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Facebook计划接管全世界:继广告和新闻后,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那是春日一个狂风大作的下午,地点是旧金山梅肯堡会展中心。会展中心的前身是一个军事基地,但现在主要被用作商业用途。曾经用作存储军需用品的仓库已经被井然有序的标志和闪闪发光的灯泡所覆盖,各种各样的小吃琳琅满目。会展中心的后面是在 Instagram 上广受欢迎的恶魔岛,前面则是一个停车场,里面停满了 Uber 和 Lyft 的专车。苏格兰流行乐队 Chvrches 也曾在此登台表演。乐队在演唱前几首歌曲时,只有一小撮铁杆粉丝聚集在舞台前方。在舞台左右两侧则有一些背着双肩包的中年男子,正在用塑料杯喝着鸡尾酒的他们也会随着音乐的节奏晃动自己的脑袋。

现场的喧嚣预示着 Facebook 公司 F8 大会的到来。F8 大会最早于 2007 年开始举办,Facebook 最初仅将其视为俘获开发者芳心的一种途径。但随着会议所涉及的内容越来越综合,会议的设计也越来越精巧,F8 大会逐渐变成了 Facebook 公司发布年度计划的一个重要平台。在参加会议的 2,600 名与会者当中,绝大部分都支付了 595 美元的入场费用。Facebook 庞大的用户群体一直被外界视为价值匪浅的宝藏,因此与会者都希望能在会议中找出让产品和 Facebook 进行整合的绝佳方式。除了正常的商业化内容外,在会议中与会者还可以享受到酒宴和娱乐节目。

在乐队表演的舞台上,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以一段专题演讲为会议拉开序幕。乐队的主唱成员甚至还开起了玩笑,将现年 31 岁的扎克伯格和星球大战的反派凯洛·任(Kylo Ren)作了一番对比。这个玩笑让会议成功破冰,现场的欢呼声和掌声变得愈发热烈。当扎克伯格宣布向每名与会者赠送一套免费虚拟现实设备和一台三星智能手机时,与会者的情绪被推向高潮。在与会者眼中,扎克伯格无疑比摇滚明星要更为耀眼。

Facebook计划接管全世界:继广告和新闻后,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扎克伯格在大会上演讲时非常镇定自若,其坚定的口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位总统向公民发表演讲的情形。「我们已经从相互隔阂的时代进入到大一统的时代,我们的生活将会因此变得更好。」扎克伯格在会议上说道。他还补充称让全世界实现连接正是他的使命。

扎克伯格还在会议上向那些「选择故步自封并给全世界的连接带来阻碍的个人和国家」发出警告,这番言论无疑切合了他个人和公司的意识形态。扎克伯格的这番言论已经超越了科技的范畴,完全有政客发表演说的风范。

「我们要有寻找希望的勇气,同时需要克服恐惧。」扎克伯格说道。在这一套辞藻以及随意着装的背后,扎克伯格所传达的信息非常明确:Facebook 已经成长为一家巨头公司,他们需要直面全球化挑战,并为持续的繁荣打好根基。

Facebook 的用户数量已经再创新高:每个月至少使用一次 Facebook 的用户人数高达 16 亿,约为全球互联网用户人数的一半。需要注意的是,该统计数据尚未囊括位列 Facebook 旗下的 WhatsApp 和 Instagram 等网站,前者的每月活跃用户数超过 10 亿,后者也高达 4 亿。

此外,Facebook 还计划在 37 个国家提供免费的基础服务。他们会为这些国家的手机用户提供免费但数量有限的软件应用,但有批评家认为这个计划给 Facebook 赋予了过高的权限,后者可以控制 10 亿互联网新用户的上网体验。

「相信你也听说过 Facebook 即将连接全世界的陈词滥调,但他们的所作所为绝对不是出于慈善的目的。他们希望连接的是商业体,而不是人。」风投资本家欧姆·马利克(Om Malik)说道。马利克的话让我们得到了警醒:如果你没有为支付任何费用,那么你本身就是产品的一部分。

