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深度专访|曾经的到喜啦,如今怎么样了?

到喜啦,一个6年前就开始用互联网搭建婚宴预订平台的企业、一个承包了魔都地铁站多个广告牌的企业,在资本市场回暖的2016年却迟迟没有“好消息”蹦出来,各方都在观望,他到底怎么样了?亿欧网近日带着疑惑来到其上海总部,对话到喜啦CEO梁娟。

低调下,C轮融资已在洽谈

下图为到喜啦上海总部,市场总监张锋介绍,两层的办公面积总共约4000平米,上海总部有员工500多人,全国将近700人,其中研发团队超过100人。梁娟告诉亿欧网,到喜啦的员工流动率在10%左右,大部分来自客服部门,3年以上工龄的员工占比40%。

深度专访|曾经的到喜啦,如今怎么样了?

到喜啦总部一楼

深度专访|曾经的到喜啦,如今怎么样了?

运营、BD,后方货物为用户礼品

深度专访|曾经的到喜啦,如今怎么样了?

到喜啦总部二楼,呼叫中心(放假调休中)

张锋介绍,到喜啦呼叫中心约300人,客服会按从业经验分级,在用户初次询问业务时,会根据其需求分配对应的客服人员,用这种筛选提升对接效率、进行精准服务。

看到这里记者越发疑惑:如此一家公司,为何过去半年媒体曝光很少?

梁娟回答,去年到现在,到喜啦确实比较低调, 2015年他们将重点放在了版图扩张上 ,截至目前,进军城市43座,即将开通海南、惠州站。

然而这种扩张也导致了其2015上半年的暂时性亏损。这个过程中,到喜啦采取的是“试错、快速”的打法:经过前期调研筛选出一部分城市,BD团队开始试水,合适了深耕,不行就撤退。节奏过快也导致了一些时机没太踩准,加上15年下半年整个资本市场的谨慎,到喜啦从14年7月到现在尚未进行融资。然而,梁娟向亿欧网透露, 到喜啦的C轮融资已在洽谈中 。只能说,今年婚嫁领域注定不会平静。

在扩张中,有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让到喜啦不得不及时调整战略。比如,原先看好的城市实际上并不如预想中表现好,而一些不太看好的地区,像东北,却蕴藏着巨大的消费潜力;同时,由于结婚本身是一个存在地域文化差异的事情,因此针对不同的地区,到喜啦会采取不同的经营制度,有些城市自己开拓,而有些城市则与当地企业合作实行“加盟制”。

6年的积累,深度整合的开始

13年开始,借着O2O大潮,千亿级的婚嫁市场赢得了不少创业者的青睐,有些成功了,跑在了行业前端,如婚礼纪、婚万家等,而有些则逐渐被遗忘。作为最早一批看准“婚嫁+互联网”模式的企业,到喜啦这6年积攒了什么?——梁娟说:经验和资源。

梁娟认为,婚嫁是这样一个行业:只有钱没有经验和资源的积累,做不成;只有经验和资源但是没钱,也做不成。到喜啦作为上线第二个月就实现盈利的平台,目前 年交易额已达到30亿元,平均客单价9万元,主场华东地区则有12万元,用户数1200万,单个用户平均消费品类数为3个,平台日活跃度12万,社区活跃度2.5万/天,APP激活装机量150万,入驻商家数华东7600家,全国13000家 。这样的成绩背后有良好的用户基础和用户行为数据,而通过大数据能够轻易地分析出用户需求,形成数据驱动服务升级、用户体验持续改善的良性循环。

去年9月开始,到喜啦借着已形成的壁垒,开始做一件扭转平台与商家依赖关系的事情: 深度资源整合

到喜啦目前的模式类似携程,作为一个“土豪”,他 将部分商户的订单直接买下 ,借着自身的议价能力,最终给到用户更低的价格,我们暂且将这种合作形式称为“直采”,梁娟向亿欧网透露,接近2000家的婚宴商户中,10%是直采,并且这部分都是高端商户,摄影商户中40%是直采,婚车则全部为直采。拿电商平台作比喻的话,就是京东:自营+平台。

