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醉酒车主拒付费 e代驾司机称被打伤

近日,一名代驾司机称车主拒付代驾费并对其进行殴打,致鼻骨骨折、左侧眼部烫伤。新京报记者获悉,目前双方已在警方调解下达成和解,代驾平台表示此事将由保险公司负责理赔,遇到喝得烂醉如泥的客户,司机可以拒绝服务。

代驾:因110元费用被车主打伤

代驾司机申师傅表示,4月16日晚,有人通过“e代驾”平台呼叫服务,之后他按照约定到达丽都酒店附近。到达之后,他在酒店楼下等待了30分钟,之后车主吴某由人扶着上了车。“吴某当时已经喝醉,上车后倒头就睡。”申师傅称。

申师傅告诉记者,叫车的是吴某的朋友。根据“e代驾”的规定,车主上车后方能完成对接,对接之后,车费由车主来付。他表示,到达目的地“阜上家园”之后,软件显示代驾费为110元。

“账单较高,是因为出发前的等待时间也收了费。”申师傅说,吴某当即拒绝支付,说自己没带现金,也没有开通支付宝或微信付款业务。

申师傅说,双方因此起了争执,之后,吴某一拳打在自己的左眼处。申师傅拨打了报警电话,在通话过程中,车主又用烟头划过其左眼。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出具的诊断书显示,申师傅“双侧鼻骨塌陷、成角,局部不连续;双侧上颌骨额突及骨性鼻中隔骨质完整、连续,未见明确骨折征象。鼻背部软组织肿胀”。

二炮总医院认定其为“面部被烟头烫伤,创面约1%大小,分布于左侧眼部、右侧面颊部,表面可见少量水疱,疱皮完整”。

警方介入双方达成和解

记者昨日见到申师傅时,他左眼的烫伤结痂已脱落。他告诉记者,经过几天疗养,目前伤口已经初步愈合。

记者联系到了车主吴某本人,他表示,此事已由警方介入,自己不便多说。

据悉,当晚出警的为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德胜门外派出所。申师傅称,当日凌晨12点开始,他与车主就一直在派出所民警协调下处理此事。“派出所曾希望车主赔我一笔医药费了事,被车主拒绝。次日早上9点,派出所再次协调,车主仍然拒绝。”

昨日,新京报记者从德胜门外派出所获悉,该代驾司机被打确有此事,目前正在调查中。昨晚,申师傅告诉新京报记者,已在德胜门外派出所的调解下与车主和解。

平台:司机损失由保险公司理赔

申师傅告诉记者,他从2013年9月开始在“e代驾”平台做代驾司机,此前曾3次与醉酒车主发生争执,但没有被打过,“我不愿与人起冲突。”

据他说,“e代驾”所属公司曾对代驾司机进行过培训,要求司机注意服务礼仪,同时也在收费方面进行过规范,因此,每当遇到无理取闹的车主,他都会耐心解释并出示电子单据。

“e代驾”副总裁张东鹏告诉记者,得知此事后,他们立即派专员负责协调。公司此前曾为司机购买了“代驾司机意外险”,此次事故中受伤司机的损失将由众安保险公司理赔。

记者注意到,“e代驾”此前曾发布一份《互联网代驾服务安全白皮书》,白皮书提到,“代驾司机不得拒单、逃单,不得多收费、索要小费。”

对此张东鹏表示,一般情况下,代驾司机碰到的车主都比较理智,所以不允许司机拒载。但是如果碰到喝得烂醉如泥的客户,司机可以拒绝服务。理由是,司机可能不知用户想去何处,无法进行服务。

对于服务费,张东鹏提到,“e代驾”的收费是按时间段来划分的,越到晚上费用越高。他说,这是由于晚上交通不便,代驾司机回程成本也会更高。

■ 讲述

“100个代驾司机可能99个都被骂过”

王师傅做全职代驾司机已近三年,家住朝阳区百子湾附近的他,每晚8点左右打开手机接单,一直工作到凌晨5点,收工、回家。

“成为代驾司机前曾经营一家小商店,失败了。”他表示,代驾的门槛没有特别高,收入也还可以,一个月大概有1万多元,虽然辛苦,但能够维持一家生活。

他介绍,代驾公司要求司机有5年以上的驾龄,并要接受培训及考试,然后才可正式上岗。此外,个人前期还需要投入约5000元,用来买手机、代步工具及制服。“我买了一辆3500块钱的滑板车,1000多块钱的手机,单位要求服装统一,又交了一些钱买了制服。”

王师傅所在的代驾公司根据司机的GPS定位,由系统来推送订单。与叫车软件不同,代驾司机不能自己选择乘客。王师傅称,一般系统会推送3公里以内的订单,如果拒单,会受到一定惩罚,影响之后的订单推送。此外,如果被乘客取消订单超过一定次数,司机也会受到相应的处罚。

王师傅介绍,影响代驾收费的因素除了距离还有时间段,时间越晚收费越高。2年前,他曾因收费的问题同乘客闹过矛盾,最后一分钱都没拿到。

“当时那人喝醉酒了,平时可能都花59元,我去那次的时间段正好收费79元,但对方就是不给。”他回忆说,与乘客因为价钱发生争执,后来还报了警,但警察也只能调解。“后来再遇到这种情况只能认了,要不然一晚上都耽误在这上面了。”

在另一家代驾公司做全职司机的柴师傅表示,他也曾碰到过车主不付钱的情况,“一般是线上支付,他说回家后付钱,但是并未付,也只能不了了之。”

王师傅说,与很多代驾司机交流时发现,乘客喝醉酒骂骂咧咧的情况很多,有时会动手推搡。但是,大多数时候代驾司机会选择不还手、不还口,“叫代驾的大多都喝多了,越回应他可能自己越麻烦,100个代驾司机里可能99个都被骂过。”

在代驾司机眼中也有好活、次活。如果运气好,订单是市内、距离近的,完成订单后还可继续接单。但如果车主要去远郊区,不但代驾司机回到市里不方便,安全也成了一大担忧。王师傅回忆,之前在朝阳区平房乡一带曾有专门打劫代驾司机的团伙,这些人会叫来代驾司机,然后把手机、代步工具、钱抢走,“有同事被劫过,公司在那段时间也发过通知,出于安全考虑让大家尽量结伴过去。”

■ 专家说法

去年11月,商务部曾发布公告,在今年9月1日《代驾经营服务规范》等23项国内贸易行业标准将予以实施。

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副院长陈艳艳表示,代驾乱象,政府应加强监管,代驾司机和车主双方的权益与安全都需要得到保障。一方面,政府行业主管部门要出台相应的规定条例;另一方面,在法律方面也需要出台相应法规来保护代驾双方的权益。

随着代驾行业的兴起,相应的保险也应该逐步完善,利用新的技术手段,使乘客和驾驶员都进行实名制,这样对代驾双方都有一定的制约作用。

此外,对于代驾人员资质的审核也应加强监管,目前代驾行业缺乏对司机正规的培训。代驾作为新的业态,如果不加强监管,使代驾双方都缺乏安全感的话,对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馨 见习记者 曾金秋 实习生 张芮 王春晓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醉酒车主拒付费 e代驾司机称被打伤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