Facebook 在 2015 年第四季度的收入额高达 58 亿美元,他们盈利的关键并不仅仅在于庞大的用户体量,更在于用户在产品上所消耗的时间。据 ComScore 的分析师统计,年龄介乎 18 至 34 岁的美国人每月在社交媒体上所消耗的时间多达 30 个小时,其中 26 个小时被消耗在了 Facebook 上面。

你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赞,每一条评论以及每一段关系都有助于 Facebook 建立起和你有关的个人档案。其他公司可以向 Facebook 支付一定的费用,以便找出那些不论是年龄、位置、关系状态还是兴趣均符合要求的目标群体。这就是 Facebook 盈利的秘密,他们所拥有的用户档案正是广告商所垂涎的宝藏。

Facebook计划接管全世界:继广告和新闻后,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在 Facebook 这个平台上,最让用户着迷的无疑是所谓的「内容」。首当其冲的是一些个人层面的内容,包括我们的状态更新、想法、感受以及一些彰显机智的评论等等,但很快我们就会发现自己的朋友并不如想象中有趣。第二层面是图片,随着智能手机的兴起,摄影已经变得空前的方便。人们也乐于相信图片的叙述胜于千言万语,因此人们总是乐意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一些酸奶和热狗的照片。但很不幸,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称职的摄影师。

就在这个时候,Facebook 明智地选择了介入。正是这种主动性让 Facebook 实现了转化,当 MySpace、Friends Reunited 和 Twitter 等社交平台逐渐淡出的时候,Facebook 反而愈加昌盛,并成为一代社交巨头。

在意识到用户希望将对话保持在隐私的层面中后,Facebook 果断将 Messenger 打造成一款独立的应用,用户的反响也证明了这是一个明智之举。正当图片分享应用 Instagram 开始吸引眼球的时候,Facebook 向其发起了收购。但和一般公司的做法不同,在收购完成后,Facebook 并没有将其整合到自己的产品当中,而是允许其作为一个独立的品牌继续运营。

接下来我们需要分析第三个层面:让传媒公司创作的内容根植于 Facebook 平台之上。在传媒公司眼中,这无疑是一个喜闻乐见的举措,因为 Facebook 庞大的用户体量很好地切合了它们的需求。传媒公司无需再千方百计地诱使读者进入自己的网站,它们仅需以推送的形式向读者发送新闻消息即可。这项政策在极大程度上提升了新闻网站的浏览量,统计结果显示通过社交网络登录到新闻网站的用户约占总量的四分之一。

Facebook 的下一项措施是所谓的「新闻快读」功能,在引入该功能后,用户无需离开社交应用即可阅读完整的新闻信息。这个功能无疑可以为用户提供便利的阅读体验,但同时也牺牲了内容创造者的网站流量,后者也不能决定内容的展示方式。新闻出版商可以在文章中插入广告,又或者以有偿的方式将广告的插入权限让给 Facebook。

通过使用 Facebook 最新的视频直播工具,BuzzFeed 在网上直播了用橡皮筋勒爆西瓜的实验,并吸引了超过 800,000 名观众(现在播放量已经突破 1000 万)。但直播业务也存在和新闻快读功能相似的难题。

「Facebook 拥有至高无上的统治力,它可以对所有新闻出版商产生深远的影响。」一位开发者在 F8 大会上说道,「在过去 2 年中,我们公司的增长主要依托 Facebook 和 Google。」

作为一个社交王者,Facebook 已经开始对传媒公司的变革方向产生深远影响。每当 Facebook 发布一项新功能,所有新闻出版商都会竞相迎合新功能的需要,以免陷入被算法降级的局面。

已经在新闻产业内占据可观份额的 Facebook 将眼光转向了数字化服务领域,他们希望将一些数字化服务引入自己的产业王国,以更好地满足用户的需求。Facebook 感兴趣的数字化项目包括电子书签、全视觉视频、客服机器人、支付业务以及虚拟现实产品等等。针对上述每一个项目,Facebook 都为开发者设计了简单易用的插件。Facebook 本身或许无需使用这些插件,但对于开发人员而言,这些插件无疑可以让产品更好地整合到 Facebook 上,而且为他们免除了重新打造系统的麻烦。

