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只要李彦宏还在,百度开除了谁都没有用

–Tips:点击上方 蓝色【商业人物】 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只要李彦宏还在,百度开除了谁都没有用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只要李彦宏还在,百度开除了谁都没有用

一位叫魏则西的青年死了,只有21岁。他是一名学生,患有滑膜肉瘤,生前通过百度搜索找到一家医院,结果耗尽一家积蓄依旧无济于事,于绝望和无奈中离世。毫无疑问,这是一出悲剧。指控再次朝向了百度。

只要李彦宏还在,百度开除了谁都没有用

我本无意写文章来探讨百度。这是一个司空见惯的悲剧,当人们渐渐忘却了“血友病吧事件”之后,“魏则西事件”只是变成了一桩新恶——在权力的软化与利益的媾合当中,一些商业机构如何践踏伦理底线,走向人们期许的背面。

我不愿再写百度还因心有余悸。在“血友病吧事件”中,几乎所有指控百度“作恶”的微信公众号都曾遭到恶意举报。“商业人物”的一篇推文,《李彦宏是全民公敌吗?他也配!》也遭到了同样的“待遇”。

举报人留下的地址是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某处。

百度是公关公司蓝色光标的大客户。

蓝色光标办公地在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某处。

所幸的是,我们最终申诉成功,但来自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某处的举报给我们上了深刻的一课——一些人和公司,为了利益,可以无耻到何等程度!

当魏则西故去之后,人们再次愤怒。百度副总裁王湛被传“开除”,有媒体猜测即与此事相关,该消息尚未得到确证。

只要李彦宏还在,百度开除了谁都没有用

人们关注百度,毫无疑问是因百度是家大公司,BAT中的B,大写的B。大写的B需要大写的形象。《蜘蛛侠》里说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B越大写,百度要负担的责任就越大,而非作恶更多。

百度的商业模式毫无疑问是“流量分配”。在AT尚未成长为“巨无霸”的时候,百度就已成为流量霸主。碰巧的是,它最大的竞争对手谷歌,从中国大陆市场上出局了;更碰巧的是人们的确对搜索引擎充满依赖。

人们通过搜索引擎来获取知识,试图通过知识获得解放。当谷歌从我们生活中消失后,百度就变成了唯一的选择。它的确与那些伟大公司一样,生活方式化了、意识形态化了。问题是,它并没有走向伟大,而是走向了它的背面。

在“血友病吧事件”后,曾经出现了很多为百度辩解的文章。我相信有些文章并非出自“洗地”的目的,尽管极其下作卑污,但我相信那一定是价值观主导的,是真心诚意地爱百度的作品,而非是恶意的攻伐。

只要李彦宏还在,百度开除了谁都没有用

然而我终究还是决定写这篇文章。刺激我的是一位网友的朋友圈留言,“不是第一次了,真觉得圈内这些骂百度的文章看起来很犀利但大多数没什么卵用”,简单地说,就是“然并卵”。

正是“然并卵”三字让我意识到,尽管已经有很多呐喊,“商业人物”还是必须要发声。即使然并卵,也要发声。发声是宣示善的良知,沉默是对恶的纵容。

有人挖苦说此时批评百度是“政治正确”,问题是,难道我们又要在沉默中一次次助纣为虐?

道理其实很简单。任何一家商业机构都没有行善的主动,更没有自律的动机。如果自律有用,还要法律干什么?如果自律有用,还要“舆论监督”干什么?

没有一家公司是自动“不作恶”的,谷歌曾经作过恶,被法律修理了,才有了“不作恶”的底线;腾讯也曾封闭而狭隘,“3Q大战”后被媒体反复“敲打”,才有了今天开放和包容的腾讯;移动通信业的单向收费、流量结余,哪个不是经过媒体反复呼吁、民情反复汹涌而争取来的?

法律是用来规范行为的,媒体是用来揭示风险的。如果媒体和媒体人都沉默了,这才是真正的“然并卵”。

在是非黑白面前,任何沉默,或是囿于交情、忧于交易、惧于淫威,固然是值得理解和谅解的,但却并不意味着正确。帮凶也是凶,教唆犯也是主犯。

百度是一家质地优良的公司,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和赢利能力。它的口号是“简单可依赖”。简单意味着获取的便捷,意味着变现链条的短;可依赖意味着用户粘性强,意味着赢利能力的可持续。

最简单可依赖的生意是毒品,但它非法。毒品生意是恶的。恶是一种惯性,也是一种可复制的基因。小恶会复制出大恶,个体的恶会复制出集体的恶。我们都知道毒品是恶的,所以我们高声呼吁、极力反对,朝阳群众也多次举报了那些吸毒者。这是“群情”。

“群情”是一种民意。人民群众都希望有一个良好的搜索环境。

习近平主席说:“利用网络进行欺诈活动,散布色情材料,进行人身攻击,兜售非法物品,等等,这样的言行也要坚决管控,决不能任其大行其道。没有哪个国家会允许这样的行为泛滥开来。”

