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探访全球最隐秘的iPhone工厂之一

探访全球最隐秘的iPhone工厂之一

腾讯科技讯 4月25日消息,据外电报道,上午9:00刚过几分钟,和硕联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设在上海郊区的这家大工厂就开始忙碌起来了。数千名穿着粉红色夹克的工人已准备好生产iPhone了。

男工女工忙着在入口安检旋杆处扫描脸部和刷工作牌,以确认身份和打卡上班。整个过程持续不到两秒钟。这份身份验证系统是为了确保他们不会加班。

全世界最有利可图的智能手机iPhone就是在这里生产的,它是 苹果 保卫森严的众多供应链中的一环。多年来,人们一直在指责苹果的中国代工商强迫工人超长时间加班。为此,和硕联合和苹果采用这种新的系统,防止iPhone组装工人加班。它们非常渴望展现一下它们的新系统是否凑效,于是破天荒头一次允许一名西方记者进入到了厂区内进行参观。

和硕联合的这家工厂的厂长是约翰•希尤(John Sheu)。这这家工厂内,他又被叫做“大约翰”,或“市长”。正是他带着彭博社的记者到现场参观的。这个工厂有5万名工人在组装iPhone。他的职责就是确保让工人们把时间集中到组装iPhone上,而不是浪费在没有效率的事情上,例如点名或核查身份。

“每一秒钟都很重要。”大约翰说。

工人们需要经过一个金属检测器,它可以检测出装有摄像头的设备,这样可以防止新产品照片外泄。他们按照地面上的箭头行进,两边的墙上挂着充满励志语录的海报。然后,他们爬上了一段楼梯,楼梯井中间挂着安全网,以防止安全事故发生——或防止发生自杀事件。在一排储物柜边,他们戴上了蓝色的发网,换上了干净的拖鞋。9:20,在一个320人的生产车间里,工人们分四排整整齐齐地站着,等着点名。

“早上好!”在“市长”的注视下,他们齐声问好。几个值班组长也来了,拿着iPad,上面绑着黑色胶带,分别扫描核实着工人们的信息。六分钟后,他们都站在了生产线旁,麻利地组装着传输带上的智能手机。今天有一名工人生病请假,值班组长迅速做了相应的调整,以确保不会出现纰漏。

探访全球最隐秘的iPhone工厂之一

这家工厂位于上海秀沿路和申江路交汇处,它是最隐秘的iPhone生产厂之一。它的占地面积相当于90个足球场。厂区中间是一个购物广场,里面设有消防站、警察局和邮局。厂区内还配有短程巴士、大型自助餐厅、景观草坪和金鱼池。灰色和褐色的水泥建筑让人联想起了中国传统的建筑风格。全新的上海迪士尼乐园将会在6月正式开业,它距离这个厂区不到20分钟车程。

“他们让记者进来参观,说明他们正在积极应对外界的批评,努力让自己变得更透明一些。至少从表面上来看,他们正在想法解决一些问题。”牛津大学凯洛格学院的讲师珍妮•陈(Jenny Chan)说,“但是,他们还没有具体告诉我们,他们的整个劳动制度是怎样运作的。”

据中国劳工观察组织称,这个工厂内仍然藏有自己的小秘密。工人们的基本工资仍然很低,他们不得不靠加班来保障收支平衡。据和硕联合的这家工厂从2015年9月到10月的1261份工资存根显示,工人们超长时间加班可谓是家常便饭。和硕联合是从华硕分拆出来的公司,它是全球继富士康之后的第二大电子产品合同生产商。

和硕联合反驳称,中国劳工观察组织的计算有误,因为它说的那个时期正好包含国庆长假,工人加班工资是平时工资的三倍。苹果和和硕联合均声称,中国劳工观察组织从未联系过他们。但是,中国劳工观察组织则称,它曾联系苹果,但是未能得到答复。该组织还称,从今年3月起,它又收集了441份工资存根,这些工资存根表明工人超长时间加班的情况依然存在。

“安检旋杆系统不过就是一个程序,是可以随时调整的。”中国劳工观察组织的执行理事李强(Li Qiang)说。他表示,所谓的身份核查不过就是作秀,“否则就不会出现这么多次数百名工人同时加班的情况了。”

和硕联合称,它遵守了电子行业公民联盟(Electronic Industry Citizenship Coalition)规定的每个月加班时间不能超过80个小时的标准。苹果表示,它的供应商均遵守了该行业组织规定的标准。而和硕联合则称,它和其他苹果代工商不受中国规定的每个月加班时间不超过36个小时的标准约束。

