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父子睨于墙,丁丁的窘境也是互联网租房的困局

最近有房东向 36 氪透露,现在将房子挂到丁丁租房上,丁丁租房的中介们似乎已经没有之前的 “热情劲儿” 了,之前为房东提供的各种福利,现在也都通通没了。顺着这个线索 36 氪发现,其实在租户这端,丁丁租房也已将原来的佣金全免,提升到收取半个月佣金。

另外,曾经为保护丁丁,链家一度停掉了自个儿的租房业务。而在上个月,链家门店已悄然重启租房业务,上门的客人将不再悉数导给丁丁租房。爸爸都开始跟儿子抢生意了,几个意思?

尴尬的丁丁租房,不手软的链家

4月 初,链家被爆已完成最新一轮 60+ 亿元融资,同时据界面报道,链家旗下自如及丁丁租房不包含在此轮融资的资产包内,这两项业务将按照公司制定的时间表陆续剥离。也就是说,未来丁丁租房和自如都将独立融资、自负盈亏。

众所周知,2014年爱屋吉屋横空出世,打出佣金半价的旗号杀入租房市场,对此链家是紧张的,而丁丁租房就是用来狙击爱屋及乌的利器,辅一出现就是免佣金模式、转向房东收取 5 天的费用。背负着大量人力成本,丁丁租房也把爱屋及乌拉入了巨亏泥潭。

看起来虽是一场 “进攻性防御”,但既然有机会出现独立的互联网租赁平台,链家自然对丁丁租房抱有更大的期望。据知情人士透露,链家董事长左晖曾表态,丁丁有着更好的基因,链家也给了丁丁最好的资源,以及一年的时间去验证互联网中介这条路,他甚至希望丁丁能一举干掉传统中介,反之,如果丁丁被传统中介 “干掉了”(投资丁丁的效果还不如链家自己做的租房业务),那至少对链家来说丁丁价值不大。

从现在的局面看,链家自然是失望了。

去年11月,爱屋吉屋完成最新一轮 1.5 亿美元 E 轮融资,并且从 2014年6月 到现在,累计融资已超过 3 亿美元。将一年当三年用的爱屋吉屋,也迅速从租房切入到二手房交易,对战的角色也从丁丁租房升级到链家。不过这场硬仗中,链家至少已有 38.5 亿(B 轮与 B+ 轮融到的 60 亿中,新股投资 38.5 亿元,老股转让 31.5 亿元)的弹药,我爱我家在北京尚有一席之地,中原地产坐镇深圳,搜房网据上一轮融资后也有几十亿的储备,爱屋吉屋可能还要拉来一轮大笔融资才行。

据 36 氪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去年一年丁丁差不多烧了 2 个亿人民币,烧钱最厉害的时候一个月投了 6000 万广告。丁丁租房旗下的中介,北京人均一个月能租出去 7、8 套房子,上海则是 4 套,作为一个互联网中介平台,这个数据不能说高,况且丁丁还没有一个清晰的、验证可行的盈利模式。

未来链家难再砸钱,估计也不会给到房源上的更多支持。

丁丁租房既然要独立生存,就得找到能自我造血的能力,再不然也得讲一个故事,这样才能再融资,金额应该不会低于去年烧掉的 2 个亿。不过在这之前,丁丁租房的当务之急是 “止损”,据知情人士透露,丁丁租房在北京的 3000 多名中介腰斩到 1500 名,上海的 1500 名中介更是锐减到 150 名。

也有人认为,不管丁丁租房接下去怎么讲,链家的面子或许帮丁丁挣 2 个亿过来。而且对于链家来说,丁丁的价值或许不那么大了,但对于那些觊觎房地产市场、自己挽起袖子干却又玩不出花儿的 “资本大鳄” 来说,丁丁租房说不定是个理想标的。

与其说丁丁租房要讲什么故事

不如说,整个互联网租房市场都面临着 “未来要如何破局” 的地境。

先说互联网中介模式。不止丁丁租房,爱屋吉屋也在今年年 初提高了佣金,除了北上广之外的城市,爱屋吉屋没再开通租房业务,这也侧面说明,互联网中介平台的烧钱免佣已经玩不转了,不能提高租房效率的平台就是耍流氓。租房市场的核心竞争力在房源,在此基础上比拼的,就是谁能够更好的中介管理体系、成本成本,以及提高运营效率等能力。

再就是C2C 模式。据业内人士的观察,丁丁租房近段时间在燕郊试点过 C2C 租房,去掉中介让房东和租客直接勾兑,平台不收交易佣金。不过试验结果如何尚不明晰,可能是还不成熟,丁丁并没有要大力推 C2C 模式的迹象。另外对现在的丁丁租房来说,是选择用 C2C 模式尝试一条新的路,还是沿用中介模式把营收做起来拿钱,这倒是个问题。后生可畏,至少现在市场上已经出现了一波 C2C 模式的探路者。

公寓托管模式。这里就不得不提同被独立的自如友家,得益于公寓的品质和服务,自如的运营效果优异,据说现金流也不错,5年 发展下来自如已经积累了 8 万套公寓,是分散式长租公寓的佼佼者。链家将自如独立出来,更多是想其更好发展。迎着国家的政策利好,长租公寓市场还有很大一部分闲置资源以待挖掘,当下无论集中式公寓、分散式公寓(包括合租、整租),也都有巨头和初创公司并存。

到现在,租房平台的盈利路径也还是个 “迷”。从租房切入二手房、新房交易的故事,估计在爱屋吉屋之后难有类似戏码重演。房产金融是现在很多租房平台认为可以一试的路子,比如分期白条等,丁丁租房也曾和京东合作成立了 “丁丁白条”,不过据京东知情人士透露,丁丁白条的订单量并不高,效果不好或许也侧面说明租房分期不太刚需,房产金融的盈利模式有待进一步挖掘。

总而言之,丁丁租房如何破局现在难说,爱屋吉屋一开始就是没有安心做租房的,58 赶集 + 安居客的端口费收费模式仍会助长黑中介和假房源……这个时代能沉下心来做租房的玩家,难能可贵。最后还剧透一下,当 “跨界打击” 成为常态,下一篇我们不妨来聊聊《短租平台反切长租市场》。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父子睨于墙,丁丁的窘境也是互联网租房的困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