我们希望百度能洗心革面,弃恶从善,从善如流。但我们必须意识到,任何一家大公司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基因。这基因毫无疑问是由公司的创始人缔造和决定的。苹果的基因由乔布斯缔造,腾讯的基因是由马化腾缔造的,百度的基因自然是由李彦宏缔造的。百度的血管中流淌着李彦宏的血,这就如同《亮剑》中独立团的血管中流淌着李云龙的血一样。

李云龙的论文中说:“任何一支部队都有自己的传统,传统是什么?传统是一种性格和气质。这种传统和性格,是由这支部队组建时首任军事首长的性格和气质决定的。他给这支部队注进了灵魂,从此,不管岁月流失、人员更迭,这支部队灵魂永在!”

李彦宏的性格和气质,决定了百度,他给百度注进了灵魂。某种意义上来说,百度“开除”了王湛无济于事,即使“开除”了所有副总裁也“然并卵”。这些人改变不了百度的基因。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只是缓解了人们对百度的爱恨交加,为这种情绪的宣泄提供了一丸“开塞露”而已。只要李彦宏依旧坐在百度的王座上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百度就是现在的百度,就是高喊着“简单可依赖”的百度,就是与莆田系惺惺相惜的百度。

企业兴衰的第一责任人就是最高领导者,通常是CEO。前惠普CEO卡莉·菲奥莉娜被定义为:“她最显赫的战绩,就是搞垮了惠普。”她曾独享了名利场上的褒奖与光环,黯然下课后要必须承受责难与质疑。联想集团的杨元庆也是如此,他曾享受过美好的庆功酒,就必须吞咽下今天的苦涩。这是CEO们的职责,也是命运。

同样道理,企业声誉的第一责任人也是最高领导者。当百度被指控为“作恶”后,李彦宏就必须承担“作恶”的后果,同时必须成为百度“作恶”的一部分。这是他的选择,也是他的命运。

只要李彦宏还在,百度开除了谁都没有用

“然并卵”的是,李彦宏将持久地盘踞于百度的王座上,除了因为百度CEO李彦宏持股达559万股,占比达16.1%外,还因为自从“血友病吧事件”后,百度股价不跌反涨,迄今涨幅已超过了30%。

当医疗广告成为百度的营收重心后,与莆田系的水乳交融就变成了百度的战略选择。某种意义上,它们已经成为了一体。在巨大利益面前,没有谁会主动放弃这种选择。这很痛,也有可能导致崩塌。

所以不要指望李彦宏所深度影响的董事会会产生“开除”李彦宏的动机,也不要指望美国投资者会是摆脱了低级趣味的国际主义战士。当百度的股价上涨了30%,没有哪个投资人会有“开除”李彦宏的动机。这就是现实,百度无法摆脱李彦宏,自然也无法摆脱李彦宏所赋予的“灵魂”。

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通过外部力量的施压,将百度导向正确的道路。——如果可以,我们帮助它变好;如果不能,我们强迫它变好。

正确的道路未必是最好的道路,未必是善的,但一定是各方利益妥协出的“不恶”的道路。我们的努力也许“然并卵”,但至少宣示了良知的存在,而不是以沉默的方式帮凶,以嘲讽的方式助纣为虐。

已经将近700亿美元的百度是一只庞然大物。你如果在百度上搜索一下,有篇报道说百度未来市值要达到5000亿美元。我们都不希望这只庞然大物是一只怪兽。

“巨无霸”作恶最为可怖。如果百度是一家美国公司,它会这么肆无忌惮地作恶吗?为什么在美国就是谷歌,到了中国就是百度?为什么代表互联网金融未来的P2P到了中国就变成了“庞氏骗局”?“巨无霸”们为骗子们背书,一群帮凶嘲笑受骗者的智商。如果这不是荒谬,什么才是荒谬呢?

只要李彦宏还在,百度开除了谁都没有用

还记得“贴吧之父”俞军在微信里说的那段话吗?“你们怀念我,我怀念Google。如果外部压力不够,我回百度也是独木难支。百度的核心问题首先是价值观,然后是激励机制。”

我们沉默,就是作恶。

即使然并卵,我们也要发声。

同样的逻辑,虽然我们相信,只要李彦宏还在,百度开除了谁都没有用,但我们还想试一下。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期待吗?

点击“阅读原文”可获取旧文《李彦宏是全民公敌吗?他也配!》

*图片购自视觉中国@cfp

只要李彦宏还在,百度开除了谁都没有用

投稿、约访、合作,联系邮箱:bizleaders@qq.com

添加商君微信bizleaders2015,邀您加入商友会

微信名:商业人物

微信ID:biz-leaders

1. 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联系人微信ID:hsy111520)。

2. 喜欢就分享出去,让我们用优质原创内容占领朋友圈。

3.

长按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

只要李彦宏还在,百度开除了谁都没有用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只要李彦宏还在,百度开除了谁都没有用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