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云计算演义(序):云计算时代来了,没有狂欢盛宴只有整个IT业的呜咽

编者按

InfoQ中文站新推出《洞见云计算》专栏,精选包括刘黎明个人公众号上的文章,让更多的读者朋友受益,本栏目的内容都经过原作者授权。本文是《云计算演义》系列文章第一篇。

私有云巅峰已过,混合云正在崛起,公有云大战正酣。开源云软件之间争风吃醋与拥抱并存,商业与开源云软件之间攻击与暧昧界限模糊,公有云服务之间实力与谋略火花四溅。云计算时代不可阻挡地来了,但没有想象中的狂欢盛宴,只有整个IT业的呜咽。除了公有云三巨头,其他的云计算公司和企业IT都要完蛋吗?

这不是一个用来耸人听闻、夸大其词、吸引眼球的标题。相信包括我在内,不少从业者都开始或早已在思索这个问题。我已经思考了一段时间,但始终不愿意公开讨论这个话题。很多从业者和公司其实多少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存在的,甚至迫在眉睫,但没有几个人愿意公开承认和讨论。除了在其位谋其事之外,还有就是,确实没有明确的答案。

现在傻瓜也不会拒绝云

Oracle和它的创始人埃利森,绝对不是傻瓜。他们在7年前称云计算为胡言乱语,是废话,是愚蠢。

2015年12月Oracle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收入下滑6%为89亿美元,而净收入下滑12%为25亿美元。但是,公司的高层却希望通过强调云计算收入增长26%来摆脱这些数字的影响,声称云计算收入达到了出色的……6.49亿美元。

我相信这回Oracle和埃利森是真心拥抱云计算,它们发动了所有的宣传机器来证明Oracle云计算将大有作为。有用后发制人理论为Oracle打气的,有用企业级客户保有量和忠诚度证明Oracle云计算潜力的,以及Oracle在亚太或全球招聘1000名销售的,有说Oracle正在打造秘密武器的。

现在Oracle仍然说云计算是个玩具,但仅仅是指亚马逊AWS。更重要的是,心态和行动彻底转变:Oracle一定要而且正在变成一家云计算公司!

是什么让最固执的聪明人和最具行业统治力的公司,发生了如此巨大的转变?不可逆转的时代趋势。

过去10年,即使是狭义的云计算已经从0发展到数百亿美元的市场,甚至可能是数千亿美元的市场。下面是Satista发布的2010~2016年IaaS市场规模变化图。

云计算演义(序):云计算时代来了,没有狂欢盛宴只有整个IT业的呜咽

未来5年,IDC预计到2019年针对云环境的IT基础设施开支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5.5%,达到543亿美元,在企业IT基础设施总开支中占比从2015年的32.9%增长到46.6%,而同一时期,非云IT基础设施开支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7%。

云计算演义(序):云计算时代来了,没有狂欢盛宴只有整个IT业的呜咽

Gartner报告显示,2015年全球公共云服务市场规模为1750亿美元,2016年全球公共云服务市场规模有望达到2040亿美元,相比去年增长16.5%。而2016年的全球IT支出总额将达到3.54万亿美元,相比2015年的3.52万亿美元仅增长0.6%。2016年数据中心系统支出将在2015年的基础上增长3%至1750亿美元。

来自调查公司Clutch对300名大中型企业的IT专家的调查显示,90%的企业将维持或增加云计算的开支。下面是调查结果。

云计算演义(序):云计算时代来了,没有狂欢盛宴只有整个IT业的呜咽

云计算市场如此庞大,发展如此迅速,那且不是所有搞云计算公司的狂欢盛宴?搭上这班车,大不了多头前,业务轻松成长?可惜不是。可惜不是,没有狂欢盛宴,几乎是谷歌微软亚马逊三个人的餐桌。

有人说2015年的云计算和亚马逊AWS无关,只是所有人想打败亚马逊AWS。是的,这些人,整个传统IT产业,都在呜咽。

当所有人想打败亚马逊AWS,无论三足鼎立还是一枝独秀,其他的云计算公司和企业IT公司除了呜咽还能怎么办?

