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又是一年GMIC 不过除了VR和无人机大热其他看点平平

又是一年GMIC 不过除了VR和无人机大热其他看点平平

腾讯科技 文姝琪 5月1日报道

4月28日到4月30日,又一年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

大公司依然拿到最好位置的展台,打出自己的大LOGO,但更像是例行公事。大部分参与者都并非第一次前来,在这样一个面积巨大、展位和人流都熙熙攘攘的场馆,如果没有足够的噱头,已经很难吸引到观众。

B2B企业变多了,对于他们来说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接触客户的机会。一家只有30多人的B2B初创企业通过自己的孵化器得到了一个最小面积的免费展台,他们安排了三个员工到场。工作人员没有休息的地方,但效率看起来不错,一个商务在一天半的时间内就送出去100多张名片。

最热闹的地方与公司名声的大小则没有必然的联系了。在第一天的8个演讲活动中,VR峰会比主会场领袖峰会更为拥挤。

VR、无人机、人工智能大热:没有人想错过新浪潮

王孟秋是这场会议的赢家之一。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第一天早上的主会场,王孟秋作为 高通 的合作伙伴,在高通中国区董事长孟樸的邀请中走上了演讲台。第一天早上的主会场可以说是一个黄金场次,因为会议刚刚开始,千人厅里几乎座无虚席,媒体区也很难找到一个空位——相比之下,排在后面的一些分论坛里,听众已经寥寥无几。

他随身带着自己的产品Hover Camera。这是一款用于自拍的无人机,黑色机身,左右一共四个机翼,240克且可折叠的设计使这款无人机显得非常轻巧。

王孟秋将无人机抛到空中,抓回来,又推出去。Hover Camera悬浮在上千人的眼前,并且在使用者的手机控制下进行了一次360度的旋转。

这位斯坦福的毕业生在台上显得相当老练,他在结束演讲前,甚至邀请孟樸与自己一同合影。“孟总我们再来一张吧,刚才没有开闪光灯”,王孟秋笑着对站在旁边孟樸的说,而后者显然不太习惯于这样的表演,显得略微有些局促。

而在一楼的会展场地中,即使是中午这个大多数人都去吃饭的时间点,Hover Camera用透明玻璃半封闭起来的展厅里永远挤满了人。“这是一款自拍的无人机,你们三个闺蜜一起出去的时候,就可以让它飞起来拍照了”,工作人员对好奇的三个女孩子说。“它卖多少钱?”,其中一个女生趴在展柜上,问了两遍。

另一个热闹的地方则是因为HTC。这家手机厂商带着自己的VR产品Vive Pre,在现场临时格出四个小房间。参与者不惜排上十几分钟的长队,最后坐到房间中心的椅子上,得到5分钟的体验时间。而Google的展厅则在送Cardboard——这是一款廉价的VR眼镜,来自于Google的20%内部实验项目。即使需要填写一整张A4纸的资料并附上名片才能拿到这款眼镜,前来争抢的用户也把展台包得严严实实。

这些几乎就是展会里人最多的地方了。无人机、VR、人工智能、机器人……在这些热门新技术和新概念的刺激下,每一个带有新浪潮意味的产品都获得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关注。三天下来,无论是在“智能机器人大会”“VR大会”这样主题明确的讨论中,还是在“未来峰会”的泛主题演讲里,你都可以看到不停有人提到“VR元年”或者“下一代平台”这样的概念。

克里斯·安德森三年多前从《连线》的主编职位辞职,创办了自己的无人机公司3D Robotics。他以CEO的身份出现在第二天的主会场上,“五年前,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预测到2017年美国每年会卖掉2万架无人机。他们在做出这个估计的时候,我们每个月已经能卖2万架无人机了。他们没有想到航空工业的未来会由快速智能的玩具来主导,他们也没有想到一个全新的行业会自下而上发展起来。他们的眼睛里面只有波音747,而未来空中将会有100万架无人机,这样的前景已经变的不可抗拒。”

