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王刚、刘芹、薛蛮子、蔡文胜、吴彬……这些天使投资人缘何“一战成名”?

王刚、刘芹、薛蛮子、蔡文胜、吴彬……这些天使投资人缘何“一战成名”?

导语:以前,一个广告牌砸下来,砸死十个人,有三个是经理。现在砸下来,十个人中,有三个是天使投资人。近几年天使投资行业正在密集爆发,天使投资机构的投资金额甚至可以媲美10年前VC投资额的量级。除了资金数量的激增,上市公司高管、演艺圈的明星等各种社会角色都纷纷加盟天使,天使投资人的角色也走向多元。

不论天使投资行业如何发生巨变,其高风险,低成功率的本质特点仍旧存在,但如果瞄准方向、果断出击,带来的也可能是高收益。徐小平投资聚美优品,获得平均800倍的回报;滴滴打车天使王刚,投资70万回报35亿……但“神话”毕竟是少数,多数天使每日都在对一个又一个“走钢丝”般的风险进行判断,稍有不慎,换来的便是资金打水漂的结果。

正因其极高的风险性,使得诸如税收优惠等外部的协助、成帮结派等抱团合投的温暖在这个圈子中额外的重要,各种天使组织中,总是出现他们共同的身影。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对于天使投资人而言,“投不在多,有独角兽则赢。”

“独角兽”,通常被定义为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公司,但在估值尚难确定的情形之下,定义一位天使投资人是否有成功案例,还可以有一个维度:在他所投企业之中,是否有至少一家能够被称得上是“家喻户晓”。

在金币摩擦的“刀光剑影”中,那些从中脱颖而出的天使,几乎人手一份受“万众瞩目”的案例。新芽NewSeed选取5位因所投案例“一炮而红”的天使投资人,一窥其投资心得。

王刚:投资滴滴打车70万回报超5000倍

王刚、刘芹、薛蛮子、蔡文胜、吴彬……这些天使投资人缘何“一战成名”?

滴滴,账面估值达160亿美金,当之无愧的一家“家喻户晓”的独角兽。王刚初投滴滴所用资金70万,而今回报超过5000倍,满满当当的收获背后,是一次次地干掉或合并对手的博弈戏码。

滴滴一路走来,可讲的竞争故事、资本故事用王刚的话来讲就是“跌宕起伏,天天都是高潮”。在这则故事中,竞争角色有:摇摇招车、大黄蜂、快的;资方角色则为BAT.在六方配角相互厮杀、周旋之中,王刚坐在程维车后座,如何唱好这出戏?

其中,滴滴与大黄蜂之间的交战尤为激烈。百度与快的对大黄蜂伸出投资、并购的橄榄枝,让滴滴再度不安,如果百度投资大黄蜂,那么打车市场将形成BAT巨头各持一家的三足局面,竞争力度更为激烈;如果快的与大黄蜂合并,那么老二与老三在一起之后,弄死老大的可能性也会增加。面对百度的插入,滴滴的做法是找到百度,设法延缓其投资大黄蜂决策速度,争取时间超越大黄蜂上海数据,这样百度便不会投资;而面对快的与大黄蜂“在一起”的谈判,王刚提出“第一名与第二名”合并的策略。

最终的结局,众所周知,滴滴与快的在2015年情人节,成功牵手。

在资方,由于出身阿里,拿腾讯的投资对于王刚和程维而言,难过的是心里的那道坎儿,但阿里已布局快的,如若腾讯转身投资摇摇,无疑会对滴滴不利,出此考虑,滴滴拿下腾讯B轮1500万美金融资。

从滴滴与各方拉锯战过程中,看出王刚对于滴滴团队方向战略方面的帮助极大,什么时间点,采取何种战略,对于面临多方对手的滴滴,极其重要。

(此段参考《滴滴合伙人王刚口述:我们在三年时间如何由80万变为100亿美元》)

晨兴刘芹:一通电话孕育出估值450亿美金的“小米”

王刚、刘芹、薛蛮子、蔡文胜、吴彬……这些天使投资人缘何“一战成名”?

