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打破传统界限 硅谷创投基金迎来“全周期时代”

打破传统界限 硅谷创投基金迎来“全周期时代”

十年前的硅谷,是传统投资模式的时代,投资行为主要遵循“天使—风投—私募”三个泾渭分明的投资阶段,每一个阶段的投资主体都各行其是、职责明晰。

其中,天使投资阶段即“种子阶段”,关键在于大浪淘沙、慧眼识珠,寻找具有投资潜力的目标进行早期培养;风投基金在企业战略初步成型后加入,帮助企业实现战略投资;而私募力量则是为成熟期项目的上市推波助澜。三个环节各司其职,同时也形成了上下游之间的线性项目传递链条。

然而,随着硅谷创业公司的增多,孵化器,加速器及新型基金的崛起,优质创业公司面对更多选择。从而上述三个投资环节之间的界限及旧的稳定系统正在被打破。一些基金开始向投资链前后端进行渗透,或跳环节部署定位,转型为“全周期或多期型基金”。一些基金与紧密投资伙伴形成全期型联盟。硅谷投资界新一轮的抢占高地的战争已经打响。

纵向整合 转型“全周期型基金”

2015年10月,中国最大私募股权公司中科招商投资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招商)以4亿美元的投资强势助力美国创投平台AngelList,从投资链条的最后端跳到了创投产业的最前端——种子轮。著名VC a16z及Khosla等都在早期及一些加速器形成联盟。

打破传统界限 硅谷创投基金迎来“全周期时代”

不仅,在传统意义上的后轮资本开始布局种子轮等前端投资领域,目前在硅谷,很多传统意义上种子资本也开始尝试成长期阶段的投资。如硅谷加速器Y Combinator (以下简称YC) 也在去年推出了自己的成长期基金,逐步向投资链条的后端布局。

诸如YC这样的种子基金向成长型基金转型,使得原有的“种子期基金向风投基金介绍项目,风投基金向私募基金介绍项目等”的单向项目供给关系荡然无存,不断向后轮渗透的早期基金事实上已经垄断了市场上前景较好的初创项目,使后轮基金感受到资源被剥夺的压力。

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目前,硅谷创投界的模式正在由横向输送向纵向整合转型,种子轮、风投轮,甚至之后的私募环节之间的纵向链条被打通,各个基金都需要自己的全期型投资战略。要么扩展自己的阶段,要么通过寻找自己紧密的合作伙伴的方式,打造自己的纵向的全周期投资链条。

“从市场理论和商业模式上而言,打通投资链条,构建全周期基金,对于基金回报会更加有利,但同时也带来了多方面的挑战。”硅谷一线基金TEEC天使基金(TEEC Angel Fund)创始合伙人张于庆如是说。“种子期是案源的源点,好种子不在里面,再强大的投资链也无功可驶。但种子期投资又是对后期基金运营模式的巨大挑战”

独臂难撑:“全周期型基金”带来挑战

从原先投资阶段内部的基金竞争进化到如今每家基金产业链之间甚至是不同生态圈之间的竞争,除了机遇,投资模式的重新整合为前期和后期投资的基金都带来了挑战。无论前期基金还是后期基金,想要转型成“全周期型基金”,需要克服极大的困难。

首先,种子轮基金在进军后期投资阶段时会遇到不小的障碍。由于天使基金的创始合伙人多数来自原先企业创始人或管理层,他们身上都具有良好的企业家素质和创新精神,许多天使具有很强的专业技术背景,因此对于项目团队,技术具有较为精准的判断。然而,张于庆也指出,也正因出身技术,天使基金的大多数合伙人相对缺乏后期财务投资,并购或上市运作的经验。

其次,传统的后期基金在扩展涉猎种子投资时也会面临巨大的挑战。其中最为突出的问题是,在前期投资阶段,创业公司数量巨大,融资金额较小,对于后期基金人力方面的需求远胜于财力。

通常而言,天使或者种子基金习惯于“放养型”的投后服务,其可以支持多个投资项目齐头并进。以YC为例,仅2016年冬季,YC就投资了134家初创企业,实现“短平快”的投资效果。显然,这种模式不可能强调投后服务。 然而,不同于种子基金着眼于一定投资数量,风投基金通常习惯于更加精选和对每一家被投公司的投后服务。但这一做法显然无法适应数量众多种子投资期。目前进入种子期阶段的传统后期基金已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每家都个性化服务忙不过来;但采取“放养”的策略又与提前锁定优质项目的战略目的不符。

“对于风投基金而言,通常投后服务占去合伙人近50%时间和工作量。而现在大多数风投基金的内部人力结构显然难以支撑种子期投资的项目结构”,张于庆总结道。后期拓前期比前期拓后期难度更大。“TEEC Angel着眼于种子投资,采用近呼VC的精选和投后服务,依托的是有多行业技术背景庞大的投资梯队,其模式是特别的。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回报更加显著。”张于庆补充到。

打破传统界限 硅谷创投基金迎来“全周期时代”

合作共赢:合力打造“全周期型基金”

可以看到,不论是前期基金进入后期,还是后期基金进入前期都面临着巨大的困难,那么,前后端基金形成深度合作,共同打造出强大的全周期生态圈就成为硅谷各主流基金的必然选择。

由于后期基金涉猎前期投资时会遇到更大人力问题,后期基金与前期基金建立积极合作则显得尤为必要。以硅谷风投先驱Andreessen Horowitz (以下简称A16Z)为例,自2010年与YC进行战略合作之后,A16Z的投资项目数由原先不到20个的数量激增到240个。A16Z甚至将一部分资金“托管”给YC,实现“自动跟投”的效果。2015年由YC举办的项目展示日(Demo Day)上,A16Z照例出席,密切关注初创企业的实时动态,并与心仪的初创企业进行合作洽谈。与此同时,前期基金也通过建立成长型基金进一步扶持他们寄予厚望的初创企业,进一步培养与这些企业的“革命感情”,并获取更大利润。

张于庆表示,目前硅谷很多主流天使基金也在努力建立与后期基金的合作。以TEEC天使基金为例,自2010年成立以来,TEEC天使基金与许多知名美国基金,中国基金及企业都建立了良好的合投,跟投伙伴关系。和AngelList与中科招商的合作方式不同,除了推介项目,TEEC天使基金还为后期基金提供关于团队选择、知识以及技术的专业支持,促进与后期基金更加系统化的合作,从而解决后期基金的人力问题。

据悉,目前TEEC天使基金被投公司中一家超过十亿美元,七家公司市值超过一亿美元,八家公司成功退出,被Google、Facebook等科技巨头收购。

未来,天使基金与风投基金以及私募基金将会迎接多方面、深层次的合作,通过合作各取所需,各自成长,从而实现“全周期型投资”的联盟。那么,竞争也会在联盟之间而展开。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打破传统界限 硅谷创投基金迎来“全周期时代”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