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我去看了 BEJ48 的首演,了解了下养成系偶像的玩法

4 月 29 号,北京的悠唐广场门前,摆放着 35 个印刷着少女样貌的人形展架。这是个周五下午,明明还是个工作日,但已经聚集起一群背着双肩包“全副武装”的年轻男性,他们正与少女们的人形展架合影,脸上无比雀跃。

位于悠唐广场 4 层的星梦剧场正式开幕。晚上,这里会举行 BEJ48 的首次剧场公演。面积约 1000 平方米的小剧场,将成为今后 SNH48 姐妹团 BEJ48 的根据地。

我去看了 BEJ48 的首演,了解了下养成系偶像的玩法

SNH48,这两年你开始能在越来越多的地方看到她们。这个拥有上百人的中国大型女子偶像组合,是日本偶像组合 AKB48 官方姐妹团,它延续了 AKB48 那套培育偶像的模式 —— 养成。

AKB Group 总制作人秋元康在接受杂志《Quick Japan》专访的时候表示,“希望让粉丝们看看她们在自己眼前渐渐成为明星的过程”。少女们从自卑到自信,从稚嫩走向成熟,从普通女孩到拥有数以千计粉丝的明星,这是一种刻意设计出来的策略。

在 SNH48 的官网上“基于互联网思维和参与感精神的造星平台”、“全球首创 O2O 偶像”的口号虽然有些许滑稽,但也无法让人忽视其中包含的野心。这是个可以见面的偶像,粉丝可以参与其中亲手培育的偶像明星。

SNH48 费沁源的粉丝二货,在入场前才刚告诉了 PingWest 品玩,“我之前也饭 AKB48,推的是女王(AKB48 前成员筱田麻里子),但是毕竟 AKB 在日本,我除了能参与总选举投票,也没有什么互动了。语言是一个很重要的阻碍。”一转身 BEJ48 成员们就在首次公演上大谈“来北京就要学儿化音”、“我觉得我的普通话有进步”来拉近跟北京粉丝的距离。

能见面的偶像,还是要说着你听得懂的话,来到你的附近,你才会真正参与到养成偶像的系统中。SNH48 才开始有了一些认知度,BEJ48 和以广州为活动中心的 GNZ48 就成军了,也是基于这个理由。而且如果你不参与到养成系统中,那又怎么圈钱呢?

在日本,以东京都秋叶原为中心的 AKB48,名古屋的 SKE48、大阪的 NMB48、福冈的 HKT48,和尚未正式出道的新潟 NGT48,在 2015 年仅仅一场总选举,这些团体就共同创造了 20 亿日元(约合1.22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效益。

我去看了 BEJ48 的首演,了解了下养成系偶像的玩法

在 BEJ48 首次公演上,成员因为紧张而跳错舞步,粉丝会像朋友一样吐槽她。虽然害羞还是努力表达自己,粉丝会加倍地给与回应。粉丝们可以从看她们表演开始,一路跟着、帮着、带着她们长大,这里贩卖不是艺人或者才艺,而是粉丝和偶像的共同经历,是没有面对面接触交流收获不到的经历。

“你去看公演,跟她交流,你能亲眼见证到她的成长。”SNH48 万丽娜的粉丝浩哥说。

公演从晚上 7 点开始,接近 10 点才结束。表演的是有神公演之称的《剧场女神》的曲目,一共演唱了 16 首歌(穿插了谈话环节,所以演出时间长),目测有 85% 都是男性观众。在空调几乎没有任何效果,热到让人缺氧的剧场里,女孩子们还在舞台上蹦蹦跳跳真让人想为她们鼓掌。

我去看了 BEJ48 的首演,了解了下养成系偶像的玩法

据官方信息,SNH48、BEJ48、GNZ48 共计拥有 170 名成员。

已成军 4 年的 SNH48 全年演出超过 300 场,这个一开始只吸引日本粉丝关注的偶像团体,走出了上海小剧场,开始在综艺、影视中里出现。

在 2015 年的第二届总选举上,获得人气第一的成员赵嘉敏共获得 74393 票,是上一届得票(19281 票)的近4倍。第一届总选举 16 人选拔累积获得 134816 票,而到了 2015 年,这个数字就变成了 521299.20 票,也是前一年的4倍。

这里每一票都是粉丝花钱投出来的。粉丝需要购买内含投票券的 EP,又或者以 SNH48 粉丝俱乐部 VIP 用户的身份来获得免费投票资格。计算下来,每一张票的价格最低约为 35 元。为了让成员在人气总选举中获得好名次,很多粉丝会会进行复数购买的方式来投票。在 BEJ48 星梦剧场开幕中,我了解到总选举花费上万人民币的粉丝不在少数,这也证实了 SNH48 粉丝群体的购买能力。

别忘了,这仅仅是以上海为根据地 SNH48 所取得的成绩。

在中国这一个大团体能走得多远,去到多少个不同地方建立剧场,跟粉丝见面交流,共同成长还是未知之数,但 SNH48 的少女告诉了我们,偶像养成系的玩法在中国是行得通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我去看了 BEJ48 的首演,了解了下养成系偶像的玩法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