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开年收视被反超,湖南卫视老大的地位岌岌可危

开年收视被反超,湖南卫视老大的地位岌岌可危

去年,湖南卫视凭借《花千骨》、《武媚娘传奇》、《伪装者》等大热剧集一举拿下200多个全天收视榜首,全年平均收视率和市场份额在省级卫视中遥遥领先。强劲的好势头为2016年广告招商打了个开门红,今年湖南卫视的广告订单额已超过130亿元,有些节目如《全员加速中》,首季还未开播便已经把第二季的广告高价卖出了。

但是,与广告市场的充足信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湖南卫视开年收视出现疲软。截止目前,从52城收视率和收视份额的数据上看,湖南卫视已从2015年的一枝独秀下降到第三位,被上海东方卫视以及其老对手浙江卫视反超,卫视老大的地位岌岌可危。

开年收视被反超,湖南卫视老大的地位岌岌可危

开年收视被反超,湖南卫视老大的地位岌岌可危

近几年风风火火的打造过现象级节目《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的湖南卫视,为何在文化风口的当下陷入窘境?文化君梳理发现,主要有以下几点:

危机一:“台网鏖战”,电视台被互联网逆袭?

随着4G、wifi网络的发展,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观众的收视习惯得到颠覆性的改变。背靠BAT金主,携巨资厮杀内容领域,网络视频平台给传统电视行业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压力和冲击。

在优质电视剧的版权购买上,网络视频“烧钱”式的玩法将电视台死死压住,不断推高版权价格,极大的抬高了版权购买的壁垒。比如,《如懿传》卖给腾讯视频的价格为每集900万,而江苏、东方两家卫视的版权价为每集300万,相差甚远。从以前的“先台后网”,到后来的“网台联播”,再到“先网后台”甚至网络独播,电视台在一步步丧失垄断地位。

大剧、好剧都被视频网站收入囊中,加之即时播放的优势,观众转移到网络的收视习惯进一步被夯实,形成良性循环。今年,爱奇艺就凭借其网络平台的先天优势,与韩国同时直播热剧《太阳的后裔》,赚的盆满钵满。

在自制节目方面,“网生内容”概念被提出后,网络视频平台纷纷开始布局这一领域,出现了以《奇葩说》、《太子妃升职记》等为代表的一系列现象级节目。另外,雄厚的资金实力保障了网络视频平台能从传统媒体挖到更多优秀人才,网络视频的制作能力不断增强。

湖南卫视在一季度的失利,很大一部分代表了网络视频对电视台的围剿,在这种大环境下,哪怕是领先者,也难保证不被波及。

危机二:人才流失,后续“供血”乏力?

现在,湖南卫视不得不正视人才流失的问题。仅仅一年,曾经在湖南卫视创造过辉煌的制作人、导演、主持人纷纷接到其他平台抛来的橄榄枝,仅出走或“伪出走”的案例就能列出长长的名单。

去年,《爸爸去哪儿》金牌制作人谢涤葵离职,创立皙悦传媒,接受腾讯和华盖资本的融资,转战网综,打造新节目《约吧!大明星》。

曾打造过《超级女声》神话的“超女之母”王平,近日加盟优酷土豆,担任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综艺娱乐版块。

《天天向上》制片人张一蓓出走湖南台,现任星空卫视台副台长。

除了直接走掉的,还有许多“一心多用”在其他平台寻找机会的明星台柱们。

开年收视被反超,湖南卫视老大的地位岌岌可危

何炅一向分身有术,除了主持《快乐大本营》外,去年任职阿里音乐首席内容官,主持江苏卫视的《为她而战》,同时,在网络综艺领域也多有尝试。目前他已加盟腾讯视频的《你正常吗》、《拜托了冰箱》,还将与优酷携手推出综艺竞技秀《学长不二盟》。

汪涵除了主持《天天向上》外,近日也投身视频平台的怀抱,与优酷合作网络综艺节目《火星情报局》。

开年收视被反超,湖南卫视老大的地位岌岌可危

自从谢娜在某期《快乐大本营》的录制中被爆直言“不愿再被电来电去”,毫无意外的,观众在湖南卫视的强劲对手浙江卫视的节目《王牌对王牌》中见到了她的身影。除此之外,她还尝试“单飞”主持东方卫视《娜就这么说》,也试水了网络综艺,主持爱奇艺的《偶滴歌神啊》。

湖南卫视金牌制片的出走、明星主持人在外兼职,无疑会将优秀资源输出到其他卫视,辛辛苦苦培养多年的优秀人才,到头来不过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在明星IP如此重要的时代,湖南台却任由大牌制片和主持人出走与其他平台合作,这也反映了湖南卫视对人才的吸引力也在下降。

湖南卫视不但面临着人才出走的困境,其后续人才跟不上同样也成为湖南卫视的一大危机。十年前,说到湖南卫视的主持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何炅和汪涵,而现在答案仍然没有变化,湖南卫视主持人的更新速度比不上传媒行业变化的速度。

危机三:电视剧表现平淡,现象级大剧难寻?

