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王小川:如何与清华一起搞人工智能?盖大楼请大师做大事

王小川:如何与清华一起搞人工智能?盖大楼请大师做大事 搜狗CEO王小川说:此次捐给清华1.8亿研究人工智能,就是要盖大楼请大师做大事

新浪科技 李根

4月24日,清华大学迎来105周年纪念日。清华校友以不同形式向他们的母校表达的感恩。

搜狗公司CEO王小川做了两个决定:一是向清华大学捐赠1.8亿元,并联合成立清华大学天工智能计算研究院,用以研究人工智能相关的前沿技术;二是以技术和服务捐赠的形式,帮助清华上线清华校园搜索。

这并非这位清华大学96级计算机系学生首次回馈母校,但此次力度之大,不比往常。

此前,搜狗公司还与清华联合建立了实验室,进行搜索引擎领域的研究。据王小川介绍,搜狗还长期资助清华大学的智能体比赛,鼓励清华学生写程序和玩游戏,这还不包括运动会和学生节等的活动赞助。

签约当日,王小川告诉新浪科技,这件事不仅是对于他和 搜狐 创始人张朝阳的校友感恩意义,对于在校学生和整个人工智能领域发展,也很有价值。

关于这个“人工智能领域的价值”,我们近日和王小川聊了聊。

新浪科技:捐1.8亿元,用于人工智能研究,主要会做哪些事情?

王小川:我们做这事简单点就九个字,盖大楼、请大师、做大事。依托清华大学,现在给清华捐赠1.8亿,去新建一个新的计算机大楼,中间一部分用在我们新的研究院,就是基础设施上。

同时工作方向上,会请世界更顶级的科学家参与到研究当中。以前依托一个清华老师,就能实现很好的合作效果,这次我们认为在比肩的时候,希望美国既有学术思想,又有企业实践的人能够请进来。这次研究院也是一个校级的机构,比以前升级了,原来只是计算机系级下面的机构。

当然,我们也可以找到其他的资源,比如像生命科学院,或者美院,把他们跨学科的经验给用过来。比如我们说一个字写得好不好看,我觉得人是眼睛看到美不美,但机器是看不懂的,所以我们要在跨学科里面去做工作。

最后,我们希望,本身这个研究院能够做两个方面的贡献,一方面是在理论上通过大师的引入,跨学科的研究,通过企业的介入,能够有一些在学术上突破性技术的发现,以及能够把这些技术跟企业创新结合,做出一些黑科技的产品,产学研一体里的我们都会去做。

新浪科技:什么时候开始动这个念头的?

王小川:至于怎么起头,也不是AlphaGo之后开始的,其实是两年之前就开始做了,正好现在赶上这个时间点,什么情况呢?

本身搜狗和清华就有很深的渊源,一方面,像张朝阳、我本人,还有我们三个VP都是从清华毕业的。而且我们之前做搜索的时候,跟清华就有一个联合的实验室,做快速的技术积累的时候,有很多从清华引来的人、技术来完成了搭建。这次我们是认为光搜索引擎已经不满足搜索的胃口,我们基于清华的合作,去年已经做到一年近6亿美金的收入,1亿多美金的利润,每年都有高速的增长。

往下的话,会迎接更大的机会和挑战,这次挑战是要把技术继续往上拔,我们内心叫机器智能。我以前在其他的场合都讲过,其实网络趋势从连接到智慧,互联网不只再是把东西连在一块,而是有数据、有了很多连接之后机器可以帮助做选择,机器可以做更多的理解,这是大的方向。选择是一种智慧。

在这个主题里面,现有的技术,正好到了新的春天,因为在80年代开始的时候,人工智能理论已经就相对成熟,但当时的问题是数据和计算力跟不上。因此学术界有一个说法,但凡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到应用里面去,要么拉低学术水平,或者要么拉低应用本身的效果,因为两个东西接不上。

但是最近几年,随着大数据能力的提升,以及计算力的提升,原来这些理论就开始Work了。还有 谷歌 的创新能力,就把人工智能技术用到下围棋里面去,包括让机器具有棋感,这其实是人工智能领域里面卷机神经元网络的用法,再加上它增强学习,能够让它继续找新的答案,另外它能把感性理解、理性理解融入到搜索这一块,所以其实不是理论创新上有了突破,而是企业的实践突破带动了人工智能的新复兴。因此往下,我判读理论造就现实,当前这种背景下,有机会提升理论,通过创新把理论到更好的应用到工业里面去,这是大的背景。

新浪科技:但产学研的合作,之前好像“雷声大雨点小”,这次和清华合作有何不同?

