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在直播”被黑,至今未恢复上架,看来直播行业的“甄嬛传”,演起来也挺可怕

“在直播”被黑,至今未恢复上架,看来直播行业的“甄嬛传”,演起来也挺可怕

在直播是一款移动端直播APP。于2015年九月上线。踩着同类型直播软件17的热潮,一时间用户量暴涨。可最终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却因为17的被下架,让在直播也卷入其中。

下面我们来还原下事情的始末。

9月29日17app被下架后,不知道是偶然还是人工干预,“在直播”一跃成为App Store中搜索“17”排位第一的软件。因此,“在直播”吸纳了很多17的潜在用户,一时间甚至成了微博热门话题。

但是“欲使其亡,先使其狂”,对于一款内容体系还不完善的直播软件来说,短时间内大量用户涌入未必是幸事。流量暴涨意味着突然出现了海量的直播内容源,一旦官方内容审核体系跟不上,整个平台将陷入用户自High的糟糕状态。

果然最后“在直播”内容展示区出现且长期留存了大量劣质的色情内容,内容审核体系也如同网站被DDOS攻击一样濒于瘫痪。

为何其依然无法避免重蹈17的覆辙呢?在直播创始人吴哲告诉创业邦,这是因为在直播从一开始就没有投入大量的资源去建立内容审核机制。“那时候没想到初期用户增涨会那么快。”且在直播一直以来给自己的定位是“视频社交”,并没有将把自己作为媒体产品来对待,所以面对突如起来的原生色情内容,吴哲和团队措手不及。

和创业邦聊到被APP Store下架这个绕不开的话题时,吴哲原本淡定的脸上多了一丝愤怒,语气加重了不少,说道:“我们是被对手黑了。”面对行业的乱象,他更像是一个受害者。

但也正是因为前期栽了跟头,他们现在很多做法都相当谨慎。

“在直播”被黑,至今未恢复上架,看来直播行业的“甄嬛传”,演起来也挺可怕

在直播创始人吴哲

不签约主播

吴哲对创业邦表示不签约主播,是他们出于价值观和整体战略考虑而决定的。

首先,他们做“社交直播”的概念,就是希望能打破传统秀场划分主播和观众的模式,想淡化主播和观众之间的区隔。“我们希望所有人都是‘用户’,既做观众,又做主播。因此,我们对于所谓的专业优质主播并没有那么执着。”

而事实上,在直播平台上的用户也确实有将近一半的用户能够同时担任观众和主播两个角色。吴哲认为只有贯彻初衷,去打造一个全新的模式,才能真正体现移动端直播这个“新兴行业”的价值。

其次,签约主播就意味着对平台而言,主播将被分成 “自己人”和“非自己人”。那么必然会在推广资源的分配和使用上有所侧重和倾斜,也必然会带来对非签约主播们的不公平。吴哲说这与他们做在直播的初衷是背道而驰的。

竟管行业内很多对手都通过签约的方式,用资源换取优质主播。但在直播还是想用公平的原则去吸引和留住主播。吴哲表示:“在在直播,只要你够努力,你就有希望获得好的资源,成为优质的主播。”

与电视台深度合,打造IP

对于直播平台来说,要想走的长远、保持调性健康良性,自身的PGC内容是能起到很好的引导作用的。而且从商业模式上来看,打造出自身的PGC内容后,直播平台才能有机会从烧钱的状态进入到真正的变现盈利模式。

在直播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比如近期他们与南京卫视合作了一档名叫《南京》的栏目,节目从策划初期就植入了大量的在线直播基因和元素,主持人从他们平台选拔推送,每期嘉宾也都会通过在直播的固定栏目进行征集和选拔。而且,在直播将会贯穿节目录制和播出的整个过程,不仅是全程直播,也有大量与平台网友互动的元素设置。

直播软件与电视台的合作并不罕见,映客与《我是歌手》就在全程合作。可大多数合作形式的本质仍然只是放映窗口。吴哲介绍,此次在直播与南京卫视的合作,旨在让直播平台摆脱被优质内容仅仅视为出口的困境。“我们希望能与电视栏目共同打造一种全新的合作模式,实现更强更深的反向渗透。”

在保证流量的基础上,向高端内容和用户拓展会成为在直播的下一个突破口。吴哲说,除了满足受众最基本的娱乐需求以外,求知、职业揭秘、社会经验等方面的干货内容也会是他们尝试的范围,比如请专业人士直播自己的工作;或者定制精品的视频类节目等等。

加强监管

违规内容的审查与管理确实是所有直播平台都会面临的巨大难题。加之前面经历过下架的风波,在内容审查监管上,吴哲和团队不敢有半点马虎。他坦言:“我们还是需要依赖大量的人工审核才能保证播出内容完全绿色。”目前,在直播的人工审核团队达百余人规模,至今仍在不断扩张之中。

有业内人士曾表示,打赏是违规内容滋生的温床。对此,创业邦向吴哲求证,既然监管如此费力,为何不直接取消打赏功能?

吴哲直言,首先我个人并不太认同把“有利益”看做情色内容问题本源的视角,在我看来,“有利益”应该是整个行业存在的本源才对。就有点类似于国家有了“货币”的存在,确实会衍生出很多犯罪,但更重要的是没有货币,就根本不会有社会和经济的发展。所以我很难认同利益有罪这一个说法,如果硬要说有,那也是一种所有行业都会自带的原罪。

其次,赚钱的方式是多元的,未必一定要通过平台直接获取。可能在某个平台上做这类内容的人不能直接赚到钱,但却能吸引到足够多的追随者和粉丝,那后续的变现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这就是互联网思维。

采访中,吴哲和创业邦透露,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联合优酷、爱奇艺、百度、新浪、在直播、秒拍、花椒等行业领军者,发表了北京网络《北京网络表演行业自律公约》( http://finance.caijing.com.cn/20160414/4105309.shtml )。他说,其中有很多在现在看来比较严苛的要求,比如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但是他觉得这是行业想要回归正规必须经历的阵痛。“在这之后,直播行业的价值和前景才能真正慢慢体现。”说到这儿的时候,是吴哲表情最为轻松之时。对于什么时候在直播能重返APP Store,他没给出具体答案,但是他说:“行业越来越规范,对于我们而言就是好的信号。”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在直播”被黑,至今未恢复上架,看来直播行业的“甄嬛传”,演起来也挺可怕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