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张泉灵:做投资这半年哭过的时间比前十年都多

张泉灵:做投资这半年哭过的时间比前十年都多 张泉灵 视觉中国 资料

澎湃新闻记者 杨鑫倢 实习生 许心怡

“做了投资怎么也华丽不起来了,收入还没原来高呢!”

“我自己一个人偷偷哭过的时间,比我之前十年加起来都要多。”

“Papi酱这个事情提醒我们,内容变现的可能性是多元化的,形成个人的IP是非常重要的。”

“当记者的时候,很多年都在跟地沟油做斗争,但凭现有的力量做不下去。”

“原来我想做的事情,是可以通过科技和商业的力量去完成的。”

……

张泉灵很忙。

从央视辞职转型做投资人的半年多来,张泉灵作为猎豹移动旗下的紫牛基金合伙人,与猎豹CEO傅盛等人参与了不少项目的投资,比如在内容创业方面一口气投资了4个微信公众号。

在互联网业界的重要场合,也时常看到她的身影。据公开报道,仅是4月,上周的Papi酱贴片广告拍卖会、全球创新者大会虚拟现实峰会,还有投资人的闭门会议等,她都出席并发表演讲。

4月24日,张泉灵又来到上海,在腾讯理财通大讲堂上分享了自己转型投资人以来的变化和在做互联网投资的偏好。

以下是张泉灵当天的演讲实录(有删节):

当了半年投资人,现在很多人一介绍到我的时候,都会说张泉灵女士在2015年下半年华丽转身。我都不知道“华丽”这两个字怎么来的,怎么看出华丽来了呢?这是因为大多数人对投资人三个字有误解,老觉得投资人就是高高在上的,做甲方,要给别人钱,别人要求着你,投资人都应该有一个豪华的大办公室,每天用眼角看着说,这个给钱,那个不能给钱。如果我们用一只狗来形容投资人,大家都觉得我高抬下巴,保持芭蕾舞演员的姿势。

其实真实的投资人,特别是天使投资人,是这样的状态:你得有项目投。天使投资,竞争有多激烈,你要能看到真正好的项目。这项看着不错,特别看好,那我投一点,他说还有一个基金也找我,那我除了给你钱,还能帮你做别的活,比如做市场分析、PR,找下一轮的投资。一边眼睛在盯着你的竞争对手,另外一边到处在地下找宝藏的感觉。

投资人一开始要控制成本,成本主要来自于基金的管理费。作为一个早期成立的天使基金,第一支基金的规模不能融得很大。一旦融得规模特别大,你就很难出业绩,钱不花到一定的比例,很难说我的账面资产变成多少倍。紫牛基金刚起步的时候,第一支基金只有一亿多,管理费是两百多万,包含所有基金的房租、差旅、人员工资等一切市场营销的开销。你就可以算出来,投资人怎么也华丽不起来了,收入还没我原来高呢!可能有人说,没你原来高,你有病啊?为什么?

人做一件事情都是有理由的,今天我跟大家分享我为什么做出这个选择,看起来你花的时间要比原来多,看上去你至少挣的没有原来多的事情。在说为什么之前,我们先来看看我整个生活状态发生了什么变化。

我原来在央视的工作量算是比较多的主持人和记者,因为一碰到大事件我都会去现场,一般工作量可能是别人的一两倍,但现在的工作状况是什么样呢?好忙啊!我每天差不多要看六到七个不同的项目,而且现在的忙跟原来的不一样,原来是可以自己去安排工作进程,忙一段时间,去了事件突发现场,去了还可以回来给自己调整一段时间,进程是可以自己把控的。现在的忙是一种常态,要维持一家基金的时候,就需要这样的工作量。原来的忙,是大量去了别人去不了的地方,见了别人见不到的人,“回来是可以吹牛的”。现在这个好忙,从数据上证明,一天大多数的时间见的是不靠谱的人。