如果你还不承认这是一个问题,那你可能正在井底,或者蒙着眼睛说别人看不见你。当然,也可能你跟企业IT行业没有关系。

即使如此,你也不能摆脱云计算的影响。你和你的公司不从事企业IT软硬件和服务的任何业务,并不意味着你的公司不需要企业IT。你不用任何IaaS、PaaS、SaaS和XaaS,并不代表你的同事和你的公司不用。

为什么所有人想打败亚马逊AWS?现在就云计算是块肥肉,但大部分都被AWS吃了,我们想吃个渣都困难。下面是大型企业级业务公司的营收增长情况。

云计算演义(序):云计算时代来了,没有狂欢盛宴只有整个IT业的呜咽

下面是各IaaS服务商的市场份额情况。

云计算演义(序):云计算时代来了,没有狂欢盛宴只有整个IT业的呜咽

亚马逊甚至把手伸到了芯片领域。2016年1月7日,亚马逊子公司AnnapurnaLabs宣布,已开发出一系列名为Alpine的芯片,将销售给各大电子产品厂商和数据中心运营商。这标志着亚马逊将会对英特尔统治的数据中心基础设施市场发起挑战。在桌面芯片式微之后,服务器和数据中心芯片是英特尔少有能增长的市场,目前这一市场对ARM架构的采用还处于试水阶段,亚马逊至少可以在将来在自家云服务中逐步采用自由芯片,然后拓展外部市场。

如果芯片和CPU都自己干了,主板网卡路由器还远吗?这些公有云从来没有大量采购外部的IT管理软件,难道将来也不准备从传统IT设备上哪里采购硬件设备?

数据库?中间件?SQL也好,NOSQL也好,不是开源就是自己开发,公有云不需采购。中间件?早就式微了好吧,再说现在的PaaS组件就是新一代的中间件啊。

软件、硬件,公有云都用自家的,企业IT软硬件供应商怎么活?哦,还有个数据中心咨询和建设啊,IBM的长项。以前是,将来未必。

现在流行All-In Cloud,全压注在公有云上。IT公司如Neflix,非IT公司如GE,都开始陆续关闭自己的数据中心。现在热衷于建设数据中心的就是互联网数据中心运营商,以后就剩下公有云服务商,那才几个,而且这些公司未必需要借助第三方建设。这不,微软都在数据中心上创新了,代号为“ProjectNatick”的项目,正在尝试将设备沉到冰冷的海水中解决发热问题,用涡轮或者潮汐能发电解决能源问题。微软研究者们,没有忽视项目对海底环境的影响。对虾在系统附近游动时,它所发出的声音完全可以淹没容器制造的噪音,在容器上方几英尺的海洋中就没有热量了。注意,是海水?不是千岛湖的湖水。

看上面这些图,亚马逊AWS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嘛,增长快一些,市场份额高一些,但也不是垄断啊?问题是,现在搞IaaS和PaaS的公司,只有亚马逊和谷歌是新玩家,其它的公司都是传统IT玩家,他们是在自己吃自己啊。不是吃老本,是把老业务换成新业务,新业务搞不过谷歌和亚马逊不说,老业务下降得比新业务的增长还要快。客户用一块钱的云服务,将减少4块钱的传统IT业务。而且,这两个新玩家,还特么打价格战,这是不让别人活的节奏了,难道只能在自残或被别人残之间选择吗?

我们列出这些传统IT玩家的市值:Oracle市值1499亿美元,IBM市值1247亿美元, HPE市值229亿美元,DELL市值约300亿美元,EMC市值476亿美元,VMWare市值190亿美元,思科1162亿美元,六家公司合计5103亿美元。大约等于微软或谷歌的市值,是亚马逊AWS的两倍。但是在其他文章中,我分析,AWS的市值可能在8年内超过所有这些企业IT公司之和。

分析师Trip C howdhry2016年初预测,传统IT公司2016年将继续大规模裁员,总计20多万人,大约是这样的:

EMC:总员工 70,000;裁员比例15%~20% ,裁员人数10,000~14,000。

VMWare:总员工17,000; 裁员比例10%~15%, 裁员人数1,700~2,500。

HP Enterprise(HPE):总员工 240,000;裁员比例30%, 裁员人数 72,000。

IBM (IBM): 总员工 379,000;裁员比例25%, 裁员人数 95,000。

Cisco (CSCO):总员工 72,000;裁员比例20%, 裁员人数 14,000。

Juniper (JNPR):总员工 8,800;裁员比例15%, 裁员人数 1,300。

Oracle (ORCL):总员工 132,000;裁员比例20%, 裁员人数 26,000。

Microsoft (MSFT):总员工 118,000;裁员比例15%, 裁员人数 18,000。

Symantec (SYMC):总员工19,000;裁员比例15%, 裁员人数 2,800。

F5 Networks (FFIV):总员工4,500;裁员比例10%, 裁员人数 450。

企业IT市场最大的两个玩家,IBM已经连续15个季度营收下滑,HP在最近17个季度16个季度营收下滑。

听到传统企业IT公司的呜咽了吗?营收利润下滑,降福利减人员,最大的问题是,所在的市场在萎缩。更大的问题是,新市场被公有云抢了先。这些都是叱咤风云的公司,至少一度,现在,除了继续守住现有产品的市场,也只能暗自呜咽,有钱有志气的,还能出来怒吼一声。

有人说亚马逊AWS正在吞噬整个IT产业。吞噬不了,会有很多公司一起玩,但仅是在陪AWS或三巨头玩而已。就像前几年,搞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公司,基本上都是陪苹果玩而已。

但是,世界不是线性发展,其他公司更不会坐以待毙。不是自残或被别人残,就是颠覆自己和被被别人颠覆。微软、谷歌、亚马逊AWS,也逃不过去。

云计算时代,超越和创新的机会还有没有?

