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与百度关联的莆田系壮大史 就是一部患者血泪史

与百度关联的莆田系壮大史 就是一部患者血泪史

腾讯科技 雷建平 5月1日报道

大学生魏则西之死,让 百度 陷到风口浪尖,也让与百度关系密切的莆田系处于舆论声讨之中。

当年,莆田人以赤脚医生起步,如今,莆田系已经主要形成四大家族:陈、詹、林、黄。曾有专人统计,国内几乎所有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大部分被詹氏家族所控制。

以“华夏”、“华康”、“华东”等名称开头的医院基本上被陈氏家族所控制。

以“博爱”、“仁爱”、“曙光”为名称的医院大部分被林氏家族所控制。

黄氏家族掌控着北京较为知名的有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和玛丽妇婴医院。

发达后的莆田系开始洗白的节奏。2013年11月,冯仑,刘永好带头成立了中国医疗健康联盟,号称要整合全国私人医疗资源。这一联盟首批加入的有14家创始成员,11个来自莆田。

不过,有人形容说,莆田系的壮大历史,就是一部改革开放大潮下的小混混翻身当老板的“光辉”历史。甚至可以说,这也是一部双手沾满了患者献血和泪水,沉痛而真实的中国历史。

关于莆田系发展壮大的过程,知乎上有一个详细的说法,腾讯科技总结如下:

80年代:电线杆上的性病小广告

80年代,当初陈家带8个徒弟出去,除侄子詹国团,还有陈的邻居陈金秀、镇党委书记的儿子林志忠——加“徒弟的徒弟”黄德峰,这也是著名的莆系富豪“四大家族”由来。

就是在那个年代,莆田人开始了他们背着医药包,征服中国的路程。性病、鼻炎、狐臭、肝炎、风湿、狐臭,他们无所不治。北至佳木斯,南至海南岛,西至和田,都有他们的身影。

电线杆上,第一次出现了各种牛皮癣,无数老中医在一个个小旅馆大通铺等着患者的到来。

绝大多数游医既不懂医,又不懂药,对皮肤疾病,游医的药物的进价大多在0.2-2元,很多是按斤卖的。卖到患者手上少则大几十,多则两三百,核心思想是要掏空患者兜里每一分钱。

游医最让人愤怒的地方在于,绝大多数药物,仅仅能缓解一下症状。用错药医死人也是常事,只是当愤怒的家属冲过去找他们时,这些江湖骗子早已带着满满的钱包飘然而去。

90年代:生根、鸠占鹊巢

到90年代,逐渐富裕起来的游医们从过去的游击战开始升级,进入了一些大医院。

此时,国企普遍处于产能下降,入不敷出期间,很多医院也是如此,尤以极度依赖国家输血的一二级医院及消防、武警医院为主。

游医们挂靠在医院下。他们这时已经有了特殊的贿赂技巧,往往只需要600-1000元,就能顺利拿下院长。院领导们寒酸的工资,让他们难以抵挡这资本主义的侵蚀。

当时,只要200元,就能从当地卫生部门买来一个行医执照。于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特殊门诊或者个人门诊如雨后春笋般,在各个大小城市的街道、社区拔地而起。

到90年后期,私人门诊不能满足于莆田人的需求了,而军队医院、武警医院、消防医院等官方背景浓厚的医院改制,给了他们最好的机会,他们承包下一个个科室。

借着公立医院的外皮盖住自己的羞耻,开始了疯狂攫取金钱的过程。有业内人士称,就拿武警系统来说,不夸张的说,除武警总医院,全国所有武警医院都有不少科室被私人承包。

这时最大乱象是,青霉素被包装成顶级进口药物,几千倍利润卖出。甚至有人开发出“微创手术”,拿个特殊器械在患者身上划一刀再缝上,告诉患者已把病灶挖除,其实什么都没做。

另一个现象是,莆田诊所们开始涉足整形行业。莆田人靠着他们船小好调头的优势抢先进入了这一领域。而那时整容还未风靡,美肤也不成气候,莆田人第一个大规模开展,是丰胸。

此后,中央正式发文,对游医进行打击。这一项中国特色的也终于成为了历史。而这个畸形职业的背后,无数个家庭的血泪,无数个百姓的血汗钱,不应该也随之被遗忘。

00年代中后期:百度助推莆田系

到2000年以后,整形美容医院已成为了莆田系的绝对主力。搭配传统的男科/妇科医院,加上各类门诊部,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随着政府对医疗电视广告的打击,以及公立医院治疗的正规化,绝大多数疾病上莆田医院都已经无法与正规公立医院争锋了。

还是之前一样,历史车轮滚滚向前,韩流在一夜之间席卷大江南北,整容已不再不可接受。

连五十岁的大妈都开始割个双眼皮,开个眼角,隆个鼻什么的,年轻美女更指望着好好做做光子怯斑来吊个金龟婿。私人资本再一次依靠其”惟市场为首“的方针迅速占领了市场。

网络也成为了莆田系宣传主战场,莆田系大笔投入广告。百度任何一个疾病,首页永远是一水的私立医院广告。2008年11月,央视曝光百度医药广告,百度在当季被迫移除医药广告。