我刚入行的时候,有投资人说,你真的以为投资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吗?特别是天使投资,你见的95%的人都是不靠谱的人。就拿紫牛基金算,我们半年大概投了二十个项目,这在早期的项目算是比较快的,我们每天大概收到100多个项目,有99%都是不可能你会去投的,每天有大量的时间会在你觉得一听就是不靠谱的项目上在费口舌。

你整个的姿态,原来你在央视当主持人,基本上你是甲方心态,大量是别人来求你,有些你去求别人的,做不了大不了就不做了。但现在是典型的乙往后数的N方心态,你的合作伙伴得去维护,各种上下游关系得去打通。原来当你在一个行业里面积累十几年经验的时候,你基本上是一个得心应手,偶尔抓狂的状态,否则就意味着原来在那个行业里面,那么多年的积累没有积累够。但现在稍微一得心应手就要反思,我是不是有路径依赖了,因为这个思维的路径依赖极有可能带给你的就是惨败。现在要不断地提醒自己,这时候不能应该是我这么擅长,如果我这么擅长,一定有哪个我没有想到的地方,一定有哪个坑我没有去填。

说到坑,原来碰到坑,作为整个系统中的一环,有偷懒的心态,就想绕着走,凭什么我来填,应该有人填。但现在怎么办?有坑怎么办,你不跳谁跳,你跳了之后路才是平的,别人才能走过去。你带一个团队,做一个创业,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是见坑就得往下跳,填平了,让你的团队走过去,然后你再爬出来,去填下一个坑。这就是去操作一个系统和你在一个系统当中担任一环最大的差别。

这半年,我自己一个人偷偷哭过的时间,比我之前十年加起来都要多。它会不断地把你逼向那种,我觉得我跑不动了,有一天我的合伙人傅盛找我谈了一次话,谈话的时候我很高兴,回办公室我又哭鼻子,逼到什么感觉,就像玩那种杂技从一个秋千跳到另外一个秋千那种感觉,从这跳到那,你闭着眼睛去抓,然后你要鼓起勇气跳到下一根秋千上,但是这个时候放开手里那根杆,真的好难。但毕竟你还知道他逼你的方向是对的。你可能自己进步的速度没有整个事业要推进的那么快,而不像原来你跑在最前面等着后面的团队来追你,表现出你的优越感,不能快点吗,我都在这吗,能不让我失望吗?现在是不断地在逼自己说,下一步我可能不知道,下一步我可能不做不到。有什么办法,去跳,然后奋力地抓住空中那根秋千。

这半年我怎么思考投资行业,怎么思考财富增值,而财富增值的背后是有没有机会你能实现原来心中的理想和梦想。我做投资有一个比较运气好的点,就是整个互联网行业,重新变成了一个基础设施。

在我转型做投资人的时候,我就看到,内容创业可能特别好的时机要到来。但是你看到大量做内容的怎么变现,不是非常清晰,包括自媒体。在我去做投资之前,大家可能看到我两个前同事,马东、罗振宇去做内容创业。有投资人问,罗振宇现在是2亿美金的公司,他怎么变成20亿美金的公司呢?他的生命周期有多长?罗振宇反复被问到的问题是,你所有的价值是你个人的标签,如果你病了、遭遇不测了怎么办?很不客气,投资人一定会问这样的问题。内容创业风口一定是到了,具体怎么走,大家都是懵的,我有点运气,蒙对了几个。Papi酱这个事情,提醒我们,变现的可能性是多元化的,形成个人的IP是非常重要的。

紫牛目前有两大投资方向,一个是和内容相关。内容一定不是内容本身,看到内容背后的需求和生命力。还会投一部分黑科技。第一个方向跟视觉识别有关系,对于我来说,未来的世界当中,视觉识别就是机器和世界交流的途径,机器怎么来认知环境,机器怎么认知你,知道你高兴还是不高兴,机器怎么理解你和环境之间的关系,这一切都要靠视觉来完成。这一部分目前还有巨大的空间,目前在中国、硅谷都有一部分团队的投资。这个在未来人工智能本质上可以把目前互联网上的应用做再一次的颠覆。

