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投中陈颉:看好文娱产业强势IP 警惕影视金融“伪创新”

随着中国资本市场并购的“大跃进”运动轰轰烈烈地展开和跨国并购大潮的持续推进,中国股权投资领域一跃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同时,随着很多金融风险、法律规范问题以及并购后遗症的出现,股权投资领域大热背后带来的问题也越来越受到重视。

2016年投中信息成功挂牌新三板,跨入资本运作的大门,而同样由陈颉创立的投中资本,作为专注于TMT领域融资并购的新型投行,也正参与到股权大时代的大潮之中。

在“2016中国投资年会”现场,投中信息及投中资本创始人陈颉就文化产业、文娱投资以及影视金融创新等热门话题接受了娱乐资本论的专访。

谈投资逻辑:果麦文化有IP衍生,艾瑞有可能做成平台

娱乐资本论:投中信息和投中资本两家公司的信息和研究院的内容,感觉特别适合打通,不知道两家公司的体系是怎么样的?

陈颉:我们两家都是独立的公司,如果有资源或者商务上的合作,就按照两个公司来,该怎么谈就怎么谈。

娱乐资本论:两家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怎么样的?

陈颉:投中信息已经登录新三板,希望未来能把服务做深入,成为股权投资领域生态圈的建设者。

投中资本的话,我们自己会有一块专注的领域,其他我们认为有价值的领域也会采用和相关方合作的方式去参与,同时我们看好跨境并购,中国企业到海外并购其实是打开了空间,有更多的“商品”可供挑选,也因为有了资本和巨大消费市场的双重吸引,海外很多公司也愿意和中国企业合作,跨境并购双方都有意愿,这对于我们是很大的机会。

娱乐资本论:果麦文化您也参与了投资?

陈颉:对,投资基于这几个判断,第一,路金波是我的好友,他本身也是第一代的“网红”,笔名“李寻欢”,当时在榕树下很火,他在出版行业内也已经做了有十几年了,也在行业里经历了成功和失败,积累了许多经验;第二,我认为果麦拥有着一块独特的资源,果麦有一批很好的作者,除了韩寒之外,有安妮宝贝、易中天、冯唐等,这些人我觉得都是很独特的IP。强势的IP会变得越来越有价值,除了出的书有很多是非常畅销的作品,这些IP还可以衍生出很多别的作品。

另外,我个人也有一些情怀,社会上有一种观点,说纸质书会死掉,但是你看美国和欧洲,一开始纸质书会受到冲击,但是后面会有复苏甚至微升,所以我个人是很看好出版行业的未来,当然电子书的业务是可以和纸质书齐头并进的。

娱乐资本论:投中资本和艾瑞是关联公司?

陈颉:对,艾瑞可以说是我们在这个领域的一个支点,或者说是独特的资源。在中国做数据领域,其实是比较苦、比较累的,但是我觉得一旦做出来的话,就是一个平台公司,别人很难替代。

谈文娱产业投资:产业过热,关键看人

娱乐资本论:最近几年娱乐产业的热度持续高涨起来了,您觉得这个热度会持续多久呢?

陈颉:我觉得这种产业其实会是一个长远的一个产业,是一个有多年的一个高速度发展潜力的行业,因为整个中国人的消费升级了,而且很多的应用场景,比如说VR,需要用内容去支撑的,所以会持续热一段时间。

但这个领域可能投资的风险也会大,我们经常会听到说某某公司花了多少大的代价,买了什么版权,付出的代价高到很多人可能都想不明白怎么去收回这个成本,这个跟大量的资金涌入是直接相关的,导致了一些非理性的行为。

娱乐资本论:对于文娱产业,你觉得现在还有哪一块是有价值洼地的存在呢?

陈颉: 我们觉得没有绝对的价值洼地,对我而言行业知识、人脉的积淀与洞察力会帮助我投到好东西,我的投资价值风险就比别人要低,就会寻找到价值洼地。

娱乐资本论:对平台型和内容型公司您是怎样看待的?

