只是用它表达下自己高兴的心情。而今,表情符号已经从简单的:-)演变成多种形式,除了emoji的表情,还有各种图片形式、GIF形式的表情符号。它们代表着丰富而微妙的意义和情感,用起来也越来越方便,甚至有时候它比文字更精确的表达了我们在彼时彼刻的意义。

生活在互联网时代的大部分人都不善于或者羞于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表情符号使用起来不仅便捷,更重要的是人们对于它的使用本身也成为了一种自我表达的方式。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很多平时看起来特别沉稳收敛的人一旦开启表情包模式,就一发不可收拾。使用表情包可以同时获得羞耻心免疫和卸除责任包袱双重光环。

表情符号可以使我们迅速和陌生人建立联系并获得认同。简单准确的表达此时此刻的心情。表情符号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它的盛行可以被看做一场表达方式的革命。

为什么说表情很难做成IP

2.表情不等于IP

表情不等于IP,表情包是伴随着互联网社交产生的现象,它可以看作是一种新的语言现象,它突破了语法与构词法的限制。表情是带着情绪的文字,所表达的意思是综合性的,需要图文共同存在(特定的环境下)才能完整理解。在人与人之间高频词的联系下,文字表达无法满足互联网的情况下产生的。它的出现是对目前文字的补充,它的形态就像是人类早期的象形文字,但随着社交互联网的发展,表情包发展成什么样无人能知。

据报道近日在CinemaCon发布会上,索尼公司公布了“Emoji”表情包《Emoji大电影》的剧情梗概。“Emoji”是“绘文字”的意思,最早由栗田穣崇创作,自苹果公司发布的iOS 5输入法中加入它后,这种表情符号开始席卷全球,风靡社交网络。不过值得注意的是,“Emoji”表情包属于公共领域,不是IP(知识产权)保护的财产,因此别家公司也可以根据它创作电影。

在《澳门风云3》的发布会现场,张学友紧抱着自己的表情包出镜。歌神张学友不仅对自己的表情包玩偶爱不释手,还鼓励大家多多使用自己的表情包。他说自己比较“落后”,因为“平时很少上网,是别人告诉我才知道的”,“但无论大家用怎样的形式记得我,都是一件好事,所以请大家以后多多用我的表情包!”

表情包是一种互联网文化,就像汉字一样,如果非要给它打上IP的标签并且商业化,那么姚明,金馆长,张学友,黄子韬等等是不是要站出来收取版权费用了?包括前几天比较热门的“友谊的小船”作者也在微博上吐诉鲜有人改编付费的情况!

3.长盛不衰的IP 为什么说表情很难做成IP

“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缩写,直译为“知识产权”也就是我们口中的IP,这两年这个词火的不能再火,各大厂商巨资争夺IP授权也早也不算是新闻了。IP可以是故事,可以是调性,可以是游戏,甚至是深入人心的概念都被打上了IP的标签。在目前的环境下,撇开泛娱乐概念来单独谈IP的都是耍流氓。如今IP盛行离不开一个客观现实:影响力变现能力。

IP特指有长期生命力和商业价值的跨媒介内容运营。而市面上人们追逐的IP,其实大多数是产品,最多只能算品牌,并非真正的IP。

IP的呈现形式主要有玩具、动画、游戏、服装、互联网数码、出版、主题公园等等,IP可以在这些形式中自由转换。由于IP追求的是价值、文化认同,所以消费者购买的其实不是产品的功能属性,而是情感寄托。因此,只要产品身上能够体现这些情感和文化元素,消费者并不会在乎产品的具体形式。一种形式消亡了,IP可以切换到另一种新的形式里面去,这也是IP衍生品为何具有很好延展性的原因。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也强调,对IP开发热要冷静对待,警惕一窝蜂、一阵风。他说:“文化产业是内容产业,重视IP说明大家认识到了内容质量的重要性,但也要看到IP开发是个长期过程,不能太急功近利。”

4、表情很难做成IP

一个表情的生命周期是有限的,真正的IP生命力顽强,可再造性强,这种再造性可不是表情的大众参与写几个好玩的语句、改变几个对话场景能够比得了的。IP是个深耕细作的内容产业,它完整的产业化链条,表情抄不走。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为什么说表情很难做成IP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