也有理性的声音,但很容易淹没在人潮里。 微软 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芮勇告诉腾讯科技,尽管在“人工智能”这个词被发明出来的第六十个年头里,这项技术迎来第三个春天,但它距离人们的预期还离得很远。

移动互联网出海:一边是领先,一边是无奈

“今天移动互联网中国发生的事情确实是早于全世界1-2年时间,把我们的经验和能力能够分享到全世界,我们也投资,我们也合作”,滴滴出行董事长程维说。他说话的时候微微昂着头,带着一些志得意满的情绪,与他同台而坐的是Anthony Tan——东南亚打车企业Grab的创始人。

Anthony Tan也对腾讯科技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可能前五年前十年,像中国的公司,通常大家都会说 百度 是中国的 谷歌 (微博),或者微博是中国的推特,但现在这样的说法已经渐渐转成今天的微信会战胜推特,会有这样的一个说法。”

不停的开始有人提到中国与全球的关系,并且开始强调前者的领先优势,这一次的会上也不例外。在移动互联网这个市场上,中国确实已经有足够重要的位置。

“十年前大多的技术贡献主要还是来自于硅谷,但是现在世界已经在三到四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巨大的迅速的变化”,谷歌全球合作伙伴业务总裁Daniel Alegre说,“在技术创新方面,我们看到全球的决策、技术的创新、大片的产生、影星的产生,亚洲处在所有这些创新的前沿。以支付宝为例,它的二维码可以直接扫码在餐厅和很多地方进行支付,这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根本没有出现过的一个创新,这是由 阿里巴巴 推动的一个创新。”

投资人也在助推这样的观点,梅花天使创投合伙人吴世春认为,中国这五年来的移动互联网的大爆发,取得了跟硅谷一样的发展阶段。第一我们单一体量很大,能够PK出很多很成功的模式出来;第二,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移动开发者的资源。

但另一方面,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因为这种看起来更领先的立场而受益,除了大公司,更多出海的移动互联网企业最开始只是“逼不得已”。

“中国早期第一拨出海百分之八九十相互熟悉和认识,百分之百都是被逼出去,认为国内是丛林战争,没有空间了,天天拼刺刀。几年之后为什么做工具呢?这东西没有地区的差异,也没有文化的差异,再加上海外流量供给来源比国内更集中”,YeeCall创始人张磊说。

而同样被360和腾讯逼出去的猎豹目前已经算是出海团队的领先者。他们已经不再去谈“出海”,而是把用词换成了“连接”。由于海外市场的顺利,猎豹刚刚把公司重新划分成了国内和国外两个团队,用CEO傅盛( 微博 )的话说,“在一个团队一定会分裂的,当他做海外的时候做中国就会不尽力,为什么?因为我们当时在海外用户的获取成本和留存都比中国好。”而在CMO刘新华的发言中,则涵盖了“既要学会美国化,摒弃美国的傲慢,也要去除掉中国的丛林法则”这样听完仍然不知道要如何操作的启示。

你很难说这是让人难忘的三天。第一天结束后微信上已零星出现一些“没有特别感受”和“无聊”的声音,除了那些第一次代表公司参会的年轻人,大部分参与者——只有当无人机飞起来的时候,或者拿到VR眼镜的瞬间,才能看到他们眼中闪出一丝新奇的兴奋。

有露脸机会的大公司都把这场会议视为完全的PR机会,对演讲的内容难以自控:荣耀在会上发布了自己的新千元机畅玩5C;特斯拉从内饰到前脸将MODEL S详细梳理了一遍;俞永福( 微博 )甚至在作为“高德班长”发言时,隔空对竞品进行了几句不甚温和的攻击。

观点很少,让人印象深刻的突破更是寥寥无几。主办方长城会不停强调着这次大会的主题“世界的共振”,并且接下去在包括东京、班加罗尔这样的城市也会有自己的议程。

好吧,热闹会继续。毕竟在这样规模的大会里,最能不负期待的事情也就是热闹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又是一年GMIC 不过除了VR和无人机大热其他看点平平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