陈颉:平台其实是最难的,一个领域只能杀出来一两家,一千家公司干这个事,很有可能到最后活下来三五家,做平台就必须要面对这个现实。

那做内容的话可能可以有很多家生存,有一千家内容公司活的挺好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这就是做平台和做内容公司的区别。

谈影视金融创新:不要打着创新的名义做伪创新的事情

娱乐资本论:当前影视公司典型的把艺人的成本然后转化成了他们的股权做法,您怎么看?

陈颉:这个观点不新鲜,这就是一个资产证券化的过程,就是把人证券化了,其实在各行各业都存在。

娱乐资本论:但是艺人全都证券化,您不觉得不可控很强吗?而且容易催生影视行业泡沫。

陈颉:今天的中国的资本市场各种现象太多,没必要去批判,存在即是合理的。可能你今天投影视公司,大家批判说你就有两个人怎么值这么多钱?那中国现在大量大量的资金投入到那些已经产能过剩的行业中,几百亿、几千亿投入到那些根本就没有必要再去建的工厂,你怎么批判呢?

大量的资金需要出口,总有些影视行业以及内容制作行业的公司想做长远生意的,他们在拿到了资金之后把盘子做大,成为一个大的影视公司,可能旗下也会有100个IP,这样的公司越来越多的会出来。

娱乐资本论:那您怎么看现在电影的证券化呢?随着资金的大量涌入,会不会随之带来别的风险?

陈颉:不可否认的,今天中国公司给到这些企业的估值和溢价是远远超过海外的。这带来的效果有好有坏,坏的地方,大家可以说这个现状很浮躁,一定会出来很多就想赚一票就走的人;好的地方就是,这样的资本市场,有可能催生出来一批国际大企业,就是说当你的资金能力足够雄厚,中国公司会有能力做一些海外的并购。我们在跟好莱坞接触的时候发现,好莱坞很多有名号的公司都被中国公司问过价。就像美国互联网第一代泡沫,虽然很多公司死了,但是当时的泡沫也加速了互联网的推进,由于大量资金的进入,也孵化了像谷歌、亚马逊这样的超级互联网公司。中国的文化娱乐产业也好,互联网圈也好,也在经历这样的事情。

娱乐资本论:您觉得电影金融创新的这个边界会应该在哪儿呢?

陈颉:我觉得边界不单单是针对娱乐行业而言的,整个所谓的金融创新的边界并不一定是法律的边界,很多时候要警惕用创新的名义去做伪创新的事情。很多中国的P2P公司,用的还是银行的体系,但是风控反而却不健全,能说这些公司有什么创新吗?反而会导致很大的风险。当然,真正的金融创新,在全球还是有非常大的机会的,比如用技术手段去增加资金的效率,这样的方向是非常有前景的。

娱乐资本论:那您怎么看众筹?

陈颉:我很认同一个概念,就是我们说的“互联网金融”,其实应该叫“金融互联网”。其实就是强调金融的本质,而不是打着互联网的旗号去做任何事情。娱乐宝对阿里巴巴来说是很小的尝试,它的概念就是比如一部电影需要投资5000万,然后开放1000万给娱乐宝,可以分成10万份,每份卖100块,或者卖50万份,每份卖20块,这其实是变相帮助电影在前期去炒作、预热,或者说帮助在前期去卖电影票,然后给买方一个固定收益。

其中隐藏最大的就是风险问题。把风险明确主动地告诉客户,这是金融的一个最基本的理念,你不能去伪造风险,或者说隐藏风险、不告知别人风险的存在,这在金融领域都是不道德的。所以在金融创新里面,如果说我主动告知,你投的50块钱到最后可能是血本无归的,但你愿意接受,那么我觉得是没问题的。众筹必须要有这个理念在里面。

娱乐资本论:现在PGC这块确实是挺多的,包括网红经济,但变现往往比较困难,就是变现周期可能变长,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陈颉:对网红经济,从我个人观点来说还是挺看好的,以前社会的声音被强势媒体把控,现在,就比如说一个非常成功的自媒体,只要有用户,你都可以变成一个影响力很大的人,所以说这个时代对传统媒体的挑战是很大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投中陈颉:看好文娱产业强势IP 警惕影视金融“伪创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