一直以来,Facebook 都在努力抹杀那些有可能致使用户离开的因素,现在用户已经可以在 Facebook 上召唤计程车、打电话、支付费用以及阅读新闻信息。此外,Facebook 还会竭力维持平台的洁净程度,他们设立了严格的标准以隔绝互联网上的不当信息。

如果说视频直播是第四层面,那么人工智能技术和虚拟现实技术则绝对称得上是第五层面。Facebook 的策略是尽可能在用户的互动上寻求变现机会,而这两项技术无疑符合公司的价值观念。

「计算机的发展越来越贴近我们和现实世界的互动方式。在将来,我们可以通过手指和语言和计算机进行互动而无需再依托键盘,这无疑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发展。」Facebook 的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说道。

现在 Facebook 已经开始使用人工智能技术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新闻消息推送,这个平台甚至可以在一幅图片中找到用户本人,以及为用户发布的消息提供翻译服务。这家公司还开发了图像识别技术,可以在图片和视频中识别出不同的物品,甚至连小狗的品种也可以辨别。

Facebook 的终极目标是开发出可以识别人与人之间互动的细微差别的算法。面向社交的虚拟现实技术可以大幅度拉近用户沟通的距离,让用户有种置身于同一片空间的感觉,仿佛在使用 3D 版的 Skype。Facebook 的这项算法对面向社交的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尤为重要。

在 F8 大会上,Facebook 使用 Oculus Rift 头戴式设备让与会者粗略地体验了在虚拟空间中进行交流的感觉。在这次体验过程中,用户只能使用卡通版的化身进行交流,这种化身可用的面部表情和手势都非常单一。想要让用户获得一种和真人进行交流的体验,虚拟现实系统必须要捕捉到用户最细微的动作和表情变化,并为用户构建一个模拟程度极高的虚拟人像。

亚西尔·谢赫(Yaser Sheikh)是 Oculus Rift 研究小组的领导人,他计划通过一项名为「Panoptic Studio」的拍摄技术以全方位的角度记录人们的活动,并对人们在互动过程中所使用的数千种手势和表情进行分类。人类语言学家爱德华·萨丕尔(Edward Sapir)曾经对这种分类进行过描述:「目前人类在交流过程中所展现的细微动作和暗号均没有被明确地记录下来。尽管我们很难明确说出这类动作到底在传达什么信息,但我们在交流过程中却总能心领神会。」

「我们需要让计算机读懂萨丕尔所说的暗号。」谢赫说道。换言之,Facebook 最大的愿望是读懂我们的意图和情绪。我们不难想象,一旦这项技术成为可能,其应用范围势必会超越虚拟现实领域。Facebook 的首席技术官迈克·施罗普弗(Mike Schroepfer)认为一些属于扩增实境范畴的设备(例如智能眼镜和耳机)可以帮助用户在交流过程中收集更多信息,进而提升交流质量。

「当设备发出的警告信号显示你对我所讨论的内容有所怀疑时,我可以稍作停顿以进行澄清。」施罗普弗表示。

扎克伯格在大会演讲中说道:「我们的目标是开发出比人类的感知更灵敏的人工智能系统,这个系统可以接收更多的细微信息,进而提升交流质量。」

虚拟助手可以在复杂的社交情况中为用户提供导航工作。在引入无处不在的虚拟助手后,Facebook 可以摆脱应用的限制。

谢赫表示:「现在我们距离为用户的社交互动开发计算机模型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但随着项目的进展不断向前推进,我对目标的实现很有信心。」

Facebook计划接管全世界:继广告和新闻后,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就目前而言,Facebook 已经可以通过现有的产品赚取高额的收入,特别是那些尚未插入广告的产品。「目前他们还没有打开 WhatsApp 和 Messenger 的盈利按钮,就这两款产品的用户基础看来,想要大幅度盈利应该不是难事。」Jackdaw Research 的首席分析师简·道森(Jan Dawson)表示。

现在甚至连机器人也出现了。Facebook 在 F8 大会上发布了「Messenger bots」,这款具备对话功能的轻量级产品被整合到了通信应用之中。你无须特意下载这些应用,只需像和联系人发送信息一样,通过发送信息寻求帮助即可。