羡慕嫉妒恨是没有用的。当公有云刚刚兴起的时候,多少专家和公司,指责公有云不可靠、不安全、新瓶装旧酒。当云计算势不可挡时,更多的公司认为是块肥肉,一拥而上,巨资投入,连个泡都没冒,然后铩羽而归。

复制黏贴是没有用的。复制公有云的一个产品,很多公司都能够做到,但不会得到客户,既然是赝品,为什么要拥有你?但现在不仅是一个产品的竞争,而是产品群和生态系统的竞争,又有几个公司能复制的了。但是中国企业可能很难理解这一点,因为所有中国公司都看到,BAT们复制黏贴几乎无往不利,但其实都是大公司复制小公司,小公司复制大公司、大公司复制大公司的业务几乎没有成功的。

首先,我们要意识到,传统企业IT的高毛利率将不复存在。

其次,云计算的高毛利率也不会存在。

这是时代赋予云计算的使命。IT基础设施和大部分应用都将成为普及性社会基础服务,将成为日用品,将从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变成标准配置。这可能是部分公司和从业人员的不幸,但这是整个信息产业和全社会发展的利好。

我相信有很多公司在内部探讨如何面对云计算的冲击,也有很多创业者在寻求云计算领域的创业机会,还有很多天使和各种投资者在寻找将在云计算浪潮中成长的创业公司和上市公司。

当然,也有不少上了云计算这条船的大企业小公司,在思考当前的云计算业务怎么走。SaaS这么多年,也不见挣钱。公有云被巨头砸出来的地盘都是巨头的,我们公司没钱砸了怎么办。私有云、混合云,那是直接和传统IT巨头直接面对面拼刺刀,传统IT巨头都嫌嫌这单越来越少了。

有些我知道答案,有些,我也不知道。我自认为是答案的,也不一定对,也不一定具有可行性。就像今天,我们还在微博上讨论,有些技术是谷歌启动的,但谷歌并没有从中在商业上收益,知道和看好与能做好商业化是两码事,特别是,当你讨论的是技术的时候。

七年前,Xen还是IaaS标配,KVM还没出世时,我就看好容器,特别是看好容器在私有云中的用途。私有云不应该也不需要,所有场景都采用与公有云同样的虚拟化技术。但即使我把这个观点告诉一个IT大佬,或者给我10个亿,我也很可能做不到能如Docker般推动容器的发展。

再假设,即使我或某人能给这些问题一个正确的答案,不同的人和团队执行,那结果也是千差万别。为什么?云计算浪潮和所有商业浪潮一样,不是采用一项技术,或参与一个项目,或开发一个产品,或走对了方向,就可以成功的。你需要坚定的战略,也需要灵活的试错,你需要很牛的核心,也需要互补的团队,还需要钱,等等,商业的成功,没有范式。

虽然目前公有云大战正酣,基本上,三大巨头领先,甚至有二足鼎立之势,绝对领导者也有望数年内确立。但,世界不是线性发展。

公有云第一战已经结束, 基本的计算、存储、网络产品,AWS大幅领先,微软谷歌差点意思。IBM、Oracle、VMware还刚进场,迟到了。DigitalOcean专注于特定产品细分市场,倒也是不错的思路。这一战之后,传统基础设施将成按需服务,日用品。国内巨头,阿里云、腾讯云,还得努把力,入场晚了点,立足中国,再到跟中国贸易密切的国家特别是亚非拉开花,再战发达国家,可能效果好点。

公有云第二战正在如火如荼,数据分析和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容器。这一战之后,大数据、APP开发、物联网平台将成按需服务,日用品。谷歌在计算和网络性能上略胜一筹,数据分析和大数据上领先一节,容器上也略占上风。AWS在CloudOps上领先,微软什么都跟得很紧。IBM在PaaS、混合云上的BlueMix、在数据分析上的Watson和MarketPlace、在裸机云上的SoftLayer也是有声有色。Oracle,还得看看它有什么秘密武器。

公有云第三战在什么领域,还未可知,也许是Serverless、CloudOps或PaaS。

三大公有云巨头并非没有软肋。

AWS的母公司亚马逊利润率很低,长久在盈亏平衡线徘徊,而公有云当前竞争激烈,属于资产和人才密集型行业,如果不能有充足的财力支持,可能功亏一篑。重要的是,亚马逊尽管一年发布数百项更新,但大都是跟随性和防御性的,比如Lambda,显然受到Parse的启发。

