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真实故事:他创业用的一千万卢比是开 Uber 赚来的

以下文字为印度创业者 Pradeep Soundararajan 的自述:

对,就和你现在读到的一样。我开着 Uber,赚到了我创业——为移动应用的自动运行提供测试分析服务——需要的那该死的第一笔资金。从风险投资那里获得资金是一个非常漫长并且艰难的过程,但是我找到了一个为我的创业活动提供资金的方法。嘿,你猜怎么着,作为一个 Uber 司机,我每个月为我的创业活动能带来 50000 卢比(1 印度卢比=0.0973 元人民币,总共约合 4865 元人民币)左右的资金。通过这些钱我雇佣了一个非常优秀的程序员来为我们写代码。然后我在 Appachhi 工作的联合创始人——Avinash Nishanth(一个手中永远拿着一杯咖啡的极客)和 Nandan Pujar(一个满脸灰白胡须的产品男)也在我的号召下成为了 Uber 的司机。就这样,加上客户的小费和 Uber 的补贴,我们一个月一共能挣到 150000 卢比。这些钱对于我们初期的所有花费来说已经足够了。我们平时用来维护汽车的费用大概在 30000 卢比,所以我们每个月的利润就有 120000+卢比。所以你问我们达到收支平衡了吗?当然,我们大概是第一家还仅仅是创意阶段就实现收支平衡的初创企业。这也许是我们现在能达到数百万美元估值的最好的解释。

我们通过 Uber 会见风险投资人

风险投资人非常喜欢使用 Uber,他们总是奔波在路上,但又不希望总见到一个司机,这就是他们一直使用 Uber 的理由。而我,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我可以促使他们问我:「你是从事什么职业的?」尽管现在的我是一个亿万富翁,面对这样的问题我还会十分谦恭的回答:「我现在还只是一个初创企业的联合创始人兼 CEO。」他们通常的第一反应就是:「卧槽?」我就这样轻易地得到了他们的注意,我们几乎和所有印度的顶尖风险投资机构都有过深度接触,你随便说一个印度的顶尖投资人他都坐过我的车。我们接过最多的单子就是到班加罗尔国际机场,所以我们一路上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和风险投资人交流。我们汽车座椅的头枕背后装配的有一个屏幕,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边开车一边展示我们的幻灯片。他们被我们这种高端新颖的方式深深的打动了,在他们为我们的服务在 Uber 上打出五星好评前,他们就会递给我一张项目申请表。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能那么容易就能得到风险投资的项目申请表。

我知道现在有很多创业者在和数以百计的风险投资谈过之后还是只会得到一句这样的回复:「你们的项目对于我来说还是太过早期了」,对于这样的结果我只能说深表遗憾。作为一个 Uber 的司机,如果我不能提前接到我的客户,他们就会误了他们的班机。风险投资人知道像我们这种不迟到甚至提前到的 Uber 司机对于他们来说有多重要。

我们通过 Uber 会见客户

我们的项目是一个 B2B 的 SaaS 服务(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我们也尝试过传统的销售模式。但你要知道,现在的人们都是很忙的。并没有谁有时间去看你的邮件啊、回复电话啊或者其他联系方式,人们甚至都不再听他们父母在说些什么。这些常规的方法我们都试过,我们相信他们一定会购买我们的产品。但结果如何呢?妻子和女朋友成为了我们最好的受众。为什么没有人购买我们的产品这个问题疑惑了我们很久。

但无论怎样,我们最终还是成功了。在某次我们发过合同之后,他们告诉我们他们内部正在进行人员重组,还有他们的资金十分紧张等等一系列的坏消息。从他们那里得到的最后一条消息是:「你们可以和这些取代了我的人做生意吗?」和这些新的家伙们合作就像是在政府招标一样,我们只能从头开始。但终于,我们媳妇熬成婆,我们通过了那如同坏婆婆一般的传统渠道销售法令。