王小川:以前在提产学研的时候,容易出现的情况是:要么是学校成果做一个转化,但是转化的时候企业不一定接得住。要么就是企业本身只是为了品牌,赞助一下学校,并不一定有真正的需求。

但此次合作,搜狗有相当的研发实力,清华也有很好的理论上的能力,双方是一个紧密的合作。在问题的提出层面,我们深度介入,在数据的传输层面,跟学校通过光纤拉在一块,甚至双方坐在一块共同讨论问题,给学校提供工程师的支持,增强联合的研发,而不只是一种成果的转化,这是我们此次合作在思路上的独到之处。

新浪科技:撇开校友感恩等因素,和清华合作还有什么原因?

王小川:本身我们离清华物理距离很近,我们很多研究人员都是清华毕业的,大家可以水乳交融的来做,关系非常近,是联合的,而不是转化的逻辑。

另外,为什么是搜狗和清华来做,一方面在智能技术里面,今天中国核心的用得最多的是搜索引擎的公司,搜索公司技术要求比较高,不管是工程架构,还有research的能力,包括 百度 、搜狗,在这方面积累比其他的互联网公司多很多。

另一方面,在高校里面,清华是最顶尖的,跟北大比起来,清华更偏向于理工科,跟实践更紧密一些,这样的组合是独一无二的力量。

所以这样的捐赠,从盖楼开始去做起,再到后面我们建立一个成立叫“天工研究院”,全称叫清华大学天工智能计算研究院,这样一个落地的机构,是把捐赠和后面的研究能够统一起来。

整个活动也得到学校高度的重视,在签字仪式里,学校更是少见的派出了三位校长(正校长和副校长)来参加,而且研究设计的工作里面也会有院士加入,是高规格的机构。我们希望一方面用传统产学研一体的模式,再加上清华和搜狗顶尖的水乳交融的合作,能够把中国互联网的竞争从一种商业模式竞争真正带向一个技术的竞争,而且在全球能够有一席之地,大的背景基本就是这样。

新浪科技:现在对人工智能如此重视,是不是受到了AlphaGo的鼓舞?因为之前你感慨过,人工智能下围棋这事儿,搜狗内部讨论过,但工程师们缺乏一些“浪漫主义”、“理想主义”的情怀。AlphaGo后对搜狗内部有什么启发和变化吗?

王小川:AlphaGo这个事对让我们有反思。因为事实上在前年的时候,我就已经意识到这个事——机器有可能下围棋,包括我们跟清华内部做人工智能的团队都进行过项目的交流。但是很遗憾,大家都说太难,就没起来。所以我认为亡羊补牢为时不晚,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在AlphaGo期间老是去评论——自己没有做,参与评论总可以吧。

但更主要的方面,后来我的总结是,对于往后的研究,更需要浪漫色彩的决心,面对人工智能挑战的时候,我们认为技术的发展非常快,我们应该给我们团队更多的“一定要把这个高峰攀下来”的勇气,否则面对这个课题的时候,因为大家都知道的难,于是认为肯定做不下来,在这一方面就会失败掉。

所以我们接下来将更多扛起大旗,鼓励团队,建立基础。比如投资建立研究院、内部表现“迎难而上”的决心。还有要在一些挑战性的项目上,只要觉得重要,就积累一切资源去做。像中国造核弹,一开始觉得难,但当做必须完成的使命的时候,就能做成。一旦认为这不是必须得到的东西,大家会松一口气,这是AlphaGo给我们的教训。