雷军做小米之前,为了拿到500万美元的融资,与晨兴资本刘芹聊了一个通宵,据雷军自己说,“把3个手机都打没电了。”一家市值450亿美金的“独角兽”、一位名流创投圈的天使投资人,在一个通宵的电话中应运而生。

小米是刘芹与雷军之间被公众最为熟知的连结纽带,但小米并非他们故事的开端。两者的相识起源于“迅雷”。2003年,邹胜龙辞掉工作,从美国回到中国,正式成立“深圳市三代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三代)”(2005年更名“迅雷”),刘芹为邹胜龙的果敢钦佩,但由于时下刘芹正在做媒体方面的业务,所以没有在第一轮进入迅雷融资,转而将其推荐给雷军。

此后,他们之间成了亲密往来的投资搭档,UC、YY都是雷军推荐刘芹的成功案例,加之投资小米也与雷军相关,刘芹一度被认为是一位“认识雷军的幸运儿”。但这份“幸运”的背后是能力,毕竟在认识雷军的众人里,能够相互认可的却寥寥无几,没有跟着雷军投资凡客,被当作是“刘芹并非靠雷军”的依据,刘芹对此坦率回应,“我们整体上对电商没有激进地押注,也许我们当时的保守就是错的。我们确实没有投凡客,但是我们也同样错过了京东。”

看对“人”,是天使投资成功的重心,而刘芹则是将“看人”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薛蛮子:付出25万美金,回报1.25亿美元,UT斯达康让他“对钱没了感觉”

王刚、刘芹、薛蛮子、蔡文胜、吴彬……这些天使投资人缘何“一战成名”?

让薛蛮子的天使投资界一战成名的案子,是UT斯达康。从初始的25万美金到1.25亿美元的回报,让薛蛮子“对钱没了感觉”。

王祖光与浙江电信器材一厂创办了一家名为宇通的公司,因经营欠佳,希望薛蛮子能够买下它,并用一句“你想不想做一个中国的AT&T(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引发薛蛮子的好奇。这一年是1991年,薛蛮子拉着陆弘亮一起考察了一番中国电话用户市场,发现大陆固定电话拥有率仅1%,巨大的上级让他们决定买下王祖光的公司,当时名为“Unitech”,即UT.

1995年,吴鹰创办的名为“Starcom(斯达康)”的公司,与UT合并,两家公司以双方各占50%的股份合并为“UT斯达康”。2000年,UT斯达康在纳斯达克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薛蛮子共投资了50多家企业,他曾在《投资界》年会上表示,他做天使,最满意的是投了两个比自己牛的人:蔡文胜和李想。蔡文胜创办的“美图秀秀”时至今日拥有2.7亿月活跃用户,估值已达30亿美元,正在冲击海外IPO;李想的“汽车之家”于2013年成功上市。

蔡文胜与李想,前者初中毕业,后者高中毕业,可见学历高低不是薛蛮子决定是否投资的标准,真正被薛蛮子看上的原因在于他们对创业的专注,这也是“薛系”创业公司的共通之处。

吴彬:妖股唯品会背后的神秘投资人

王刚、刘芹、薛蛮子、蔡文胜、吴彬……这些天使投资人缘何“一战成名”?

吴彬之于唯品会,是一个“神秘”的存在。说其神秘,在于几乎找不到一篇关于吴彬的报道。尽管极尽低调,但圈内对于成功足够灵敏的嗅觉,使得吴彬被以“口口相传”的形式存在于投资的传奇历史中。

一篇标明来源“i美股”的稿件中隐晦提及,除了沈亚和洪晓波两位创始人,“唯品会还有三个创始投资人,都是沈亚和洪晓波在长江商学院的同学,也是老乡,5人筹集3000万人民币作为创始资金。”在雪球网站上,一位名为Ricky的网友爆料,唯品会的3位天使投资人均为浙江温州人,与两位创始人都是长江商学院的同学,“其中两个分别为“法派集团”老板彭星、“欧时力”老板徐宇。

明确提及吴彬的,是一份来自同花顺关于唯品会高管介绍的文件,介绍三位天使投资人:吴彬、徐宇和彭星,在介绍吴彬的那一栏写道:

“吴彬先生是公司的天使投资人,自2008年8月公司成立以来一直担任董事。吴先生还是中国几家私人公司的董事。2006年,吴先生获长江商学院EMBA学位,此前他分别于1996、1998年获兰州大学物理学学士和硕士学位。”