但成为 Uber 司机后,我们可以轻易的知道其他企业家们的痛点所在。他们预订我们的车,然后坐进来,不会和我们多说什么,然后开始全程无休止的通话。他们会在电话中谈论各种各样的事,全程把司机当成一个哑巴,或者完全忘记了司机的存在。想想你在汽车中打电话会发生什么事?没有信号了。到了这种时候他们只能结束通话。当今的企业家基本上很少休息,所以他们需要一些会令他们兴奋的谈话内容。这就是我们寻求的机会。我们结束行程的时候往往就会是交易完成的时候,我们会选择他们在车中和他人谈话时所涉及的痛点,然后展示我们的产品可以完美的解决他们的问题。交易过程就是这么简单。

我们通过 Uber 会见天使投资人

天使,我说的可是真的天使投资资金哦。当然,我说的是那些在结束行程后会给我们付小费的人,因为他们不会对我们的估值和股份做任何要求。这些小费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是棒极了,在我们开车载这些天使们到目的地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天使投资这回事原来真的存在。我相信这对于那些不想通过卖车来筹集资金的企业家来说,应该学学我们的方法。

在我们当 Uber 司机的经历中,有些天使投资人预订我们的汽车知识为了赞助我们资金,他们知道我们需要什么,他们甚至会在你向其要求这些事情之前来帮助你。

我们通过 Uber 会见为创业提供建议的人

嗯,说到建议,这在我们当 Uber 司机的经历中真的是最有价值的。比如,有的人会说:「你能不走这条路嘛,在这个时间这个地方会堵车诶。」这为我们节省很多时间,要知道,这可比谷歌地图管用多了。

我们通过 Uber 会见我们的竞争对手

作为司机,我们总不能不接公司竞争对手的活。所以有的时候,他们会乘坐我们的车。当然,我们并不会讨论谁预定了我们的测试版产品然后来以此讽刺眼下发生的事情,我们会讨论那些真正通过 Uber 预定了我们的车并且完成行程的人。有些人会中途卸载 Uber 然后转而去使用 Ola(另一打车软件),只为了避开我们。竞争对手会帮助我们分析 APP 的卸载,这是我们独有的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也是我们自己发现的独特方法。

我们通过 Uber 来发现自我

嘿兄弟你都读到这里啦?我相信(或者说希望)你一定发现了我只是和你开了个玩笑而已。如果我们真的通过 Uber 赚钱来创办公司并且不断发展壮大,那一定是一个会病毒性传播的故事。人们都希望读到那样的故事,因为它不同寻常。但现实中,有成千上万的企业家每天在艰辛的工作。每天都要外出来为他们的初创企业寻求资金,来实现自己的愿景。我们也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我们觉得我们应该写点什么,来让大家开心开心,然后可以欣慰地回去工作。没有什么很好的办法,只有不断的努力工作才是真理。瞧瞧我们,我们上个月测试了 100K 左右的 APP。

真实故事:他创业用的一千万卢比是开 Uber 赚来的

我们的真实经历:

  • 我们搭建了那该死的为移动应用做自动运行测试和标准化分析的服务。
  • 我们通过朋友、家人、之前的大学同学、校友、来自印度的志愿者以及公司同事筹集了将近一千万卢比的资金。我们为我们的核心客户搭建了预览版的产品模型,并以此去寻求种子基金——风投公司的帮助。
  • 种子阶段的准备——VC 赞助了那些不会让他们的车晚点的司机:)。
  • 我们的工作被世界领先的做运行测试服务的公司——由 Julian Harty 和 Antonie Aymer 创办的 The Mobile Analytics Playbook 所注意。
  • 寻求更多的客户来我们的网站——www.appachhi.com/beta 注册。
  • 寻求那些对我们感兴趣并且真正可以帮助我们成功的人的帮助。
  • 寻求那些愿意赞助我们在美国申请专利的人的帮助,通过部分股票来换取现金支持。
真实故事:他创业用的一千万卢比是开 Uber 赚来的

写在最后:每个人人生过程中的第一个真正的天使投资人永远是你的母亲。

文章来源: LinkedIn ,TECH2IPO / 创见 岚因 编译,首发于创见科技(http://tech2ipo.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真实故事:他创业用的一千万卢比是开 Uber 赚来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