给大家举个视觉识别的例子,好比我们居住在小区,对安全有特别高的要求。说一个小偷进来了,保安室里有摄像头,靠人工判别谁可疑,然后去追踪这个人去哪了,小区的摄像头很难做到无缝链接,从这个摄像头到那个摄像头,未必能确定下来,可能就把人跟丢,你未必有这样的能力去24小时发现这个人。有一种视觉识别的方法,一旦圈定这个人可疑,他在小区任何一个摄像头之间的移动,即便当中断了,他只要出现在另外一个新的摄像头之前,他是可以被辨识,甚至换了衣服都可以被辨识。想想更大场景当中,比如说新疆西南边境,其实像这样的安全领域,未来我相信一定会冒出大量的人工智能的公司会大有作为。

我们也会投资一部分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的内容,从我熟悉的入手,我们对VR只投资两样东西。我们不投头盔,因为这些硬件一定会有大厂家来。在轻量,结合手机的领域,是大的厂商的水平,而他们打回来最有机会。

一是和内容进行交互的技术。我们做交互的,我儿子戴上VR眼镜的时候,他说戴上VR眼镜伸手不见五指,本质上人更自然的交互是你的行为,我看到一个东西在一个虚拟不存在的世界。我特别相信小孩子的直觉,他戴眼镜觉得不舒服的地方,是大家直觉的部分及也是产品真正存在痛点的部分。

二是内容的部分。VR现在说起来很新,其实VR的内容,十来年之前在央视虚拟演播室就应用了,我们在2009年做直播的时候,就是要把翟志刚做成虚拟的形象,可以在演播室直接打招呼。当时没有来得及上线,是因为当时计算的能力有限,跟大家打招呼的翟志刚可能需要一两个月。现在投了一个团队,做了人的重建,现在可以被压到15分钟以下,这一代整个计算的能力,GPU的使用能力,的确是超过以往经验知识累计的,你不能轻易地做思维路径依赖。

我为什么要当一个投资人?是因为它很有趣,它可以让你见到这个世界原来无法想象的爆发,让你去理解,这个世界你原来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可以通过你的手去完成,可以是你实现梦想的一个部分。

最后用一个例子来跟大家分享一下,这跟我的初心有什么样的关系。我当主持人、记者的时候,有很多年都在跟地沟油做斗争,但这件事情非常难,仅仅靠监管是极难做到的。靠记者的暗访能查几个,靠政府打击能查到几个,我们能深入到每一个后厨吗?我们做不到。记者当到后来的时候,会一直面临这样的困境,很多事情我们都想做,凭现有的力量做不下去。

现在,我投一个企业服务系统。你理解企业才能做出好的服务系统,你必须深刻理解这个行业的弊端在哪里。一哥们有十多年做软件的经验,他为了做这套餐厅的服务系统他开了一年半的餐厅。他在北京CBD一栋楼里面,卖客单价20块钱的餐厅,他盈利了。他能够把翻台率从一天5-10桌的翻台率变成14桌,把18个服务员变成14个人。他那个餐厅大量的人不是坐到里面才点菜的,有70%的人是点完菜才来的。这样不仅点菜的服务员减少,而且后厨也可以少人。可以让同一个时段进来的人三份菜同时炒,这个在不影响口味的情况下,大大减少了后厨的工作,整个的效率就提高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老板有什么必要要去用地沟油呢,你要相信大多数的老板在一开始的时候没打算给你用地沟油。

经过这件事情,我真的想明白了初心,原来想做的事情,今天是可以通过科技和商业的力量去完成的,这也是我愿意走到这条路上的原因。谢谢大家!

张泉灵:做投资这半年哭过的时间比前十年都多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郭浩_NT5629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张泉灵:做投资这半年哭过的时间比前十年都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