「在我们的印象中,商业、服务和品牌是非常分散的三个概念。」Messenger 的领导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说道,「我们需要致电特定的人物,在网站上填写表格,发送邮件以及下载应用。」此外,马库斯还补充称机器人可以让许多简单的咨询过程变得自动化,用户可以自助查询订单情况,查询机票以及订购鲜花等等。

通过将机器人引入到 Messenger 之中,Facebook 可以让品牌更好地与用户进行一对一的对话,进而为品牌提供更多数据挖掘和变现机会。在马库斯眼中,机器人信息也可以为公司带来巨额收益,对此我们不难理解。当用户开始绑定信用卡和 PayPal 账户时(马库斯曾就职于 PayPal),Facebook 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极为强势的零售引擎。

在中国,腾讯公司的微信产品所采用的正是这种模式。微信用户可以和数千万个品牌进行互动,还可以订购餐饮和电影票,向朋友转帐以及完成支付活动。此外,用户还可以通过微信阅览新闻,辨别音乐以及预约活动。

道森认为亚马逊公司将于近期采用相似的策略。「他们似乎在不知不觉之间就打造出了一个商业化平台。每一家公司都拥有一个 Facebook 帐户,各种广告也开始进驻到 Facebook,你还可以和客户机器人交流。除了产品的销售活动以外,一切似乎已然齐备。」他说道。

Facebook 不太可能会进入到物流行业,当他们完全可以和用户建立起联系,并从每笔成交款中获得提成。因此和新闻出版商以及广告商一样,零售商很快也会进入一段浮士德式的时期。

Facebook计划接管全世界:继广告和新闻后,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我们很容易遗忘 Facebook 曾经因为错误估计用户从台式设备转移至移动设备的速度而面临生存危机。经历过一年的时间,Facebook 终于狠心耗资 10 亿美元收购了 Instagram,并开始考虑应如何通过面向智能手机的应用赚取收益。自那时起,Facebook 在收购和克隆竞争对手的产品时就变得异常有魄力。

尽管概率很低,但竞争对手还是有可能开发出足以替代 Facebook 的产品。拥有众多产品的 Facebook 已经在我们的生活中变得无处不在,每一个潜在的威胁对手都以被收购的局面告终,Instagram 和 WhatsApp 就是最好的例子。

但尽管如此,Facebook 的收购清单上还是出现了漏网之鱼,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 Snapchat。截至今天,Snapchat 已经拥有高达 1,000 万名日常活跃用户。在 2013 年,Facebook 曾尝试以 30 亿美元的资金收购 Snapchat,但后者没有同意。面对这个局面,Facebook 很快就推出了一款名为「Slingshot」的复制品,但这款产品并没有取得成功。在后续的日子里,Facebook 也曾经尝试引入多项 Snapchat 的功能,例如稍纵即逝的信息以及图像编辑工具等。在最近,Facebook 甚至还推出了一款可以让用户换脸的滤镜,以及一种可供扫描使用的个人二维码,和 Snapchat 的功能如出一辙。

Snapchat 或许能让 Facebook 感到苦恼,但分析师却认为前者尚不足以对后者形成威胁。「Snapchat 显然是一个竞争对手,但他们目前所针对的只是特定年龄层的用户。随着用户的规模越来越大,网络效应会愈发显著,想要克服这个瓶颈并不容易。」道森表示。

「Snapchat 或许可以成为 Messenger 和 WhatsApp 的竞争对手,但尚不足以对 Facebook 构成威胁,因为后者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系统化的存在。」Facebook 前雇员保罗·亚当斯(Paul Adams)表示。

「Facebook 的应用极为广泛,它是一个绝对会让竞争对手感到头疼的存在。」

不论你的感受如何,Facebook 的崛起已经成为一个事实。而为了赶上发展的列车,出版商、企业和品牌无疑均需要依附 Facebook 所提供的平台。

文章来源 : theguardian ,本文由 TECH2IPO / 创见 阮嘉俊 编译,译文由创见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Facebook计划接管全世界:继广告和新闻后,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