探访全球最隐秘的iPhone工厂之一

对于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来说,全球供应链是他在已故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任下做全球业务主管时一手打造的,审查将直接威胁到他精心布局的供应链。苹果称,在2015年,它已做了640次审查,涉及到160多万个工人。在2013年,苹果派出了专门的医疗专家团队调查和硕联合的几名工人死亡的原因。其中一名15岁的工人死于肺炎,其他人的死因则未对外公布。苹果称,它并未发现这些工人的死因与工作环境有何关系。

“生产不是犯罪。”负责专门维护和硕联合和苹果关系的姚德慈(Denese Yao)在和硕联合的总部通过视频电话对参观此厂的记者说,“人们认为我们只是在榨取工人们的血汗。我们需要让他们看看什么是高效率的、负责任的工作环境。”

为此,和硕联合采用了新的身份验证系统,将工人们的工作牌与数据库相连,可跟踪显示工人们的工作时间、工资以及住宿费和午餐费等开支。这种新的做法几乎可以帮助和硕联合百分百地遵守加班规定,除了工程师偶尔因为紧急维修而加班外。在最新的审查报告中,苹果声称,在2015年,它的供应商遵守每周60小时工作制的几率高达97%,较上年增长了5%。

有些工人实际上很喜欢加班,因为这样可以提高收入。一名在和硕联合工作的工人说,“每周最长工作时间为60个小时,但是工人们宁愿选择加班,因为这里的工资太低了。我们只有靠加班来多赚点钱。我们总希望能够加班。”这名工人不敢透露自己的全名,只说了自己姓马,因为他害怕受到惩罚。

探访全球最隐秘的iPhone工厂之一

三年前,在小马刚来工厂上班的时候,工人们经常会主动加班,因为这样可以多赚钱。但是,现在这样做已经不可能了。

这是因为新的身份验证系统已开始启用了。厂长希尤称,他也参与设计了这个系统。这个系统将入口旋杆与点名iPad和每个工人的工作牌相连,如果工人的工作时间已接近60个小时的限制,或已连续打卡上班六天,那么它就会自动给管理者发送提醒信息。如果工人想超过这个限制来加班,这个系统就会自动阻止他们进来。

“在周六或周日,你有时候能够看到一些被挡在外面的人。”25岁的工人郭万里(Guo Wanli)说。他原先在河南省当建筑工。在记者参观的时候,他正在自助餐馆里吃着烤香肠;工厂的高管在旁边站着。

和硕联合急于展示的一个进步就是它的工资收入变得透明了。现在,它的员工可以在厂区内的触摸屏终端机上查询他们工作的时间、工资存根以及每个月的房租和伙食费。如果算上加班费,平均每个员工每月可以拿到手的工资是4200元到5500元。一名帮助工人在自动信息查询平台上查询的员工称,她自己的基本工资是2020元。而在中国,一部iPhone 6的价格是4488元。

“工人们最关心什么呢?当然是他们能够挣到多少钱了。”希尤说。大约翰说,作出公开工资单的决定是很困难的,因为这可能会让员工产生抵触,这也迫使管理层更负责任。

和硕联合向记者介绍了中国的社会和经济变化。多年来,尽管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一直在增长,但是它现在仍然是全球电子设备供应链中的关键一环。像富士康和和硕联合等合同生产商统治着全球笔记本电脑、电视机、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设备的生产。

现在,随着工资上涨和人口老龄化导致整体劳动力减少,工厂的注意力已转移到了提高工作效率和留住人才上。以前的血汗工厂已让位于现代化的厂区。现在的厂区内配有免费Wi-Fi、电视大厅、清洁服务和升级的寝室条件。

探访全球最隐秘的iPhone工厂之一

“所有的企业都在提高薪水、福利和住宿条件。”中国工业关系研究机构的劳动法教授江英(Jiang Ying)说,“工人们的法律意识也提高了,这也促使工厂不得不改善他们的条件。”

与此同时,随着劳动力大军萎缩,中国工厂现在招工越来越难,留住人才也越来越难。跳槽率比以前高了很多。然而,在过去三年中,和硕联合的这家上海工厂的人才留住率每年提高了约20%。

在自助餐厅里,一群女工正在匆匆地吃午餐,因为她们只有50分钟的休息时间。她们来自中国各地,从西部的四川省到东北部的山东省都有。但是,她们中没有在这里工作超过几个月的。

“相对于其他工厂,这里的环境还比较轻松。”30岁的徐娜(Xu Na)说。她是跟她弟弟一起来这个工厂的。“我们工作时间从来没有超过60个小时。”(乐学)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探访全球最隐秘的iPhone工厂之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