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童士豪:不认同泡沫说 小米估值下滑是谣言

童士豪:不认同泡沫说 小米估值下滑是谣言 纪源资本(GGV)管理合伙人童士豪

新浪科技 郑峻发自美国旧金山

我坐在旧金山市中心的Philz咖啡馆外晒着太阳,看着身材高大的童士豪从远处大步流星地赶来。因为迟到的原因,他的脸上满是歉意。“对不起,这几天实在太忙了。我们刚刚开完董事会会议,一会儿还要接受彭博社的采访。”

由于他的日常行程实在太满,我们的会见约在了中午12点半。而由于迟到侵占了采访时间,他连口水都没喝就直接坐下,直奔主题地开始了我们的采访。不过在硅谷,过于忙碌错过午餐这事,对成功的风投人士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了。

作为纪源资本(GGV)的管理合伙人,童士豪在行业是出了名的工作狂。由于需要同时兼顾中国与硅谷的创投工作,他频繁地往来于太平洋两岸。去年飞行里程合计接近了50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飞行了十多圈。即便是不飞的日子,他也每天6-7点起床开始工作,一直到晚上9-10点左右。

华人VC排名第二位

不过,辛勤的付出也换来了殷实的回报。在今年的《福布斯》杂志全球最佳风投排行榜中,童士豪排在第21位,在华人投资者中仅次于红杉资本的沈南鹏(第七位)。这也是他连续第四次进入这份权威VC榜单,得到了风投行业以及全球媒体的肯定。

童士豪是在13年10月加入纪源资本的。在两年多的时间内,他的投资得意之作包括中国跨境电商平台小红书、美国跨境电商平台Wish以及企业协作沟通平台Slack等诸多热门项目。而之前效力于启明创投期间,童士豪也是小米最早的投资人之一。

与其它横跨中美市场的风投基金不同,纪源资本是一个团队同时兼顾两地业务,这也是童士豪成为“空中飞人”的主要原因。他与符绩勋、李宏玮组成了纪源资本的铁三角团队。这家VC的战绩既有 阿里巴巴 百度 优酷土豆 欢聚时代 这样的国内互联网热门公司,也有Airbnb、Square、Pandora、Slack这样的硅谷科技新贵。

就在本月初,创办15年的纪源资本完成了总计12亿美元的新基金募集。其中包括总额9亿美元的第六期基金及附加基金、总额2.5亿美元专注中国早期创投的首期探索基金以及5000万美元的第六期创业家基金。完成此次募集之后,纪源资本总计管理着八个基金38亿美元的资产。

我不觉得是泡沫破灭

在全球资本市场自去年年底开始降温的大背景下,似乎纪源资本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我们的投资步伐并没有任何变化,还是和以前一样。”童士豪并不认为目前的投资降温存在泡沫破灭的因素。在他看来,这是之前过高估值的一种正常调整。“因为移动互联网的扩张速度在加快,大家之前对投资的估值自然会更高一些,之后做出一些调整也是很正常的,我不觉得这是泡沫。”

不过,他的回答并不让我意外。虽然今年以来,中美创投圈融资降温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诸多创业公司遭遇融资困难,估值也在不断下滑。但在我近期所采访的诸多中美风投人士中,似乎都把目前的创投降温归为一种理性或者健康的调整,而或多或少地回避“泡沫破灭”这样的字眼。

“我不认为融资降温这种趋势更多地会影响成长期创业公司,(如果说融资降温)所有的基金在投早期、中期或者晚期项目时都会受到影响。但就我的个人感受来说,中国的融资变化比美国要更为明显一点。”童士豪说。

他进一步解释说,“去年夏天中国股市的波动影响到了整个行业的信心。基金发现自己的退出时间拉长了,多少都会影响投资速度和对价格的敏感度。如果(投资组合)两年后可以上市,那么价格自然就会更高一些;但如果市场变冷,要等四年才能退出,基金当然会调整价格,这也很正常。”

预期五倍投资回报

不过,在纪源资本的新一期基金规划中,80%的资金将面向中国创业公司,20%则面向美国乃至全球的创业公司。而关注行业则包括社交及移动电商、物联网及机器人、SaaS(软件即服务)及云服务三大领域。“未来也可能加入印度、东南亚等市场的投资。”童士豪补充说。

虽然童士豪不愿透露纪源资本的投资回报率和内部增长率这两大关键指标,但他透露,自己的投资组合基本上预期投资回报是在五倍以上。“好的基金不是说所有项目里面命中率很高,而是看几个重要的项目跑的有多远。”

他介绍说,“没有人可以百发百中,如果投预期五倍回报的项目,命中率只有三分之一,那么整体回报率可能两倍都不到。如果命中率超过40%,那么整体投资回报就是超过两倍,命中率超过60%,整体回报率就是三倍以上。”

中国互联网值得美国借鉴

在中美创投圈已经工作了多年的童士豪认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经过过去十多年的发展,很多地方都有超越全球其它地区的经验和模式,值得美国的诸多同行借鉴。“你看 Facebook Messenger一直在关注微信的发展方向,Snapchat也是如此。我们投资的Slack也是非常关注中国同行的发展,他们需要我们这方面的经验帮助。”

而中国巨大的市场也在吸引着美国科技行业。“我们投资的Airbnb就将切入点放在了中国高速发展的出境游市场。我们这样的中国元素基金这一方面可以提供他们所需的市场帮助。”不过他话题一转,“我觉得其实很多美国公司不适合进入中国市场,尤其是媒体和搜索相关的;但Uber这样致力于解决民生的生活服务类公司,在中国就算烧了不少钱,也作出了一定的市场成绩。”

他进一步阐述说,“对于那些有意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来说,他们需要有适当的合作伙伴和团队在中国帮助他们去开发市场,否则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美国公司习惯花较长的时间思考做决策再执行,而中国公司基本是一边做一边调整。如果美国公司要在中国发展,核心团队必须有一个了解中国市场。”

“都在说国内创投圈浮躁,实际上硅谷也挺浮躁的。而且硅谷创业公司的努力程度不如国内。你看硅谷的创业公司,晚上八点之后都没什么人了,国内这个时候还有很多人加班。”显然,他对这个话题有着自己的看法。

小米根本不用融资

如何进行投资决策?童士豪回忆说,自己通常会花一到两周多时间决定是否投资。最快的决策花了两天,考虑时间最长的花了几个月。最快决定的投资项目,都和雷军有关。“因为我相信雷军,我问的大部分问题他都反应很快,那些问题他都已经想过了,他对行业的思维判断很深入。”

在被问及去年“小米融资遭遇估值下滑”的传言时,童士豪非常坚决地表示,“根本没有这回事,竞争对手太可怕了。小米现金流状况很好,有五家银行提供贷款,根本不需要融资。去年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一二线城市已经达到饱和点,接下去就是农村市场和全球市场,但这是需要时间的。”

童士豪透露,纪源资本投资了小米生态链上的四家公司。“足够便宜,设计够好,性价比够好,品牌服务,这就是雷军打造的小米生态链。他做过天使投资,知道怎么和创业者打交道,这方面的经验是其它大公司所没有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童士豪:不认同泡沫说 小米估值下滑是谣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