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滴滴“不差钱”为何还要融资?

滴滴“不差钱”为何还要融资?

近日,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在旧金山接受了彭博电视Emily Chang的采访。Emily Chang比较犀利地问了柳青几个问题,比如“你们和监管部门以及中国政府的关系如何”,“这个市场是一场两家公司的游戏,还是一家公司的游戏,还是多家公司的游戏?”“滴滴目前亏损多少?”。

柳青的回答并没有给人太多惊喜,和此前相同,对于这些问题她以三两拨千金的方式应对,不过在公关词令之下还是透露了一些新的信息,比如滴滴下一个投入重点在人工智能,公司已经接近盈利,新一轮融资接近完成。

柳青强调了,滴滴不差钱,去年年底账上还趴着30亿美元。既然不差钱又在短时间内进行新一轮融资,难道这些钱都要投入到人工智能上吗?

我们不差钱,但还要融资

对于外界最关注的滴滴目前亏损多少,柳青并未给出具体数字,而是说“我可以告诉你的是,由于规模的扩大,效率的提升,我们正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接近盈利。目前可以说,到去年底,我们的财务报表上还有30亿美元。我们正接近完成第二轮融资。因此,我们的现金储备是非常充足的。”

这一说法和此前滴滴战略副总裁朱景士的说法一致。

下一个投入重点在人工智能

Uber从去年开始大力研发无人驾驶技术已经不是秘密,并在去年“一锅端了”微软必应地图团队。

为了应对人工智能大势,从今年年初开始,滴滴的对外宣传重点放在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上。在十几天前,滴滴曾对外宣布人工智能科学家何晓飞教授加盟滴滴,担任滴滴研究院首届院长,负责滴滴研究院和大数据团队建设。

官方资料显示,何晓飞教授2005年毕业于美国芝加哥大学,获计算机博士学位,之后加入美国雅虎公司,曾担任雅虎研究科学家。作为人才引进,何晓飞在2007年从美国雅虎研究院回到浙江大学任职教授。

在此次采访中,柳青介绍了一些滴滴人工智能的设想。从目前来看,主要集中在乘客订单的精准调配:

下个阶段我们的目标在日订单1100万的规模基础上,加大对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投资。如此大的体量,不应该再人为地制定策略,而是让机器来做决策,我们的智能调配网络每天都通过自我学习不断进步。这样说是因为在中国,我们目前正面临供应侧的短缺。例如,在彭博社的大楼里,这一秒发出了50个打车订单,所有人都希望能在5分钟里动身,一刻也等不了,但如果周围只有20辆车,那么会怎么样?你永远无法匹配这样的需求。网络可以自动学习,从而更加智能,甚至在乘客发出订单前,就预测到彭博社大楼需求的数量和动向,提前调配足够的司机来这里。因此,如果你有需求,我们就可以即时满足。网络会逐步学习演进,了解每个特定地区,例如有多少订单即将发出,如何及时安排司机去响应你的订单。

中国政府对于我们的做法持越来越开放的态度

有媒体报道专车新政将在五一后出台,有观点认为对滴滴、滴滴等C2C模式会造成不利影响。

在回答“滴滴与监管部门以及中国政府的关系如何?”,柳青十分乐观:

这是个好问题。我认为首先,中国政府对于我们的做法持越来越开放的态度。供给侧挑战是中国当前的首要问题。因此,中国政府知道,我们需要将一切现有的资源纳入至交通体系,帮助人们的出行。目前,中国用户在出行时面临两难处境,因为当前的系统未能带来足够的支持,我们正在积极协助解决这一基础性问题,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在于,我们的平台每月创造了400万个工作机会。目前中国正在进行产业重组,可能会有不少人需要再就业,因此400万的工作岗位会有很大积极影响,而这一数字还在快速增长。这是我们能贡献力量尝试与政府合作解决的第二个问题。第三个因素在于环境。很明显,拼车服务使得更多乘客合乘出行,有利环保,这也是我们和政府沟通合作的一个方面。

其实,从到政府挖司局级干部到开辟政府业务,再到自己招募司机发展B2C业务,滴滴处理政府关系和规避风险的手段已见高明。

滴滴首席发展官李建华,原为政府部门司局级干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李建华毫不掩饰的说,他的工作是要推动现有政策改革。“我要在法律和道德的基点上做点事情。在中国,我是官员下海的最高级别。我以前在政府做的事是跟约谈有关系的,但现在我们要推动现有政策的改革。”除了李建华外,滴滴还挖来原交通部运输服务司出租汽车管理处副处长张贝,担任滴滴副总裁,政策研究院院长。有小道消息说,张贝曾经参与专车新政的制定工作。

作者:嘎嘣脆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滴滴“不差钱”为何还要融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