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法规模糊 送药O2O偷卖处方药上瘾

法规模糊 送药O2O偷卖处方药上瘾

送药O2O偷售处方药被查已有一年,如今仍能通过搜索系统查到处方药在售。本报曾三次曝光送药O2O违规销售处方药行为,食药监管部门也对涉事企业进行了检查,可一旦风声过去,送药O2O又再度重操旧业。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药给力、快方送药等O2O平台仍在售硝苯地平片等处方药。对于企业来说,销售处方药是获取用户的重要手段,法律模糊下的监管困难也助长了企业的气焰。

违规上瘾

益丰药房、老百姓大药房在O2O领域的布局让送药O2O重新回到公众的视野中,网售处方药的问题竟仍然存在。北京商报记者在送药O2O平台药给力上搜索发现,除硝苯地平片外,施慧达等处方药也可购买。药给力客服在沟通中并未提醒该药品为处方药,表示“附近药店有就可以送”。

这已经是第三次出现O2O平台违规售卖处方药的情况。一年前,因对政策不了解,多数企业上线之初就违规,无论是背靠仁和的叮当快药(原名叮当送药),还是拿到融资的创业企业快方送药、药给力,以及尚未拿到融资的创业品牌,都出现过违规网售处方药的行为,多数企业负责人表示,将严格遵守法律法规,避免此类现象再次发生。

半年之际,北京商报记者再度搜索发现,偷售处方药行为依旧存在,知名品牌几乎全军覆没。叮当快药、药快好有“熄风通络头痛片”在售,药给力、快方送药则出售“复方羊角颗粒”。每次被曝光后不出半天,送药O2O平台都会做出整改,却仅仅下架了被点名的药品,其他药品则在避过风头后再度上架。

资本之困

药品是否齐全是用户选择平台的最重要条件,这正是企业屡屡上架处方药的原因。业内人士表示,“送药与外卖不同,除部分慢病药品外,普通药品受价格因素影响小,但药品的齐全程度非常重要。一旦消费者在一个平台上没有找到需要的药品,就会转投另一个药品更丰富的平台。偷售处方药恐怕也是为了留存用户,O2O的热度已过,模式也日渐清晰,用户的数量和质量是能否拿到融资和被收购的重要标准。处方药也是融资的热门IP,此前 京东 和上药就处方药达成战略合作”。

创业品牌屡次违规或因资本压力。2015年的资本寒冬将炙手可热的O2O推向淘汰赛的深渊,除了进入寡头竞争的出行、外卖和美业等主流O2O赛道外,其他借势而起的概念O2O企业都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送药O2O作为低频刚需的代表深受其害,在快方送药获得B轮融资后便再无融资消息。此前药去哪联合创始人聂方宁曾透露,由于要夜间送药,送药O2O的人力成本要高于同规模的外卖平台,人均工资超过6000元。在高成本压力下,一旦融资难续,无线下门店的平台将面临大幅亏损甚至关闭的危机。

尽管半年的“期中考”全军覆没,但满一年之际已有企业走上正轨。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仁和旗下的叮当快药将处方药醒目标出,并提示“本品为处方药,受合作药店委托发布该药品信息,合作药店将由药师上门验方”等信息。

法规模糊

屡禁不止的又一原因在于法律模糊下的监管困难,违法成本低让企业有恃无恐。监管部门表示,监管必须依法,但关于互联网药品交易的法规尚不完善,目前依据的法规是《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此前曾专门为此召开座谈会,也对部分违规企业进行过处罚,但处罚不重。对于没有互联网交易服务资格证的企业只能移送通信管理局关闭网站,但O2O平台都在移动端。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初次网售处方药或因对法规不了解,两次违规可推脱为疏忽所致,但屡次违规则是态度问题。此前曾与某送药O2O负责人聊过相关话题,尽管他在媒体和公众面前表示‘用药安全是首位’,但安排工作时竟丝毫没有任何顾虑。解禁处方药的《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已公布近两年却迟迟未出台,监管层面也是考虑到解禁后的风险。在法律模糊时期打擦边球无疑加大了公众用药风险”。北京商报记者 李铎 肖鹏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法规模糊 送药O2O偷卖处方药上瘾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