所以AlphaGo给的第一个启示,从核心内部立项上,我们会更加的坚定。第二点,在内部文化里面,主要体现在黑客马拉松活动上。黑客马拉松是搜狗内部的一个活动,目的是不断引入智慧,但是相对还不够聚焦,我们允许大家有自由的各种选题。所以往下再做,会有个大概的主题。比如今年第三届,我们提的概念是智慧+,在内部黑客马拉松过程中,都是以机器辅助人,或者直接做决策判断为命题,往下内部会搭建这样的平台。因为涉足机器学习,特别是深度学习的时候,你需要很多并行的机群,保证大家有动力去做,有能力去做,以及有条件去做。总之就是让公司作为平台,给员工提供试验环境,使得内部在人工智能方面再走一步。

新浪科技:所以现在做这个事情的条件都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

王小川:其实形成这种共识、机缘蛮需要时间的。前年当我们思考这个事情的时候,搜狗有几条:第一,从搜狗的发展规模上,还是会有一些吃力,比如像我们前年一年的利润是三千万美金,去年我们已经过一个亿了,所以现在在投入里面我们就更加自然的一件事情,这是我们企业发展实力的增长。

第二,也更容易得到共识。比如以前我们对人工智能的理解上,也许我有这种想法,但是从公司里面可能大家不够坚定,比如AlphaGo这个事大家觉得好难,就没有去做。另外,像跟学校沟通之类的,也涉及确定聚焦的方向,所以我觉得像人工智能这两年蓬勃发展,也使得大家更容易产生共识,一方面我们有能力做这个事了,我们有资金做了,二是人工智能上大家的共识更清楚。

新浪科技:搜狗是一家以搜索起家的公司,现在进军人工智能,这是自然而然的吗?为什么在同样火热的AR、VR领域却没什么布局?

王小川:其实技术、互联网给人提供的服务,大体上是两类:一类服务是让我们更懒,就是因为有了机器,你可以节省更多的体力、脑力。另一类是让你更有存在感,更能在别人面前嘚瑟。比如你用美图秀秀修图,是我要嘚瑟给别人的。

从Google也好,搜狗也好,核心的作用就是让技术解决更多的问题,让人能够更省力,让人变懒,也同时更强大。比如搜索,机器会帮你做判断、选择,会提供更多的知识,避免你花很多的力气做更多研究,有一个问题,你认为是搜索引擎就行了。输入法也是这样的。

所以我们认为,整个搜狗的体系里面,技术不像是VR、AR这类,让你体验更多的东西,让你自己更强大,让你更加嘚瑟。它主要是帮助你节省时间精力,提高效率。这里面的核心能力,其实就是机器学习,或者就是今天讲的人工智能。包括输入法,当你在敲词的时候,你敲一个拼音,他能够帮你想到能够组什么词,你会发现它挺聪明的,搜索引擎也是,你输入一个词进去,它就能够给你一个可能是你正在想的问题和结果。

于是在搜狗的主线不仅是从搜索引擎开始,还包括输入法等小产品,本身都是让机器能够帮你做判断、做选择,它变成你的服务,帮你做选择的服务,于是再往下它就是拟人的过程,以后未来的输入法可能就像你的秘书一样,当你想说什么的时候,它想到,它说老板你选一下,是说A、说B、还是说C,这种产品我们往下也会在不远的时间就会见面,今年时间内就让你看到。让你更懒,你不需要打字了,它在一定的环境下让你选择你要说什么,你就做选择就行了。

搜索引擎也是,像Google Now也是代表了个性化,之前不知道你要什么,对你个性理解之后,再帮你做决策分析,给你提供一个决策,最后你来确认,这是智能发展总的方向。

所以我们认为在搞人工智能的时候,搜索本身就是人工智能的使用,而且在未来,它会变成你更好的秘书。或者换句话说,搜索引擎进化的发展进化,本身就是人工智能的发展进化的一部分,未来人工智能发展到什么程度,搜索引擎就会进化到什么程度。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王小川:如何与清华一起搞人工智能?盖大楼请大师做大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