关于吴彬而今持有多少唯品会股份的问题,外界不得而知,在唯品会随后的上市乃至“妖股”演化进程中,都没有再出现过关于吴彬的消息,或许,吴彬本人并不愿意揪着历史,而更喜欢布局未来。关于吴彬最近的一则消息,是他与德讯创始人曾李青共同投资磁石科技Pre-A轮融资,磁石科技创始人李志华对新芽NewSeed 这样评价吴彬:“大气、干脆、有温度、有人情味”。

吴彬再2015年发起成立一支天使基金——道生投资,根据公开资料,已经投资过换机精灵、魔筷科技及58月嫂。

外界的眼球对于许多埋头努力的人而言,并不重要,可能这也是吴彬鲜少接受报道的原因。

蔡文胜:明星案例信手拈来,投出至少5家上市公司

王刚、刘芹、薛蛮子、蔡文胜、吴彬……这些天使投资人缘何“一战成名”?

蔡文胜到底是因为什么在天使投资领域一战成名?

这个问题放在蔡文胜身上,格外难以回答,他在2000年进入互联网投资领域,通过投资域名而名声大噪。在一个介入天使投资之前就大红大紫、且明星案例堆砌的人身上,想要清晰判断出哪一个案例是他踏入天使投资领域的“敲门砖”,就好似试图从一个同时与众多美女恋爱的高富帅身上,判断出谁是他的初恋一样难。

那么就谈一谈蔡文胜作为天使投资人的投资风格。“用户规模”是蔡文胜最看重的地方,不看重学历、不在意是否有大公司背景经历,换言之,蔡文胜更加偏爱“草根”阶层。比如,美图秀秀创始人吴欣鸿高中毕业、飞博共创创始人伊光旭大学没毕业就创业、同步网络创始人熊俊毕业于福建当地一所普通大学。或许与蔡文胜自己“草根”出生的性格有关,他对于用户需求的把握更接地气。

他创办的天使机构“隆领投资”正在准备登陆新三板,挂牌后,主要聚焦于互联网医疗、互联网教育、互联网金融及人工智能等领域。

结语:

天使投资圈,是一个用“钱”刷脸的时代,投出过至少一家或“家喻户晓”、或“独角兽”、或IPO的企业,背后的天使投资人即便想要深埋自己,也会被外界“挖掘三尺”找出来。

一战成名的背后,或是识人的聪慧,或是辨事的敏锐。根据以上5位天使“一战成名”的经验,可以总结出其所投案例的特点:

1.改变低效率模式,提高效率。比如滴滴打车,彻底改变人们出行方式,实现司机与乘客之间的信息对等,节省不必要的等待时间。

2.把握节点。比如小米,2010年前后,由乔布斯苹果手机带来的移动互联网正在中国大地初露锋芒,但苹果手机的价格在当时并不具备普适性,雷军瞅准移动互联网将会代替PC端的“风口”,决定打造“屌丝”也可以购买的小米手机,迎合大众需求,对节点转变的准确把握,是小米成功的机缘,其后再做智能手机的创业公司,也难以复制小米的成功。

但伴随移动互联网而来的手机社交,对于小米而言,成也是它,败也是它。雷军既站在了风口,也失去了另一个风口。风靡一时的“米聊”,本有代替当下“微信”的机会,可惜米聊只限于小米手机之间交流,对于硬件使用的限制,也赶走了雷军本可以把握的“风口”。

3.对新事物的好奇。这一条“铁律”适用于所有天使,薛蛮子将其发挥极致,他在听到“中国的AT&T”时,对此没有丝毫概念,但并没有放弃去了解新事物的机会,转而去认知和调研,从而争得成功。“好奇心”,是天使成功的宝藏,毕竟,从极早期就开始挖掘财富,需要站得高、看得远,也正如薛蛮子前几天所言,如果真的有“风口”,他“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留着自己投,等真正成为大众眼中的“风口”时,他会耸耸肩用眼神告诉你:Sorry,you are late.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王刚、刘芹、薛蛮子、蔡文胜、吴彬……这些天使投资人缘何“一战成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