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拥抱商业的韩寒:成立亭东影业完成A轮融资 合并ONE工作室

相比郭敬明,韩寒对商业的感知似乎要更顿感一点。早年的韩寒甚至拒绝一切商业行为,现在他在全力拥抱商业。

这个月,韩寒宣布成立亭东影业,并完成A 轮融资,并与「ONE」工作室合并。同时他还宣布了《天空制造》和《三重门》两部电影的拍摄计划。

“以前我觉得,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也许靠杂文,也许靠勇气,也许靠争论,后来我发现,其实不完全是这样。要让这个世界更好,更多是靠科学和商业。”在发布会上,韩寒很感性地说了这么一段话。

在这场被外界称为“华语地区个人演唱会”的发布会上,到场助阵的也都是大名鼎鼎的网红: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富有浓郁人文色彩的民谣歌手万晓利、“国民老公”王思聪、知名新锐导演、万合天宜合伙人叫兽易小星……就商业而言,他们都比韩寒成功。

韩寒自己曾经因为不懂商业而“吃亏”。2007年,毫无商业经验的作家韩寒因“一分钟就签完”一份纸质合同,没有注意其中的“陷阱”,被出版社告上法庭。此后,他要求和他签合同只要口头协议。口头协议带来的影响是,和韩寒合作的商人都是值得他信赖的朋友,相比于契约,他更看重信任和承诺。

所幸的是,韩寒身边从来不缺乏对商业敏锐的伙伴影响他。那些站在他身后的男人们既帮助他,也通过他获得了成功。

商业引路人——路金波

说路金波是韩寒商业化的引路人,一点都不夸张。

2003年,出版了《三重门》的韩寒已辍学在家两年,两人相识于一家宠物店,当时兜里只揣着5000块钱的路金波打算出版韩寒的小说《像少年啦飞驰》改编漫画,授权费5000元。

两年半后,路金波就许诺给韩寒200万,签下《一座城池》的版权;随后路金波支付给韩寒约1700万元人民币,给他出版了《光荣日》、《他的国》。

据说,在两人认识的14年里,路金波一共出版了韩寒的18本书,共支付给韩寒超过4000万元的稿酬。

他是第一个知道韩寒要拍电影的人,也是《后会无期》的商业运作负责人。可以说,这部电影本身就是对“韩寒”这个IP再一次的商业挖掘。在《后会无期》之后,路金波还负责安排了韩寒和各类广告主的合作,包括凡客、雀巢、大众、华硕电脑产品、帝王威士忌产品、斯巴鲁汽车等等。

尽管如此,路金波对外依然宣称自己对这部电影的贡献很小。

熟悉路金波的人评价他:和韩寒的“公知”味儿有很大的不同,对商业保有热情,既有进取的财富观,也追求闲适文雅……既文化又商业,既清高又亲切,他是个投机主义绅士。

而与韩寒的关系,路金波则说:“如果说我是韩寒的经纪人,那是看低我;说我是他的人生导师,那是看高我。我跟韩寒是两个独立平等的个体,一个生意人,一个思想家,我们互为益友,打打麻将、踢踢足球、捏捏脚。如果要说有什么指点,我年长他几岁,会告诉他要懂得理财,要挑个温顺、体贴、会持家的正牌女友……”

给韩寒喂鸡汤的“地下电影教父”——方励

《后会无期》还有个非常重要的投资人方励。他和韩寒发生交集是在2010年。当时方励和导演李玉正在合作第三部电影《观音山》,他想请一位文艺青年来为《观音山》写歌词的时候,有人向他推荐了韩寒。两人第一次见面深觉“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方励在进入电影圈子之前是一位科学家,早已实现财务自由。他已经投资过9部电影,包括《颐和园》、《苹果》、《观音山》、《二次曝光》、《万物生长》……但是有几部电影未能在国内上映,因此损失数千万元,被人们称为“地下电影教父”。

2013年《后会无期》启动拍摄,当时团队的分工是:韩寒负责电影剧本创作并任编剧和导演,路金波负责商务和外联,而方励负责制片,当时他投资了2500万元,占到整个影片制作费用的一半。

最终这部电影拿到6.5亿的票房。

相对于方励以前投资的电影回报,《后会无期》算是一个高峰。

至此,方励这个名字和韩寒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韩寒言辞犀利,方励则是一个很正能量的人,在韩寒商业化的道路上也喂了他不少“鸡汤”。

这几年,方励的相关鸡汤演讲视频在网上一直很火,就像影片中那句“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一生”的金句一样传开来。他曾说,当你认识到生命多宝贵的时候,你就会特别珍惜命,但惜命的最好办法不是养生而是折腾自己,而是把自己的生命淋漓尽致地燃烧透了。所以,他说,自己每天很多事儿,其实都是在玩儿,结果占了大便宜,让自己至少活出了两倍生命。