电视剧方面,2015年的湖南卫视以《武媚娘传奇》、《花千骨》、《伪装者》三部剧成就了收视高潮。进入2016年,湖南卫视的电视剧部门的收视率开始出现下滑现象,《青丘狐传说》、《山海经赤影传说》、《因为爱情有幸福》等表现黯淡,收视率一蹶不振,而其他卫视电视剧的强势侵入更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开年收视被反超,湖南卫视老大的地位岌岌可危

从收视率来看,上海东方卫视及浙江卫视的电视剧发展势头极强。2016年第一季度的电视剧收视率排行中,上海东方卫视播出的《芈月传》紧随《武媚娘传奇》以破三的收视率遥遥领先。浙江卫视的《煮妇神探》及《寂寞空庭春欲晚》,东方卫视的《女医明妃传》等电视剧打破了湖南卫视在电视剧方面长期称霸的局面。而上海东方卫视的《女医明妃传》在2016年3月收视排行中也位列第一,足见东方卫视的成长速度之快。

危机四:综艺缺乏创新,“限娃令”损失惨重

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一般只是沿袭老牌节目的声望和创意元素。《爸爸去哪儿》、《我是歌手》已经播出数季,但内容基本大同小异,没有任何比较大的改动,观众难免出现审美疲劳。

《我是歌手》第四季首播收视率就创造了四季收视率的最低值,一直到总决赛收视率都是不温不火。《爸爸去哪儿》因最近广电总局出台的“限娃令”而被“腰斩”,直接损失15亿的广告费。湖南卫视新制作的亲子节目《妈妈是超人》也因这一政策辗转至芒果TV播出,播出效果大打折扣。

老牌经典综艺不给力,创新节目也没能交出亮眼成绩单,去年明星扎堆的《偶像来了》不论话题和收视都不令人满意,对抗“跑男”的《全员加速中》表现平淡,《我们都爱笑》、《奇妙的朋友》、《真正男子汉》都遭遇了低收视率的“洗礼”。经典节目难撑场,新节目跟不上,中间的巨大断层如何解决,成为湖南卫视发展的一大问题。

开年收视被反超,湖南卫视老大的地位岌岌可危

湖南台内部创新乏力,外部的综艺环境则呈现出更为白热化的焦灼局面。2016年第一季度的综艺收视率数据显示,浙江卫视引进的《奔跑吧兄弟》位列一位,东方卫视的《欢乐喜剧人》则位列第二,且口碑一直走高。而湖南卫视的老牌节目《快乐大本营》及《我是歌手》则分列五、六。相较于对室内综艺和音乐节目的审美疲劳,观众更加偏好轻松的脱口秀节目和户外竞技真人秀。

开年收视被反超,湖南卫视老大的地位岌岌可危

这次的危机让人仿佛看到2012年湖南卫视面临的危机。当年,在限娱令的出台、本台电视剧实力不强、收视率下跌等各种问题下,湖南卫视开始研发寻找多样化的综艺节目,购买海外版权,锐意创新,形成了几档如《爸爸去哪儿》、《我是歌手》的王牌节目,也因此夺得省级卫视领头羊的位置。

内外交困,湖南卫视还能突围吗?

2016年湖南卫视相比2012年所遇到的危机更甚,昔日的问题已不是今日的问题,今日的对手也早已不是当日的对手。

相较于湖南卫视的固守,浙江卫视和东方卫视则更为求变。浙江卫视抓住户外真人秀的观众痛点,继引入《奔跑吧,兄弟》后,又推出《24小时》,利用户外真人秀的流行趋势,赚取极大关注度,收视率增长迅速。上海东方卫视作为一匹黑马,制作出创新性十足的节目,脱口秀类综艺节目如《金星秀》、《欢乐喜剧人》,户外真人秀《极限挑战》、《花样姐姐》等节目的口碑较高且收视不俗。

除了省级卫视的老对手外,视频网站也加入竞争,豪掷重金,买版权,挖人才,做“网生”,频频出拳为湖南卫视制造挑战。在电视台竞争对手和视频平台的双重夹击下,湖南卫视可谓内外交困。

湖南卫视还能像2012年一样从困境中突围吗?至少它仍走在尝试的路上。今年,湖南卫视启动了“超女”,引入VR、直播等最新的热门元素,意在创新;沈梦辰、李莎旻子等主持新面孔也被渐渐推到台前;芒果TV作为导流内容和对抗视频平台的新媒体阵地,也越来越受到重视。

不管怎样,湖南卫视从去年“冲上云霄”到今年“遭遇滑铁卢”,其背后所展现的不仅仅是一家电视台的得失,而是传媒生态的大变革,这期间有新媒体的来势汹汹,有传统媒体的反思与创新,还有被各种势力裹挟着的此消彼长。

【钛媒体作者介绍:邹玲,微信公众号:文化界,wenhuajie007,原文标题为《收视跌落3席,人才纷纷出走,湖南卫视遭遇十年来最大危机?》】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开年收视被反超,湖南卫视老大的地位岌岌可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