曝光后,百度股票立即下跌25%,之后一个月狂跌了50%。之后,百度召开分析师会议,花旗集团分析师分析,仅仅是无执照经营的医药广告收入就占到了总广告收入的10%-15%。

莆田系和百度关系密切,也曾闹得不可开交。2015年3月,百度官方对莆田系医疗商态度强硬,表示不会动摇“高门槛、严审核”决心,并加大整治以莆田系为代表的违规医疗推广。”

网上传闻,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发出通知,称“网络竞价规则导致医疗机构沦为为互联网打工,严重影响医疗机构的成长,其号召全体乡亲停止对百度的有偿网络推广活动。

莆田系医疗商敢于公开叫板百度的原因在于,莆田系医疗商占据中国民营医院的80%份额,2014年给百度贡献的收入超过100亿元。作为百度最大的利益来源,其势力不可小视。

2010年后:莆田系开始推动无痛人流

2010年后,莆田系又开始了新的事业。新一代已把视线投入了迅速扩张的大学生群体。

割包皮,无痛人流开始逐渐成为了他们的市场立足点。甚至开始通过校学生会关系或赞助各种校内活动来明目张胆地在校园内做广告。

依然是不变的专业负责忽悠的所谓“咨询师”,成本低廉的器械,看似低于公立医院价格却实际上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治疗。

而一个诊所营业资格证已经被炒到了10万元的价位,医师资格证,尤其是副主任和主任医师资格证也高达数万元一年。

许多其他大鳄也瞄准了这一块肥肉。2013年11月,冯仑,刘永好带头成立了中国医疗健康联盟。号称要整合全国私人医疗资源。首批加入的有14家创始成员,11个来自莆田。

有人形容说,莆田游医们像黑社会一样完成血腥的原始积累后,完成洗白,大哥翻身当老总。

魏则西之死只是揭露此前乱象

从网上信息看,魏则西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1303011班的学生,2014年4月24日被确诊为恶性滑膜肉瘤患者。

作为21岁的年轻人,魏则西曾在知乎上发表讨论:21岁癌症晚期,自杀是否是更好的选择?

这则内容中,魏则西透露自己读大二时发现腹直肌上有一个包块。做手术取出后,做免疫组化诊断为滑膜肉瘤。

“这是一种非常严重的软组织肿瘤,医生不让父母告诉我,给我说是交界性肿瘤。 后来我就做了四次化疗,二十五次放疗,生不如死。”

魏则西曾说:“我痛苦的跟我爸我妈说让我结束 生命 ,我实在熬不下去了,我不想你们老无所依,可也实在不可能这样活着了,即使药物起效,四五个月后,家里连房子也会卖掉。

到那个时候我再开始痛苦,你们人财两空,如果不起效,我再苟延残喘一段时间,彻底咽气,你们于心何忍。

爸爸妈妈说,不可能看着你去死,钱花完了再说,疼痛我们也替不了你,总之,放弃治疗不可能,爸妈不想留下一辈子遗憾,不可能看着你生,眼睁睁看着你死而不竭尽全力。”

从一切的迹象看,魏则西的死,莆田系其实并不能改变什么,但莆田系的罪恶在于,其核心思想是要掏空患者兜里每一分钱。百度和武警医院则成魏则西之死这件事件的“帮凶”。

莆田系成长的过程最大特点是只注重金钱,忽略道德。莆系医院中最常见仍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也发展出了整形美容、牙科、眼科和高端产科等更多科目。

这些专科共同点是:低风险、高利润、非医保。有人讲述缘由:“性病这东西不敢声张,不好意思在公立医院实名登记,哪怕治坏也认个倒霉,不会跟别人说,所以他们能从里面发财”。

实际上,一直以来,莆系医疗集团大部分都承包武警和部队医院科室,因为地方医疗监管机构不好监管,所以,其和百度勾结一起“坑蒙拐骗”,成藏污纳垢之所,引起各方面关注。

一位投资行业人士指出,根据新规定,武警和军队医院不得从事有偿服务,且三年内整顿完毕,因此,这些莆系承包武警和部队医院要么转地方,要么就要终止承包合同。

上述人士称,莆系几大家族及新生代企业家也在寻求转型,往高端医疗、国际合作、医疗养老、专科医院/诊所方面发展,其他社会资本如PE、上市公司等也在拓展医疗健康领域机会。

现在的问题是,已经习惯赚快钱的莆田系,在被持续曝光后能放弃这种赚快钱的快感吗?已经声名狼藉的情况下,莆田系又会真的进行转型吗?

与百度关联的莆田系壮大史 就是一部患者血泪史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与百度关联的莆田系壮大史 就是一部患者血泪史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