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专车司机暴打女乘客 目击者:疯狗一样拉不住

绕路、随意加价、辱骂乘客,对于参与道路运营的司机而言,每一项违规行为都可能进入行业黑名单。本月20日,乘坐Uber专车的周女士,就在30分钟车程中体验到了以上所有违规行为,最后还遭到司机殴打。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见到了来自四川的周女士。她今年29岁,手臂及脸上淤青还未消,她讲述了这个噩梦般的遭遇。

上午7点45分:“我是重庆人,怎么走还不知道吗”

20日上午7点半,周女士和3名同驾校学员相约来到南岸区长生桥,前往广阳考场赶考科目二。7点37分,他们叫来一辆车牌号为渝BUN225的广汽传祺Uber专车。周女士坐副驾驶位,另3人坐后座。

几分钟后,周女士打开导航,发现司机朝着反方向行驶,便提醒司机。

“我是重庆人,怎么走我还不知道吗?”司机继续驾车朝反方向行驶。直到后座乘客一起提醒司机,司机这才跟着导航行驶。从这时开始,司机一直骂骂咧咧。

上午8点:“要投诉我,信不信我打你”

汽车来到一条比较破损的公路,司机突然停车说:“你们把我骗到了荒郊野外!”周女士解释,他们去考场考驾照,路确实有点偏,再开一会儿就到了。

司机不依不饶,表示不给双倍车费,就让他们下车。周女士回应:“多收钱,就向Uber投诉。”不想司机暴跳如雷:“要投诉我,信不信我打你!”

周女士为了顺利赶考,与后面乘客商量后,答应给双倍车费,并且不会投诉,车子这才重新发动。5分钟后,司机又索要洗车费,他们也答应了。

上午8点20分:“我就在这里等你,你出来就弄你”

车终于开到目的地,后座3人先下车向考场走去。周女士的背包带子卡在座位下方,一时没取出来。司机又开炮了:“傻婆娘,连安全带都取不来吗?”

周女士终于把背包带扯出来下了车,司机跟过来还在骂。周女士反击:“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会骂脏话吗?”司机说:“有种你骂呀!”周女士骂了一句脏话,司机一下子冲上来,给了周女士一耳光。

那3位学员立刻上来拉住司机,让周女士跑进考场。司机朝考场内喊道:“我就在这里等你,你出来就弄你。”

上午8点45分:“我打死你”

突然,周女士听到身后一阵骚动,是那个司机进入考场向她走来,没等周女士反应过来,脸上又挨了一记耳光。周女士拼命地向司机脸上抓挠,几秒钟内又挨了几个耳光。

众多考生上来拉住司机,抓扯中司机狠狠咬了周女士左臂一口,当时就流血了。

终于挣脱后,周女士拿出手机报警。司机听见报警更加疯狂,喊了一句“我打死你”,挣脱众人,上前又打了周女士一耳光。这时,一位身材高大的考生实在看不下去,给司机一个过肩摔将其制服。

考场保安赶到,将两人带到房间等待民警来处理。未等民警到来,司机悄悄离开了。

民警对事件了解后,周女士来到南岸区广阳镇卫生院,诊断结果:右脸红肿,右耳鸣,左前臂咬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等。

下午5点:没有等来Uber工作人员

Uber公司接到投诉后,客服人员联系了周女士,称将尽快调查。后来,周女士收到多个自称Uber工作人员的电话,称无法联系到司机,事件暂时处理不了。

经过半天等待,周女士收到一名自称Uber重庆相关负责人的微信好友请求。对方称,将和周女士见面了解情况。周女士说,直到昨日下午也没有收到Uber方面的任何回应。

警方:正在调查 Uber方已封号

昨日下午6点左右,南岸区广阳派出所一名警员介绍,目前周女士与司机的Uber账号都被Uber管理方封号,案情正在调查取证,结果出来之前,不便向媒体透露。

昨晚记者发稿时,肇事司机还在接受警方询问,记者未能采访到该司机。

交通执法:涉嫌非法营运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到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直属支队南岸大队,该大队负责人表示,牌照渝BUN225车主为杨某,涉嫌非法营运,目前正在调查。

该大队工作人员表示,专车公司没有办法审核驾驶员的背景,可能导致一部分不能从业的人员混入这个队伍。

Uber:全力配合警方调查

昨日下午4点40分,记者联系上Uber重庆区域负责人杨经理,对方听明记者采访意图后,称自己在开会,晚一点回复。1小时后,记者多次拨打杨经理的电话,对方都不接听。

昨日下午2点49分,记者还发了一封采访函给重庆Uber。对方下午4点53分回复,要求提供函件图片及本人姓名,之后,记者提交了对方所需资料。

昨日傍晚,Uber重庆官方微博发布消息:

“……我们目前正全力配合警方对事件进行调查。在警方的正式调查结果和责任认定公布之后,我们将严格依据警方的结论对责任方进行处理。”

申请Uber司机无需面试

昨日,记者联系到一名Uber司机陈先生,他说,当初自己注册申请Uber司机,3天就通过审核,没有经过任何面试环节。

陈先生说,注册Uber非常简单,登录Uber界面,填写姓名、邮箱、手机、密码及车主汽车品牌、车型、出产时间、车牌,上传驾驶证、行驶证和强制保险单等及3张照片和身份证号,对方审核通过即可。

周女士告诉记者,警员带她回派出所做笔录,拿出一些头像让周女士辨认。“我一眼就认出他,警员嘟囔了一句‘还是好找’,我再问他有没有坐过牢,警员让别问太多。”周女士说。

周女士告诉记者,警员曾告诉她,这个司机曾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因为对乘客动手,被公司开除。

受害者:司机有不良记录

目击者:“车上骂,车下打”

冯先生今年50岁,四川遂宁人,是周女士驾校3名同学之一。昨日下午,在广阳当地派出所门口,重庆晚报记者见到来录口供的冯先生。

冯先生证实了周女士所说属实。他说,司机把所有不满投向周女士,原因在于他提出甩客时,周女士表示要向Uber公司投诉。

“可以形容为车上骂,车下打,像疯狗一样拉不住。”冯先生说。

冯先生告诉记者,司机多次恐吓周女士,称自己“又不是没进去过”,冯先生认为,那是在暗示自己有过案底。

专车司机暴打女乘客 目击者:疯狗一样拉不住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专车司机暴打女乘客 目击者:疯狗一样拉不住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