这种资源整合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 平台对B端的依赖会转换成B端对平台的依赖 ,梁娟说:“这就好像我把菜都给你买好了,什么都准备好了,你直接做就行,对商家来说他们完全不用担心销售的事情,我们带给他们的已经不是流量了,而是直接的订单。到喜啦现在和商户已经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了。”而这种利益高度交融的关系,梁娟还用了一个数据加以证明: 华东地区的商户,通过到喜啦得到的转化率占到了30%-40%,北京约28%,东北地区约25%

除了商家的整合,到喜啦正在做的另一件事就是 婚礼人的集合 。婚嫁是一件涉及很多细分环节的事情,每个环节都需要专职的婚礼人,过去的婚礼人普遍文化水平低,然而社会的发展让这个领域出现了接受过高等教育、专业训练的从业者,因此导致目前婚礼人的水平参差不齐。梁娟介绍到,目前不少婚庆团队都是“小作坊”的形势,而小作坊中可能负责每个环节的婚礼人水平不一样,到喜啦按一定的评定标准将这些婚礼人进行两个维度的划分:职责,等级。

这对小工作室或许意味着一场革命。

潜在竞争来自BAT,同行确 有借鉴之处

当问到竞争对手时,梁娟笑着说恐怕就是BAT、新美大这样的平台了。的确,掌握流量入口的大佬们存在着垄断优势,这些流量和资本兼备的平台一旦开始进行资源整合,恐怕威胁的不仅仅是到喜啦一家,或许唯有合作可以打破这种担忧。

而对于同行,梁娟也不乏称赞,她坦言不同的平台有不同的基因,到喜啦有自己擅长的地方,也有曾经忽视的地方,比如社区板块,婚礼纪就做得不错,到喜啦目前也在不断完善自己的社区和内容运营。

除了流量大佬们的潜在竞争,梁娟认为整体大环境也不甚乐观:经济下行、结婚人口减少都是未来婚嫁行业的困境,到喜啦解决的途径就是产品的延伸,并不是业务链条的延伸,对所谓的“婚嫁生态圈”梁娟认为可以做但时候尚早,在当前的这一小“生态圈”中到喜啦还没有做到完全的整合,要先把结婚产业链打通后,再考虑往下游延伸。

微观来看,目前互联网企业都存在人才匮乏的问题,对到喜啦来说,急需金融和技术方面的人才。

说到金融,梁娟向亿欧网透露,到喜啦 将在5月推出“幸福额度”的分期付款工具,目前也同“京东金融”等平台达成了合作意向 ,至于保险,则是到喜啦送给用户的一项福利。

困境之下也有好的大方向显露出来。根据其调研显示,67%的用户愿意接受付费的婚礼管家服务(因此到喜啦的婚礼管家是收费的,达到一定消费额后免费),同一个套系(服务细节不同)用户会偏向选择价位高的那一个,拿华东地区的婚宴交易来说,前几年“社会餐饮”高于“星级酒店”的现象已出现了改变,目前的比例大概为,星级酒店:婚礼会所:社会餐饮=4:4:2,并且前两者的比例在升高,后者的比例在降低。这些数据都告诉我们:消费升级已经到来,并且随之而来的经济效应已开始显现。

在对整体市场环境进行解读后,梁娟抛出了这样的 观点 :由于市场过度分散,婚嫁行业出现“独角兽”很难;再者,互联网无法真正革婚嫁的命,这个行业并不是互联网+,而是+互联网,结婚这一重度、非标的消费,需要控制下游供应商,利用互联网提升运转效率,这也是到喜啦在做的事情。

本文作者杨帆,亿欧网专栏作者;微信:yangfan_iyiou(添加时请注明“姓名-公司-职务”方便备注);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深度专访|曾经的到喜啦,如今怎么样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