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医疗网红炼成记 很少有医生靠微信成名

医疗网红炼成记 很少有医生靠微信成名

导读

吐槽微信,几乎没有医生靠微信成名;内容原创并结合热点或专业;细分领域做到前列是条捷径;不碰触红线;有恒心。

本报记者 陆子衿 北京报道

2016年被医疗界人士称为“品牌医生元年”,长期“豢养”在公立医院围墙内的医生逐渐意识到庙大不如佛灵。

4月22日,在中国医生集团大会上,数十位医疗网红少有地聚在一起,分享自己成为网红的经验和秘诀。他(她)们或是公立三甲医院的顶梁柱,或辞职创业成为开办医院诊所,或脚踏体制内外多点执业,虽然身份、经历不同,但均是医生群体中的知名人物,粉丝、患者云集。

之所以产生这一潮流,在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黄鹏看来,缘于以多点执业、自由执业为突破口的医改初见成效,以及互联网在医生、医院中的广泛深入。

另外一些因素也促使医生前所未有地关注个人品牌,笔者综合医疗网红观点,其中还包括:一年内成立了50多家医生集团、医生辞职创业潮,甚至不满医改进度,主动自下而上推进等因素。

根据医疗网红们的发言,笔者发现,除专业、用心、有毅力等亘古不变的基本要求外,网红们在平台、内容的选择上有独到之处,此外,细分、小众领域也是成为网红的“捷径”,而在中国现有大环境下,不触动“红线”也是网红们一致的底线。偶尔使用些新兴营销手段也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医疗网红成名的规律大多也适用其他行业。

平台:很少有医生靠微信成名

出人意料,几乎没有医生靠微信成为网红,他(她)们主要靠 微博 +医疗专业平台。

“虾米妈咪”余高妍(上海市儿童保健所儿科医生)使用过目前出现的各种平台,但她仍将主要精力用于 新浪 微博,“微博是开放的平台,任何人都可以发声、评论。微信则比较封闭,文章下面的评论,我想让它出现就出现,想让她消失就消失。太不公平。”

“中国急救第一人”贾大成(原北京急救中心资深专家)更是仅把微信作为认识人的工具。虽然目前微信占据了最大的流量,中国人80%的时间都用在了微信上,但同时开设微博、微信的贾大成的经验表明,“我最关注的还是微博,微博的影响力大。”

很多医生网红都与贾大成的感受一致,“白衣山猫”王光宝(金华市中医院外科副主任医师)在2011年开通微博时,很多人劝他别开了、过时了,但他发现,“微博流量一直在持续增长,长微博动不动就一两百万的阅读量,而且不需要推。”

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助理、眼科主任医师于刚用过12个平台,甚至连新浪点歌台都用过,他虽然觉得微博存在文章短、相关内容串联缺乏,但也认为,“微信很多功能不完善,朋友圈刷的太烂。”

事实上,医生网红大多数靠微博出名的,如崔玉涛(北京和睦家医院儿科医生)、冀连梅(北京和睦家医院药师)、烧伤超人阿宝(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副主任医师)等。

而除了推崇微博外,大多数医生网红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同时使用医疗专业网站,如好大夫在线等。好大夫在线创立于十年前,现已实名注册医生数十万人,其中10万左右为副主任医师以上级别。

内容:热点或专业+原创

就像其他领域的名人,有人很快成名、有人则卧薪尝胆很多年,医生网红们也遵循类似规律。

快速引起关注需要天时地利,并且推送社会热点问题。

“急诊女超人”于莺(原北京协和医院急诊科医生,现辞职开诊所)的粉丝从1000上升到20万只用了3个小时,在她看来,原因是关注社会热点问题,容易引起网友共鸣。此外,协和医院的光环以及敢从协和医院辞职,也是社会热点现象。

王光宝虽没有于莺粉丝量上升得那么快,但他的很多粉丝也是通过热点事件积累而来,如“帮忙门”、“哈尔滨杀医案”等。

不过,粉丝在短时间内飙升只是个案,大多数医生是靠常年的专业性才红起来的。

于刚从2004年到北京儿童医院眼科即开始经营品牌科室、医生品牌,10多年后才将眼科品牌做出来;贾大成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重注个人品牌建立,做过无数节目、上过无数报纸、讲过无数课程后才成为医疗网红。

此外,一个共同规律是大多数医生网红都坚持原创。

如王光宝的微博至今只有2000多条,但几乎都是原创,不愁粉丝量。他还称,那些能打动人心的文章,阅读量最多。上海长征医院眼科主任魏锐利甚至将原创作为全科考核指标。

专业细分:小众病不小众

在名医云集的北上广一线城市脱颖而出并非易事。上海长征医院眼科主任魏锐利的经历显示了专业细分的“捷径”。

魏锐利选择了眼眶肿瘤的方向,这是一个发病率非常低的病种,20万人中只有3个发病。“不要选眼科病,那不行,病人找不到你。”他强调。

据悉,魏锐利通过 百度 、丁香园、好大夫在线寻找目标患者,在长期积累的基础上,目前其网络搜索单病种达到第一。此后,他又开发了一种叫做“甲亢突眼”的小众病,效果依然很好。魏锐利总结,细分领域做到前列,小众病并不小众。

于刚所在的北京儿童医院眼科,看似是眼病的综合科室,但其也注重细分、疑难领域的开发,“如儿童上眼睑下垂的手术量是全国最大的。”于刚强调。

细分领域的成功者还包括中日友好医院的王晏美,她以肛肠疾病著称,在好大夫在线上每天点击量过万。

不碰触红线:依法、理性

所有的医生网红均提到,在中国当网红,很多底线是不能碰触的,尤其是那些涉及社会热点的事件。

王光宝总结,不依法写文章,账号肯定被封掉了。当阅读量越来越大的时候,更加要遵守法律。

于莺也认为,医生网红是有底线的。这些底线的东西一定不能碰:一是关于国家的,如民主、自由等,二是关于民生的,如食品安全、用药安全等。这些底线的东西一定不能碰:一是关于国家的,如民主、自由等,二是关于民生的,如食品安全、用药安全等。

“前几日,北大心内科的一位大夫说吃烧烤中毒怀疑是因放了老鼠药导致。我说你不能这么说,你这么说会引起恐慌的,很快公安局和单位的领导都会找你。”于莺举例。

另外,科普与专业治疗也容易产生冲突。余高妍称,医疗还有一个特殊之处,就是医生科普一定要给临床医生留有余地,不能把科普做死了。

她举例,原来医生做科普,会说生了病不能使用抗生素,但围绕病毒、细菌搞了多年之后证明,为了预防和治疗支原体感染,有时候却是必要的。

新兴手段: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此外,偶尔运用新兴的营销手段,也是迅速积累粉丝并形成收入的有效手段。

魏锐利曾在人民网上公布了一则手术团购的消息,没想到点击量达到了1375万;王光宝则使用了“微博打赏”,据他称,微博的打赏收入比在医院里的收入都高,曾有一篇微博的打赏金额高达2.2元钱。(编辑 陆宇)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医疗网红炼成记 很少有医生靠微信成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