赛车生涯中两个重要的男人——夏青和姜琛

韩寒的另一个重要身份是职业赛车手,因为赛车,韩寒生命里多了两个重要的男人——夏青和姜琛。

公开资料显示,夏青,曾是CTCC中国房车锦标赛首席运营官兼上海大众333车队的老板;姜琛,曾是斯巴鲁中国拉力车队的老板。韩寒曾效力CTCC和333车队,拉力赛效力斯巴鲁车队。而夏青和姜琛,在赛车这个“大水池”里,一起拉着韩寒朝前游。

韩寒不但有赛车天赋,也懂得处理关系,在韩寒的职业赛车手生涯中,他和夏青、姜琛建立了很深的信任度。

夏青曾说,“韩寒去外地比赛时会坐头等舱,住五星级酒店,为避免与同事之间在待遇上的尴尬,就主动提出自己出费用来补差价和车队结算。”

而对于退赛翻车之类的事,姜琛也很信任韩寒,他说如果自己不能接受韩寒的一两场失败,就不会来请他。他本人对韩寒始终抱有很高的期待,韩寒也常用优异的表现来回馈。这种互信是在不断的过程中建立的,举手投足间都是信任。

韩寒31岁的时候,他的朋友曾出过这样的“难题”来考验他:夏总和姜总同时落水了,你会先救谁?韩寒笑着回应:“我不会游泳啊!其实你该这样问:如果我落水了,他俩谁先救我?谁先救我,我就先去谁的车队。”

韩寒说自己很幸运,能遇见这样两个性格和商业思维迥然不同的人。在近十多年多年的合作中,正是他们的欣赏、保护,让韩寒一步步走到现在。同时,他们的陪伴,也让韩寒从一个“自由叛逆者”逐渐变成“懂得如何与他人相处”的人。

转型之后,如何延续IP的活力

2005年前后,博客刚兴起的时候,韩寒曾在他的博客中写下这样的公告:不参加研讨会、交流会、笔会、不签售、不讲座、不剪彩、不出席时尚聚会、不参加颁奖典礼、不参加演出、接受少量专访,原则上不接受当面采访,不写约稿、不写剧本、不演电视剧、不给别人写序。

这是早年的韩寒对于金钱和商业的“态度”,很有自己的原则,拒绝一切商业行为。

后来,他的《独唱团》渐渐受到了挑战,在没有广告商支持、销量下滑的时刻,他又在博客中写道:在收入合理的国家,顶尖作家一年的收入应该可以轻松购买200台法拉利,而在我们国家,只能购买大约半台。这说明我们的文字太不值钱了,一个文人,如果在这样大压力的社会里不能够衣食无忧,我认为,他就不太可能有独立的人格和文格。此时,韩寒似乎对于文字的商业价值有了碎片的思考。

2012年,韩寒开始与腾讯合作,推出APP「ONE」,这款APP的主要成员来自《独唱团》的团队,韩寒则担任主编。而这一次,韩寒在博文中直言不讳地说道:“我们怎么赚钱呢?只能是最原始的方式——广告。它有着百万的用户,以后也许会更多。”

APP推出后,韩寒开始撰文写下自己的心态变化:“以前的我很蠢,老想着去改变一些什么,其实什么都不会被改变,只是不同时间有不同的显现而已,一切早就存在好了,存在好的是无法改变的,但让什么存在是能去努力的。”

此时的韩寒,对于这个世界,对于金钱和商业,作出了重新的理解和定义。

据报道,韩寒有了女儿韩小野以后,变得更想赚钱了。在此之前,自己觉得玩比赚钱重要,后来慢慢觉得赚钱比玩更重要。已经进入家庭的韩寒对于金钱和商业化的概念也越来越明晰。

随后,2013年6月,韩寒客串《屌丝男士2》;2014年6月27日,韩寒客串出演的《分手大师》上映;2014年3月,韩寒的第一家餐厅“很高兴遇见你”正式营业,自诩为上海最文艺的餐厅,餐厅人均消费达到130元,目前已开到了第三家。

在最近一次面对面接受媒体的采访时,韩寒说,“商业是一个非常正面的积极的向上的词汇,完全没有必要去避讳它。所有的艺术行为,都是必须商业的,这是没有办法的。只要贡献出来的是优秀的,那么所有的商业化流程,只能使它更加的优秀。”

如同所有的80后一样,韩寒的价值观也随着他的年龄变化而改变。电影《后会无期》成功上映,让韩寒完成了自己从作家到导演再到商人的蜕变。

2005年,韩寒桀骜不驯地拒绝商业化,而十年之后,韩寒在自己的发布会上以调侃的方式感慨:我也希望有一天,人们是因为我的金钱而爱上我,并不是因为我的才华与美貌,三十多年了,我觉得我已经帅腻了。

这种角色的转型,还在继续。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拥抱商业的韩寒:成立亭东影业完成A轮融资 合并ONE工作室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