亚马逊尽管从2011年来,招聘了数百名企业传统IT行业的企业销售人才,但如何让这些人在云平台上发挥他们的经验,是个难题。而谷歌,在产品成熟度和对企业客户的支持上,更待改进。微软,最大的问题就是时间,如果不能在新业务上突破,股价将难以维持,然后就是自己,抛弃windows,拥抱用户所拥抱的。

有人说,打败AWS的方法,就是跳过AWS。AWS的根基是IaaS,那就让IaaS不再重要。大家一起搞一个标准的统一的PaaS,而且就基于AWS搞,让开发者和运维不再关注IaaS。这个PaaS成功之日,就是AWS没落之时,因为这个PaaS设计成可以在任何IaaS上运行。但是,先不说这样的事情在商业环境里可不可能,AWS也不允许它发生:自己搞了ServerLess服务Lambda和运行环境服务BeanStalk,还开卖Redhat的OpenShit。

这都是梦想啊,大家一起,标准的,统一的,都是梦。就像我三年前所言,中国IDC行业的出路,单兵突围困难,那就只能搞中立云平台。当然,中国没有人搞。但是不等于真的没人搞,OnApp联盟,就搞了这么个东西,目前接入了43个国家、113个城市的主机和CDN服务。

机会和创新,一直都在进行,从没停过。以前是,以后同样。

机会和趋势,变化如此之快,甚至令人演化缭乱,更让人难以取舍。云计算一路走来,系统虚拟化、Xen、KVM、虚拟服务器、容器、Docker、Kubernets、Mesos、对象存储、Ceph、Swift、分布式块设备、NoSql数据库、内存数据库、Pig、Hadoop 、MapReduce、Hive、Storm、Spark、yarn、数据仓库、商业智能、OpenStack、CloudFoundry、DevOps、Chef、Puppet、持续交付、OpenFlow和Open VSwitch、SDN、Virtual Private Cloud、微服务、ElasticSearch、Solr、Unikernals、ServerLess、私有云、混合云、云经纪,一个个技术、产品、概念,你方唱罢我登场,有一炮而红的,有咸鱼翻身的,有转瞬即逝的,有默默无闻的,最后都归于云计算翼下。

那决定云计算企业发展的,是技术?产品?战略方向?营销?用户体验?企业文化?亦或个人性格?最大的决定因素,当然离不开云计算时代、信息化行业、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趋势。

在众多云计算有关的技术、项目、方向中,哪些是明日黄花,哪些是过眼烟云,哪些是未来之星,哪些注定是坑,哪些能助你一臂之力?你和你的公司需要有视野、有战略、有思想,然后才能不浪费伙伴们的时间和投资者的金钱,走向勃勃生机。

商业的成功,没有范式。但,可以有经验和教训,可以有战略和方向,提高成功的概率。我们不可以预测未来,但可以察言观色、落叶知秋,顺势而为。如果你有勇气和资源,有想法或思想,你甚至可以创造新的技术、独特的产品,甚至一个新的浪潮和时代。用剑的最高境界,就是心剑合一,创新的最高境界,就是时代和你合一,你创造一个时代,时代造就了你。

说远了,还是来点实际的。

有人说,什么以史为鉴、借古观今,什么洞察秋毫、纵横捭阖,我都不感兴趣,我就爱看看每天有什么新闻,就可以了,足够了,知天下了。是的,我想99%的人满足于每天看看突发社会新闻就满足了,看看科技和IT新闻都算有追求的了。

但是还有1%或者或多或少的一群人,不满足于此。纵览云计算的技术、产品、公司、人物在过去10年到今天、今后的发展脉络,探讨云计算的战略、执行、文化上的实践,大胆地去猜测、预测和创造,帮助自己和公司走得更久更远,成为顶尖的专家和最有价值的公司。

万马奔腾时,有人看到恐惧,有人看到机会。

(待续)

作者简介

刘黎明,云计算布道师,微信公众号: 鸣北林(echculture)。2008年3月起从事云计算与IaaS产业研究、产品设计、技术研发,现任北京新网数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云计算事业部副总经理,曾担任网银互联副总经理兼云计算事业部总经理、世纪互联云快线产品总监和研发主管、思科系统(中国)研发有限公司软件开发工程师。先后分别主持了国内第一个基于Xen和KVM的基础设施公有云的研发和产品化工作,并完成重点产业化科研项目——北京市科委“虚拟化管理平台”。湖北随州人,于北京科技大学计算机系统结构专业获工学硕士学位。

感谢陈兴璐对本文的审校。

给InfoQ中文站投稿或者参与内容翻译工作,请邮件至editors@cn.infoq.com。也欢迎大家通过新浪微博(@InfoQ,@丁晓昀),微信(微信号: InfoQChina )关注我们。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云计算演义(序):云计算时代来了,没有狂欢盛宴只有整个IT业的呜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