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关于百度屡教不改的十点看法:为什么谷歌不会发生“魏则西事件”?

文 | 阑夕

1、几乎等同于“血友病贴吧”事件的翻版——连发酵时间(周末)和起源地点(知乎)都完全一致——青年魏则西之死,再度将百度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不同的是,这次不再是有罪推定,而是通过一条鲜活生命的消逝,将相当重量的责任直接架在了百度的头顶。

2、百度屡在医疗广告上产生严重的舆情危机,本质上与汉娜·阿伦特所说的“平庸之恶”是相符的,百度认为它所提供的搜索工具和通讯公司提供的通话服务无异,没有道理承担多余的责任,但是公众的愤恨在于,百度明显有能力帮助用户避免风险,但它不愿履行这种能力,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道德的优先级不够高——相比维持可观的收入而言。

3、另一方面,围绕百度的责骂开始显得缺乏新意,用媒体行业的“黑话”来说,叫作“姿势用尽”,你会发现事情的因果愈来愈重复,而百度就像一块横亘于激流中的礁石,任凭风吹浪打,依旧巍然如故。

4、道德从来不是约束企业的砝码,除非其在市场制度的影响下会与企业利益存在重叠区间。用米尔顿·弗里德曼的理论来讲,任何企业的目标都是利润最大化,而一项慈善活动如果不想成为股东与管理者之间的分歧,那么它最好能够被证明可以增加利润。也就是说,企业行使道德的理性在于这种行为是否有利于其市场投票——也就是顾客的钞票——的上升。

5、百度的实际情况则是,以2015年Q1财报为例,在经历近年多次声讨危机之后,其营收同比大涨31.2%,这种业绩,很难说服其领导层意识到“用户正在远离”的威胁。不必指望所谓“探访基层”式的表演——比如质疑李彦宏为什么不去网上看看那些骂声——这种充满小农意识的要求绝非现代企业的运营法则,真正的问题在于:为什么“用脚投票”的规律无法适用于百度?

6、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生态”一词深入人心,百度虽在“BAT”里处于最下风的位置,但其流量围栏的多年优势,绝非简单的“杯葛百度”就能瓦解的,何况这种出于一时激愤的杯葛面积及时效究竟多大还需打上一个问号。同时,百度与导航网站的亲密合作、与内容平台的赋能交易、与服务产业的深度瓜葛,都有着成熟且稳定的流量管理模式,打破这种局面,也不是“从此不在浏览器里输入baidu.com”的自我鼓励可以轻易办到。

7、不过,让百度感受到“疼痛”——用户的流失、收入的下降、份额的萎缩以及应诉成本的加大——仍是解决医疗行业虚假广告泛滥的唯一方法,在这个世界,从来只有痛定思痛,而不存在良心发现,公众亦无法对企业家去进行预先的良知政审。简而言之,切断对于百度的依赖,离开百度治理的领土,直至水滴石穿。

8、当然,义愤也会带来别样形式的期许,比如很多人认为,政府应当“管管百度”,要是能把百度这家邪恶的企业给关停查抄,那就再好不过了。恕我直言,权力固然有其“快刀斩乱麻”的特性,但是这种嘴上痛快与大多数诅咒一样,除了泄欲,毫无作用。何况在这个产业链上,百度只是下游分发的一环,在更上游的那些黄金位置——比如医疗资质的审批和寻租——政府难逃其咎,板子打给百度,也就意味着要打到自己身上。

9、站在个人角度,杜绝百度的危害很容易,你不去访问百度及其裙带产品即可,它可没有能力强迫你去接受医疗欺诈,只是在声讨百度的集体中,动辄指责他人“姿态不如我意,必是巧妙洗地”,这种裹着愚蠢而自信的暗箭就很难防范了。至于Google在违禁药品(包含非法处方药、未经FDA通过的测试药等)上的吃亏,或许也值得一看:曾有药贩通过购买近义关键词——而不是实际关键词——来绕开Google的监管,而Google则被北美两个大国的检方逼着接受一张又一张的高额罚单,最后Google实在头大觉得这事儿自己的确拿捏不好分寸,把大部分的药品广告品类都给直接关了——钱不好挣,于是不挣,用中国的话来讲,就是“有所不为”。

10、另外,医疗属于专业领域,即使百度没有出现虚假广告的问题,用户也不应依赖搜索引擎这类非专业工具寻求解答,因为其中的风险和责任主体的确难以划清。推荐来自比利时的一支视频:Don’t google it。

视频: http://v.qq.com/boke/page/f/m/g/f0197cy6cmg.html

作者 阑夕 微信公众帐号:techread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阑夕 授权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47259/1.html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关于百度屡教不改的十点看法:为什么谷歌不会发生“魏则西事件”?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