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直播文化到底是不是猎艳、色情,移动直播“堕落”了吗?

直播文化到底是不是猎艳、色情,移动直播“堕落”了吗?

钛媒体很早就预言了如今愈演愈烈的移动直播平台大战。去年8月,我们做出了颇为乐观的预判并使用了这样的标题: 你可以准备好迎接全民直播的时代了

显然,当时的乐观预判正在遭遇挑战。4月25日,京华时报的一篇报道称,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网络执法队队长沈睿表示,“鉴于网络直播状况百出的原因,从下月起将实行网络主播黑名单制度,这些上了黑名单的主播将不得再被网络直播平台雇用”。 这意味着,即将到来的5月,将会公布出第一批主播黑名单。

全民直播导致事故频出

“一场无序的狂欢”,在此前的报道中我们曾经这样形容全民直播的现象。

自去年以来,台湾直播软件17因涉黄下架,斗鱼直播发生“直播造人”事件,“女主播换衣服忘关摄像头”这样的新闻标题更是随处可见。从起初参与视频直播是为了看到新奇事物,到如今的看直播是为了猎艳、色情,全民直播游走在政策的边缘,也变的越来越难控制。

4月14日 文化部宣布将对这些网络直播平台进行严查 ,涉及斗鱼、虎牙直播、YY、熊猫TV、战旗TV、龙珠直播、六间房、9158等网络直播平台,而严查的理由是“涉嫌提供含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等内容”,上述互联网文化产品均不幸被列入查处名单。

前文提到的这位沈睿队长对媒体说,“全民直播的方式非常危险,一旦直播内容中出现涉毒、涉黄、涉暴的情况,主播在积累了一定人气之后突然直播出去,对社会的影响很大,而且是没有办法挽回的。”

然而不得不说,也正是因为去年直播软件17的下架,才让此前一直不温不火的移动直播迎来了更多的关注。

国外的“鼻祖”们火了,却又死了

一年前,美国西南偏南音乐节上(SXSW)Meerkat 发布,这款毫无门槛的软件让人们真正见识到了移动直播的魅力。

起初,媒体利用Meerkat直播自己的采访、名人完成在线问答(ask me anything)活动、政客宣布自己的就职过程,而明星麦当娜、财经媒体《经济学人》也均用这款软件进行过直播。

依赖于twitter的关系链,Meerkat很快拿到了融资并完成了用户量的指数级增长,随后Meerkat所依赖的社交平台twitter、Facebook纷纷与它断绝了关系,并推出了各自的直播产品。

今年3月,移动直播鼻祖Meerkat宣布关闭直播业务,之后将专注于打造自己的社交网络。Meerkat的CEO在给投资人的公开信中分析,被社交平台切断了流量导入是其关闭业务的原因之一,而拍给谁看的定位问题更是导致Meerkat直播业务失败的重要原因。

相比于Meerkat,国内的创业公司们就聪明得多了。明星、美女、擦边球,这些自带流量的元素纷纷被拉进直播平台,签网红、签达人,成了这些直播平台早期必做的功课。

不过,当你打开这些App,却发现内容都出奇的相似,大眼睛、锥子脸、45度角的美女自拍照占据了整个页面,打开直播,也不过是一张张网红脸坐在桌前戴着耳机陪你“唠唠嗑儿”,当屏幕上有“豪车”、“钻石”、“鲜花”刷起的时候,她们往往还会说声“谢谢xxx”。

直播文化到底是不是猎艳、色情,移动直播“堕落”了吗?

某移动直播软件页面截图

是不是觉得这一幕有些眼熟?这似乎只是将YY上美女秀场的模式搬到了手机上,除了不再讲究“露肉”之外,连打赏的模式都如出一辙。

从借别人的眼看世界,怎么就成了看别人家的“美女”?

“通过虚拟的手段带着你去你从未去过的地方,做你眼睛的延伸”,这是起初直播软件Periscope提出的概念,新奇、有趣、互动、生活化分享,这些也本是国内移动直播主打的卖点,但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国内的内容创作环境似乎更容易滋生的是美女,毕竟“前辈”YY、9158们的成功经验摆在那里。

中国的移动直播像是一个混血儿,前经纬中国分析师、熊猫TV副总裁 庄明浩曾这样描述移动直播的现状

如果说YY、9158代表着一个极端、Meerkat/periscope代表着另外一个极端,中国的这些手机视频App就在中间,产品形态接近Meerkat,而运营逻辑、内容偏好和商业模式偏向YY,不过这无关对错。

究其主要原因,这些款主打人人参与的移动直播软件的用户们根本不知道拍什么,也不知道可以来看什么,新奇的事并不是天天有,但吃饭睡觉打豆豆的日常生活却最为稀松平常。同样面临流量的问题,社交网络巨头微博、微信与其为直播平台导流,倒不如扶持一个自己的“干儿子”出来,事实是微博已经在这么做了。

而从文字到图片再到视频直播传播,这始终是一个内容为王的时代,但显然真正意义上的『内容生产者』少之又少,当内容生产动力不足时,这些平台则需要更加吸引人气和眼球的方式来寻求流量,于是秀场的模式很好的被照搬了过来。

解决了用户不知道播什么的问题,剩下的似乎简单的多。人人都有窥私欲,看着满屏的美女陪你聊天,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二三线城市甚至一线城市中无聊青年打发闲暇时光的需求。得“屌丝”着得天下似乎在这点上也有了印证,据界面新闻此前的报道,几经转型之后的花椒直播,如今通过美女直播带来的流量占到80%。

全民直播已成事实,但显然跟美女、聊天没什么关系

尽管满屏的锥子脸大眼睛,但对于移动直播软件来说,仍是他们“挣扎奋斗”的大好机会。一方面,聚美优品、微博、Nice、陌陌,不同的平台都推出了依托自己场景的直播功能,或社交、或电商垂直化。

另一方面,直播平台经过一年多的发展,真正进入观众视野之后,也正努力吸引更多的明星助阵。比如,刘涛直播自己拍戏,范冰冰手机直播巴黎时装周红毯前的状况、再比如周笔畅、丁当直播自己唱歌。

更有看头的是网红经济的兴起。那些足够有表演欲、希望通过网络打造个人品牌的众多papi酱们,不仅生产内容,也需要平台来吸粉,而对于具有人格化品质的她们,直播也是不错的途径之一。

当然,这里说的并不是对着手机镜头聊聊天就可以的美女,而是“How to &Style”(如何做&生活方式)的真正具有创作能力的网红,YouTube上的数据显示,搞笑、生活方式类的视频正在快速崛起。

“然而遗憾的是,国内大多数的移动社交直播仍然是在做工具而并非社区。” 庄明浩在自己的知乎专栏中感叹 ,移动直播的未来一定是新型的社区形态,而并非功能工具。(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韩佩)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直播文化到底是不是猎艳、色情,移动直播“堕落”了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